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10章

第10章

    林生的聲音減弱,“不是說就做做樣子……真,真要叫嗎?”

    紀曜禮頷首,“提前適應,今後需要你這樣叫的場合不少。”

    “老……老老……”這個詞仿佛燙嘴,我還是個孩子我說不出口啊。

    “誒,乖外孫。”紀曜禮笑著摸了摸他的腦袋,沒有勉強,“我們走吧,回家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林生很意外,畢竟紀曜禮長著一張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臉。

    紀曜禮察覺到他的打量,把買的東西全部提到後備箱,“在國外待久了,經常會想念國內的美食,也不好天天下館子,會逼著自己做。”

    後來,林生看著一桌的小炒,色香味俱全,咽了咽口水。

    他發現,紀曜禮的口味比較清淡,菜品均是少油。

    但他還是在吃了一個雞翅以後,把筷子伸向了青菜,論演員的自我修養,一肚子辛酸淚。

    可是一個不留神,林生的碗里就被紀曜禮堆了一個肉的小山,紀總是這樣說的︰

    “薰霖不控制藝人的體重。”

    林生面yh掙扎。

    紀曜禮︰“吃,不然摸著沒肉。”

    林生臉紅︰“……”

    不過林生也發現有意思的事,就是紀總這樣的人也是有強迫癥的,做了幾盤菜,幾乎用掉了家里所有的碗碟,攪過生雞蛋的碗絕對不能用來盛熟雞蛋,做一道菜一定要把鍋刷得干干淨淨才能做另一道。

    還有就是現在,筷子夾的菜一定要全部塞到嘴里,不能接受把沒吃完的菜擱在白淨的粥里。

    這些偏執的小動作,竟讓林生覺得他有些小可愛。

    感受著嘴里肉的香嫩,然後林生嘬了一口粥︰“紀總,下午有什麼需要我做的事嗎?”

    紀曜禮抬頭看他,“怎麼,有安排?”

    林生抽了張紙巾擦嘴,“我想去舅舅家拿戶口本。”

    “我送你去。”紀曜禮答應了。

    “我自己坐公共汽車去也挺方便的。”林生連忙說道。

    紀曜禮沒性xing)偎禱埃 稚暈 悄 狹恕br />
    但最後還是紀曜禮堅持,把林生送到了坐落在三環的一家高樓小區門口。

    “我陪你進去?”紀曜禮欲解開安全帶。

    林生連連擺手,“不用了,我自己進去就好,估計晚飯沒法回去吃了,您晚上不用等我了。”

    “嗯,有事給我打電話。”紀曜禮囑咐道。

    林生應下,關上車門,沖他揮了揮手,往小區內走去。臨近走到單元樓下,方才想起自己空著手,又走出小區,到臨近的小超市買了保健品和一籃砂糖橘,回到剛才那棟樓,坐電梯到七樓,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摁下門鈴。

    一直響了五六聲後,門才被人從里的拉開,手戴袖套,拿著掃帚的中年婦女面色冷淡地沖他點了點頭,“來了啊。”

    林生軟著聲調,微笑地喊了一聲,“舅媽。”

    “又不是逢年過節的,怎麼突然來了。”舅媽給他從櫃子里找了雙鞋套,在看到他手里提的禮品時,面色有所緩和,接了過來,“哎,來看自己的親舅舅還買什麼禮物,這麼見外干什麼。”

    “是裕康來了嗎?”舅舅听到外面的動靜,從臥室內快步走了出來。

    林生喚了聲舅舅,“您最近yh還好嗎?”舅舅心髒不好,做不了高強度的工作,yh不舒服的話就需得在家里靜養。

    “還不就那樣,我這老家伙有什麼好值得關心,倒是你,畢業後工作有著落了沒?”的舅舅招呼著他在沙發上坐下。

    “前陣子有些波折,這兩天倒也定下來了,簽了家不錯的經濟公司。”林生說。

    “穩定了就好,就好,比我們家那兩個有出息多了,你媽媽在天之靈也要欣慰不少。”舅舅說著說著眼眶紅了,同時看了一眼在廚房忙碌的舅媽,小聲在林生耳邊說道︰

    “生活費夠用嗎?不夠和舅舅說,舅舅想辦法擠點私房錢出來。”

    林生搖了搖頭,“夠用的,舅舅不用擔心我。”

    隨後轉開話題,“思明和思佳呢?”蔡思明和蔡思佳是舅舅的一對兒女,都在讀高中,思佳是姐姐,高三,比思明大一歲。

    “哎,別提了,兩個不爭氣的東西,肯定又在房里玩手機。”舅舅說著敲響兩間次臥的門。

    先打開房門的是蔡思佳,耳朵上掛著粉紅的耳機,一臉的不耐煩,身後房子里貼滿了明星的海報。

    舅舅看著就火大,“都要高考了,你能不能少追點星,天天喊那些外人叫哥哥喊得多親熱,你自己的哥哥來了都不知道出來打個招呼。”

    蔡思佳的目光掃到林生臉上,面無表情地道了聲︰“你好”,然後“砰”地一聲關上門。

    舅舅的眼楮都氣大了,拼命去敲另一扇門,沒人開,還給鎖了。然後咚咚回房間拿了鑰匙,把這個門打開,吼道︰

    “又偷偷玩游戲,你上次月考全班倒數第一,還有臉玩游戲?”

    蔡思明理都不理,舅舅大步上前把他電腦插頭直接拔掉,他憤怒地嚷嚷︰“我差點就贏了啊!啊啊!”

    “出去和你哥哥說說話。” 舅舅板著臉命令。

    “來了就來了,關我屁事。”蔡思明對著空氣翻了個白眼,然後悶頭躺在床上,任由他爸怎麼說都不起來。

    林生趕緊來到這間他小時候住了多年,但現在沒了一點自己痕跡的房間,“舅舅,沒事,弟弟妹妹學習忙,讓他們多休息一下。”

    舅媽這時候也過來了,推了舅舅一把,瞪了他一眼,“你罵兩個孩子干什麼?!沒事找事? ”親自把蔡思明的門關好,然後給林生倒了杯白開水。

    “舅舅,要不我陪您下棋吧?”林生看舅舅的臉都氣紅了,連忙轉移他的注意力。

    二人下了兩小時的棋,林生對棋藝並不精通,連著輸也不惱,總算是把舅舅的火氣給消下去了。

    見舅媽坐在一旁看著電視劇,林生思忖片刻,坐直了︰

    “舅舅,舅媽,其實我今天來是來拿戶口本的。”

    他們齊齊看向他,舅媽狐疑︰“忽然間拿這個干什麼?”

    林生喝了口涼透了的茶,“我要結婚了。”

    舅媽愣了下,然後想到什麼,臉色一變,舅舅滿臉寫著意外,“什麼?!”

    林生看似羞澀地低下頭。

    舅舅追問︰“人品怎麼樣?多大了?對方家庭呢?做什麼工作?怎麼沒听你說過?”

    舅媽用手肘戳了一下他的肋骨,“你跟我去趟房間。”

    “干什麼?我還有話沒問完。”舅舅看向她。

    舅媽的臉色不是很好看,“戶口本我不記得放在哪里了,你和我一起找找。”

    隨後兩人進房間“找”了足足一個小時,最後甚至演變成了壓低音量的爭吵,林生坐在客廳里,面無表情地看著剛才那未下完的棋局。

    蔡思佳打著哈欠從房里走了出來,到茶幾處給自己倒了杯水,“你每次來,我們家都要吵架。”

    林生苦笑,沒有說話。

    舅舅再出來的時候,一臉疲憊,對林生欲言又止,最後被舅媽一個眼神,逼到陽台逗鳥去了。

    晚飯是一桌家常菜,五人圍著桌子坐下。

    蔡思明連吃飯的時候都不忘帶著手機,被舅舅一筷子朝手背上拍去,才不情不願地把手機放進口袋。

    瞧見舅舅給林生夾了筷菜,忍不住嗤了聲,嘴欠道︰“听說你要結婚了?”

    蔡思佳恍若未聞,機械地往嘴里扒飯。

    林生點頭,“是的。”

    蔡思明的古怪地笑笑。

    這時林生褲子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心有所感,趁所有人不注意,偷偷滑開屏幕,竟然真的是紀曜禮發來的微信︰

    【我為這張圖片命名︰可憐的新郎】

    附帶的圖片是桌子上一碗剛剛泡好的老壇酸菜牛肉面。

    這一刻,林生面對著滿桌子的食物,覺得還沒有這一碗泡面來得香濃,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殊不知一家人正看著他,舅媽的目光復雜,林生鮮少在她面前想得這樣放松,手機另一頭應該就是他的那位未婚對象。

    她眼珠子轉了轉,終是放下碗筷,似在說著家常︰

    “林生啊,今年你舅舅yh時好時壞,一家人心都揪著,體檢什麼的也花了不少錢,思佳思明補習班開銷更是越來越大大,家里實在困難。我听說現在娶媳婦最起碼得有套房子,你爸媽留給你的那房子,賣了後大部分都用來給你爸爸還債了,剩下的錢這些年供養你早就用盡了,都怪你舅舅的工作上不得台面,工資也不行,你房子的事我們家恐怕沒辦法幫襯了……”

    舅舅把筷子一摔,舅媽和他對視了一眼,他呼出了口氣,硬是沒能說出話來。

    林生咬了下唇,“他……也是男(性xing),所以不需要房子。”

    此話一出,一桌人都頓住,時下婚姻自由開放,同(性xing)結婚獲得了法律和年輕人的支持,稍微思想老舊的家庭還是保持著觀望的狀態,而舅媽一家,正是屬于這樣的家庭。

    他們認為同(性xing)婚姻無法生育後代,局限(性xing)頗多,並不支持,如果思佳思明提出同(性xing)婚姻,他們絕對會極力反對。

    蔡思明一臉看好戲的表情,舅舅眉頭深皺,剛欲說話,林生卻道︰

    “對方人很好,對我沒什麼要求,所以嫁妝也不需要。”

    舅媽听了這話,心里一舒,拿過林生的碗,給他盛飯,“也好,兒孫自有兒孫福,日子是你自己過,你自己覺得好就行。”

    飯後,兩個孩子又一聲不吭地回了房間。

    林生和舅舅繼續下剛才那盤未完的棋,舅舅心不在焉,“你媽走得早,要是她還在,你的婚事,她肯定會盡心張羅,是我沒用……”

    林生的母親是因為心髒病去的,蔡家的遺傳病。林生還算幸運,小的時候就檢查過,心髒健全,可是親人緣特別淺。

    他看著舅舅面部愈來愈深的紋路,“舅舅,我說的都是真的,他……很照顧我,我現在過得很好,也很幸福,您和舅媽這些年的養育之恩,今後我會加倍回報。”

    哪怕這個幸福的期限只有三年,但林生知道,紀曜禮不僅僅是個好丈夫,也是個好的老板,哪怕最後他們分開了,他一定也會盡心照顧自己。

    說著舅舅的眼眶又紅了,揮了揮手,“別說這些。”

    天色越來越黑了,林生沒有久留,拿了戶口本,和舅舅舅媽道了別。

    路上的寒氣逼人,他攏了攏棉服,漫無目的地坐在公共汽車的等候區,他要坐16路公交車。

    身邊有一個四歲扎著兩個沖天辮的小女孩,臉上糊著髒兮兮的口水,扯著媽媽的褲腳哭鬧不止,硬是要買路邊大爺賣的哆啦a夢的氣球。

    媽媽不讓,她就坐在地上抽噎,最後爸爸笑著一把將她放在肩頭,親自帶她買了氣球,她才罷休,笑眯眯地親了口爸爸的臉蛋。

    媽媽刮了一眼爸爸,“又慣她,這氫氣球拿不上公交車,你說現在怎麼辦?”

    “走回去唄。”爸爸帶著女兒快跑起來,像坐飛機似的,媽媽拿著小女孩的書包,笑嘆了口氣,跟了上去。

    ……

    16路公交車到站,16路公交車離站,林生依舊坐在原地。

    “嘟—嘟—”汽車鳴笛聲響,林生的斜前方駛來了燈光,同時汽車的引擎聲至,令他一瞬間睜不開眼,待適應了後,意外發現一輛白色保時捷正好在了他的面前。

    駕駛座的車門打開,俊逸的男人站了出來,單手搭在車頂,望著他的眼里盈盈都是光亮。

    林生呆呆地望著他。

    紀曜禮沖他粲然一笑,做搭訕狀︰

    “這位先生,你長得好像我的愛人啊。”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