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4章

第4章

    林生的思緒一片空白,完全沒好意思看紀曜禮,機械地拿起紅酒瓶,挨上紀曜禮手里空酒杯的杯沿,因為手在顫抖,是以發出輕微的踫撞聲。

    紀曜禮的低笑聲如雷貫耳,听得林生很是崩潰。

    “林生!林生!”穆南在圓桌旁急得干瞪眼,小聲叫喚他。直到林生反應過來,已經給紀曜禮的酒杯灌了大半。

    “真是抱歉,這孩子年輕,做事馬虎,紀總別見怪,我重新給您倒一杯。”羅導不滿朝林生做眼色,接過紅酒瓶,欲喚服務員拿干淨杯子來。

    卻被紀曜禮拿手一擋,然後在旁人詫異的目光中,一口氣引盡了這一大杯,搖頭,“無妨。”

    對林生道了句︰“坐。” 看了眼自己身邊的空位。

    穆南和羅導對視了一眼,附和道︰“坐坐坐,服務員加雙筷子,來,我們繼續,剛才聊到國外版權的引進對本土影視產業……”

    紀曜禮覺得有些熱,扯了扯衣領尤覺不夠,然後松了兩顆扣子。

    听著穆南介紹林生的情況,偶爾點點頭,不做評價。

    林生戰戰兢兢,想一個碗扔過去封住穆南的嘴,思前想後,最終一句話也不敢說,只默默地夾著面前的蝦仁玉米,一顆接一顆,祈禱著這場尷尬的飯局趕緊結束。

    紀曜禮沒有加入到一桌人的閑聊,而是一直靜靜地看著他

    看他又夾了一顆玉米,下意識地就輕聲“啊—”地張開嘴巴。

    林生自己微張的嘴巴僵住,夾著玉米的右手左右為難,心里叫囂著真想一筷子插他鼻孔里啊,卻在一桌人面前,只好微笑著送到他嘴里。

    穆南挑了挑眉,笑而不語。

    紀曜禮咀嚼著這顆玉米,剛才獨自吃它的時候,似乎沒有這麼甜。

    他再次扭頭到林生耳邊︰“沒有你泡的泡面好吃。”

    林生的耳朵紅了,被他說話的氣息撓得有些癢,縮了縮腦袋。

    紀曜禮一定是在報復他早晨的甩門而去,竟然再次翻開菜單,“看來這些菜都不合你心意,加個菜好了,你喜歡吃什麼菜啊?”

    “不,不用……”

    “鴿子湯怎麼樣,我記得你還挺喜歡鳥的。”紀曜禮別有深意地笑看他。

    林生頓時像個煮熟的鴿子,你這個魔鬼啊啊啊,不就不小心調戲了你一下嗎至于這麼記仇嗎啊啊啊。

    紀曜禮握拳放在嘴邊,低頭笑得停不下來,終是不再逗他,給他加了份酒釀圓子暖身。

    一席飯畢,羅導起身相送桌上的來賓,林生解脫地松了口氣,不想穆南走到紀曜禮面前︰

    “麻煩紀總送一送我們林生,他忘(性xing)大,不怎麼記路,讓他一個人回去我不放心。”

    林生內心︰!!!我放心!!我不要他送!!

    林生連連擺手︰“怎麼好意思麻煩……”

    紀曜禮︰“可以,剛好順路。”

    林生別無選擇,在穆南和羅導鼓勵的目光中,鑽上了紀曜禮的黑色輝騰後座。

    司機是位二十多歲的小伙,沖林生笑的時候,yh出倆小虎牙,很是隨和的樣子。

    上車後的紀曜禮,並沒有說話,把車窗降低,晚風拂在他臉上,帶著絲愜意的慵懶,林生覺得他的心情似乎還不錯。

    林生注意到,小虎牙司機已經趁著紅綠燈停車,第四次偷瞄他了。

    實在忍不住了,問道︰“我臉上有什麼嗎?”

    小虎牙司機瞅了眼聞聲看過來的紀曜禮,心里一突,連忙說︰“我們老板很少送誰回家的,就算送人也只是要對方坐副駕駛,和他同坐一排的還是第一次見,所以有點好奇罷了。”

    林生眨了眨眼楮,是這樣嗎。

    窗外飛快駛離的街景,暗示著這輛車正往乾厚里行去,乾厚里是陶然家的地址。

    林生疑惑問道︰“紀總,您,為什麼會住到乾厚里?”瞧這汽車配置,還有桌席上眾人對紀曜禮的客氣程度,和那老舊的小區實在有些格格不入。

    紀曜禮回頭往他,眼里閃爍著什麼,“我說過,我是去找人的。”

    “噢。”

    “安謙,靠邊停車。”紀曜禮忽然說道。

    林生扭頭,發現汽車緩緩開到一處靜謐的路燈下,小虎牙司機拉上手剎,徑自出了汽車,站遠了。

    “怎麼了?”他覺得莫名其妙,甚至有點害怕,怎麼搞得和電視里的殺人拋尸現場一樣。

    紀曜禮拿出打火機,偏頭看向林生。

    林生搖頭示意自己不在意。

    “早晨我的提議,你考慮得如何了?”紀曜禮點燃了一根香煙。

    林生想起那句上他戶口本的偉大提議,第一次覺得被求婚竟然是這麼讓人頭大的一件事,他們認識才剛剛一天吧,怎麼就扯到談婚論嫁上面去了?

    紀曜禮看他愣在那,吸了一口煙,道︰

    “早晨我可能沒有說清楚,我口中的結婚,和大眾意識里的結婚不同,是一種契約形式的結婚,如果還是很難理解或者有心里負擔的話,你可以當它是一種雇佣形式,我雇佣你,成為我的伴侶。”

    林生滿臉錯愕,“就,就是假結婚?”

    紀曜禮點頭,“你可以這麼理解,契約時間為三年,這三年里,你將成為薰霖傳媒重點培養藝人,我可以承諾你所有戲份的質量不低于衛視級,作品只會在寒暑假還有新年賀歲檔播出,你的所有開支我會以你丈夫的身份承擔,你只需要,和我演好夫妻。”

    林生被這天大的好事突然給砸懵了,白天剛剛得知自己被韓制片打壓的噩耗,現在卻有一個大餅子在等著自己啃,他饞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確實心動了。

    但卻還是保持著一絲理智,“那我需要和您那個嗎……”

    紀曜禮明白他的意思,“必要的時候做做樣子,不用行夫妻之實。”

    林生松了口氣,“那就是說也不會干預我的感情……”

    “不行。”紀曜禮打斷他的話,“感情也必須得干淨,你是公眾人物,萬千雙眼楮都盯著,況且正處于事業的上升期,不要對別人有亂七八糟的心思,為了你的形象考慮,有任何心理和生理需要,建議你來找我解決。”

    “噢。”林生紅了紅臉,總覺得哪里不對,但又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清了下嗓子,“听上去好像都對我比較有利,我冒昧問一下,紀總您如此迫切想要結婚的原因是?”

    紀曜禮看著他,沒有說話。

    林生和他大眼瞪小眼。

    最後紀曜禮彈了一下他的腦門,他“嗷”地一聲,苦著臉,“您打我干什麼?”

    紀曜禮望著煙頭上的火光,“我記得我有和你提過我家是做煤炭產業相關生意的。”

    林生額頭上滿是黑線,你明明不是這樣說的……

    “就當前國際金融和煤炭能源產業形勢來說,轉行是必然,我和家里人在轉行的方向上產生了分歧,我偏向文娛方面。因為一些個人原因,家里人希望我能夠早些成家立業,不然我就得回去繼承家業,按照他們的理念經營。”紀曜禮說。

    家產只有一個行李箱外加一千塊余額的林生,仿佛听懂了般地點頭。

    紀曜禮揉了揉額角,“迫在眉睫的問題是商報記者近來對我的私生活很感興趣,胡亂揣測,給我個人造成了不小的消極影響,我急需要一個正面形象來擺脫這一尷尬局面。”

    林生思考了一會兒,覺得這是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有紙質協議嗎?”

    “嗯。”

    “好,我答應了。”林生道。

    其實林生別無選擇,想邁過韓制片阻礙的那座大山,只能攀附另一座高峰。

    紀曜禮沒想到他會答應得這樣爽快,瞳孔閃過丁點驚訝︰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漏洞,所以我們的婚姻是得走法律程序的,你確定想好了嗎?”

    林生頓了兩秒,“沒問題。”

    紀曜禮的呼吸微不可察地變重些許,隨即把手伸到車窗外,招了招。

    安謙大步走來,得到紀曜禮的點頭示意,從副駕駛上的公文包里抽出兩份合同,並且從西裝口袋里掏出黑色水(性xing)筆,雙手遞上。

    紀曜禮很快簽好名字,遞給林生。

    林生看得很仔細,畢竟這並不僅僅只是一場婚姻,還事關他未來的演藝生涯。合同和紀曜禮剛才口述的無異。

    違約者需支付高額的賠償,林生窮得響叮當,一定會好好遵守。

    紀曜禮的目光落在他簽下的名字上,雙手不由自主地握緊又放開。

    到達乾厚里,林生抱著合同,抿了會兒唇,“那……那我先走了,紀總,再見。”

    “等一等。”紀曜禮忽然出聲叫住他。

    林生回頭。

    紀曜禮勾了下唇角,“今晚收拾一下,明天搬到我家來。”

    “同……同居,要同居嗎?”林生的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不然呢,你忍心讓為夫新婚就獨守空房嗎?”紀曜禮的聲音揚高,襯衣領口若隱若現出yh的鎖骨。

    林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哦,好,好我回去就清東西。”小碎步往樓上跑遠了。

    紀曜禮一直看著他家的燈亮起,這才放松地靠到椅背上︰

    “去公司。”

    “先生,你今天喝得有些多了,要不就直接回家休息吧。”安謙忍不住道。

    沒有得到回音,他只好啟動汽車。

    汽車平穩地在路上運行,安謙透過汽車後視鏡,看到紀曜禮正寧靜地望著窗外,唇角揚起柔和的弧度。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