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3章

第3章

    “和我結婚。”紀曜禮看向他。

    林生︰“……”

    “怎麼樣?”

    林生抽了抽嘴角,“我確認一下,你剛才說的是結婚二字嗎?”

    紀曜禮點頭。

    林生一臉不可思議︰“瘋了吧?有病病?”

    不待紀曜禮回答,白了他一眼後,林生“ ”地一下甩上門,站在走廊上一臉莫名其妙。

    想著剛才和紀曜禮最後的那番對話,直覺荒唐。

    林生進行了一場深刻的反思,大呼自己太年輕太天真,竟然還會覺得紀曜禮是個好人,搞了半天是覬覦上了自己的美貌?

    他無語地搖了搖頭,掏鑰匙準備進陶然家,這個點,陶然應該和女朋友都去上班了。

    剛把鑰匙插進孔里,就來了電話。

    林生看著來電顯示的名字,眯了眯眼楮,進了屋內,果然沒人。林生深吸一口氣,摁了接通。

    兩人第一時間都沒說話。

    林生冷笑,“你還好意思給我打電話?”

    穆南的語氣平靜,“出來見一面吧。”

    “你覺得我會想看到你嗎?”

    穆南︰“不想知道劇組為什麼選擇了我,而不是你?”

    又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林生咬牙,“哪里見?”

    ……

    掛了電話,林生把身上從紀曜禮那借來的衣服迅速扒掉,飛快沖到自己裝滿衣物的行李箱邊,思考怎麼穿等下才不會落于下風。

    職場失意了,不能讓對手在現實還對他得意。

    穆南是他同屋了四年的室友,就算關系一般,但他什麼衣服穆南沒見過啊,亂翻了一通—

    余光瞥到紀曜禮的那件白色立領棉麻襯衣,領子上的英文logo令他愣了一愣,他知道這是個意大利的奢侈品牌,一件衣服價值不菲。

    然後又拿起紀曜禮的那條軍綠工裝褲的標簽看了一眼,吸了一口涼氣,紀曜禮家不是挖煤供他長大的嗎?怎麼可能買的起這樣價格的衣物?

    高仿的吧,不過,仿的質量真好。

    林生沒有多想,把紀曜禮的衣服扔到一邊,最後還是挑了件簡單的皮衣,換了雙馬丁靴後就出門了。

    林生去了趟理發店,剪掉了這一頭諷刺的長發,又恢復成了清清爽爽的少年。

    到達約定地點的咖啡館,穆南已經坐了一小會兒,手里把玩著咖啡杯里的鐵勺。

    穆南的容貌偏孩子氣,極具欺騙(性xing),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但林生熟知他的(性xing)格,絕非面上看著這般與世無爭歲月靜好。

    原以為見面,會是一番唇槍舌戰,林生卻出奇的平靜,在他面前坐下。

    “喝什麼?”穆南推來菜單。

    林生搖頭,他耐著心在等,等他的一個說法。

    卻不想穆南把菜單推到一邊,問了句,“很生氣?氣我搶了你的角色是吧?”

    “如果我說,得到這個角色,我也很意外,你信嗎?”他忽然這樣說。

    林生怔了下,狐疑地看著他。

    穆南抿了一口咖啡,嘆了口氣,“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剛入校的時候,你就已經是我們專業比較出挑的人了,無論外貌還是專業能力。到了大二,老師推薦你去《大唐傳奇》演個文官,殺青那天,韓制片點頭要你留下來相陪,你想都不想就拒絕了,我問你後悔過沒有?”

    林生的臉瞬間白了,“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穆南有些無奈,“你的’壯舉’,在圈內並不是秘密,相對的,你想過沒有,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韓制片對你的意見,也就越深了。”

    “所以後來那部戲有關我的戲份,剪了大半。”林生攥起拳頭,回答。

    穆南伸手托著腮,“何止,到了大三,我們都開始實習了,或多或少都接過了一些角色,只有你,穿梭在各大劇場,幫老師演舞台劇,看似確實很風光。不過我猜測,應該是因為你給劇組投的簡歷,都沒有回音才去演的舞台劇吧,嗯?”

    林生瞳孔猛縮了一下,沒有說話。

    穆南屈指,一下又一下地敲著桌面,“憑你的實力,不應該混成這樣,說到底,還是因為你惹了尊佛,佛要你死,你豈能活?韓制片是怎樣的人物,你讀書的時候不清楚,現在還沒听到風聲?他自身的財力雄厚,圈內人脈更是不絕,捏死你這樣初入社會的新人,也就一句話的事。”

    林生渾身顫抖,不是沒想過這方面的可能,但真正親耳听到的時候,還是令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無力。

    穆南說︰“是不是還氣我搶了你的角色?听到這里,你應該明白,還是韓制片在從中作梗,監制被他施壓,不敢把這個角色給你,剛好我和這部戲的羅導好上了,監制想著賣羅導一個人情,這才把角色給了我。”

    “做都做了,有什麼好後悔的。”林生的直接倒讓穆南怔了怔。

    林生呼出一口氣,“後悔不就是在承認自己當初做錯了嗎?要真說後悔,後悔沒再朝他屁股狠狠踢上一腳,竟然讓老子吃了這麼多年的虧。”

    穆南呆住,完全沒想到林生竟然會給出這樣的答案。

    二人坐在室外,溫潤的陽光斜溢到林生的側臉,只見他微微抬起下頜,眼里是恰到好處的自尊。

    穆南打從入校見到他的第一天起,就覺得他身上發現了這樣怪異的違和感。林生的大學生活可以算得上捉襟見肘,經常忙于兼職,穿衣打扮也樸素無華,但舉手投足間總有自信的氣質散出,氣質這個東西是最養人的。

    或許也正是這一份驕傲,成為了他最讓人魂牽夢縈的地方吧。

    穆南打量了他片刻,隨即失笑搖頭︰“我今天告訴你這些,並不是想為自己辯解,就是忽然知道這個消息,有些為你抱不平,不忍心看你一直蒙在鼓里,才把這些告訴你,也好好規劃一下未來的路。好吧,不說這些了,我請你吃頓飯吧?”

    林生有些猶豫。

    “大學四年,好歹也有點室友情,這點臉面也不給?”穆南挑眉。

    “好吧。”要不是穆南今天告訴了他選角內幕,他可能還要經歷很多次的期待與失落。

    穆南結賬,攔了輛出租車,遠離鬧市區,在別墅群里的一家私人西餐廳前停下。

    林生看著餐廳門口西裝款款的服務生,連忙攔住穆南,“不用請我吃這麼好的。”

    “沒事的。”穆南拍了拍他的手,二人被服務生禮貌地帶到頂樓盡頭的包廂。林生望著包廂門上勾勒的鍍金飛龍,總覺得哪里有什麼不對。

    臨近包廂門的時候,穆南忽然站住腳,想了又想,還是拉住林生,說了實話︰

    “林生,其實今天這餐飯還有別人。”

    林生頓了兩秒,隨即皺起眉頭。

    穆南看他臉色變了,連忙道︰“林生,韓制片在圈內影響力太深了,你憑自己的力量是沒辦法擺脫他的,那最後只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退出這個圈子,要麼找韓制片低頭認錯,但很顯然這兩條路你都不願意走,那你更應該多多結交圈內的人,有了自己的人脈,就不會那麼難了。”

    林生知道穆南說的有理,可他心里著實不喜這樣的飯局,主要還是韓制片給他的陰影太深了。

    穆南繼續做著思想工作,“羅導也是最大的投資方,就是一餐飯局,並不是每個人都像韓制片那樣精蟲上腦的。據說今天這投資商私生活挺干淨的,一表人才。交個朋友總是好的,以後也多條路子。”

    林生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應付不來,想走,穆南跟了兩步,低聲道︰“林生,你臨近畢業那會兒,演的那部替身戲了,雖然一個臉也沒yh,但進了院線,你真願意自己最高的成就就只是那部電影?”

    林生怔住,那部替身戲……于他來說確實有很多難以言說的情緒。但他還是搖了搖頭,“韓制片有很大的能耐,但他不能只手遮天,我也有我堅持的東西,我自己總能走出第三條路來。”

    穆南急了,勸道︰

    “林生,我大學的時候和你關系說不上多親,原本你的事我提醒就夠了,遠沒必要做到這個程度,但這男三的角色雖然是因為客觀原因選擇了我,但我心里還是多少有點愧疚,我自己幾斤幾兩我心里清楚,總覺得是自己搶了你的角色,我是真惋惜你就這樣埋沒了天分。羅導和我說今天有場簡單的飯局,我想著是個機會,這才帶你來的……”

    林生看著他,“謝謝你的好意,穆南,我還是不進去了……”

     當—

    包廂門忽然由內而外被打開,羅導性xing)諉派希 吹酵餉嫻娜順粵艘瘓  鞍 希坷戳嗽趺床喚矗空 皇恰  br />
    他覺得林生有些眼熟,一時沒想起是誰。

    就這兩句話之間,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過來了,屋內隱約坐著四五位男士,林生緊張起來,剛準備擺手說自己路過。

    穆南卻輕推了他的背一下,帶著他邁了一步進到房間內,對著羅導微笑,“這是我的朋友,林生。”

    林生暗地里瘋狂揪了他手臂,穆南忍痛只當沒有感受到的。

    羅導在這圈子摸爬滾打這麼久,下一瞬就明白了穆南的用意。

    羅導禮貌地招呼了一聲,要二人快進來坐。

    他沒注意到林生的異常,熱情介紹道︰“這是薰霖傳媒的紀總,是《100天》新請來的投資方。這位是騰鋒集團的王經理,給我們的電影提供技術支持,這位是……”

    林生的腳好似生在了地上,穆南拉著他往前走,邊在他耳邊小聲說︰“來都來了,別想其它的了,已經得罪了韓制片,這些人可千萬不要再得罪了。”

    林生咽了下口水,勉強朝在座的各位笑了笑,很少參加這樣的場合,他會說的客氣話幾近于無,目光在落到桌首那位拿著空酒杯的白襯衣男人時,猛地聚焦!

    他的腦袋在這一瞬間短路得徹底!這……這不是……

    羅導看林生生得不錯,氣質頗佳,連忙拍了拍他的肩︰

    “我看看……坐到紀總身邊去吧,剛好有空位。”

    腦中的劃過一道轟雷,紀總!

    沒錯了,面前這位這沖著他意味深長微笑的男人,正是早晨才見過的帥鄰居—紀曜禮。

    紀曜禮打量了他兩眼,摸了摸嘴唇,面上的笑容更玩味了。

    林生過去也不是,現在跑也不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林生,還愣著干什麼,趕快去給紀總倒酒啊!”穆南在他身後推了一把。

    紀曜禮的眼神至始至終都落在他身上,還真像在等著他過去。

    林生一臉的生無可戀,腦子里一直回放著早晨說過的那句話︰

    瘋了吧?有病病?

    瘋了吧?有病病?

    瘋了吧?有病病?

    ……

    他才是要瘋了,整個人都不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大型打臉現場。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