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2章

第2章

    林生厚著臉皮揭過剛才那一茬,尬笑道︰

    “你好你好,我是住在隔壁的鄰居,因為不可抗拒的因素,這才不得已得借你家走走,要是給你造成了困擾,我先給你賠個不是。”

    紀曜禮沉默頷首。

    林生心里這才踏實,掏出手機,也不知道陶然那邊完事了沒有。

    撥打了電話,林生隨著紀曜禮走到客廳,這邊的戶型和隔壁一樣,都是簡單的一居室,一個臥室帶一個小客廳。他下意識地注意了一下,沒看見那老奶奶的身影。

    客廳里還有很多裝著生活用品的紙箱,看來這個帥鄰居是剛剛搬來的,是個愛干淨的人,除了朱紅的舊家具,半點感受不出前面老人居住過的氣息。

    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身邊的紀曜禮身上,五官干淨,頭發硬短,發色極黑,襯著整個人的氣質方正。

    電話一直沒有人接,陶然這時候怕是還在享受著快樂,唉。

    紀曜禮低頭看了眼他凍紅了的雙腳,眉頭微皺。忽然邁了一步,走到他面前和他面對面。

    林生怔了怔,微微歪頭看他。

    然後紀曜禮伸了一條腿,把拖鞋退下,接著把另一只拖鞋和它並排放好,隨後轉身就走開了。

    林生動了動嘴唇,“這是……”

    紀曜禮走到雙開門的冰箱前,拿出了兩瓶礦泉水,一瓶擺在桌上,另一瓶擰開喝了一大口,見林生還愣在原地。

    “你穿。”他喉結鼓動了一下。

    林生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到紀曜禮又去鞋櫃的拿了雙新的拖鞋後,這才把腳縮進去。

    里面殘留著前人的體溫,對于早就凍僵了腳趾的林生來說,猶如一腳踩進了棉花里,一直柔軟到心底。

    紀曜禮的腳比他大上兩碼,林生踩著鞋晃晃蕩蕩,就這麼一會兒竟然對這鞋有了依賴感。

    他再一次看向紀曜禮,覺得有些怪異,明明是初見,對方在他面前極為放松自然,也不由得感染到了他。

    林生撓了撓腦袋,“我朋友好像在忙……我先走……”

    “你可以待在這。”紀曜禮打斷他的話。

    林生的怪異感又出現了,他竟然沒從紀曜禮這句話里听出半分客氣,好像他待在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

    “那我就打擾了。”林生實在是沒地方可去,咧嘴yh出微笑。

    紀曜禮轉身,從臥室抱出一個棉被,放在沙發上,不待林生道謝,紀曜禮走到牆邊,把客廳的燈調暗,轉身上了臥室的床。

    他沒有關門,林生看見他側躺,背對著自己,一副準備入睡的架勢。

    林生暗自的砸了砸嘴,這人不知道是缺心眼還是真的友好,就這樣放心地把後背交給陌生人。

    他摸了摸肚子,努力讓自己忽視那份饑餓感。瞧了眼牆上的掛鐘,竟然晚上十一點了。在陽台上折騰了好幾個小時,他真的累到不行。

    安安靜靜地躺下,把被子搭在腹部,想著就眯一下好了,結果轉眼就睡著了。

    良久,床上的紀曜禮翻了個身,眼神輕柔地看著酣睡的他。

    ……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生是被褲子口袋里的瘋狂震動給鬧醒的。

    看室內的光線,窗外已經有些蒙蒙亮,他的腦袋還有些懵,拿出手機,發現陶然打了十幾個未接來電。

    他瞬間清醒過來,看了眼客廳的陳設,竟然在鄰居家睡了一晚上!

    連忙給陶然回撥了電話,稱自己在同學家里過夜了,讓他不用擔心。

    他掛了電話,陷在軟綿綿的沙發里,渾身提不起力氣,陶然雖然什麼話也沒有說過,但他已經打定主意,盡快從陶然那里搬出來,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

    可是,搬去哪里呢?他身上所剩的余額,連一個月的房租也交不起了,騙他房租的人也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捉到。

    先去便宜一點的賓館住上幾天,然後找找有沒有立結薪水的工作。他在軟件上瀏覽了一陣,鎖定了幾家,發消息過去咨詢看有沒有空房。

    有些貪戀這樣溫暖的被窩,可終究不屬于自己,他坐了起來,整理了下凌亂的頭發,踩著寬大的拖鞋來到臥室,想給帥鄰居打聲招呼再離開。

    走近了,卻听到了沉重的呼吸聲,鼻子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似的。

    林生看向紀曜禮,呼吸好像不太順暢,他想起昨天自己在別人洗澡的時候闖入,難道是病了?

    伸手停在床上人的額頭上,另一只手比了比自己的額頭,還好,沒有發燒。

    紀曜禮驀地睜開雙眼,捉住他的手腕,作勢要甩開,但看見是他的臉時,動作一頓,就這樣握著他的手腕。

    林生眨了眨眼楮。

    紀曜禮鼻音濃重︰“你醒了?”

    林生點頭,“你感冒了。”

    他松開了緊握的手,倚著床背坐了起來,揉了揉太陽穴,“沒事。”

    原本想要道別的林生出于愧疚,沒有說出口,想著自己要不要做什麼彌補,畢竟人家收留了自己一晚,況且人家生病八成也是自己害的。

    適時一陣“咕嚕嚕”的聲音響起。

    是林生饑餓的小肚子覺醒了。

    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我給你點給外賣做早餐吧,嗯……粥怎麼樣?”

    “你和我一起吃嗎?”紀曜禮問。

    林生原本是想等外賣到了,立刻就走的,此時也只好接話,“是啊。”

    退出房間,給紀曜禮倒了杯熱水,林生又閃到客廳。

    找了家評價最好的粥鋪,點了個山藥排骨粥,還加了雞絲和玉米的料,附帶四個叉燒包。而他自己沒這麼講究,準備喝完白粥省錢了事。

    結果滑到了泡面的界面,覺得比白粥有味道多了,于是想也不想地把白粥刪了,換成一碗老壇酸菜牛肉面。

    外賣送來得很快。

    餐桌上對坐著倆人。

    紀曜禮慢條斯理地揭開粥的包裝盒,听到對面那人吸溜一聲,同時致命香氣侵入了他半堵的鼻子。

    咽了兩口粥,實在沒有滋味,他放下勺子,忍不住道︰

    “你吃的是什麼?”

    林生吸進一根面條到嘴里,鼻子上被泡面口蒸出細汗,有些錯愕,“泡面啊,你不知道嗎?”

    “知道,不過沒有吃過。”紀曜禮直勾勾地看著他手里端著的紫色盒子。

    林生的眼楮瞪得更大了,這年頭還有人沒吃過泡面?

    紀曜禮看著他被燙得紅紅的嘴唇,覺得可愛,有心逗弄他,“我爸爸從小挖煤養我,從來沒與給我買過這個,所以一直沒有機會吃到。”

    林生看著他的眼神,變了味道。幾秒鐘內,林生已經腦補出了一個父親,為了支撐一整個家,辛苦在工地里挖煤,小男孩每天在家吃饃饃配咸菜,父母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到大,然後小男孩工作以後吃了很多苦,現在勤勞養家的勵志故事。

    紀曜禮心里有點癢,“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你要不介意的話,嘗嘗?”林生忍不住一萬個心疼他。

    然後泡面就被紀曜禮端了過去,就著林生用過的叉子直接吃了一口。林生看著他很是滿足的樣子,心里酸澀不已,又見他吃面時不發出一點聲音,可見家庭教育極好,成長環境那麼艱苦,還能這樣優秀,真的不容易啊。

    林生復搖了搖頭,現在最該心疼的,應該是他自己吧。

    紀曜禮把粥推了過來,示意二人交換。

    林生含淚吃下這盒大補的營養貴粥,早知道就買兩碗泡面了。

    他啃著粥里的排骨,含糊問道︰“怎麼想到搬來這里?”

    紀曜禮聞言,拿紙擦了擦嘴巴,看向他,眸色加深,“來找一個故人。”

    林生“哦”了一聲,繼續問道︰“還沒問過你姓名?不知道會不會不禮貌。”

    他說︰“紀曜禮。”

    林生在記憶里搜索了一下這個名字,確實是一點印象都沒有,兩人不是一個圈子,看來對他找故人也沒什麼幫助,也就沒繼續深入這個話題。

    “我叫林生。”

    “嗯。”

    飯畢,到了不得不走的時候,林生起身,收拾好碗筷,準備扔到垃圾桶里,結果不小心撞到了桌子角。

    “小心!”手被紀曜禮給攙扶住,避免了和地板的親吻,可是拿泡面盒的手一抖,湯汁全潑到了自己身上。

    林生︰“……”

    紀曜禮把他扶穩站定,抽了好幾張紙巾,給他擦拭,卻還是在衣服上留下深深的印痕,還有濃烈的酸菜味。

    “要不去洗個澡?”紀曜禮問。

    照理說林生應該拒絕,可是如果現在回陶然家,也不知道他女朋友離開沒有,如果沒有離開,那他在家洗澡也會不方便。

    況且他昨天在屋子里被陶然小兩口嚇得滿身大汗,現在悶了一晚,早就覺得自己臭臭的,很想洗一個澡。

    “可是我沒有換洗的衣服。”林生有些為難。

    “穿我的。”紀曜禮轉身從房間里拿了一套干淨的寬松衣物。

    林生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拆下綁著頭發的皮筋。《希望2025》的男三號的身份是一個地下搖滾歌手,為了符合氣質,林生這一個月瘋狂用生發水還有吃黑芝麻糊,把頭發留長了一些,堪堪能在頭頂扎個小辯的程度。哪想還是無緣這個角色。

    把皮筋放在桌上後,他抱著衣服進了浴室。

    紀曜禮站了一會兒,然後拿起這根皮筋,純黑,極為樸素。用指腹摩挲了會兒,他把皮筋栓到了自己的左手腕上。

    隨後他坐到沙發上,一邊撥弄著皮筋,一邊看著助理整理發來的行程郵件。

    同時,身側林生的手機屏幕亮了亮,紀曜禮下意識看去,新來的消息浮在最上面,不由眸光動了動。

    ……

    林生洗了個暢快的熱水澡,感嘆自己運氣也不算太差,至少遇到了一個友善的鄰居。

    欠了人家一個大人情,實在不好再打擾,出了浴室以後,他將自己的髒衣服裹成一團抱在懷里,對沙發上的人道︰

    “紀先生,昨天和今天真的謝謝你了,以後一定請你吃飯做報答,今天我就先走了。”

    林生朝他欠了下身,抬腳欲走,卻听到他一聲,“等等。”

    疑惑回頭,見紀曜禮把他的手機遞過來,“東西忘拿了。”

    “哦哦哦,謝謝。”他又丟三落四了,從小因為這健忘的毛病,吃了不少虧,連忙雙手接下。

    “有地方去嗎?”紀曜禮背靠沙發,單手搭在上面,忽然問道。

    林生驀地站住,拿出手機摁亮屏幕,上面浮著幾條賓館工作人員的回復,他沮喪地一嘆,被發現了。

    “和我說說,或許我能夠幫助你。”紀曜禮低磁聲音仿佛有魔力一般,勾著他慢慢轉身,竟真的生了些不可思議的期待。

    紀曜禮雙手交合,姿態閑適,“倒有處適合你住的地方。”

    他的聲線溫柔,眉眼也帶著笑,語氣透著真摯,但林生還是察覺到了一絲商人逐利的味道,這種氣質是沁在紀曜禮骨子里的,帶著勢在必得的侵略意味。

    林生抿了抿唇,難道是要邀請他合租?不過這間屋子只有一個臥室,他只有睡沙發的份,但只要租金合理,也是能接受的。

    “在哪啊?”他現在確實處于窮途末路。

    紀曜禮沉默了片刻,認真道︰“住我的戶口本上。”

    林生一下懵了︰“啊?”

    紀曜禮鄭而重之地嗯了一聲。

    林生頭大,遲疑道:“做……做你的爸爸嗎?”

    紀曜禮:“……”

    “不,是和我結婚。”紀曜禮糾正道。

    林生︰“……”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