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14章

第14章

    第一天的拍攝任務不重,晚上,在監制與羅茗的極力挽留下,紀曜禮同劇組一起就近聚餐。

    林生卸妝後,換上日常服裝。

    他和穆南等人趕到酒店時,紀曜禮和羅茗正坐在桌首暢談,監制看人到得差不多齊了,吩咐服務員開始上菜,幾個財務場記的小姑娘搶著和甦子涵坐。

    壯壯跟著其他助理坐到旁的一桌。

    安謙拿著公文包,畢恭畢敬地站在紀曜禮身後,看到林生出現在包廂門口,狀似無意地踢了一腳紀曜禮的椅子。

    紀曜禮抬頭,和林生對視,剛準備出聲,右邊卻一陣香水掠過,車妮兒不請自坐,嬌嬌地道了句︰

    “紀總。”

    安謙抽了抽嘴角,沒有眼力勁的女人。

    紀曜禮面色冷淡地點頭,知她是自己旗下的藝人,不過印象不深。

    羅茗把這一切看在眼里,拍了拍紀曜禮的肩,然後起身,和林生交換,“林生,坐到我的位置來,待會給你們老總敬敬酒,好好謝謝他的栽培。”

    林生把手藏在袖子里,仔細摸著無名指上光滑的戒指,心跳失序。

    穆南推著他坐下,然後自己也坐到了他的身邊,在他耳邊悄悄道︰“是不是跟辦公室戀情一樣yh。”

    林生耳朵發紅,跺了穆南一腳。

    坐下後的林生不好意思地埋著頭,紀曜禮也沒有說話,拆開了餐具的包裝袋,自然而然地把手里的餐具和林生桌前未動過的餐具交換。

    林生屏住呼吸,偷看了一圈,沒人注意到他們之間的動作。

    菜逐漸被上了一滿桌,監制請紀曜禮動筷後,大家才開始進食。

    林生拍了一整天的戲,還淋了陣子人工雪,早餓得不行,一眼就相中了服務員剛端上來的烤鴨,無奈所有人都對這盤烤鴨有點意思,你一筷,我一筷,老半天才轉到林生面前。

    林生拿筷子伸向矯健的鴨腿—

    監制給紀曜禮倒了杯酒,“紀總,听說貴公司近來又有新動作啊,傳言圈內的編劇們都沸騰了。”

    林生剛挨到鴨腿,桌子卻有人轉動,他心底焦急,身邊人伸出一只修長的手,摁住餐盤,林生這才得以收獲鴨腿,美滋滋地咬了一口。

    紀曜禮面色無改,“是的,想挖掘一些優秀的劇本。”

    之後的每道菜在林生面前轉過時,紀曜禮都會輕微摁住餐盤,待他夾走後才松開。這一幕全被穆南看在了眼里,後者推了推林生,別有深意笑笑︰

    “托你的福,我也吃了不少菜啊。”

    林生聞言塞了顆大肉丸子到他嘴里。

    羅茗吃了口涼菜,見紀曜禮的杯子空了,雙手給他滿上,也給自己倒了半杯,笑道︰“還是薰霖有手筆,搞了這樣一個劇本創意大賽,獎金總額有一千萬,編劇們能不瘋狂嗎?我要是還拿得動筆,恨不得自己也去寫一個好了。”

    穆南用眼神示意羅茗少喝一點,都是近四十歲的人了,煙酒沒有節制,還常年熬夜跟組拍攝,一點也不知道愛惜自己的yh。

    紀曜禮抿了口酒,低笑,“公司最近簽了小朋友,希望小朋友不要被過度市場化,能有好的戲拍。”

    林生的雙目驀地一瞪,他感覺到了紀曜禮在桌下的腿蹭了自己一下,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踫到的地方現在似乎滾燙無比,他連忙夾緊自己的腿。

    “小朋友……”他心里動了動,說的是他嗎?

    可某位沒有眼力勁的女士,對號入座能力也是極強,車妮兒拿起酒杯踫了下紀曜禮的杯子,笑得如沐春風︰

    “謝謝紀總,我一定會加倍努力,為公司帶來更多的效益。”

    說話間,她還面朝著紀曜禮,往他身上靠了靠,那盈滿的酥胸也越來越近,林生余光注視著的那頭,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皺。

    下一瞬紀曜禮拿起酒杯擋住了她的靠近,半句話都未做回應,將酒一飲而盡,禮貌又不曖昧。

    喝完了並不馬上收回手,左手手背在車妮兒面前晃了晃。車妮兒瞬間捕捉到上面的閃亮,愣了愣,隨即臉色有些僵硬︰

    “紀總,您什麼時候結婚了?”

    此話一出,除了林生所有人都把目光投了過來。

    “紀總,您這什麼時候的好事?怎麼都沒听說過?”監制驚訝。

    林生緊張得食之無味,慢慢放下筷子。

    “我也第一次知道這事……”羅茗一臉震驚,下意識地瞟了眼林生。

    林生背挺得老直,莫……莫不是被看出了些什麼吧?他小心翼翼地端著水杯,灌了口水。

    紀曜禮右手捏拳,放在嘴邊輕咳兩聲,戒指對著眾人,越發奪目顯眼,“感情這個事情,哪有什麼計劃科研,就一個不留神,愛上了,嗯,然後在一起了。”

    “噗……”林生正在咽水,被這一句話給嗆到,全部噴了出來,紀曜禮連忙拿紙,欲幫他擦拭,卻被他一把奪了過去,“咳……我自己,自己來,謝謝謝紀總。”

    安謙背過身去扶額,實在看不下去自家老板那n瑟勁了,恨不得炫耀給全世界人都知道。

    穆南的臉色有些難看,早知道紀曜禮已有婚配,他是絕對不會拉著林生趟這渾水。看著滿臉漲紅的林生,以為他是為紀曜禮結婚了而難受,心里也跟著不是味道,偷偷地握住的林生的手,狀似安慰。

    林生一根筋繃得更緊了,他只能死死握緊拳頭,穆南的手要是再往上面移一厘米,就要踫到他的戒指了!

    “希望有機會喝到紀總的喜酒啊。”監制再次舉起酒杯。

    車妮兒也勉強微笑舉杯。

    紀曜禮笑著頷首,看上去心情很不錯,有人敬酒,來者不拒。

    林生偷偷給他拿了個南瓜餅,有些擔憂,做手勢示意他吃兩口墊墊。

    紀曜禮剛欲和他說話,眼睜睜地看著一個身影擠進了他和林生之間。甦子涵已經喝得有些頭大了,眼神不太聚焦,大聲嚷了句︰

    “林生。”

    所有人停下筷子,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其中還有蹙眉的林生。

    甦子涵環視了一眼在場的人,道︰“林生,當著這麼多同行的面,我親自為過去的事給你賠個不是,希望我們能擯棄前嫌,今後好好合作這部戲。”

    監制和羅導對視一眼,過去的什麼事?

    但很顯然甦子涵和林生並不太想告訴他們,尤其是後者,其實已經不太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可是拍戲期間甦子涵老在眼前抬頭不見低頭見地晃悠,他也時常會想起來那段往事。

    不過當初那件事和甦子涵並沒有直接的關系,也不是沒有握手言和的轉機,眼下先把這喝高了的人哄走為妙,他端起杯子,“行,我先干為敬。”

    甦子涵面上總算是舒了口氣的樣子,直接端著酒瓶往嘴里灌,被自家助理和經紀人連連道歉,拉離開了包廂。

    紀曜禮默默看著這一幕,眼里劃過不經意的思索。

    飯畢,車妮兒失魂落魄地率先離開,監制想親自送送紀曜禮,也被羅茗稀里糊涂地拉走了。

    紀曜禮慵懶地靠在座位上,在林生即將看過來的時候,把手放在了太陽穴的位置。

    安謙抽了抽嘴角,您這一身戲骨真是無處安放啊。他把公文包放在紀曜禮手邊,眼疾手快地跟著人群離開了包廂,得 ,今天提早下班了。

    林生一臉憂色,“紀總,是不是酒喝太多了?趕緊要安助理送您回去吧……誒?安助理人呢,我剛還瞧見了。”

    “他家里有事,給我請了假。”紀曜禮深吸一口氣,拿著包起身。

    “可您喝酒了,不能開車。”林生猛地上前,攔住他。

    “沒事,我叫個代駕。”紀曜禮顫巍巍走了兩步,差點摔了,還是林生一個箭步把他攙扶住。

    “您這樣子,我怎麼放心您一個人上樓啊?”林生心里浮起焦急。

    “那你跟我一起回去啊。”紀曜禮整個人伏在他的肩頭,氣呼呼地道︰

    “真是的,哪有結婚兩天就分居的道理。”

    林生哭笑不得,紀總喝醉了怎麼和平日里判若兩人,說話的調子都這麼孩子氣。

    他也喝酒了,沒信心能把紀曜禮這麼大的人扛上乾厚里那沒有電梯的樓房,只好無奈道︰

    “要不去我那將就一宿?劇組環境普通,就怕您睡不慣。”

    紀曜禮沒有說話,像累了似的,點了點頭。

    林生一路上馱著這麼大個暖爐,倒一點也不覺得冷了。

    刷卡進房的時候,紀曜禮低磁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戒指喜歡嗎?”

    林生咬了會嘴唇,“您何必破費,我們……”

    “不喜歡也得喜歡,非要戴著,我已經買了。”喝醉的紀曜禮很容易炸毛,一個不注意又變得氣呼呼了。

    林生默了片刻,勾唇,“喜歡啊,好看的。可惜拍戲的時候,為避免穿幫,不能戴。”

    看紀曜禮這個樣子,林生也不好讓他一人洗澡,怕暈在了洗手間里,幫他換好拖鞋後,問道︰

    “能站起來嗎?去刷牙洗個臉?”

    紀曜禮頷首,像影子似的跟在他身後,靠在浴室的門框上,眼楮眨也不眨地盯著他。

    林生蹲在儲物箱邊翻找,“我記得壯壯給我買了一套的洗漱用具來著,找到了!”

    “紀總,您喜歡藍色的毛巾,還是喜歡灰色的毛巾呀,都是新的……”林生給他拿了根未用過的牙刷,往上面擠著牙膏。

    紀曜禮打斷他的話,“我喜歡你。”

    biu~牙膏被林生呆呆地擠了一長條,飆到鏡子上,扭扭曲曲,像人打結了的思緒。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