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9章

第9章

    第二天,林生揉了揉眼楮,伸了個懶腰。

    忽然意識到什麼,驀地偏頭,發現紀曜禮正側躺在另一邊,緊緊挨著床沿,離他遠得不能再遠。

    林生心里感動不已,紀總可真是個正人君子。

    就是……紀總雙目無神地看著他,眼下發青,聲音沙啞地道︰“醒了?”

    林生點點頭,遲疑道︰“您昨夜沒睡好嗎?”

    紀曜禮的臉色古怪,沉默良久,道︰“老公差點被你踢成老公公。”

    林生一頓,老公……他還不習慣這個稱謂,仔細一咀嚼他剛才的話,隨即大驚,“我,我睡覺又不老實了?!”他連忙起身,掀開被子,“還疼嗎?要不我幫您揉揉……”腦子這才反應過來,話音一哽。

    紀曜禮勾起唇角,“你幫我揉?”

    林生訕訕笑了一下,給他把被子又掖好,拍了拍被子,“嘿嘿,揉不得揉不得。”

    陶然是這樣評價他的,睡前林妹妹,睡著二十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二十一。

    這也是他為什麼堅持誰沙發的原因之一。

    林生尷尬又不安地往反方向退,再退,還退……

    紀曜禮瞳孔張大,當即起身摟住了他的腰,“差點要掉下去了。”

    林生愣愣地回頭,他離掉下床真的就只剩下一根頭發絲的距離。

    紀曜禮把他抱回床中央,放開手,“再躺一會兒就起來,今天組織需要你一起去逛超市,給家里添置些生活必需品。”

    林生心底呼出一口氣,這事應該就這樣過去了。

    于是,兩人洗漱完畢,林生帶他到巷子口吃了本市地道的油條泡糊湯粉,然後開車來到乾厚里附近最大的一家超市。

    林生背了個雙肩包,到儲物間存了起來,換了一張二維碼憑條,方便走的時候取回。

    紀曜禮扶了個推車靠近。

    林生也把手並排放到把手上,“小家電什麼的家里不缺,就是要買些紙巾還有食物。”

    紀曜禮點了點頭,同時回復著手機里的工作。

    “紀總,要不今天您先去忙,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的。”林生說。

    紀曜禮把手機放回口袋,搖頭,“我們倆的照片自今早在娛記那被公布,我手機就沒消停過。沒事,今天我陪你,這本來就是夫妻兩個人做的事。”

    林生愣了下,看著二人步調相同的腳步,第一次有了他們已經結婚的共鳴。

    紀曜禮軍綠的大衣里是白色立領的針織衫,下置黑色休閑西褲,著一雙運動板鞋,仿佛一個鄰家哥哥。林生一身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沒注意身旁有個小孩推車奔來,被紀曜禮摟著腰躲開。

    他屈指彈了下林生的腦門,“發什麼呆。”

    林生吃痛,伸手揉了揉,開始四處張望,“我們去買肉吃吧,再買些火鍋底料和配料,冬天吃火鍋什麼最開心了。”

    “進口黑豬肉,298買一斤送一斤。”服務員拿著喇叭吆喝,紀曜禮抬腳準備走過去,卻被林生猛地拉住。

    紀曜禮疑惑看他。

    他拽著紀曜禮往冷鮮櫃後面走,“一看您就是很少自己逛超市,超市一般是把貴的進口的都擺在前面,稍微便宜的放在後面,很多套路講究在里面的。”

    然後他帶著紀曜禮在國產五花肉前停下,“說出來您可能不怎麼相信,我小的時候家境還挺不錯,口味養得很刁鑽的,後來迫不得已為了生活,什麼品質的肉類都吃過,發現這種國產的味道絲毫不輸進口的,甚至因為少了長途運輸過程而更新鮮。”

    紀曜禮看了他一會兒,道,︰“我早晨放你床頭的卡不限額,今後想買什麼刷它就行。”

    林生沒有說話,那張卡他都沒有帶到身上,雖然二人名義上是夫妻,他卻不好意思花他的錢。

    紀曜禮低頭看了下雞翅,示意服務員幫忙稱一些,對林生自然道︰“我這是對旗下藝人的投資,你不用有心理負擔,以後多的是需要你幫我賺錢的時候。”

    林生眨了眨眼楮,“噢”。

    兩人都過了愛吃零食的年紀,但林生還是走到餅干區,挑了幾款飽腹的餅干,他在演舞台劇的時候經常顧不上吃飯,包里經常會裝些低熱量的餅干應急。

    紀曜禮卻一直望著旁邊的花車。

    林生循著他的目光看去,忍不住笑了起來,“您還真沒吃過泡面啊。”

    紀曜禮點了點頭,拿起泡面的包裝看反面的商品信息。

    林生嘆了口氣,“我原本以為您以前是連吃泡面的錢都沒有,沒想到是有錢得沒機會吃泡面。”

    紀總對老壇酸菜的泡面情有獨鐘,不過只往推車里拿了兩袋。

    “誒,這一提做活動挺劃算的,要不多買一點。”林生看了眼折扣標簽,今天聖誕節,超市做活動呢。

    紀曜禮︰“不了,油炸食品吃多了對你yh不好,脂肪太高的東西我也不怎麼吃。”

    林生看他剛才明明很喜歡的樣子,心里不由吐了吐舌頭,這人的自制力很強,對身材管理也很看重啊。

    接著卻又奇特地看到他在糖果區前站定,林生撇嘴,“糖的脂肪不是更高麼。”

    紀曜禮一排一排地掃過貨架上的品種,“我只吃一種。”

    林生問︰“叫什麼?我幫你找找。”

    紀曜禮回眸,微抿著唇看他,沒有立刻說話,林生歪頭,“嗯?”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總覺得紀曜禮的眼里情緒有些復雜。

    好像不是第一次了,他這樣看著自己。

    “這里沒有。”紀曜禮的聲音變得沙啞起來。

    “那要不……網上買?”林生說。

    紀曜禮抿了會唇兒,“是小時候比較流行的糖。”

    林生回憶了下,“是不是像個毛毛蟲一樣的,彩色,上面有糖粉,酸酸甜甜的?”

    紀曜禮搖頭。

    “啊,我知道了,你說的是叫流口水吧?酸奶味的,白色的包裝紙。”

    “不是。”

    “比巴卜?泡泡糖,可以吹出超大泡泡的那個?”

    “算了。”紀曜禮眸里劃過黯淡的神色,推著車離開。

    林生連忙追上,問道︰“您形容一下,我幫你找找看。”

    紀曜禮變得有些低落,並沒有看他,“可能已經找不到了吧。”

    林生為他突如其來的情緒有些莫名其妙,許是單純的沒買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在鬧脾氣吧。林生拿著塑料袋,又稱了不少火龍果和葡萄,余光瞥到一男一女的標志,他戳了戳紀曜禮的肩膀︰

    “我去趟洗手間。”

    “嗯。”紀曜禮拿過他手里的袋子。

    林生前腳剛走,紀曜禮手機就響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的名稱,揉了揉眉心,方才摁下接听︰

    “媽。”

    崔女士連問候都省了直奔主題,“和你鬧緋聞的男孩子是誰?什麼時候好上的?別是你為了逃避繼承家產臨時想的招吧?”

    紀曜禮沉著道︰“媽,您該知道我不是隨便的人。”

    崔女士的語氣里透著驚喜,“所以是……真的?曜禮,你不要怪媽媽多想,這麼多年來給你找了那麼多優秀的對象你都置之不理,你爸和我是真的著急了,還以為你學當代的年輕人玩什麼不婚主義。”

    紀曜禮忽地想到林生早晨剛醒時,頭發亂糟糟的樣子,忍俊不禁。

    結婚在紀曜禮的人生計劃中一直可有可無,但如果是和那個人結婚的話,他願意把任何重要的計劃延後。

    “好,很好,你盡快帶他回家跟我們見一面吧?你爸也很好奇。”崔女士當即催促。

    紀曜禮搖頭,“還沒到時候。”

    “那多久才到時候?我看你早晨還催安謙來家里拿戶口本了,還沒到?”崔女士不怎麼開心了。

    紀曜禮低頭看了眼手表旁邊的黑色橡皮筋︰“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人,我怕太急,就把他嚇跑了。”

    ……

    林生從洗手間方便完出來的時候,迷了路,記憶里明明是拐兩個彎就到了的,他卻怎麼都找不回原路。

    健忘的毛病真的是十幾年如一日,超市里範圍太小也沒法用手機導航,他繞了好多個圈,結果又繞回了洗手間,嘆了一口氣。

    還是打電話給紀曜禮讓他來找自己好了,這樣想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紀曜禮打量著他,“我還以為你掉進馬桶了,準備過來撈一下你。”

    林生撇了撇嘴,“我又忘路了,日常記(性xing)差。”

    紀曜禮伸指摁了下他的腦門,帶著恨恨的語氣,“是挺差的。”

    林生鼓了鼓腮幫子。

    結了賬後,林生主動拿過一個手提袋,筆直筆直往車庫走。

    “等等。”紀曜禮忽然叫住他。

    “怎麼了?”林生疑惑看他。

    “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林生撓了撓腦袋,什麼都沒想起來,“沒有啊。”

    紀曜禮妥協道︰“你的背包。”

    “啊!”林生跺了跺腳,“差點忘記了!”然後轉身朝儲物櫃走去。

    紀曜禮走過去的時候,林生正站在櫃子的顯示屏前犯難。

    林生哭喪著臉,“我好像把二維碼條弄丟了,這可怎麼辦……”

    紀曜禮覺得胸口悶熱,扯了扯襯衣領,無語片刻,道︰“你剛才說自己容易丟東西,就把紙條放我口袋了,你忘了嗎……”

    “對對!”林生連忙伸手從他的右側口袋掏出紙條,嘴里嘟囔著︰“瞧我這記(性xing),哎。”

    紀曜禮站在他身後,“記不住這些,都沒關系,今後有我幫你記著。”

    林生甜甜一笑,“謝謝老板。”

    “你只要……”紀曜禮繼續道︰“別又把我忘了就好。”

    林生只顧著墊腳把包包拿出來,沒注意到他的話,順口說︰“怎麼會呢,我是這樣忘恩負義的薄情郎嗎……嗷!紀總您又打我的腦袋干什麼!”

    紀曜禮認真道︰“必須有點懲罰,不然總是不長記(性xing)。”

    林生哀嚎,每天都罰我,這樣是沒法每天都多愛你一點的喵。

    面上只敢老老實實答︰“生生願意受罰。”

    紀曜禮鐵面無私,“叫聲老公听听。”

    林生聞言一個趔趄,差點把手里的手提袋甩出去!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