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16章

第16章

    林生紅著臉把褲子拉緊。

    紀曜禮收回手,退了一步,低頭看他腳踝,褲腳邊是他送來的黑色羊絨襪,唇角彎了一下。

    這一看,他才注意到林生穿的藍白寬松校服,頭發蓬松地朝額頭前耷拉著,面上沒有涂任何粉底,連臉頰邊的小痣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紀曜禮靜靜地欣賞,看得林生不好意思地側了側身,“剛好在拍讀書時候的回憶殺……”

    紀曜禮的眼里似乎閃爍著別樣的情緒,林生問道︰

    “紀總您在想什麼?”

    “我啊……”紀曜禮失笑連連,“我在想,如果我們讀書的時候就在一起了,會是怎樣的。”

    林生聞言,也跟著想了一下,“我初中的時候,家里剛出變故,那陣子渾渾噩噩,紀總在學校里肯定是人緣好,成績好,長相好的學長了,和我估計是不會牽扯在一起的。”

    紀曜禮沉默了,沒有接話。

    “林老師—林老師—”洗手間外忽然傳來熟悉的叫喚聲。

    林生林生一變,低聲道︰“糟了!是場記的人,估計是叫我回去拍戲。”

    兩個呼吸之間,場記就走到了男廁里,“誒?林老師說是要上廁所來著……”

    林生緊張得神經緊繃,求救地看向紀曜禮。

    “這隔間怎麼鎖著。”場記自言自語,咚咚拍著門,“林老師,是你在里面嗎?導演叫我來尋你。”

    林生的臉白上一寸,見紀曜禮抿唇在想著什麼,他心急如焚,張望四周,這隔間連個對外的窗戶都沒有,四周都比較高,跑都跑不掉。

    場記隱約听到隔間內有呼吸聲,心生疑慮,“林老師,是你吧?為什麼不說話?怎麼了?”

    人下意識的反應就是彎腰,他也不例外,蹲下看門縫里有沒有人的腳。

    林生發現門外的人忽然安靜下來,心驚地意識到這一點,絕望地看了一眼蹲便器,為什麼不是馬桶,不然還能站在上面。

    讓場記看到兩雙腳在里面……

    就在這一瞬間,林生瞪大雙眼,因為紀曜禮忽然猛地靠近,雙手摟住他的腰,迫使他腳下懸空,林生的長腿無處安放,撞到隔間的木板上,發出 的聲響。

    紀曜禮連忙手滑下,屈起他的腿,讓他盤在自己腰間……

    林生差點驚呼出聲!

    紀曜禮抱著他旋了一圈,站到蹲便器上。

    林生和紀曜禮的呼吸相互鋪在對方的臉上,他相當于是盤坐在紀曜禮的腹肌上,後者的腰力好,禁錮著他這樣一個男人都不見喘息。

    可林生卻喘得不行,腦海里復現初見時,紀曜禮躺在浴缸時,那一起一伏的胸肌,現在正緊緊貼在他的敏感處,整個人都要炸掉般,腦子一片空白。

    咚咚的拍門聲越發急促,“林老師?林老師是你吧?你還好吧?”

    紀曜禮看林生呆呆的,只好用腦門撞了他腦袋一下,做了個嘴型︰“說話。”

    林生這才回過神來,強自讓自己保持鎮定,大聲道︰

    “沒,沒事,就是最近上火,有些便秘,蹲久了點,你先回去,我一會兒就來。”

    外面的場記听到回音,總算是松了口氣,“好吧,林老師你抓緊點時間啊。”

    紀曜禮和林生沉默相望,直到外面的腳步聲漸遠,林生這才徹底心落在地上,不……心還在半空中,因為yh還在半空中。

    “紀總……紀總?放我下來吧。”林生實在羞澀,沒好意思看他的眼楮。

    紀曜禮輕咳兩聲,把他平穩放到地上,失笑,“你再喘兩聲,我說不定就忍不住把你辦了。”

    林生臉紅得額頭上都出汗了。

    他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皺,欲離開這曖昧滿室的空間,“那個……導演在催,我先走了啊。”

    “林生。”紀曜禮忽然叫住他。

    他拉開門的手一頓,“嗯?”

    “今晚我有應酬。”紀曜禮說道。

    林生愣愣答了句好︰“您去忙吧,注意yh。”

    直到跑遠了,林生才意識到紀曜禮剛才那句話怪怪的,好像在和他報備行程似的,倒還真的像在戀愛,他抿嘴,又想到剛才二人那親密大膽的姿勢,心下亂撞,腳步加快。

    紀曜禮並沒有立刻回公司,而是站在一處比較隱蔽的器材棚,悄悄看著林生拍戲。

    沒有聲張,他怕自己靠得太近,影響林生的發揮。

    只是看著看著,他的眉心就擰了起來,逐漸臉也黑了不少。

    既然是新夏和新漪的少年戲,自然也少不了阿贊的存在,導演令穆南也換上校服造型,一起把校園鏡頭拍了。

    新夏讀高中的時候,新漪還在上初中,但現在的孩子早熟的多,春心萌動,新漪外貌出挑(性xing)格可愛,經常收到男生們的示好,回到家的時候總是被追求者強塞滿手的奶茶,喂胖了全家人。

    最近新漪遇到了麻煩,被隔壁工廠里的小混混給看上了,小混混每天在她放學的時候騷擾她攔她的路,她實在害怕就和哥哥說了,新夏疼愛妹妹,主動接她放學。

    新夏問過妹妹那混混的長相,說是圓臉,頭發有些長。

    新漪還沒有放學,新夏在她校門口張望,發現了一個極其可疑的人物,年少沖動,上去就拳頭伺候。等新漪出來的時候,自家哥哥正和一個陌生人扭打在一起,連忙上去勸架,新漪這才發現是自己誤會認錯人了,連忙道歉,但阿贊脾氣不好,甩了個臉色給他,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這件誤會一直橫在新夏心頭,意外的是,他竟然在學校遇到了阿贊,原來是他隔壁音樂班的學生,他想著一定要給阿贊一個正式的道歉,放學的時候總是遠遠跟在後面,可就是沒有勇氣上前。而且他還發現阿贊經常在酒吧里打工,有的時候還會給駐場頂頂班,他被阿贊唱歌時的執著樣子徹底吸引。

    又一次放學悄悄跟在阿贊身後,路過一個拐角的時候,新夏被一直等著的阿贊摜到牆上,後者伸指抬起他的下巴︰

    “你鬼鬼祟祟的到底想干什麼?還想打一架?”

    器材棚這頭。

    安謙偷瞄著紀曜禮陰沉的臉色,小心翼翼退後一步,就被他叫住︰

    “你覺得那兩人……配嗎?”

    安謙當即把頭搖成撥浪鼓,紀曜禮音量加大,“說實話。”

    安謙正襟,“羅導團隊的服化道一向良心,這穆南小兄弟戴了假發以後還真有些搖滾歌手的味道,和林先生站在一起,別說還挺撩的。”

    “長著一張娃娃臉,撩什麼撩。”紀曜禮沒有感情地道。

    安謙掩飾不住地嫌棄︰“這您就不懂了吧,現代人就喜歡小奶狗小奶狼,能激起內心的保護欲。”

    紀曜禮看了他一眼,眼里帶著冰渣,凍得安謙一哆嗦,嘟囔著︰“明明是您要我說實話的……”

    紀曜禮邁步朝羅茗的導演椅走去,羅茗意給他讓座,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很快就走。

    羅茗感受著他的低氣壓,心底捏了把汗。

    忽地,听到紀曜禮道了聲︰“渣男。”劇本他全部都看過了,這阿贊是理想主義的人,後來窮困潦倒的時候都靠新夏救濟,最後還玩劈腿,渣男本渣,林生在這部戲里不少的哭戲都是為他演的。

    羅茗賠著笑,“紀總,劇情需要劇情需要,請理智觀劇。”

    紀曜禮︰“太渣了,我記得他最後的下場就是失業是吧?”

    “他的失業不僅僅是丟掉工作這麼簡單,還有夢想的破碎……”看著紀曜禮不快的臉色,話音一轉︰“這還不夠慘,要不讓編劇改改,流浪街頭欠一屁股債您看如何?”

    紀曜禮哼了一聲,算是默認。

    鏡頭前,阿贊正摸著新夏的手,一臉痞氣。

    紀曜禮眯眼,拿起羅茗手里的劇本,往後翻了兩頁,眉毛挑了挑︰

    “ktv醉吻?我怎麼不記得有這場戲。”

    “臨時加的,編劇覺得這樣戲劇沖突更強烈一些。”羅茗稱贊,“這簡直就是一個藝術品啊,年少時的懵懂,對(ru)望的渴求,太羅曼蒂克了!”

    “刪了。”紀曜禮把劇本扔回他的懷中。

    羅茗一臉莫名其妙︰“???為什麼?”

    紀曜禮︰“影響不好,新夏和阿贊始終還未成年,總局的規定不允許,保險起見,任何擦邊球都不要打。”

    “啊?”羅茗稀里糊涂,“不是您說這部電影不用在乎國內票房,拍出來就直接送到國外參獎的嗎?國外倒沒這些規矩的……”

    “你記錯了。”紀曜禮面色淡淡。

    羅茗抽了抽嘴角,拿起對講機,咬牙道︰“編劇,你過來一下。”

    紀曜禮滿意地離開了,坐在汽車後座,對安謙道︰

    “把音樂打開。”

    安謙摁下播放鍵,悠揚的小提琴奏曲在車廂內回響。他從後視鏡偷瞄正閉目養神的紀曜禮,人家穆小兄弟也是導演的男朋友呢,也沒見人家檸檬精轉世啊。

    紀曜禮猛地坐起,從口袋拿出手機,義正言辭道︰

    “不行,我得給總局打電話,未成年的話,總覺得連小手都不要牽才是對的……”

    安謙摁喇叭咆哮︰“求您給現在的校園劇留給肉沫吧!!!”

    紀曜禮頓了頓,把手機收進去,“那行吧。”

    安謙把音樂聲調大,努了努嘴巴評價︰

    “干啥啥都行,吃醋還第一名。”

    作者有話要說︰背鍋俠總局,檸檬精,莫煩老子。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