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25章

第25章

    林生喉嚨里沖上來一股激動之情, 低落的情緒瞬間一掃而空。

    他覺得胸口忽然悶熱起來,不敢再看紀曜禮,忍不住拿了一杯酒, 加了好幾個冰塊, 全部喂到肚子里,還欲繼續喝的時候,被紀曜禮抬手擋了一下。

    紀曜禮腕上的手表冰涼, 挨著林生的小臂, 激得後者心中的戰栗不已。

    好想靠得更近一些,林生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他的思緒有些亂了。

    老q捂眼楮,“我怎麼覺得這游戲越玩越虐狗了呢?”

    卷毛也悶了口酒︰“是啊, 冷冷的狗糧胡亂地往我臉上拍。”

    左燁和茸茸對視一眼,眼底皆是盈滿了笑意。

    二人的調侃鬧得林生更是坐不住, 猛地捏了一把大腿,起身拿起酒瓶, “我們繼續吧。”

    然後酒瓶又轉到了卷毛面前。

    卷毛笑了︰“我這麼歐的嗎?”抿著嘴向林生二人看去—

    紀曜禮從果盤里拿了顆車厘子,喂到林生嘴邊,後者卻像嚇了一跳似的,哆哆嗦嗦地伸手, “紀總……我自己來就好。”

    紀曜禮的手繞開, 又堅持送到了他的嘴邊。

    林生紅著臉, 飛快張嘴咬下, 腮幫子鼓鼓地咀嚼。

    卷毛撇了撇嘴, 將目光投到老q身上, “我老伙計,就是你了。”

    老q原本不大的眼楮,因為生氣張大了一倍,p說好的統一戰線呢,果然男人的話不可信。

    看著卷毛陰險的笑,左燁和茸茸默契地搖頭失笑,幸虧這倆人這些年一直單著,要是其中一方有了對象,怕是見不著這樣熱鬧的景象,該少了多少樂趣。

    卷毛挑眉︰

    “老q,至今是yh嗎?”

    此話一出,左燁直接被口水嗆住!!茸茸邊笑邊幫他撫背。

    連紀曜禮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了,唇角是掩飾不住的笑意,實在是太損了,這倆人。

    林生沒空笑話老q,因為他的腦海里突然飄出了“yh鬼”三個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原來那天在醫院不是做夢啊,紀總第二天真的帶他去領證了。

    老q的臉紅到發紫,瞪著卷毛︰“你還有心思問我,那你是不是咧?”

    卷毛一臉的坦然自若︰“現在是我的提問時間,不是你的,請你不要轉移視線。”

    左燁催促道︰“快回答啊。”

    老q盯著測謊儀眯了眯眼,調整呼吸,“不是。”

    半分鐘過去,除了老q的手指頭動了動,測謊儀竟然沒有反應。

    茸茸疑惑︰“不可能啊,明明開著在的。”

    卷毛的臉色有些垮。

    老q洋洋得意,“證明我說的是真話,不好意思啊卷毛同志,又先你一步了,等你什麼時候解決了第一次問題,咱們再好好交流交流。”

    左燁奇怪︰“那就算說的是真的,綠燈也應該亮啊。”

    紀曜禮補刀︰“會不會是沒電了。”

    老q的聲音拔高︰“那我沒被電擊也是事實啊,得了你們別猜了,咱們趕緊進入下一輪吧!”

    在老q踫到酒瓶的時候—

    “慢著!”卷毛出聲,“剛才測謊儀可能卡住了,我們再來一次。”他微笑地把老q的豬蹄摁到測謊儀上。

    老q說話開始結巴︰

    “什麼卡住了……我看你在胡扯……”

    “不敢再來一次?”卷毛挑釁道。

    老q嘴巴哆嗦了一下,氣勢很足︰“來就來!”

    卷毛又重復了一道問題,老q咬著嘴唇答道︰“不是!”

    和剛才一樣,並沒有亮起綠燈,卷毛下意識地把自己的手蓋到老q的手背,大喝一聲︰“靠!明明電擊了!你他媽哈哈哈哈哈哈裝得跟個沒事人似的。”

    左燁他們笑作一團,捂著肚子,“差點被你唬過去了!”

    紀曜禮皺眉笑道︰“多大的人了,幼稚死你們。”

    老q氣到嘴巴也跟著出氣,顏面無存。卷毛攬了幾杯酒,“喝喝喝!”

    老q紅著脖子,“臭卷毛你敢不敢和我比比酒量,今夜我們兩個人不醉不歸!”

    ……

    紀曜禮搖了搖頭,忽然發現林生有一會兒沒有說話了,他下意識轉過頭,發現林生面前擺了五六個空的玻璃杯,手里還捧著個喝了一半的玻璃杯,小口啄著酒。

    他二話不說地奪過玻璃杯,林生哼哼兩聲不樂意欲搶,“紀總……”

    紀曜禮看著他奶凶奶凶的樣子,“你醉了。”

    “我沒有,我沒有!我還有問題要問您呢!”他撅著嘴巴。

    紀曜禮當即起身,看了眼正在瘋狂拼酒的老q和卷毛,對左燁道︰“你看著他們倆點,我先回去了。”

    左燁看林生兩眼有些迷蒙,點了點頭,“曜禮你趕緊帶嫂子回去休息吧。”

    “我不走!”林生苦著臉,現在腦袋是一片漿糊,忘記了紀曜禮是誰,“茸茸,拉著我,別讓他帶走我。”他向茸茸伸長了手,語氣哀求。

    茸茸看著紀曜禮有些黑了的臉,撲哧笑了出來,“林生我們下次再見吧,拜拜~”

    紀曜禮幾乎是把林生扛在肩上,往外面拖,開始哼哼唧唧地假哭,沒有眼淚的那種︰“救命啊,非禮吶,強`暴小可愛了嗚嗚嗚嗚……”

    搞得會所服務員看紀曜禮的神色都不對了,紀曜禮捏緊他的鼻子,“再喊,就地把你辦了。”

    林生覺得身邊這個人力氣好大哦,是說辦就辦絕不含糊的人啊,他害怕,用嘴吸著氣,又嗚嗚兩聲示意自己會老實听話的。

    紀曜禮這才放開了手,林生得以喘氣,看著他想從自己口袋里拿車鑰匙,用力一拍,“不許踫!這是我老公送給我的!”

    紀曜禮的動作一頓,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林生哼了一聲,一個字一個字道︰“我說!這、是、我、老、公、送、給、我、的!”他寶貝地搶回車鑰匙。

    本來被他折騰得頭疼的紀曜禮,瞬間笑了起來,“你再說一遍。”

    林生奇怪嘟囔,“我說是我老公送……你誰啊你,你要我說我就得說,我不要面子的嗎?”

    紀曜禮自言自語,“好不容易等來了一句老公,結果是你喝醉的時候……行吧,開我的車。”說著他又掏向自己的口袋。

    結果沒想到又被林生攔住,“不能酒駕!”

    紀曜禮愣了愣,“我沒喝酒。”

    林生嚴肅地搖頭,“不能酒駕!”

    紀曜禮︰“……”

    林生扯著他的袖子,搖了搖,“不要酒駕好不好?”

    紀曜禮看著他抿著嘴巴求自己的樣子,實在說不出一句不好。

    男人撒嬌起來,最為致命。

    林生此時要再跟他嗲著調子天馬行空起來,要他去峨眉山偷個猴子回來,他恐怕都會答應。

    他無法,只好給安謙打個電話,讓他開車庫里其它的車來接。

    等車的這一會兒,林生安靜了些,可紀曜禮現在最怕他忽然安靜起來……

    林生正望在地上出神。

    紀曜禮問︰“在想什麼?”

    林生對他開心一笑,“紀總是不是要帶我去吃麥辣雞翅啊?”

    紀曜禮抽了抽嘴角,這都什麼跟什麼?這小子的思想跳躍之快,他快要跟不上了。

    “這時候倒想起我是誰……你想吃?”他問。

    林生拼命點頭,“剛才看到茸茸吃,我就想吃了,可又怕會影響身材,我們大學的專業課老師超凶的,每周都要檢察我們體重,重了一斤就要罰兩百塊錢。”

    紀曜禮心里一疼,“那就去吃,沒事的,我不罰你錢,吃胖了以後演喜劇相聲去。”

    林生︰“!!那不行,我要做國民小鮮肉的,不吃了不吃了!!”

    安謙把車開到會所門口的時候,看見路燈下,常年不苟言笑的自家老板,正滿臉溫柔地摸著男孩的頭,男孩兩頰上是醉態的紅,一臉興奮地說著什麼。

    上了車後,紀曜禮當即要安謙開到就近的24小時炸雞店,買了一盒炸雞,外帶可樂,全部交給林生,“來,今天做個快樂小神仙。”

    林生眼楮都直了。

    汽車行駛了兩公里左右,在一家酒店門口停了下來,紀曜禮奇怪看向安謙。

    林生也警惕起來︰“這不是乾厚里啊!”

    安謙會心一笑,恭敬道︰“紀先生,我今天忙了一天現在還沒歇息,屬于疲勞駕駛,夜行加上疲勞架勢是很危險的,為了您和林先生的安全考慮,來的路上,我為您二人預定了一間豪華房間,用作休息。祝您們有個愉快的夜晚。”

    紀曜禮看著安謙遞過來房間卡片,挑了挑眉,“安排周到。”

    “可是……”林生急了,還欲說話,紀曜禮已經奪過卡片,甩下一句︰“安助理辛苦了,年終獎翻倍。”

    拉著林生下了車。

    去房間的一路上,林生腳下沒力,還是靠紀曜禮拖著,嘴里不忘碎碎念︰

    “家里的草還沒澆水呢,我不放心。”

    紀曜禮︰“你已經好幾天沒澆水了,不差這一天。”

    “我忘記出來的時候關沒關門了,我不放心。”

    紀曜禮︰“那破房子也沒什麼好被偷的。”

    ……

    二人來到了520房間,紀曜禮刷卡,“叮—”的一聲,門開了。

    林生終于說出了心底的話,“我不放心您……紀總,我可不是一盒麥辣雞翅就可以收買的人。”

    紀曜禮覺得好笑,“該不放心的是我吧,你要是又血氣方剛,把我摁在床上想這樣那樣的,我是滿足你還是不滿足你?”

    林生的臉更紅了,動了動嘴唇準備反駁,在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兩個人都怔在了原地—

    房內漫著曖昧紅光,中心一個貝殼形狀的大圓床,床的上方是軟垂的帷幔,迎面撲來令人血脈噴張的香薰,處處都告訴這他們這是一間,情侶套房!!!

    紀曜禮︰安謙你……真是越來越靠譜了。

    門因為重力自動吸上,在二人身後 當一聲,林生又開始哼哼唧唧地假哭︰

    “您心好髒。”

    紀曜禮︰?

    林生不敢置信地往後退了退︰“果然,我把您當老板,您特麼的竟然想上我!”

    紀曜禮︰“……”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