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24章

第24章

    林生可憐兮兮地瞪著雙大眼楮,雙手用力抵著紀曜禮的胸︰“老板,您听我說!”

    紀曜禮瞧著他慌亂的樣子,心里覺得好笑,竄上來的氣也消散了些,凝眸看著他。

    林生一臉生無可戀,“陶然,是陶然送的!他今天從泰國回來,給我們帶的紀念品,我問都沒問就收了,誰知道是這個啊!!”

    紀曜禮挑眉,靜下心來一想,這確實不像是林生會干的事。

    林生覷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地解釋︰“我這兄弟也是為了我們的婚姻和諧生活考慮,一片好心……我們把它壓箱底不用就是。”

    紀曜禮喜歡看他這緊張自己的樣子,忽地玩味笑起來,“林生,我其實是一個比較通人情的老板,可以給咱們的合同加一些附加條款的。”

    林生疑惑︰“啊?怎麼突然扯到這上面……”

    紀曜禮一本正經︰“考慮到你正年輕,時不時就會血氣方剛一下,每天這麼欲求不滿地暗示我,我也不好視若無睹。”

    林生鼻孔氣大了,說了不是暗示不是暗示啊啊啊啊啊啊!

    紀曜禮繼續道︰“……要不這樣,你拍一部作品,一個作品達到多少票房,我就幫你紓解一次,是不是很劃算?不用這東西也能包你滿意。”

    林生呲了呲牙,“不特麼劃算……”

    看著他臉色由紅轉紫,小腦袋瓜子飛速腦補了幾部動作大片的樣子,紀曜禮覺得好笑的,逗也逗夠了,他戳了下林生的額頭︰

    “行了,嚇唬你的。走吧,和我進去。”

    林生被他拉著走了兩步,忽然扯了扯他,猶豫道︰“紀總,我還是不進去了,我今天來就是給您個驚喜的,沒提前打招呼就參加到您的生日聚會,會不會不太禮貌。”

    紀曜禮搖頭,“沒事,都是很要好的關系。”

    其實林生沒打算進去,還有一個原因是聯想到男人應酬時的特殊情況,不想看到紀總身邊圍著男男女女的樣子。

    直到他被紀曜禮帶著走進去的時候,頗為意外,里面只有四位男(性xing),再無性xing)尤說齲 裁揮醒嘆坡氐那榭觶 嫻木褪羌蚣虻ДД娜膠糜訓木芻帷br />
    他的心里跟著明快起來,看來紀總真的是私生活也極為讓人舒服的。

    坐在靠門最近沙發處的是一對情侶,穿著衛衣的可愛男生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手機游戲上,擁著他的襯衣男人看似在看他的屏幕,實則目光全落在可愛男生的臉上,神情寵溺。

    推門聲奪過了男人的注意力,瞧見紀曜禮進來的時候身邊跟著一位白淨的男孩,瞬間認出他的身份,推了推懷里的男生,兩人連忙起身。

    左燁率先對林生笑著道了聲︰

    “嫂子好。”

    林生鬧了個大紅臉,怪不好意思的。

    紀曜禮指了指左燁,“這位是騰鋒集團的公子,左燁。”

    林生忙道︰“您好。”話音剛落,猛然想起︰“騰鋒集團……是不是咱們那個……”

    “嗯。”紀曜禮接話,“《100天》里廣告植入的騰鋒直播正是騰鋒集團旗下的產業,集團還派過職業主播給甦子涵做主播練習,便于他拍主播戲份時的發揮。”

    林生點了點頭,發現左燁身邊的可愛男生正沖自己眨了眨眼楮,男生長得很有親和力,頭上戴著運動發帶,一臉朝氣。

    左燁介紹道︰“這是我的愛人,茸茸,你們倆年紀相仿,應該處得不錯。”

    林生還有些認生,茸茸卻是自來熟的(性xing)子,由衷道︰“曜禮哥,去哪里找的這麼好看的美人嫂子,也太幸福了吧。”

    夸得林生是越發不好意思,紀曜禮相反笑得別樣開懷。

    “瞧瞧,我就說老紀剛才屁顛屁顛地跑出去,準是有什麼好事,這就是林生吧?”本來在打台球的兩個男人也圍了過來。

    說話的正是胖胖的那位,紀曜禮介紹這是老q。老q人如其名的豐滿,長著一臉諧星樣,向林生伸出手來。

    旁邊瘦高男人一頭的爆炸卷發,打扮很有個(性xing),臀部用力把老q擠了開來,搶先握住林生的手︰“接好運,希望今年我也能閃婚脫單。”

    林生抽了抽嘴角。

    紀曜禮無奈道︰“這是卷毛,比較神經質,忍忍吧。”

    老q又把他擠開,“林生小朋友,既然你和他握手了,那就要和我握兩下手啊,不能偏心的。”

    左燁扶額,“這兩人又杠上了。”

    紀曜禮把他們的手全部拍開,“行了啊,嚇到他以後不帶來和你們玩了。”

    林生覺得很新奇,可以看出他們和紀總的關系是真的很好,而他好像真正地走入到了紀曜禮的生活里,心里有種別樣的滿足。

    紀曜禮摁了下客服鈴,“你和茸茸一樣,來的都比較晚,給你們點些東西吃吧。”

    林生摸了下肚子,逛了幾小時,還真有些餓了。

    老q和卷毛又開始唱歌,卷毛的嗓音其實挺好听的,老q就專注于搗亂,一伙人看著他們倆鬧,笑成一片。

    茸茸點了份油炸小食拼盤,怕林生被冷落,主動讓他嘗嘗,“我也有朋友是演員,看著他維持身材就覺得特別心疼,你吃吃這個杏鮑菇,外酥里嫩我每次來必點,熱量相對較少。”

    林生道了聲謝,放下手中的酸菜魚,嘗了一口,味道真的不錯,喂他吃這個的人也不錯。

    茸茸不愛吃洋蔥圈,以為是魷魚圈咬了一口,五官都皺了起來,然後塞到了左燁嘴里,後者絲毫未見嫌棄,一個接一個地全部吃掉了。

    咽下去後還把滿是洋蔥味的嘴巴大張,對著茸茸哈氣,茸茸伸手捂他的嘴,兩人鬧作一團。

    老q拿著麥克風,滿臉憤恨地張嘴唱道︰“祝天下有情人都是親兄弟……”

    林生看著左燁二人,不知不覺停下了筷子。殊不知身邊的紀曜禮也跟著他看了好一會兒。

    “羨慕他們?”紀曜禮忽然出聲道。

    林生嚇了一跳,猛地搖頭,“沒有的。”

    紀曜禮傾身到他耳邊,“是他們該羨慕你,因為我根本就不會點你不愛吃的東西。”

    林生怔了怔,低頭看了眼酸菜魚,他確實愛吃酸酸的食物,這樣一想,每一次出去點餐,幾乎都是他自己愛吃的東西。他從來沒有特意和紀曜禮說過,是紀曜禮細心觀察,並且熟記于心。

    他悶著頭吃了口米飯,心里甜滋滋的,但沒好意思說話。

    卷毛把他們咬耳朵都看在眼里,翻了個白眼,的站在椅子上嚎這蕭亞軒的歌︰“揮手bye-bye,祝你們愉快,我會一個人活得精彩!”

    老q實在受不了了,把話筒往桌上一砸,對著卷毛道︰

    “兄弟,咱們搞點事吧。”

    卷毛怪叫一聲,“我覺得ok!”

    然後兩個人對視著嘿嘿一笑,結伴跑了出去,沒一會兒又風風火火地跑了回來,手里神秘兮兮地拿著一個白色半球狀的東西。

    老q拍了拍手掌,卷毛把音樂關了,“女士們,先生們!今晚聚會最高(chao)的時刻來臨了—”

    林生等人好奇地看過去,老q清了清嗓子,微笑︰“這玩意學名叫愛情的煉金石,俗名叫測謊儀,今夜我們組個坦白局。”

    茸茸表示很感興趣,嚷嚷著林生二人也靠近來玩。

    卷毛嘰里咕嚕背過身去和老q一合計,又轉過身來︰

    “規則很簡單,搖酒瓶子,瓶嘴指著的人提問,可以挑選在場的人回答,手放在測謊儀上,必須說真話,不是真話這個測謊儀會電擊你,同時罰酒懲罰。不願回答的問題,直接喝兩杯酒。劃重點︰友誼第一,游戲第二,純屬娛樂。”

    紀曜禮摸了摸林生的腦袋,“想玩嗎?不想玩我們就不玩。”

    林生心里有了想法,攥緊了衣服扣子,“要不……試試吧。”

    紀曜禮沒有異議。

    老q先把酒滿上,不過其中有一個杯子倒的是果汁,“這杯是老紀的,他胃不好,咱們照顧一些。”

    林生眉頭微擰,看向紀曜禮,從前把栗子藏肚子里的時候,紀總說過自己胃不好,林生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沒想到是真的。

    紀曜禮︰“今天開心,喝點酒也沒事。”

    一幫人擺手,不同意,大家鬧歸鬧,不會拿兄弟的yh開玩笑。紀曜禮看著林生擔憂地抿緊嘴唇,只好隨了大家的意思。

    卷毛自告奮勇,當即摁住桌上的空啤酒瓶,“我先來轉。”

    除了靠在沙發上,一臉平淡的紀曜禮,其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啤酒瓶上,然後……瓶嘴指向了左燁。

    老q、卷毛、自家茸茸毫不遮掩地朝林生二人努嘴巴。

    今晚這倆人才是重點“關照”對象。

    左燁不負眾望地指向紀曜禮,“請。”這才第一把,大家不好意思鬧林生。

    紀曜禮無奈地笑了笑,老實把手放上了測謊儀。

    左燁思考了一會兒,問道︰

    “目前為止,交往過的人,有多少,曖昧的也算。”

    “哇哦—”老q吹了個口哨。

    卷毛哈哈大笑,“一開始就玩這麼大的,小心老紀等會回家被搓衣板伺候啊。”

    林生面上裝作不在意,耳朵往那頭傾了傾,他也很想知道啊。

    紀曜禮沒有深想,看著林生,“就一個。”

    林生和他對視了一秒就害羞地瞥開,兩頰開始發燙,就一個的話,那是不是我……

    “來來來,我們看看老紀說的是真是假!”

    靜待了半分鐘,測謊儀亮綠燈,表示所言為真。

    林生拿起玻璃杯捂在臉上,試圖降溫。

    老q和卷毛看著二人嘖嘖了老半天,茸茸悄悄拉著左燁,以只有二人能听到的音量問︰

    “你早知道,故意問的是不是?”

    左燁笑了笑。

    接著該左燁轉酒瓶,輕輕一撥,瓶嘴停在了卷毛面前,後者嘿嘿一笑,望著林生︰

    “嫂子,對不住了,接招吧。”

    林生有些緊張,把手放到測謊儀上,有些害怕,不知道被電擊會不會很疼啊。

    卷毛摸了摸下巴,“嫂子,你是喜歡老紀舌吻你,還是蜻蜓點水你?”

    林生呆上一呆。

    老q憋笑拼命拍卷毛的肩,“你是個狼人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左燁給茸茸剝了個橙子,後者笑眯眯地邊看邊吃。

    紀曜禮挑了挑眉,目光也投在林生身上。

    林生捂著嘴,想笑笑不出來,這問題真的……偏偏紀曜禮還一臉的期待,他掙扎著眼楮一閉︰

    “前面的。”

    紀曜禮的眸色加深,老q怪叫一聲,卷毛裝沒听懂︰

    “前面的,前面的是啥?”

    林生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法式的。”

    測謊儀很快就亮了綠燈,卷毛掩嘴,“看來真是喜歡得不行呢,亮燈好快。”

    老q沖紀曜禮做眼色,“知道了嗎?老紀,嫂子喜歡啥樣的,拿小本本記下來啊。”

    紀曜禮聲音低磁,“知道了。”

    林生想原地蒸發!

    下一輪的轉酒瓶又開始了,可能今天是天要亡生生,瓶嘴竟然指向了老q。

    毫不意外地,老q聳了聳肩,“嫂子嫂子,看過來。”

    林生搓了搓頭發,笑得生無可戀。

    紀曜禮默默地看著林生,發現他和大家玩得挺開心的,便也由著他們鬧,就是沒想到老q張嘴就來︰

    “嫂子,你覺得目前的(性xing)`生活,讓你滿意嗎?”

    林生一臉懵逼,這問題超綱了啊,沒法回答!

    紀曜禮掃了老q一眼。

    茸茸躲在左燁的懷里,“媽鴨,尺度好大。”

    左燁捂著他的耳朵,“那就別听了。”

    茸茸掙脫開,“可是超想听的。”

    卷毛沖著他們二人翻了天大的個大白眼。

    大家很顯然並不知道林生二人是契約婚姻,既是契約婚姻,又何談的(性xing)生活,林生的手拿起了一杯洋酒。

    老q等人有些同情地看向紀曜禮,可憐的老哥,看來(性xing)`生活不太和諧,人家嫂子不願拂你的面子,選擇了不回答。

    林生利落地干了一杯,緊接著拿起第二杯,大家連忙制止,“嫂子喝一杯就可以了。”

    紀曜禮則欲接過來,“我幫你喝。”

    林生拍開他的手,不準他踫,沖其他人固執地搖了搖頭,“規矩要守,不然多掃興。”說完也一口悶了。

    接連的兩個爆炸(性xing)的問題,問得他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喝兩杯冰涼的酒,正好去去火氣。

    啤酒瓶今天就徹底和林生二人對上了,又轉回了卷毛手里。卷毛掂了掂啤酒瓶,眼珠子一轉︰

    “我把提問的機會讓給老紀,因為是轉讓提問,我有指定權,如果老紀接受的話,指定回答者是嫂子。”

    卷毛心想,兄弟我就只能幫你到這了。

    林生咬了咬嘴唇,啥時候冒出了個指定權了,哭。

    紀曜禮沉默了一會兒,語氣認真︰“我今天下午在化妝室,對你做的舉動,會不會讓你為難。”

    卷毛≈老q≈左燁≈茸茸︰??????

    “什麼嘛……”

    “做了什麼?”

    “媽噠你們說悄悄話!”

    “我抗議!”

    “我好奇死了!”

    ……

    林生的思緒光速跳到下午,紀曜禮同他試戲的時候,他跨坐在紀曜禮的身上,胸膛緊貼,親密無間。

    紀曜禮靜靜地看著他,沒有出聲催促。

    林生慢慢把手放在測謊儀上,聲音小到跟蚊子在嗡似的︰

    “沒有。”

    紀曜禮在綠燈亮起的一瞬間,舒心地微笑。

    氣氛忽然間變得燥熱起來,老q用手做扇子揮了揮,“發生了什麼?”

    卷毛捂著胸口,“好奇死爹了,白瞎我一個機會,竟然不告訴我們!”

    左燁招呼著大家︰“行了行了,人家小兩口有點yh還不行了?開始下一輪吧,曜禮你轉酒瓶吧。”

    紀曜禮拿起酒瓶,沒有轉,直接對準了林生。

    茸茸笑著看看紀曜禮,又看看林生,覺得兩個人相處真有意思。

    老q長嘆一聲,“公然作弊秀恩愛,無異于對單身狗的公開處刑。”

    卷毛說︰“來吧,嫂子,準備問誰?”

    林生指了指紀曜禮,不好意思道︰“問他。”

    紀曜禮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脖子,罕見地心跳失序起來。

    林生藏在袖子里的手,緊緊摳著沙發︰“紀總。”

    紀曜禮︰“嗯。”

    林生深吸了一口氣,問出了已經想好的問題,“您會為了不喜歡的人,豁出(性xing)命嗎?”

    紀曜禮的喉結動了動,覺得喉嚨干渴,拿起果汁開始灌入嘴里。

    林生的臉色泛白,失望的情緒涌上心頭。

    紀曜禮放下玻璃杯,輕哼笑道︰“ 為了不喜歡的人……我瘋了嗎?”

    林生驀地抬頭—

    與此同時,測謊儀的綠燈亮起。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