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21章

第21章

    新婚之日,良辰美景,本該兩碗老壇酸菜牛肉面把酒言歡,可豆腐做的林生不爭氣,拍攝的時候穿得太少沒注意及時保暖感冒了,後來又把感冒不當回事,拖得更嚴重了。

    回到家以後,他腦袋開始發沉,沒精打采。紀曜禮跑進跑出給他買了感冒藥,在床上喝過藥以後,林生扯著紀曜禮的衣袖︰

    “我就睡一會兒,兩個小時後紀總您叫我起來,一定要叫我起來,我給您做頓生日大餐。”

    紀曜禮哪還有什麼心思過生日,可非要等到他答應,林生才肯迷迷糊糊睡過去。

    紀曜禮靠在他身邊,小睡了一會兒,睡得不太踏實,醒來第一件事,抬頭看看林生的被子有沒有被他踢翻。

    病了的林生比平日里老實,讓人省心。

    紀曜禮感覺到林生呼吸時有些鼻塞,心里也跟著堵了起來,還是不老實的好,他願意多操些心思。

    看著林生的睡顏發了陣呆,然後忍不住又摸到床頭櫃的抽屜里,掏出那本紅色的本子,掐了掐自己手臂上的肉,痛得輕嘶了一聲。

    不是在做夢啊,林生真的是他的了。

    紀曜禮把紅本子攥得老緊,有了這個東西,你哪兒都跑不走了。

    他又拿出手機,朋友圈的評論都炸了,和他關心親厚的,甚至私信轟炸他,他眼里帶著柔柔笑意,樂此不疲地一個個回復謝謝祝福。

    “滋滋—”手機震動,來了電話。

    來電顯示“左燁”。

    紀曜禮側頭看了一眼林生,起身走到陽台外,“阿燁。”

    “你朋友圈真的假的?”左燁抬手示意會議暫停,推開會議室的門到走廊上。

    紀曜禮不自覺地笑了起來,“你說呢?”

    左燁摸了摸嘴唇,沉默了片刻,話音一轉,“是他嗎?”

    紀曜禮︰“是。”

    左燁也跟著笑了起來,“行啊,動作夠快。今天你生日,我家那位晚上恰好約了朋友出去了,我把兄弟幾個叫上,聚聚?順便把嫂子也帶上,我們認識認識。”

    紀曜禮回頭,看著房間內,“今天不行。”

    左燁︰?

    紀曜禮︰他正在床上,不舒服。

    左燁愣了愣︰?這才結婚第一天,你……是禽獸嗎?

    紀曜禮︰比你好點,至少沒逼著人家叫自己爸爸。

    左燁想起自己以前追家里那位的黑歷史,捂額搖了搖頭,“我要找個人評評理,我只是游戲里逼人家叫爸爸,你這相當于逼人家床上叫你爸爸……”

    ……

    傍晚,紀曜禮在廚房煮了份紅豆粥,他來到臥室,輕輕推了下床上的人︰

    “林生,吃點東西再睡好不好。”

    不放心摸了摸他的腦袋,隨即眉頭深擰,發燒了。

    林生病得昏昏沉沉地,“我們出門吧,紀總。”掙扎著欲起來,余光瞥見外面天都黑了,有些懵,“不是就睡兩小時麼……”

    他出了一身的汗,劉海也沾了汗水,黏在額頭上,紀曜禮伸手幫他撫了下,“今天已經是我人生里最有意義的一次生日了,別的都是形式而已,不重要。”

    林生有些遺憾地低頭。

    “來,吃點東西。”紀曜禮把粥端到了他面前。

    “手有力氣嗎?”紀曜禮問。

    林生連忙點頭,哪敢讓老板喂自己啊。

    用勺子舀了舀粥,林生看到粥里面加了紅棗桂圓,忽然想到在古代,新婚之夜是會在床上撒紅棗、花生、桂圓、蓮子的,寓意早生貴子,雖然二人的婚姻是假的,但在旁人眼里認為是真的。

    他忍不住問道︰

    “紀總,您的父親母親,同意您娶一位男(性xing)?和男(性xing)結合,意味著無緣後代。”

    紀曜禮給他抽了一張紙巾,“我家又沒有皇位要繼承。”

    林生心想您家雖然沒有皇位要繼承,但有礦山要繼承啊,一般富人家還是比較重視養育後代的問題,紀家卻是意料之外的開明。

    “伯父伯母真好。”林生由衷說道,心里羨慕不已,想到自己的爸爸媽媽,要是還在世,他們肯定也會尊重自己的選擇。

    紀曜禮在他眉心點了一下,“還伯父伯母,要叫爸爸媽媽。”

    林生怔了怔,“噢。”是要謹慎些,做戲要做足全套。

    林生沒什麼胃口,只吃了一半,紀曜禮也不勉強,收回碗︰

    “去洗個熱水澡再睡。”

    林生點了點頭,紀曜禮把他的衣物全部都整理好,將人送到了浴室門口,在林生準備關門的時候,紀曜禮壯碩的手臂伸了進來,皺眉道︰

    “你一個人行嗎?要不去房間里的浴缸洗,我還能看著。”

    林生本來因為感冒兩頰就紅著,現下更是紅到了耳朵,“我行……行的。”哪哪哪能讓您看著洗呢!

    紀曜禮仍舊不放心,在林生的堅持下,不情願地收回了手。

    林生想著多出些汗,好得能夠更快一些,明天還有拍攝,正好是自己的重要戲份,不能耽誤整個劇組進程。

    于是洗澡水開得比較燙。

    裊裊的熱氣燻得人眼前一陣模糊,感覺還沒進來一會兒,就听到紀曜禮在外面敲門,“林生,還好嗎?”

    “還好。”林生弱弱地回道,唇角不自覺地彎了彎,這種被人在乎的感覺真的很讓人滿足。

    沖得全身熱乎了,林生給yh打泡泡的時候,許是有些暈堂,腦子忽然一晃,“ ”地一聲滑到瓷磚上,眼冒金星。

    紀曜禮就跟一直站在外面似的,立馬喊︰“林生?!你沒事吧?”

    林生的屁股砸得老疼,吸著涼氣,沒能及時回答他,下一瞬紀曜禮就推門而入,嚇得林生立馬拿手擋著自己的那里,羞得不行︰

    “紀總!我……”

    紀曜禮連忙靠近,雙手把他扶了起來,望著屁股上被摔得紅通通地,下意識揉了兩下,“還摔哪里了?”

    林生渾身發顫,連忙彈開,一手遮前面,一手遮後面,扭扭捏捏,“沒事沒事,就不小心滑了下。”

    紀曜禮看著他腳上的泡沫,始終放心不下,拿了快毛巾把他下身圍了起來,“我來幫你洗。”

    “啊?這不好吧……”林生有些為難,但腦子還是有些重,思考能力都要比平時慢一些,想著拒絕的時候,紀曜禮已經拿到了花灑。

    他知道林生腳上沒力氣,把他禁錮在懷里,花灑的水溫調到適中,花灑的水花柔和,輕輕地從林生的脖子澆下。

    林生的聲音變小,“把您睡衣都弄髒了。”

    “嘴巴閉上。”紀曜禮說。

    林生乖乖照做。

    “眼楮也閉上。”

    林生想到昨天在被子里,那急促又令人回味的吻,下意識地攥緊毛巾,閉上眼楮的同時,身子更是稍稍前傾。

    紀曜禮愣了下,隨即意味深長地笑笑,“想什麼呢?”

    把花灑對著他的臉蛋,“給你洗臉而已。”

    林生咽了下口水,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肯定是病糊涂了,丟不丟人?昨天是情況特殊不得已,今天怎麼還想著親親?!

    “靠著我,給你洗洗背後。”紀曜禮低磁的聲音在耳邊想起。

    林生老實地靠在他的胸口,兩人的衣服都打濕了,幾乎就是肌膚粘著肌膚。

    水流順著脊背,進到了毛巾,溫熱順著趟了下去,林生本就發熱的身子更加熱了起來。

    二人本來就靠的很近,林生身上的反應,紀曜禮是第一時間察覺了,後者yh一僵,“你……”

    林生猛地推開他,發現紀曜禮的目光向下,把他的窘迫看得一清二楚。林生側過身子,“我,我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孩子,血氣方剛,很正常的。”

    紀曜禮笑了。

    林生這會兒膽子也大了,伸手扒開他的臉,“您別看了,您自己又不是沒有。”

    紀曜禮憋著笑,“要不要我幫你解決。”

    林生休息了一會兒,也緩過氣來了,咬牙切齒道︰“謝謝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自食其力。”說著生出了股力氣,把紀曜禮推了出去。

    紀曜禮在外面帶著笑意地嚷,“要不要我找張自己的裸`照給你,找找感覺。”

    林生紅著脖子︰“紀總你好煩!!!!”

    紀曜禮樂了,真害羞到極致了啊,敬語都不用了。

    林生怕鬧來鬧去感冒了,對著牆壁,滿腦子都是昨天在病床上自己的對某人的狼吞虎咽,一下子就解決了,床上衣服拉開浴室門,暖氣迎面撲來。

    紀曜禮原本靠在沙發上玩手機,有些詫異,“這麼快?看來……得熬點湯給你補補。”

    林生︰!

    沒好氣地把擦頭的毛巾砸到他懷里。

    林生那股蠻力又來了,拉起紀曜禮,再把他推進了浴室︰“您也趕緊洗洗吧,我懷疑剛才的洗澡水不小心就進您腦子里了!”

    林生打開吹風機,吹頭發的時候,還能听到浴室里開懷的笑聲。

    他鼓了鼓腮幫子,以前怎麼沒發現,紀總也是蔫兒壞的。

    一刻鐘後,浴室的水聲停了。

    紀曜禮叫了他一聲,“林生—”

    林生正在倒水喝,還記著仇呢,哼哼兩聲,“干嘛?”

    “我衣服沒拿,你幫我拿一下。”

    林生沖浴室努了努嘴巴,到衣櫥里幫他拿睡衣,連內褲也沒忘記,從門縫遞進去的時候,林生下意識想偷瞄一下,結果紀曜禮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無情快速地把門關上。

    林生心里盤算,虧了,自己的屁股蛋兒剛才可是都讓他看干淨了。

    紀曜禮很快穿好了衣服,出來的時候,面色有些古怪,“林生,你是不是拿錯內褲了,拿成你的了?”

    林生呆滯了片刻,一回想,“啊,還真是!”他給自己拿衣服習慣了,順手就抽了條自己的內褲給紀曜禮。

    紀曜禮欲言又止。

    林生斜了他一眼,“都是干淨的好嗎?!”

    紀曜禮輕咳了一聲,“不是,我是覺得,這尺寸對我來說,太緊了。”

    林生︰!!!

    林生  揮拳,“紀總,我們打一架吧?”

    紀曜禮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林生磨了磨牙齒,“您!在挑戰我男人尊嚴!!”

    紀曜禮低聲笑得停不下來,抬手打開了客廳櫥櫃。林生不甘心,在他身邊晃悠︰

    “我和您說,這褲子對我來說也緊了,您別不信!我說的是真的,我特意買小一些的,想著穿著穿著就大了。”

    紀曜禮明擺著沒信︰“這樣啊。”

    然後一個寶寶退燒貼粘到了林生的額頭。

    林生感受著額頭傳來的冰涼,瞬間舒服了許多,男人的尊嚴也瞬間拋到了腦後。

    不過林生沒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紀曜禮揪了紙巾給他揉鼻子,笑得很柔︰

    “好了好了,我克制一下,少想你一些,就不打噴嚏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