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11章

第11章

    “這位先生,你長得好像我的愛人啊。”

    林生忽地笑了,很干淨很純粹的那種笑容。

    紀曜禮從車前繞了半圈,將副駕駛的門打開,邀請道︰

    “先生,上車嗎?”

    林生跟著皮了一下,“那要是讓你的愛人知道了,不太好吧。”

    “也是……”紀曜禮面yh思索,作勢把車門關上—

    林生大跑著跨上車,朝他眨了眨眼楮,“但我相信你愛人是個很大度的人,會允許你載我一程。”

    紀曜禮搖頭失笑,替他關好門,又回到駕駛座。

    車內開了暖氣,林生窩在椅子上不想動彈,觀察著車內酒紅的皮座,帶著舒服的香薰味道,問︰

    “紀總你到底有多少輛車啊?每次見你都開著不同的車。”

    林生明明已經系好了安全帶,紀曜禮仍是用力扯了扯才放心,“新買的,你喜歡嗎?”

    “喜歡,好看。”林生由衷稱贊道。

    “怎麼這麼巧,紀總您恰好路過嗎?”林生把手靠近暖氣出風口。

    紀曜禮忍不住又彈了下他的腦門,“傻嗎?我是來接你回家的。”

    林生怔了下,“好,回家。”

    紀曜禮勾了勾唇,準備發動汽車的時候,忽然眉頭一皺,捂住肚子,表情很是痛苦,悶哼出聲。

    林生立馬看了過來,“紀總,您怎麼了?”

    紀曜禮的腰微彎,林生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听到他斷斷續續的說,渾身在顫抖,“肚子痛……我,我胃不是很好。”

    “那怎麼辦?”林生急了!面yh擔憂,連忙解了安全帶,半跪在座位上,扶住他,手伸到他的外套里,“是這里疼嗎?還是哪里?”

    離得近了,林生才發現他在笑。

    手上甚至還蹭到了一個紙袋,紀曜禮在他的疑惑中拉開寬松外套的拉鏈,懷里是仍舊熱烘烘的紙袋,“喏,怕你家里的飯沒吃好,特意給你買的。”

    林生愣愣接過,這才反應過來是他剛才都是裝的,有些生氣地捶了下他的肩頭,“您剛才真是嚇死我!”

    紀曜禮握住他的拳頭,放下,“對不起,就是想給你個驚喜。”

    林生面上不樂意,嘴巴卻還是忍不住地開了花,打開紙袋一瞧,樂了,“是炒栗子!”

    “嗯,吃吧,旁邊車廂里給你買了水,渴了可以喝。”紀曜禮再次幫他系上安全帶,發動了汽車。

    車里響起清脆的栗子殼的破裂聲,林生想到紀曜禮給自己發的微信,問道︰

    “您不是在家吃泡面來著嗎?”

    紀曜禮點頭,“就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碗吃著沒你先前吃的那碗好吃。”

    “那當然了,東西本來都要爭著吃才香嘛。”林生往嘴里扔了顆栗子,嚼得香噴噴。

    紀曜禮笑了笑。

    林生剝第二顆栗子的時候,猶豫了下,紀曜禮很顯然在家里也沒有吃好……

    “紀總,您要來一顆嗎?”感覺他不像是愛吃這樣小零食的人。

    沒想到紀曜禮卻︰“要。”

    後面跟了句,“你剝一個給我吧。”

    林生挑了個最飽滿的例子剝開,拿出栗子肉,伸了過去。紀曜禮兩只手都放在方向盤上,注意力集性xing)誶胺劍 鍥勻唬 澳鬮刮頁浴!br />
    林生的手一頓,僵在半空中,頗為不好意思,喂東西的動作還是太過親昵了。

    “要遵守交通規則,兩手握方向盤。”紀曜禮無奈道。

    林生“噢”了一聲,快速地把栗子送到了他嘴邊,指腹不可避免地擦到了他柔軟的唇,觸踫處瞬間滾燙無比,林生猛地彈開。

    紀曜禮舌抵著軟糯的栗子,聲音低醇,“好香。”

    林生猛地看向窗外,生怕讓他看到自己紅透的臉頰,心里癢癢,是在說栗子香嗎?還是什麼我的手指香?

    呸,當然是栗子香。不對,又不太像啊啊啊。

    ……

    跑車停在乾厚里雜亂的綠化帶旁,在濃墨的黑夜里尤為醒目,林生甚至想這小區要是有地下車棚就好了,車能保養得更好。

    “回家吧。”紀曜禮對他道。

    林生乖乖跟在他身邊,樓梯拐角的時候還會用余光偷瞄這車,真的很好看,今後一定要好好努力,給自己也買輛這樣的車,他心底琢磨著。

    陶然家的燈熄著,听說是請了年假和女朋友到泰國去玩了。

    老式房屋的門洞比較矮,紀曜禮進屋子的時候,由于身形偏高的緣故,怕撞到還下意識地彎了下腰。

    林生的眸光閃了閃,脫鞋子的時候,無意間問道︰

    “紀總,您覺得這個房子會不會有點小啊?”

    紀曜禮打開房間內的燈,回頭,“你覺得小了?那我們搬到大的房子去?”

    “不不不……”林生連忙擺手,“我沒這個意思,就是覺得您這樣的身份住這種房子太委屈了,不知道您為什麼會堅持住下去。”

    紀曜禮到廚房拿了袋牛奶,接了盆熱水,把它浸在里面。

    林生以為他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剛準備去臥室換睡衣,就听到他說︰

    “因為我了解了下民間的習俗,說是結婚的話,在自己的房子里出嫁比較好。”

    林生愣在原地,“你是說……”

    紀曜禮給牛奶翻了個面,“嗯,這個房子已經轉到了你的名下。”他略帶歉意的道︰

    “我們雖然沒法舉行婚禮,但能做到的儀式我還是想盡量補全,怕有媒體深扒你的財產,我想過這個房子比較適合你婚前的個人財產狀況,怕媒體到時候又胡亂給你安排黑歷史,所以暫時只買了這麼個便宜房子,今後我看到其它地段的好房子,再給你置辦幾處。”

    “不是……這麼突然……”林生仍舊沒有反應過來。

    紀曜禮從口袋里拿出保時捷的鑰匙,還有這幢房子的鑰匙,連著熱牛奶一起塞到他的手里︰

    “這個車也是給你買的,就都當作你的嫁妝了。我還听別人說,嫁人的時候嫁妝一定要豐富,這樣嫁到婆家才不會被欺負。昨天听你說,和舅舅的關系不是很親,他們自己也有孩子,肯定沒能顧及到這麼多,親人沒法給你的體面,我來給。”

    林生的眼眶濕潤,緊緊咬著牙,沒有說話。

    紀曜禮以為他是被自己的話嚇到,連忙補充︰“不過你放心,我的父母很開明肯定會善待你的……”

    話還沒有說完,林生卻忽然上前,很笨拙很用力地抱住他。

    紀曜禮愣了愣,兩手在半空中僵了半天,察覺到懷里的人在低聲抽噎,摸了摸他的後腦勺,“怎麼哭得這麼傷心?”

    林生沒有回答,抱了好一會兒,方才放開,道歉︰“對不起,我失態了,您別放在心上,今天……今天發生了很多事,剛才真的沒控制好情緒,實在對不起。”

    紀曜禮的眉眼沉了沉,“是回家遇到了什麼事嗎?”

    林生搖了搖頭,把車鑰匙又還了回去,“紀總,謝謝您的好意,我不能收,這些東西于我來說都太貴重了,而且我們的婚姻本來就是假的,收這些就太不懂事了。”

    “看來,你還是沒有听進去我的話。”紀曜禮的語氣透著不豫。

    林生聞言一震。

    “我紀曜禮的人,用這些東西怎麼就是不懂事了?”紀曜禮沉聲道。

    “你不用有心理負擔。” 他說,“公司給優秀職員包車包房的事不算少見,你就當是公司給你的個人補貼便是。”

    林生望著又回到手里的車鑰匙,心知紀曜禮搬出公司來說話,只是為了讓他心里好過一些。但他並沒性xing)倩夠厝ュ 蛭 茄攀欽嫻牟歡 隆br />
    “把牛奶趁熱喝了。”紀曜禮催促道。

    林生仍抿著唇,沒有動作。

    紀曜禮輕輕一嘆,“就這麼一點小事,就感動地一塌糊涂,我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呢。”

    林生抬頭,懵懵地看他。

    紀曜禮把他牽到沙發上坐下,“公司給你制定了詳細的個人規劃,明天會以紙質方式呈現給你。我現在大致和你說一下,我們的方案是希望你走精品路線,拋開粗制濫造的劇本和不靠譜的攝制團隊,盡量給你接大制作的影視作品,就你前陣子試鏡的那部《100天》,現實主義題材,羅導實力也在業界內被認可,恰好可以當作你的出道作品,作為一個過渡,有利于你今後進軍更優秀的電影領域。”

    “可是……”林生有些為難,“我試鏡的男三號,被刷了。”

    紀曜禮笑了,“作為這部電影最大投資方,讓你演個男主的權利還是有的。”

    林生的腦袋一下子就空白了,猛地站起來,“男主?!”但下一瞬他就有些擔憂,“會不會不好,畢竟羅導……”

    “羅導當時把本該屬于你的角色給了別人,心里本就愧疚不已,听到我要你演男主的提議,雙手贊成,說你有這個演技,缺的只是經驗,願意給你這樣一個機會,現在就看你想不想要了。”紀曜禮笑著看他。

    “要要要!我要!”林生激動得恨不得舉起雙手歡呼。

    “明天就要召開正式的主創見面會,就是劇組的人相互熟悉一下,我要羅導把本子提前給你看看,你提前準備準備。”紀曜禮說。

    林生猛地點頭,不小心把牛奶都給擠撒了。

    林生的心還飄著,半自言自語道︰“您對我這麼好,三年後我要是舍不得離婚,只想賴著您可怎麼辦……”

    紀曜禮抽了紙巾,仔細地幫他擦擦手,頭也不抬地道︰

    “那就賴著。”

    林生的身形僵住,木訥地任由他擦完手,再半蹲下來替他擦衣服。

    紀曜禮說︰“我對你的好,你通通都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畢竟,我不會無緣無故地對你好。”

    林生舒了口氣,乖乖點頭,“生生知道,生生今後會拼命工作,賺好多好多錢,不辜負紀總您的好。”

    紀總灼灼望著他,你哪里知道,我不會無緣無故地對你好,我想要你的心。

    作者有話要說︰是全世界最好的紀曜禮啊。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