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1章

第1章

    傍晚時分,夕陽殘照,林生從警察局走了出來。

    他看了眼手機賬戶不多的余額,長嘆了口氣。好不容易攢的一季度房租,被虛假的“房東”騙走,報案已有一周,至今沒能捉到嫌疑人。

    剛剛大學畢業步入社會的他,走投無路,只好暫住在發小陶然的家里。在道路上低落地走了百來米,最後在一家水果攤前停下。

    一直麻煩別人,總不好空著手回去。

    林生到家的時候,陶然工作還沒有下班。洗好水果後,他主動拿起掃把撮箕打掃房間衛生,在彎腰整理廚房矮櫃的時候,忽然听到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他剛起身,正準備和其打招呼,驀地愣住—

    !

    門口立著倆緊緊相擁的人。

    陶然的懷里鑽著一個女人,二人正哼哼唧唧地親嘴,大有脫衣服的勢頭。

    林生認出這是陶然交了一段時間的女朋友,頓時手足無措,下意識就蹲了下來。隨即懊惱一拍腦袋,這不藏還好,一藏還沒法再坦蕩出去了。

    玄關處傳來肉麻的情話,還有衣服摩擦的聲音,林生一個頭兩個大,那倆人再走兩步,恐怕就要發現他了。

    倉促間他看了眼不遠的房間門,主意打定,他動作迅速地一個閃身,溜了進去。

    喘了兩口氣,他的腦子這才恢復思考,暗道一聲︰“糟了!”

    果然門邊傳來那倆人膩歪的動靜。

    照他們這架勢肯定要來房間做大事的啊,他還傻乎乎地往臥室跑?!張望四周,他的目光鎖定衣櫃。

    林生搖了搖頭,不行啊,他不想看動作大片現場直播。要不還是出去打聲招呼好了?

    女人抱怨的聲音同時響起,“然哥,以後你別那麼熱心腸了,救急可以,救不了窮,你那兄弟三天兩頭住你這,害得我都沒法常來了。”

    林生的yh猛地一僵。

    “林生不一樣,他從小和我的關系非同一般,人家現在處境困難,能幫上忙的話我是一定會幫的。” 陶然回道。

    “那你就一點也不想我嗎?”女人撅起小嘴。

    陶然︰“想啊,想得晚上都睡不著覺。你放心,林生他今天去警察局了,出門前說是案子有著落了,這兩天就能搬出去,來,趁他還沒回來,我們趕緊。”

    “真的好煩人啊。”女人嘟囔著,後面的話盡數被火辣吞噬。

    林生抿緊嘴唇,隨後轉身,朝陽台奔去,在二人進房間前順利躲了出去,順手拉上窗簾。

    靜靜听了幾秒,發現這陽台隔音還不錯,他這才徹底松了口氣,挨著牆角滑坐下來。

    這是座有些年代的老小區,不少家庭還在用舊時的排煙囪,家常菜的飄香在空氣中肆意,林生咽了咽口水。

    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如臨大敵地摁滅聲音,緊張地回頭看了看房間內,確定沒有人出來,他這才掏出手機。

    是電影《100天》的制片助理發來的短信︰

    【林生,在麼?

    經過組里多方面的考量,最終男三號已經確定了其他人選,感謝你這段時間對我們工作的信任和支持,希望你今後能遇到合適自己的作品。】

    看著這條消息,林生的腦袋一片空白,腦海里拂過自己這一個月來為了試鏡節食健身,熬夜熟悉角色的場景。

    他自認為試鏡那天發揮不錯,羅導當時的表情極為贊賞,原以為這角色已經是囊中之物,哪想到竟然出了這樣的變故?

    他打下字,又刪除,反反復復,最後回道︰

    “請問能告訴我最終是誰獲選了嗎?我只是好奇,沒別的想法。”

    制片助理知道他為了這個角色的付出,完全能理解他的失落,沉默了片刻,然後發來兩個字︰【穆南】

    林生腦中一道的驚雷劃過,心不在焉地道了聲謝後,便望著夜色逐漸上浮的天際線發呆。

    穆南是他的大學室友,那天和他一同去試鏡。穆南學習湊合,表演能力也湊合,試鏡準備也是做很隨意。

    能獲選,其中貓膩,林生隱約能窺出一二,穆南在大學的時候就精于交際,這次應是又攀上了哪家的高枝。

    不知不覺,天色已經全黑。

    夜晚的寒氣逼人,他凍得直打哆嗦。看了眼光溜溜的腳,苦笑不已,剛跑得太急,鞋和外套都忘拿了。

    他冷得牙齒開始打顫,看了眼四樓的高度,總不能跳下去。可是他又看了眼窗簾,更不好意思打擾陶然的好事。

    林生搓了搓凍僵了的臉,余光瞥見了隔壁鄰居的陽台,忽然靈光一閃。

    記憶里,隔壁住著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奶奶,平日里遇見他,都是和顏悅色的,讓他暫避一下應該是沒問題的。

    于是乎,林生半邊身子跨過陽台護欄,一條腿在空中蕩秋千的時候,他沖老天比了個中指︰

    “哦,別想打倒我迪迦•格林德沃•鈕祜祿•生生!”

    一陣強風刮過,他腳下一滑,臉色大變,立刻抓住對面的護欄,咬咬牙爬了過去。成功的到達隔壁陽台後,他腳底發軟,不禁悲從中來,這可真是他痴活二十二年來里,最慘的一天啊。

    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然後抬手叩響鄰居的窗戶。

    咦,這窗戶上怎麼這麼多霧氣?

    沒有人回應,他又加重力道多叩了兩下,結果把側拉門給不小心推動了。

    門沒鎖。

    老奶奶年紀大了,或許有些耳背,他還是把門打開再和她說明好了。于是拉開門,順手撥開窗簾。

    他皺著眉頭揮了揮迎面撲來的白色水汽,怎麼跟在澡堂里似的……

    “奶奶你……啊!!”他說著說著直接破音,同時瞪大了雙眼,這臥室里竟然有一個浴缸,更重要的是這浴缸里還躺著一個陌生男人!

    男人下半身浸在綿密的泡沫里,腹部巧克力的腹肌隨著呼吸一起一伏,晶瑩的水珠落在他健康麥色的胸膛,左手捏著盛了紅酒的高腳杯,映著嘴唇鮮嫩紅潤,高鼻俊挺,雙目緊閉,似睡著了。

    但卻被林生拉門的聲響給吵醒了。

    紀曜禮眉心微皺,緩緩掀開眼皮,抬眸掃向林生,眼里尖銳與迷茫立時散退,取而代之的是錯愕,久久都沒能說出話來。

    他的右手緊張地反扣住浴缸的邊沿,問︰

    “你,怎麼在這里?”

    此時的畫面實在是太香艷了,以至于林生的腦袋充血,根本沒听出這句話里的深意,按理說對方第一句應是質問,你是誰?

    林生的臉頰頓時升溫,紅得跟個番茄似的,張嘴想解釋。

    “阿嚏—”紀曜禮掩嘴打了個噴嚏,把他的話給打斷。

    紀曜禮閉上眼楮,深吸口氣,然後睜眼,瞥了眼正往房內呼呼灌寒風的門,道︰

    “還準備看到什麼時候?進來。”

    “啊?!哦!”林生迷迷糊糊地朝里跨了一步,有眼力勁兒地關上門。

    與此同時,身旁男人嘩啦一下,利落地從水里站起來,嚇得林生一跳。

    擁有男(性xing)普遍比較心理的林生,不受控制地目光下移,瞳孔劇縮,飛快移開腦袋,兩手捂住臉頰。

    這家的暖氣開得也太足了吧,就進來這麼一會兒他都要熱炸了。

    紀曜禮拿起掛鉤上浴袍披在身上,踩出浴缸,慢條斯理地系上腰繩。然後拿出一張毛巾擦拭著濕發,轉頭看了一會兒正天人交戰的林生。

    林生gay生數年,gay達靈敏,面前這男人無論是外貌還是身材都是極品,已經忍不住在心里給他各項打分。

    紀曜禮挑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嗎?”

    林生思緒混亂,想著自己理虧,先說點好听的話才是,張嘴就來,“鳥……鳥還不錯?”

    紀曜禮太陽穴上的青筋跳了跳。

    他只是想听林生解釋為什麼會突然出現。

    林生匆忙捂嘴,我真不是故意就把心里的話說出來的!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