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27章

第27章

    林生低落地“噢”了一聲, “那您等會要記得哄我呀。”

    他心事重重地轉身,還沒邁開步子,卻被沙發上的紀曜禮一把扯了過去, 後者伸手輕揉他的太陽穴, 語氣里帶著責備,“要你昨晚貪杯。”

    紀曜禮的手法力道剛好,瞬間讓林生覺得好了不少, 听到這話, 他忽然想起自己昨晚睡前還喝了一大杯可樂,慌亂地捂住臉頰︰

    “我的臉是不是腫了?完蛋了,今天有拍攝……”

    紀曜禮沒好氣道︰

    “是浪里個浪, 浪腫的。”

    林生撓了撓腦袋,只知道嘿嘿嘿嘿傻笑。

    與此同時, 房間門鈴響了,紀曜禮起身開門, 再回來的時候端了一個托盤,對林生硬邦邦地道︰

    “知道你差不多這個點要起床,給你定了杯蜂蜜水,把它喝了, 緩解頭痛的。”

    林生連忙接了過來, 雙手捧著, 小口啄著甜水, 並且小心翼翼觀察著紀曜禮的神色, 昨晚折騰得太厲害了, 紀總看上去被氣得不輕。

    是時候表演獨門絕技了。

    “紀總,我來考您一個世紀大難題吧?”他沖紀曜禮天真地歪著腦袋。

    紀曜禮眯了眯眼,這娃兒的酒怕是還沒有完全醒吧。

    林生說︰“有一天你的老婆和安助理一起開車去逛超市,中途安助理接到您的緊急電話後,離開去處理公務了,那麼請問,車里還剩誰?”

    紀曜禮看向他,“我的老婆為什麼要和安謙那崽子逛超市,這個問題帶顏色的啊。”

    綠油油的。

    林生愣了愣,輕咳兩聲,“這都不是重點,您能正兒八經地回答問題麼?”︰

    紀曜禮搞不清楚他要干什麼,下意識說︰

    “老婆啊。”

    林生捏了捏他的臉蛋,“誒,老公真聰明!”

    房間內鴉雀無聲,紀曜禮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林生尷尬地搓了搓膀子,干笑哈哈,“是不是有點冷。”

    紀曜禮撇過腦袋,唇角微不可察地彎了彎,真是的,總拿喊老公當擋箭牌,問題是他偏偏就吃這套。

    林生嘆了口氣,“看來不yh點真招,是無法表現出我的誠意了。”

    紀曜禮雙手環胸,垂眸看他能翻出什麼花樣。

    林生卷起襯衣袖子,下身還穿著獅子毛茸茸的背帶褲,“讓我給您即興表演一段lockg,合您心意的話,就原諒生生吧~”

    紀曜禮知道街舞的lockg一種,瞬間來了興趣,他第一次知道林生除了演戲和耍酒瘋以外還有別的才能。

    林生嘴里喊著拍子,跟著手腕和手臂開始靈活旋轉,然後動作會在一瞬間突然定格。

    原以為林生是死馬當活馬醫,沒有辦法,硬湊出的才藝搏他一笑,沒想到竟然跳得極好,肢體的協調(性xing)超高。

    林生也注意到了紀曜禮看得入神,得意一笑,“本科的時候我在學校專業第一可不是吹的,跳舞唱歌都會一點,牛吧?”

    說著來了個高難度的動作,跳躍的同時劈了個叉—

    “呲拉一聲”,這背帶褲的褲襠部位,本來就是從腹部到背部延伸的一長條拉鏈,現下因為這個動作一拉到底,直接開了襠。

    紀曜禮︰“……”

    哦,這人還有一個才藝,是耍流氓。

    林生連忙捂住重要部位,臉脹得通紅,“還好還好,穿了您送的秋褲,不然就走了光!”

    紀曜禮抹了抹嘴唇︰“你要是里面沒穿褲子,我估計瞬間就原諒你了。”

    林生想象了一下那個場景,臉紅到生煙,“這……這都是失誤。”

    紀曜禮揮了揮手,“行了,收拾一下,回家吧。”

    林生怔了下,趕緊脫衣服,胡亂撿起衣服往身上套,“我得去劇組的。”

    紀曜禮說︰“公司派了一個新的女演員飾演新漪的角色,早晨已經去劇組磨合江邊的那場戲了,那邊拍攝危險,早晨沒你的戲份就不要去了。”

    “哦哦。”林生想起上次在江邊發生的意外,仍心有余悸,連忙點頭說知道了。

    昨天安謙夜里特意去會所門口將林生的白色保時捷開來了,是以二人退房出來以後,在酒店門口一眼就看見了。

    縱然紀曜禮還在氣頭上,還是給林生開了車門,檢查林生的安全帶有沒有系好。

    路上,林生從“門前大橋下游過一群鴨唉呀媽呀數一數,二四六七八”唱到“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賣報的小行家”,身邊的人依舊沒有搭腔。

    真讓人著急呀。

    林生的語調歡快,“紀總,我再考您一個全宇宙最難答的問題好了。”

    也不管紀曜禮答不答應,他問︰“您知道一周里,我最喜歡哪一天嗎?”

    紀曜禮心里一樂,面上不動聲色,“別說是我在的每一天。”

    林生長長地“噫~~”了聲,“紀總您好自戀啊。”

    紀曜禮的臉黑了一寸,“那是什麼?”

    “是和我聊天~”林生一臉的期待。

    紀曜禮連嘴巴都不想張開了。

    車廂內又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林生抿嘴思索了一下,忽然捂住耳朵,大聲道︰“紀總,您能不能別說話了?!”

    紀曜禮打方向盤的手一頓,“我剛沒說話吧。”

    林生一臉的震驚︰“那為什麼我滿腦子都是你的聲音?!”

    紀曜禮︰……演,你給我繼續演。

    汽車停在一個紅綠燈路口,林生的音調發軟︰

    “紀總,您能不能原諒我?”

    “不能。”

    林生意外沒有接話,瞬間老實地縮在那。

    紀曜禮心頭一跳,難道話說重了?其實一開始是真氣得要命,但看見他和自己皮的時候,哪還有半點脾氣。

    但教訓還是要有的,不然他不長記(性xing),這才一直冷著他。

    “那個……”紀曜禮忍不住出聲。

    林生也跟著說話,“我剛才問您什麼來著?”

    紀曜禮愣了下,“您能不能原諒我?”

    林生調皮一笑,“好啊,我原諒你啦。”

    紀曜禮︰“……都是哪里學的這些歪門邪道。”

    “陶然啊,他追女朋友的時候老不要臉了,我這都是耳濡目染。”林生二話不說地出賣了多年好友。

    ……

    回到乾厚里,林生進門,路過陽台上他養的那顆仙人掌,昨晚還吵著給它澆水,現下忘得一干二淨。

    紀曜禮一回到家,拿著干淨的睡衣就去了浴室洗澡。

    林生坐到床上啃起了大拇指指甲,男人到底該怎麼哄男人啊?

    男人一般都是用拳頭解決問題的,要不等會讓紀總出來打他一拳頭,出出氣,所有恩怨一拍兩散如何?

    听著浴室的水聲好像停了,紀總快出來了。

    林生也埋到衣櫃里找自己的換洗衣服,浴室門被打開,男人穿著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出來,停在他身邊︰

    “林生,我想過了,鑒于對你個人的安全考慮,我們今後還是分床睡好了。”

    林生︰???

    說著紀曜禮從床上拿起一個枕頭,塞到他的懷里,“沙發是你的家,請你去愛它。”

    “我困了。”說著把林生推著走,無情地關上臥室門。

    林生一臉懵逼,下意識喊道︰“等等等等,我的珊瑚絨毛毛襪還沒有拿呢!”

    房內沒有反應。

    林生呲了呲牙,這是塑料夫妻情嗎?

    他鼓了鼓嘴巴,對著房門豎了個中指,“不要讓我再看見你,不然我見一次……”

    “ —”門忽然由內而外地打開了。

    紀曜禮一身沐浴yh的香氣,沖他挑眉,“不然你怎樣?”

    林生趕緊收回中指,換上熱情的微笑,“見一次喜歡一次吶。”

    紀曜禮冷哼一聲,接著手上拋出一個東西,林生跳起接住,抽了抽嘴角,是他史努比圖案的毛毛襪。

    門再次冰冷地關上。

    哇,林生忍不住心里感嘆,紀總今天是紀青天啊,鐵面無私。

    軟的不行,逼爺來硬的。

    林生先去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整個人總算精神了不少。

    出浴室後的第一件事,他把家里所有的盤子全部藏了起來,只留了一個吃飯的小碗。

    第二件事,把家里的wifi密碼改了。

    然後就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笑眯眯地看茸茸主持的電競賽事,昨晚和茸茸相見恨晚,聊了好多,才知道他原來是一位游戲大神,做主播的,後來轉做主持人。

    茸茸是帶動氣氛的老手,整個賽事有趣又精彩,他樂得悶聲大笑。

    竭力沒讓自己出一點聲音,就好像不在家一樣,然後隔一段時間看一下頭頂的時鐘。

    終于,三個小時後,十二點零五分,紀曜禮拉開門出來了。

    林生戴著耳機,臉都沒抬,望著手機一臉笑容。

    紀曜禮蹙眉,還以為他睡著了,結果是在玩?分床睡還這麼開心?

    他也沒主動找林生說話,有些餓了,準備做些東西吃。家里雖然不大,但兩個人都忙,他有雇家政阿姨,也會幫忙買菜。

    菜都是新鮮的,可……他把所有櫥櫃翻了個底朝天,盤子去哪了?他也知道自己吃飯的毛病多,做飯要用無數個碗,沾了油的碗絕不能在盛別的菜。可現下只有一個碗,他真的做不下去,就算做出來了也吃不下口。

    他轉身看了眼沙發上的人,呵呵一笑,你到底在耍什麼花招。

    林生知道紀曜禮在看自己,嘴角一翹,裝不知道。

    紀曜禮心想,我做不了飯我還能點外賣,當即拿出手機,結果上面顯示wifi連接失敗。

    乾厚里是個舊小區,信號問題一直是個大難題,回到家基本等于沒信號,電話短信功能成了擺設,全靠wifi支撐,結果今天wifi怎麼還出毛病了?

    他打開手機網絡設置,彈出︰“密碼錯誤”的提示框。

    他憑著記憶輸了一道,依舊密碼錯誤。

    猛地抬頭看向林生,原來是在這里等他呢?現下不僅定不了外賣,連安謙也聯系不上了。

    林生依舊對著手機屏幕傻笑,一臉無害。

    得了,我不吃了。紀曜禮這樣想著,進了房間。

    林生硬是又在沙發上坐了一個小時,這才鎖起手機,來到廚房冰箱前,踮腳把藏在冰箱上面的,家里最後一包方便面給找了出來。

    他哼著小曲,把泡面拆開放在鍋里,撒調料包,故意沒開抽油煙機,讓味道竄進房間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要用手扇扇,大聲道︰

    “好香啊!!!”

    回到臥室的紀曜禮,沒辦法辦公,也不願意低頭,只好抽了本時間管理的書看,一個小時過去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突然,從門縫里闖入了致命的香氣。

    他大惱,怎麼把泡面給忘記了。

    咽了咽口水,輕手輕腳地走到門邊。

    听到林生自娛自樂的小調,“泡面記得加蛋,愛我記得走心。”

    “加個火腿~”

    “加個海苔~”

    林生拆開包裝袋︰“加個芝士~”

    與此同時,听到臥室門被人用力地打開,他頓了頓,無聲地等待著。

    身後的人也靜靜地看著他。

    過了一會兒,林生沖洗筷子,自言自語道︰“出鍋啦。”

    耳邊幽幽傳來一句︰“喂。”

    林生連忙轉頭,對紀曜禮燦爛一笑,“誒,泡面需要三分鐘,泡我只需要一個字,喂。”

    紀曜禮愣住,徹底敗下陣來。

    林生給紀曜禮舀了一大半鍋面,淋了湯汁,放到桌上,自己就著鍋吃,香香地吸溜一口。

    紀曜禮實在抵不住美食的誘惑,坐下來先喝了口湯—

    !!!就是這個味,為什麼自己吃的時候就沒這麼好吃呢?

    林生把用筷子餃了一張海苔,放在嘴里,面部猙獰地鼓搗了下,然後道了聲︰

    “紀總。”

    紀曜禮聞言抬頭,看到林生咧嘴一笑,半個門牙上貼著海苔,就像門牙掉了的老爺爺,傻里傻氣的。

    他也實在忍不住低頭失笑。

    “紀總,您也貼著玩一下吧。”

    “我不。”

    “來嘛來嘛……”

    林生湊近他,故意丑給他看,紀曜禮用手擋,兩人鬧來鬧去。

    林生先吃完,擦了擦嘴巴,拿著手機不知道在干什麼。

    紀曜禮很快也停了筷子,連帶著湯也喝完了,吃得干干淨淨,正在喝礦泉水潤喉。

    “紀總。”林生又叫了他一聲。

    紀曜禮︰“嗯?”

    林生晃了晃手機,“我把wifi密碼改回來了,您再連著試試。”

    紀曜禮拿起桌上的手機,摁了兩下,看著屏幕,沒有說話。

    林生原本還有些期待的眼神一滯,“怎麼啦?密碼還是不對嗎?”

    紀曜禮看到wifi名稱變了,變成了很長的一段話,在鄰居的十幾個wifi里變得尤為顯眼—

    【我是可愛的小男孩,您是可愛。】

    紀曜禮忽然把手機反扣在桌上,傾身捉住林生的手腕,把他往臥室里帶。

    林生沒有反應過來,“紀總您……您這是干什麼,碗還沒洗呢……嗷!”

    紀曜禮把他摜到床上,然後壓在他的身側。

    林生嚇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紀曜禮卻把腦袋窩在他的脖頸處,喃喃道︰“睡一下。”

    林生平躺在床上,腦袋一片空白,掙扎著想要起身,“我下午還有拍攝呢。”

    “就睡一下,就一下。”紀曜禮把手摟住了他的肩膀,不讓他起身。

    “您……您剛才不是睡過了嗎?”林生問。

    紀曜禮默了一會兒,“你不在,沒怎麼睡著。”

    林生的心跟著身子一起軟了下來,用腳勾著被子,蓋到了兩人的身上。

    原以為身側的人已經睡熟了,結果鎖骨處感受到了紀曜禮說話噴出的熱息︰

    “我是不是說過,不許再忘了我?”

    林生張嘴,想要說話,紀曜禮固執地打斷︰“醉了也不行。”

    “對不起。”林生由衷地道。

    紀曜禮的手緊了緊,“我不愛听這些,給你一個小懲罰。”

    林生雙目瞪了瞪,又是令人瑟瑟發抖的懲罰。

    接著他渾身一顫,感覺紀曜禮在他脖子處舔了一口。

    紀曜禮仰頭,吻住那處已經濕潤了的地方,先是小咬了一口,令林生皺了皺眉。然後他用嘴唇輕輕吮吸著,慢慢上移。濕柔的唇里抵著舌尖,在林生軟肉上挑逗打圈,林生不由得捏緊了被單。

    他覺得自己的脖子好癢,待紀曜禮離開他的時候,他的左脖處已經有了一排紅印,小小的,十分撩人,像幾顆緊挨的草莓。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