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26章

第26章

    林生是真喝醉了, 什麼話都敢說。

    紀曜禮試圖為自己辯解兩句︰“你听我說……”

    “什麼都別說了!”林生打斷他的話,然後繞過他,走到里面的沙發上一屁股坐下︰

    “再說炸雞就要冷了。”

    紀曜禮︰“……”

    林生醉得糊里糊涂的, 吃東西不知道飽餓, 紀曜禮怕他撐著自己,打算只讓他吃一半,于是一直盯著他。

    面包屑都吃到嘴巴上了, 仍沒有察覺。

    紀曜禮從包裝袋里拿出紙巾, 想要幫他擦嘴,沒想到林生卻是往後一躲,望著他的神色忽地戒備起來。

    紀曜禮頭都大了, 又來?看來是吃飽了。

    林生吮著骨頭,喊了他一聲︰

    “紀總。”

    紀曜禮︰“嗯?”

    林生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 “您和我說實話,是不是早就看上我了?”

    紀曜禮聞言愣住, 默默地觀察他的神色,看上去和平時無異,是不是酒醒了?

    剛才在會所里回答了自己的真心,他覺得自己應該和林生好好談談, 于是坐直了身子, “嗯。”

    話音剛落, 林生把骨頭往垃圾簍一扔, 忘記了手里有油, 揉了揉太陽穴, 然後詩歌朗誦般大喊了一句︰

    “啊!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啊!”

    紀曜禮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覺得自己剛才恐怕是腦子短路了,為什麼會想要和一個喝醉了的人好好談心。

    他不顧林生掙扎,硬是拿紙巾擦了他的臉,也擦干淨了他的手。放開的那一刻,林生猛地彈開,“可以了,為了保證我的人生安全,您和我之間請不要少于一米的距離,謝謝。”

    紀曜禮忍住想把他摁在牆上順毛的沖動,明明白天是他拿著有自己手掌印的內褲瞎調戲。

    林生嘖嘖兩聲,雙手背後像個老干部似地巡視房間,“咋還有秋千,現在的小情侶間這麼的快活嗎?”

    唰地一下拉開櫃子,“哇—”他不由得感嘆一聲,“這麼多有意思的衣服。”

    紀曜禮循聲走了過來,望著櫃子里的各式制服,皮帶,裝飾尾巴,喉嚨干渴,這家酒店真的是有心了。

    “我要穿這個大西幾的,好好玩。”林生拿了一套獅子裝,擺弄著上面的毛尾巴。

    紀曜禮的喉結動了動,沒有阻止。

    緊跟著林生當著他的面,就開始脫衣服,懶得解扣子就直接開始扯,最後脫得只剩一件單衣,看得紀曜禮的腹部發熱,“喂,不怕我突然色迷心竅嗎?”

    林生這才警覺,瞪了他一眼,轉身過去換。

    紀曜禮失笑,這傻子,轉個身換有什麼區別。

    他只好坐到沙發上,低頭拿出手機,點開新聞想要轉開注意力,結果五分鐘過去了,一個字都沒看進去。

    “好看嗎?”林生忽然走近,他驀地抬頭。

    這是櫃子里肉yh得最少的一件衣服,頭上帶著三角的耳朵,上身是白色襯衣,身後甩著一個尾巴,下面是毛乎乎背帶褲,中間有個拉鏈是可以拉開的,一直能開到後背……

    紀曜禮絲毫不覺得這是什麼獅子,倒像只迷糊的小橘貓。

    這要是換作平時,林生定然羞澀到不行,不願意穿這樣的衣服,現下睜著雙亮晶晶的大眼楮,又催促他了一句︰

    “好看嗎?”

    紀曜禮眼楮都要挪不開了,“好看。”

    被夸了的林生傻兮兮一笑,隨即看著紀曜禮的神色,好似在說他無可救藥,“瞧瞧,就知道你要被我迷得死死的。”

    紀曜禮︰“……”想狠狠地拽他的尾巴。

    林生吃飽了也玩累了,啪嗒往床上一趟,床軟綿綿地晃了一下,林生耳邊還听到了yh流動聲音,猛地坐起來︰

    “這……這床怎麼回事?”

    紀曜禮拿起床頭的酒店冊子,翻了翻,“說是水床,提升情侶yh用的。”說著說著察覺到林生看著自己的眼神都變了。

    他輕咳一聲,無奈攤手,“這是安謙預定的,和我無關。”

    林生不信,癟了癟嘴巴,“我害怕,我要報警。”同時拿出口袋里的手機。

    紀曜禮心頭的一突,連忙跑過來,發現他輸的是“10000”以後,松了口氣,幸虧現在是個傻子。

    林生舉著電話覺得好累,所以點了免提,點了幾個鍵,切換到了24小時的人工服務,小心瞧著身邊那人的動靜,對著話筒說道︰“喂?我要報警。”

    紀曜禮雙手環胸,無動于衷。

    客服小姐姐心里一慌,“請問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了嗎?您打錯電話了,請撥打11……”

    “我不管!我就是要報警!”林生生氣地打斷了她的話。

    客戶小姐姐是听出來了,這位顧客不是喝醉了就是腦子不正常,耐著心道︰

    “請問有什麼能夠幫您的嗎?”

    林生氣呼呼地,“我要控訴紀曜禮!”

    被控訴的主人翁身子一歪,差點沒站穩。

    林生繼續道︰“他!他為了不做yh鬼,竟然把魔爪伸到了我的身上!你說是不是他是不是魔鬼!”

    紀曜禮徹底沒脾氣了,這世上能把他折騰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人不多,林生絕對是其中最厲害的一個。

    客服小姐姐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沉默。

    林生捂著話筒,“小姐姐,您快派人把他抓起來吧。”

    客服小姐姐實在忍無可忍,“尊敬的移動客戶,這里是電信的客服平台,如果您有任何疑問,請撥打移動的客戶也就是10086咨詢,謝謝。”

    林生懵了,對哦,他是移動號。

    紀曜禮實在沒忍住笑彎了腰。

    林生現下也意識到自己打錯電話了,硬著頭皮道︰“可我家寬帶是用的你們家電信的……”

    客服小姐姐無情地掛斷了電話。

    林生有些尷尬地拿著手機,看向紀曜禮,“行吧,今天算你走運。”

    紀曜禮見他眼楮眨啊眨的,看樣子是困了,替他拉開被子,“睡吧?”想著先把這不省心的伺候睡著了,再去洗漱好了。

    林生打了個哈欠,點了點頭,把獅子耳朵尾巴全部取下。

    紀曜禮隨他一起上床的時候,他潛意識里,好像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並沒有太大的反應,直到紀曜禮給他掖被子的時候,他余光瞥到他手表下面有一圈黑色的東西。

    他一下來了精神,“誒?這不是我的皮筋嗎?”

    紀曜禮真的累了,沒有情感地應了聲。

    林生一臉狐疑,“您的癖好好奇怪,竟然私藏人家的皮筋,還給我。”

    紀曜禮把手一縮,“不給。”

    林生如臨大敵,“天啊,瞧瞧你這可怕的佔有欲,連皮筋都不放過。”

    紀曜禮︰“……”睜眼瞧著林生跟個小姑娘似的,把被子緊緊地環住胸口,看他像在看只大灰狼。

    紀曜禮恨恨地起身,拿起枕頭,“行,我睡沙發總可以了吧?”

    林生盯著他在沙發上躺下,這才舒了口氣,對著空氣揮了揮拳頭︰

    “紀總,告訴您,我的腦袋可不是面團捏的,不要想著先騙我,然後半夜爬上我的床,哼!”

    紀曜禮單手枕著頭,心想,我看你的腦袋確實不是面團捏的,是屎捏的。

    林生躺在軟綿綿的床上,動一下,床跟著蕩一下,覺得有意思,動來動去地晃,順帶著很應景的評價某人︰

    “老鴇子劃船不用槳喲,全靠浪,浪里個浪,浪里個浪。”

    幾米外的沙發上,紀曜禮听得一清二楚,冷笑翻身面對著他,“能睡了嗎?再鬧我浪得你明早下不了床。“

    林生連忙噤聲,身子也老實了,睡著前的最後一刻,嘴里還咕噥了句︰“真是上了賊船了。”

    ……

    林生在學校里養成了早起出早功的習慣,所以到了七點自然就醒了。

    昨晚喝了太多酒,他的頭好似有跟鐵絲在連一樣,攪著疼,他搓了下頭發,半靠著坐了起來,一眼就看見了半開的衣櫃,里面各種寓意之深的東西。

    一瞬間清醒了不少,再看到自己床頭的獅子耳朵,他先是一怔,隨即昨晚從會所出來以後的記憶如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腦袋。

    !!!!!!!!!他僵硬地把腦袋轉到沙發的方向……

    沙發不小,但紀曜禮想要將腳伸直的話,還是頗為吃力的,一晚上歪著身子,腰酸背疼根本就沒怎麼睡著,听到林生那頭有了動靜,跟著睜開了眼楮。

    二人無聲對視了片刻。

    林生軟軟地道了聲︰“紀總……”

    紀曜禮沒有理他。

    林生在床上手足無措,良久,率先道︰“我錯了。”

    紀曜禮面無表情地道︰“魅力大不是你的錯。”

    林生想起昨夜自己豪情萬丈的朗誦,臉紅了。

    他干干笑了兩聲,手腳並用爬下床,從自己脫掉的黑色大衣口袋里,拿出一顆千紙鶴的果味硬糖,上面的紙是blgblg的顏色。

    這是上次在網上下單的兒時糖果,昨天剛好到了,昨出門的時候他抓了一把放在口袋里。

    小步靠近︰“紀總,吶~請您吃糖。”

    “站住。”紀曜禮忽然出聲,“我們之間的距離請不要少于一米,我怕我獸心大發。”

    林生可憐兮兮地看著他,“紀總,您別生氣了好不好~”

    紀曜禮扯了扯唇角,“你知道我一晚上在想到什麼嗎?想我是不是成了電信公司的名人。”

    林生捶了一下自己腦袋,發誓以後滴酒不沾。

    他垂眸了一會兒,然後雙手抱頭,“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啊,原來宿醉後是這樣的感覺嗎?好難受啊。”

    紀曜禮听了連忙起身,緊張地看著他,結果發現這小崽子從胳膊縫里偷偷觀察自己。

    呵,原來是換戰術了。

    紀曜禮又靠了回去,悶悶道︰

    “疼著吧,我還氣著,緩一會兒了再哄你。”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