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章

第7章

    林生沒一會兒又從座位上彈起來,手足無措,在房間內來回走動。

    他抱頭吶喊,“老天爺啊啊啊啊,也太丟人了!”

    會不會被退婚?

    他腦補了自己淒淒慘慘被扔出家門的大戲,不過……好像也不是很慘,還能拿到一大筆違約金。

    啊啊啊啊啊不行還是太丟人了,頭發都被他揉成了雞窩,紀曜禮會怎麼想他?

    他的目光挪向了放在角落里的行李箱,現在跑路還來不來得及?

    就當兩個人從來沒見過,不認識,不來往……怎麼可能!只要今後林生還想混這個圈子,就不可能不和薰霖打交道。

    丟死人了丟死人了,這今後還怎麼和紀曜禮同處一室啊!

    他思前想後,最後一拍腦袋,紀曜禮還在跑步,應該還沒來得及看消息,在他看之前把這個郵件刪除掉不就行了?

    主意打定,他連忙披上了件外套,穿上拖鞋就火急火燎地奔出家門。紀曜禮的跑步路線他並不清楚,只能圍著小區一處處地找。

    他欲哭無淚,誰能想到,新婚之夜,他會為了一份小視頻在寒風中奔波,這都是什麼事兒啊!

    ……

    紀曜禮的耳朵上掛著藍牙耳機,勻速呼吸,在路燈下慢跑著。

    身邊忽然傳出了狗吠的聲音,一位二十出頭的女孩子,吃力地拉著牽引繩,另一頭拴著一只品相極好的金毛,沖紀曜禮搖著尾巴。

    女孩子外套里裹著卡通印花的睡衣,應該也是這個小區的住戶,看到紀曜禮望了過來,自己的臉頰一紅,“它好像挺喜歡你的。”

    紀曜禮停下,半蹲摸了摸金毛的腦袋。

    金毛在他的手上蹭了蹭,開心得吐舌頭。他的眸中閃過一道思索。

    “姑娘,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紀曜禮忽然出聲。

    女孩子微微怔愣,一般這樣開頭的對話,都是搭訕了,她內心欣喜若狂,含蓄地點頭。

    紀曜禮撓了撓金毛的下巴,“你們二十出頭的小朋友,是不是都喜歡小寵物啊?”

    女孩子懵了︰“啊?”

    紀曜禮站了起來,柔柔一笑,“想討我家小朋友歡心,不知道送他什麼好。”

    女孩子︰“……”

    ……

    往常跑步于紀曜禮來說屬于一個放松的項目,現在卻變得心不在焉起來,他轉動了會兒手表下方的橡皮筋,這就是他的牽掛。

    意外的是,遠處竟跑來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林生衣服頭發都跑凌亂了,上氣不接下氣地出現在他面前。

    紀曜禮站定,問道︰“不是說怕冷不跑的嗎?”他看向林生的腳踝,眉頭微皺,“雖然年輕,但也不能趕潮流yh腳踝,老了以後會關節痛的。”

    林生喘著粗氣,剛才急著出門,哪還顧得上腳踝的事啊,他現在心心念念的都是他口袋里的手機。

    “我們回家吧。”紀曜禮怕他著涼,帶著他轉身準備原路返回。

    林生觀察著他的神色,風平浪靜,這是肯定還沒有看到他發的郵件了。太好了,事情還算太壞,還有挽救的余地。

    來的路上,林生已經想好了措辭,盡量讓自己的神色保持自然,“紀總,我突然想起我有急事要和穆南說,可我忘記帶手機了,能不能把您的手機借我用用?我就打個電話。”

    紀曜禮沒有猶豫地把手機遞給他,“密碼1109”。

    林生解鎖,假裝撥號,一身戲骨,“喂,穆南啊。”然後看了紀曜禮一眼,好似說話不方便似的,特意落後了他兩步。

    趁紀曜禮走到前面,林生連忙切到他手機的應用界面,紀曜禮用的是163郵箱,果然找到了“163郵箱”這個軟件,他立馬打開軟件,剛找到收件箱—

    腦袋上方飄來了一句幽長的問話︰

    “你……在看什麼?”

    林生一個激靈!被嚇了一大跳,根本來不及把界面切換到主頁,就被捉了個正著。

    他尷尬地沖他傻笑,“是這樣的,那個……我剛才在家整理了作品發給您,後來發現漏了兩個作品,想著先順手把前一個郵件刪掉,重新發您一份,避免您重復工作嘛。”

    紀曜禮頷首,“那你刪吧。”

    林生呼出了口氣,剛準備點收件箱,又听到紀曜禮說︰

    “你應該不是漏發了兩個作品,是發錯了兩個作品吧?”

    林生的臉忽地通紅,他!他看到了!!

    紀曜禮上前一步,彎腰將頭靠近他耳邊,“你是不是本意借著這兩個視頻,暗示我什麼?”他說話時的熱氣呵在林生的脖頸里,激得後者忍不住一抖。

    “不……不是的……”林生的額頭開始出汗。

    其實紀曜禮剛才在擼狗的時候,就收到了郵件。

    在決定簽林生之前,他早就看過了林生所有的影視作品,之所以要林生自己也整理一份,只是為了避免他有所遺漏。

    林生發過來的附件,文件名都用作品名標明,還真有最後兩個亂碼名字的作品他沒見過的,當即產生了興趣,放開了給金毛順毛的手,金毛還不樂意地哼哼兩聲。

    女孩子覺得無趣,想拽走這顏控的金毛,金毛不願意,一人一狗開始拉鋸戰。

    紀曜禮全部的心神都在新視頻里,下意識地點開—

    意亂情迷的聲音在空曠的小區馬路上回響,女孩子臉色大變。

    紀曜禮滿臉的錯愕,張嘴想解釋什麼,哪想女孩子滿臉害怕,二話不說地甩開牽引繩,跑了。

    金毛以為自家主人不要它了,撒腿跟上,留紀曜禮一人在風中凌亂。

    拋開一開始的莫名其妙,紀曜禮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環節,遂站在原地捧腹大笑。

    那笑聲和此時此刻面對林生時發出的笑聲高度重合,他看著林生抓耳撓腮的樣子,忍不住逗他︰

    “想不到你喜歡這樣yh骨的,還有這樣奇異的體位,真看不出來。”

    林生急得跺腳,“冤枉啊,這是我朋友發給我的,就住隔壁的那個,他以為我們是真結婚,也是好心,哎我在說什麼,反正就是他給我的,和我沒關系,不小心才發給您的!”

    紀曜禮笑著看他,不說話,眼楮里別有深意。

    林生顧不得自己剛才沒帶手機的說辭,掏出自己的手機,當著他的面,打通了陶然的電話,點了公放。

    陶然咋咋呼呼的聲音響起︰

    “誒?這個時候怎麼又機會和我打電話,來和我反饋效果嗎?”

    林生一個趔趄,“喂,趕緊過來把你的東西給我拿回去,用不著,不需要,謝謝好意,我心領了。”

    陶然嘖嘖兩聲︰“還不是擔心你沒經驗,兄弟我這才給你出的奇招,悄咪咪問你……紀總喜歡嗎?”

    林生下一瞬就掛斷電話,抬頭,紀曜禮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他恨不得羞得鑽進地下,早知道不給陶然打這電話了,越描越黑……

    紀曜禮舔了舔下嘴唇,不經意問道︰

    “你和他關系很好嗎?”

    林生听明白這個“他”指的是陶然,“嗯”了一聲,“小學同桌,後來搬家了,舊朋友都沒聯系了,只和他有來往,很照顧我。”

    紀曜禮沉默了一陣,道︰“怪不得備注這樣親密。”

    林生聞言,摁開手機,看著陶然電話號碼上顯示的是【林生全球粉絲的後援會會長】,他嗆了口唾沫,拼命咳起來,還不是因為沒幾個粉絲所以鬧著好玩的。

    紀曜禮拍了拍他的背,“林生同志,你現在是有組織有家庭的人了,今後有什麼困難,第一時間找組織,只有你足夠信任組織,組織才好培養你,這個道理請你銘記于心。”

    林生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紀曜禮走了兩步,“那好,現在組織考你一個數學題,回答不出來會有相應的懲罰。”

    林生雖然反應不過來怎麼忽然開始做題了,但還是不免緊張,搓了搓手,“組織請說。”

    “林生同志,請你準確地說出你未婚夫的手機號碼。”

    “這……”林生一臉為難,還真答不出來,同居一天了,他還沒有紀曜禮的聯系方式。

    紀曜禮熟練地報出一串號碼,“但你的號碼我卻熟記于心。”

    林生咬了咬嘴唇,“您怎麼知道的?”

    紀曜禮︰“想知道有很多種方式,重要的是有沒有一顆想知道的心。”

    林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紀曜禮悶悶地說︰“剛從你簡歷里背的。”

    “噢。”

    紀曜禮看了他片刻,隨後揉了揉他的頭發,“林生同志,組織要給你相應的懲罰你有異議嗎?”

    林生乖乖搖頭,“沒有。”

    “那把你的手機給我。”

    林生雙手遞了過去。

    紀曜禮打開他手機按了一通,然後還給他︰

    “懲罰是,不準修改。”

    林生湊近一看,發現紀曜禮是存進了自己的號碼,還標成了緊急號碼,接著眼楮上移,唰地瞪大雙目,這備注赫然是︰

    【每天都要多愛這人多一點哦】

    “這什麼傻幾薄的備注名啊。”林生抽了抽嘴角。

    紀曜禮的腳步頓了頓,脖子微不可察地紅了紅。

    “不行啊,真的太傻了,紀總,我忍不住抬起想改掉它的小手……”

    “不可以。”紀曜禮出聲。

    “為什麼?”林生問。

    紀曜禮面色無改,“現在媒體技術很高端的,狗仔中不排除有黑客的存在,要是黑了你的手機,發現了我們的關系有假,到時候就麻煩了。”

    “這樣的嗎。”林生摸了摸下巴。

    月光下,林生覺得好玩,踩著他的影子走。

    紀曜禮故意放慢了腳步,二人的影子交疊,好似在無聲相擁。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