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28章

第28章

    紀曜禮心里記著林生下午還有拍攝,明明只睡了十分鐘, 但卻好像睡了十個小時一樣滿足。

    再次睜眼的時候, 發現身側的林生正目不轉楮地盯著他出神。

    紀曜禮眨了眨眼楮, 問︰“在想什麼?”

    林生的嘴唇動了動, “在想我們二人的關系。”

    紀曜禮伸手的摸了摸他的頭發︰“那想明白了沒有?”

    “沒有。”林生老實說道。

    二人是契約的開始,靠契約在維持,雙方也不知道是誰先生出的情愫。他們的關系是雇佣,是朋友, 現在好像又快是愛人了, 那麼將來會不會是親人呢。

    林生在這十分鐘里, 想了很多。

    紀曜禮放開擁住他的手, 半坐起來,靠在床背上, 小聲自語道︰“看來還是我太心急了。”

    林生懵懵地抬頭。

    紀曜禮放柔了聲音︰“我的出現太及時了, 在你生活最落魄的時候, 給了你溫暖, 讓你下意識就對我產生了依賴之情,就連你自己都分不清這是喜歡還是感恩。”

    林生抿了會兒嘴唇,沒有說話。

    紀曜禮繼續道︰“但我不是,我一直在看著你,想著你,我知道我自己的心意。可能你會想我這樣的喜歡是不是暫時的, 會不會只有三年的期限。我覺得所有口頭上的承諾其實都是在浪費口舌, 所以我不做。我想告訴你我的真心, 其實那份合同,在我明白自己心意的時候,我就已經毀掉了。”

    林生猛地看向他,“紀總……”

    那麼世間僅存的一份合同在林生的手上。

    紀曜禮也看著他,“也就是說,這份婚姻的主動權全在于你,你要是不願意繼續,三年後就可以叫我滾蛋。”

    林生忍不住被逗笑。

    “不過我比較希望你見錢眼開,立志做一個煤老板娘。”紀曜禮說。

    林生想了想,問出了心里的話,“您……是什麼時候對我……”

    紀曜禮笑了笑,“也許比你想的還要早。”

    “那為什麼是我呢?”林生剛和紀曜禮契約結婚的時候,他就想過這個問題,天下的男人女人不乏比他優秀的,為什麼是他,不是別人。

    紀曜禮閉了會兒眼楮,“這個你以後會知道。”

    林生依舊是雲里霧里的,縮在被子里,不知道在想什麼。

    紀曜禮眉眼柔和,“無論是喜歡還是感恩,你不討厭我就好,我想我該好好地追一追你。”

    “都老夫老妻了……”林生的臉紅了紅。

    紀曜禮堅持道︰“我把它當作你這輩子的最後一份感情,我希望正常夫妻間該有的追求,熱戀,新婚步驟你都能有。

    “我不想你老了以後埋怨︰啊你這個臭紀老頭,當時幾個影視資源和一棟破房子就把我哄到手了,便宜死你了,我要報警。”

    紀曜禮尖著嗓音學著林生的強調,“小姐姐,快派人把他抓起來。”

    林生鼓著腮幫子,惱羞成怒地在被子下面輕輕踢了他一腳,“你不要再拿昨天酒店的事笑話我了!!”

    紀曜禮聞言挑眉,“怎麼,被追求者對追求者連’您’字都不用了?”

    林生不好意思地又往被子里縮了縮,整個鼻子都埋進去了。

    然後被紀曜禮揪著衣領拉了出來,“透氣,別把自己悶壞了。還有記得繼續叫您,不然再請你吃草莓。”

    林生想著剛才他在自己脖子那做的那事,耳朵也跟著紅了,“哪有這樣的,真是萬惡的資本主義。”

    紀曜禮說︰“因為這樣,你才是放在心上的。”

    林生心頭震動,忍不住絞了絞衣角,“噢”了聲。

    其實他還有一件比較擔心並且迫在眉睫的問題,“那個……紀總,我還需要睡沙發嗎?”

    紀曜禮沉吟了一會兒,非常公式化地回答︰“這個看你表現吧。”

    林生不敢置信︰“哪有您這樣追人的啊!按道理說,這個時候應該說,只要我乖就給我買條街之類的啊!”

    紀曜禮揉了揉他的臉蛋,“逗你的,我沒有自虐傾向,你睡在沙發上,我豈不是夜夜睡不著?”

    林生心里被他這句話暖得化成了一灘水,輕哼了聲。

    “不過啊,”紀曜禮出聲,“你現在對我來說就是貓薄荷,忍不住就想靠近吸一吸。不怕我晚上回歸人類本(性xing),日你?”

    林生瞬間警覺,是啊,現在不比剛開始的正人君子紀總了,是一時興起就要把他拉到大腿上蹂`躪的心黑紀總了。

    現在看紀曜禮的眼神都覺得危險起來。

    紀曜禮的喉嚨發出低磁的笑聲,“外面太陽正烈,日你不急于中午的,反正早晚都能日到。”

    林生恨不得鑽到枕頭下面,啊啊啊啊啊啊魔鬼在身邊啊。

    ……

    在壯壯打了十幾個電話無果,差點從劇組沖到乾厚里的時候,終于收到了林生發來的消息︰

    “睡晚了,已在來的路上。”

    壯壯火急火燎地在劇組大門口,左等右等,接到了林生,連忙道︰“生哥,今天子涵哥也來了,我看了下今天拍攝任務挺重的,您可總算來了,羅導都催了好幾道了,您睡得也太沉了,電話也不接……”

    然後聲音在看到從駕駛室出來的紀曜禮時,戛然而止,然後話音一轉,“如果和紀總在一起的話,那當然是極好的,我願意打一百個電話,不礙事的,您睡好了吧?沒睡好我去和羅導請個假。”

    林生看著她硬變臉的樣子好笑,拍了拍她的肩,對紀曜禮道︰“您去忙工作吧,我進去了。”

    紀曜禮卻關上車門,“不急,我找甦子涵也有些事,同你一起進去。”

    林生有些疑惑,紀總和甦子涵似乎並沒有什麼工作上的往來,會是什麼事?不過他並沒有多問。紀曜禮剛一進劇組,就被羅茗拉住了,林生和他做了個換衣服的手勢,和壯壯走向了化妝室。

    瞧壯壯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樣子,林生安慰道︰“沒事的,你也是為了我好才多說了兩句,紀總不會責怪你的。”

    林生的安慰只起了雞毛大點作用。

    壯壯心想,您是不知道自己在紀總心目中的份量。當時她應聘可是經過兩輪筆試,三輪面試的。從服裝搭配,到人際交往,考到了營養餐制作,要不是她讀書的時候就興趣廣泛,是沒法從好幾個老牌助理中脫穎而出,最後憑借強大親和力取勝,才被選來當林生的助理,她的工資甚至比同級別助理高出好幾倍,足可見公司對林生的重視。

    化妝師見林生來了,連忙拿來了套黑色的連帽衛衣,黑色褲子,黑色運動鞋,“導演說先拍新夏得知妹妹溺水身亡,回到家參加妹妹葬禮的戲份,今天的戲份素顏就好,主要是給你唇部打點粉,還有眼袋化得憔悴一些,林老師您先把衣服換了吧。”

    林生揪著自己衣領,一動不動。

    他剛在家出門前,洗臉的時候順便照了眼鏡子,然後被嚇了一大跳。

    脖子上被紀曜禮欺負的地方,紅印沒消,反倒更深了,這人上輩子是狗轉世的吧,怎麼能把人啃成這樣呢。

    成心的,絕對是成心的。

    他只好翻出家里領子最高的毛衣才能遮住。

    “林老師?”化妝師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您怎麼了?”

    林生尷尬笑笑,提議︰“要不就把我這高齡毛衣穿衛衣里面吧,挺時尚的,我瞧韓劇里的男主角都這樣穿。”

    化妝師愣了愣,“恐怕不妥,高領毛衣在鏡頭里顯得人沒脖子,上鏡不好看的,而且您演的失去奔喪的,要那麼時尚干什麼?”

    林生抽了抽嘴角,沒有說話。

    這時場務又過來催了一道,化妝師狐疑地看著他,等不及了,上手幫他脫毛衣,“林老師,趕緊的啊,沒時間了。”

    林生心里也急啊,一晃神就被化妝師把毛衣從頭扯了出去,化妝師看著他脖子上的喜羊羊與灰太狼的創口貼,“您這是……”

    林生張嘴就來︰“被狗啃了。”

    化妝師︰“……”

    末了,她問︰“要不要去打狂犬育苗?”

    林生笑了笑,沒的回答。

    林生想著等會一定要讓壯壯給自己借個皮膚色的創口貼。

    迅速解決好妝容,新夏的台詞林生早就背得滾瓜爛熟,邊去往拍攝場地,邊嘴里默念著台詞。

    壯壯幫他拿著水杯等雜物,和化妝師一起跟在身側,新夏家的拍攝地不是搭的影棚,而是租用的一家民居,在十五樓,中式電梯房。

    林生和壯壯剛站穩,電梯口就擠進了場記和打光的工作人員,相互客套問好。電梯們剛準備關上,一只白皙又胖乎乎的手伸了進來,“等一等!麻煩等一等!”

    化妝師連忙摁了開門鍵,一個只有林生肩高的女孩子,披頭散發,一身白裙,一臉蒼白地走進來的電梯,後面跟著的人像是助理,幫她扯著裙角。

    女孩子臉圓圓的,睫毛很翹,充滿元氣,沖大家甜甜地道了聲︰“謝謝。” 在看到林生的時候,開心得眉毛都豎起來了,連忙伸手︰

    “前輩!啊啊啊啊!我總算見到您了!!”

    林生下意識伸手,握了握,被蹭了一手淺色粉底,看來身上是化過妝的。

    眼看著女孩子都要激動出眼淚了,林生受寵若驚之余,不免頭大,“打住,收!別把妝哭花了。”

    女孩子連忙憋氣,把眼淚生生又憋回去了。

    林生往後退了退,對壯壯道︰“這人是誰?”

    壯壯同樣小聲回答︰“公司新簽的演員,還在讀大學,就是替補來演新漪的,叫李東羽,據說是您的小迷妹。”

    林生一臉詫異,他除了微博有五萬粉絲,其中四萬七千六都是自己買的僵尸粉以外,偶爾也有微博夸他好看的流水粉,第一次見到活的粉絲,還是同公司的後輩。

    東羽小朋友一直看著他,眼楮撲閃撲閃的,林生能感受到她由內而外的善意,沒有摻任何假,于是也對她笑了笑,小朋友看上去恨不得手舞足蹈起來,真不知道等下會不會演成一個面帶花痴笑容的遺體。

    因著這個小插曲,電梯在一樓耽擱了一會兒,眾人听到又有幾個腳步走近的聲音,索(性xing)再等一等。

    結果沒想到竟是紀曜禮和羅茗監制等人,大家連忙往電梯里站了站,林生和紀曜禮對視了一眼,二人默契地撇開腦袋。

    東羽初入社會,還處于害怕老板的階段,下意識往林生這頭縮了縮。林生心安,公司這次招的人總算不是搞事精了。

    電梯上行。

    東羽乖乖地站在林生的左邊,離偶像這麼近令她精神亢奮,忽地眼神被林生脖子上的喜羊羊與灰太狼創口貼吸引了,忍不住道︰

    “前輩,想不到您生活里是這麼有童心的人!”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回頭看林生,林生只好尬笑,瞪了眼紀曜禮的後背。

    這創口貼是陶然女朋友買的,搬家的時候不小心被他帶到隔壁了,應個急而已。

    “就是有個小角翹起來了,我幫您摁回去哈。”熱心腸的東羽眼疾手快地捏住創口貼,林生根本來不及阻止!

    東羽分明是想幫他摁回去的,結果這電梯一晃,她直接將創口貼撕了下來……

    林生︰!!!

    東羽“啊”了一聲,“抱歉不好意思,啊!前輩!您這里怎麼傷得這麼重啊?要不要去醫院看一下?”

    此話又一出,林生再次成為電梯里的焦點,這次連紀曜禮都回頭了。

    林生根本就來不及把創口貼貼上去,一時間,電梯內的溫度升溫,所有人看著林生的表情曖昧不已。

    只有年紀輕輕的東羽真的以為林生是受傷了,滿臉的擔憂。

    林生單手摁住脖子,紅著臉解釋道︰“就……蚊子咬了,咳這蚊子可真毒,哈哈,紅了一片,我沒事的大家不用擔心啊。”

    大家的表情顯然是沒性xing)詰P摹br />
    紀曜禮剛準備出生替他解圍,就听見化妝師驚訝地說了句︰“您剛還說是被狗啃了來著。”

    林生︰!!!

    紀曜禮額頭的青筋跳了跳。

    林生沖化妝師擠眉弄眼,“剛才我和你開玩笑的呢。”

    樓層一點點的增加,對林生來說仿佛度日如年。

    終于,電梯“叮—”地一聲,顯示達到十五層。

    導演看了眼紀曜禮,對林生笑道︰“誰還沒有年輕過呢,放寬心,我們都懂。”然後背著手出去了。

    林生︰???

    監制語重心長的道︰“業余生活還是要節制啊,瞧你的眼袋都要跨到下巴了,yh要緊。”也跟著走了。

    林生︰???這是化的妝好嗎?

    東羽小朋友仍為林生揪心,說了一嘴的大實話,“這大冬天哪來的蚊子啊,前輩,您還是抽空去醫院看看吧……唔唔唔。”

    話說到一半被助理捂住嘴巴,強行帶走了。

    林生捏拳,剛才純當他放了個屁,新來的小朋友忒能搞事情。

    場記小姐姐做了個鬼臉,也小碎步出去了。

    化妝師一副被欺騙了的神情,黯然傷神地離開。

    林生腦子里全是無語的省略號。

    壯壯左看看紀曜禮,又看看林生的脖子,知道這是前者的杰作,思緒一轉,放出一道彩虹屁︰“瞧這傷口,傷得實在是太有藝術感了,我可能真是單身太久了,看個傷口都覺得是心形的形狀呢!”

    林生難為情,把她也推遠了,“你也滾滾滾。”

    一時間耳邊都安靜了下來,只剩下風雨欲來的紀曜禮,林生悶著頭走在人群的最後頭,听紀曜禮的腳步聲,離他很近。

    臨近拍攝地,樓房走道空間狹小,拍攝儀器極為站地,人員走來走去很是混亂。

    忽地,林生察覺到手腕被人捉住,然後被護在懷里,飛快地走著,然後帶進了安全通道。

    林生被紀曜禮抵在牆上,後者指腹一下又一下地劃過那塊小草莓,激起林生忍不住戰栗。

    說話的聲音軟得一塌糊涂︰“紀總……”

    紀曜禮低低笑起來,“狗啃的?”

    林生yh出八顆牙齒的假笑,“我逗人化妝師玩呢,您,您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

    “已經放在心上了,怎麼辦?”紀曜禮捏住他的下巴。

    他凝眸看著林生,語氣有些生硬,林生以為他真生氣了,抬頭看著他,“您說怎麼辦……”

    紀曜禮捏著他下巴的手用力,“啃回來。”

    林生呆在原地,不敢置信地重復了一遍,結結巴巴的,“啃……啃回來?”

    紀曜禮撞了一下他的腦袋,意在催促。

    林生母胎單身至今,從未主動與人親昵過,他哪里敢啊,這人真的是欺人太甚!!

    可是他也不敢直接拒絕紀曜禮,只好聲音小小地說︰“我不會。”

    “那我教你。”紀曜禮忽地靠近,林生的瞳孔猛縮,“怎麼教……”

    余下的話被淹沒在里紀曜禮充滿掠奪氣息的吻里,他含住林生的下嘴唇,牙齒輕輕刮蹭他柔軟的唇,用力吮吸過後,用舌尖溫柔撫慰。

    “只教一遍,應該沒學會。”紀曜禮看著林生紅紅的臉蛋,唇角勾了勾,“再收一次學費。”

    話音剛落,他把手托住他的腦袋,同時吮住他的上嘴唇,在唇珠上流連,痴迷糾纏他嘴里的香液,末了,輕柔一吻,松開林生。

    林生羞赧得不行。

    紀曜禮從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個管狀的化妝品,通道里的光比較昏暗,林生勉強才看清上面寫著“遮瑕膏”三個字。

    隨即精神一振。

    紀曜禮︰“剛才是準備上了電梯就給你用的,誰知道你忍不住到處炫耀你的草莓,這麼喜歡,嗯?”

    提起這個林生就來氣,“您才喜歡!”抬手就想把遮瑕膏搶過來,卻被紀曜禮躲開了,他說︰

    “現在我改變主意了,你邊幫我種,我邊幫你涂。”

    林生咬著牙瞪他。

    紀曜禮單手解襯衣扣子,解了兩顆,向左下一指,“在心口的地方種。”

    “您不要太過分了!”林生的臉像火在燒。

    紀曜禮沒有說話,舉起拿著遮瑕膏的那只手,欲仍。

    “我種我種!”林生心里一慌,眼楮緊緊閉上,把腦袋埋到他滾燙的胸口,紀曜禮的手收回來,擁著他。

    林生直直接接地感受到了紀曜禮愈來愈快的心跳,腦海里回憶著他剛才的教學,生硬地照做。

    紀曜禮的指腹再次摸到那個位置,帶著遮瑕膏的潤滑,撩撥著林生的心,後背竟浸出了汗意。

    一分鐘後,林生抬起腦袋,看著那淺淺的粉紅印記,沒好氣地道︰“這下總可以了吧。”

    紀曜禮聞言低頭,林生趁機在這粉紅印記上用力咬了一口,留下兩排深深的牙印。

    林生偷瞄著紀曜禮的神色,卻連眉頭都不見皺一下,也沒推開他,他只好沒趣地松開嘴。

    紀曜禮失笑地伸指點了下他的額頭,“你啊你。”

    彎著腰,紀曜禮檢查林生的紅印有沒有被遮住,唇角帶著好看的弧度︰“是我的錯,下次我種下面一點。”

    林生腳底發軟,頭崩潰抵牆,嗚還有下次。

    等一等,污力生生想,下面……哪兒?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