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30章

第30章

    咕嚕咕嚕—

    鍋里的雜糧粥正在翻滾, 香氣四溢,不過安謙卻暗自擦了下額頭冒出的汗。

    紀曜禮拿著平板, 觀看“娛樂圈小神仙”發的博文已經有一會兒了,從一開始的盛怒,到後面慢慢沒了表情,安謙太了解紀曜禮了,知道他這是氣極的表現。

    小神仙公布出來的幾張照片的拍攝角度極其隱蔽, 但還是能看清照片中的人確實就是林生, 而紀曜禮的臉,則是被故弄玄虛地馬賽克遮住了, 然後被博主稱為神秘金主。

    一張照片,是紀曜禮把喝醉了的林生從會所給帶出來時偷拍的, 林生仰著頭,神態撒嬌地和他在說話。另一張,是紀曜禮拽著林生去酒店的照片時偷拍的, 林生看著手里的一袋炸雞,尤為開心, 但看上去像是在為即將的開房而興奮。

    最後一張照片, 是早晨, 二人從酒店面容憔悴地走出來, 看上去仿佛歡快了一夜的樣子。

    這幾張照片擺在一起極為曖昧,還寫了一段讓網友浮想聯翩的話, 說是這位新出道的小生看上去單純, 實際上頗有手段和心計。相傳《100天》的主演原本是z姓演員, 林生為了拿到男一的角色,出賣3體勾搭上了這位神秘金主,金主走出酒店時神情疲憊,瞧著床上功夫實在了得。看來娛樂圈又要出現一位新星了。

    最後不忘拉著甦子涵炒波熱度,原話是“不知道下一個yh被掏空的大佬會不會是我們的甦影帝呢,請拭目以待!”

    這句話徹底引燃了甦子涵粉絲們的憤怒。甦子涵在圈內成名較早,粉絲基礎深厚,加之前兩年得了獎封了影帝,粉絲遍布各個年齡層次,基數之大,瞬間把林生背後的神秘金主這個話題炒上了熱搜。

    紀曜禮點開評論區,里面的戾氣重得可怕︰

    【靠!哪里來的一百八十線跑龍套的,現在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和我們哥哥一起拍戲了?】

    【抱走哥哥,這位功夫了得•生,我們不約謝謝。】

    【歪下樓,這個神秘金主的衣品和身材好像不錯啊。】

    【這里也歪一下,林生這雙運動鞋好看啊,想種草有人知道什麼型號嗎?】

    【強烈要求哥哥換個搭檔,不然我是絕對不會看太陽衛視跨年節目的!!】

    【我總覺得這個林生有些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見過。】

    【什麼辣雞貨色!我自閉了!】

    ……

    紀曜禮的臉色越看越黑。

    他沉聲道︰“公司的公關都是吃白飯的嗎?”

    安謙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薰霖宣傳部的語音通話。

    部長這頭也忙得焦頭爛額,說是公司聯系了平台高層,正在組織人員控評刪博,只是對方明顯是場性xing)コ鋇謀 希 縞銑魷至撕芏嗨  踔撩俺淥兆雍 鬯康拿澹 粵稚醒雜鍔系墓Й饔胛勖錚 徊 幼乓徊  雜鏌埠芑嶗梅鬯亢屯訓男睦恚 皇卑牖岫揮凶璧滄∮唄鄣穆印br />
    紀曜禮拍了一下安謙的肩膀,示意他把手機給自己,剛準備接過來,紀曜禮忽然瞥到平板上忽然竄出來的一則熱評︰

    “據圈內的朋友透yh,我已經知道了這個神秘金主的身份,可真是了不得啊嘖嘖嘖。”

    紀曜禮讓安謙等一等,然後順手點到這個博主的主頁,發現是個剛剛注冊的新號,一看就是專門用來爆料的小號,但因為剛剛的那一條發言,粉絲數已經竄到了五千多。

    五分鐘前剛發了條微博︰

    “大家應該知道薰霖傳媒吧?薰霖半年前強勢收購景華等幾家公司,成為業界的領頭公司,其影響力你們自己查查吧。我想你們不少的男神女神都是這個公司的藝人,林生也剛進這公司不久,你們算算時間,怎麼進這公司的不用我再明說了吧?重點來了,這個神秘金主是薰霖的老總,姓紀。老總把資源都給這林生了,你們的男神女神的資源可就緊張了哦。”

    此言一出,下面紛紛道這林生好“能耐”啊。

    紀曜禮冷笑,自己何曾苛責過公司的其它藝人,資源素來都是能者多勞,因著藝人自身的定位和才能分配資源,甚至還公平地給每一位新簽藝人出頭的機會。這是不少競爭公司都沒能做到的,他們薰霖做到了。

    他為林生也只安排了一部電影和現場演唱活動,因為他根本就不舍得讓林生太累。

    評論里不少人就跟著和稀泥,什麼都不清楚,就為自己的男神女神們抱不平。

    不過……其中竟然還不乏好奇紀曜禮的真實樣子,但網友們只在網上扒到了極少有關紀曜禮的信息,沒有人知道這個橫空出世的業界新秀到底有著怎樣的背景,是如何有這樣的財力和魄力掌管偌大一家傳媒公司。

    只知道他是海歸,並且年少有為。

    十分鐘後,這個小號博主再度發博︰

    “還是我那圈內的朋友透yh的消息,說這老總經常來劇組探班,她偷拍過,我要到照片了,發出來給你們看一下,過會兒就刪【狗頭】。”

    紀曜禮發現那是一張他第一次去劇組,給林生送戒指時被偷拍的,送戒指的動作很隱蔽,自然沒被拍進去,但二人挨得特別緊,袖子下面的手好像牽著在,曖昧又親密。

    實則公布他的照片,也是變相又上了條林生勾搭他的證據。

    不過下面評論的畫風倒讓紀曜禮有些意想不到,滿屏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竟然是這麼帥老總啊啊啊啊!】

    【天惹這大長腿啊啊啊啊啊啊林生也太幸福了吧啊啊啊!】

    【沃德瑪雅有點帥誒啊啊啊啊啊!】

    ……

    這個小號博主,看這樓歪得太厲害,趕緊又發了一條微博︰

    “大家不要高興得太早了,我再上幾張偷拍圖吧,大家看我畫圈圈的位置,這位紀總的無名指上有婚戒,林生的手上卻沒有,這說明什麼?林生是插足了別人的婚姻啊!我那個圈內的朋友肯定這位紀總已經結婚了,林生小三沒得跑了。”

    【我靠?!當小三就太惡心了呃!!!】

    【貴圈真亂,意料之中。】

    【日哦!!我特麼最見不得的就是第三者了,我實名黑這個叫林生的三。】

    【其實……我也是在劇組打雜,事先聲明大家不要私信我,特意用小號來說,怕惹事,這個紀總和林生絕對有什麼,我親眼看著他們手牽手,還是十指緊扣的那種!然後我和其他同事們也在聊這事嘛,竟然還有同事在劇組看到他們單獨兩人在安全通道待了至少一刻鐘!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可pia!】

    (送你上去,大家快看!!來劇組的人現身說法了!!)

    【!!我想起來我為什麼覺得林生眼熟了,有沒有人覺得他的背影身影和周憶瀾很像啊? 】

    (這麼一說還真有點誒。)

    (樓上的算我謝謝您們,不要把我們周哥哥摻和進來ok?)

    【姐妹們,我還听說,這個紀總的老婆是個母老虎,知道林生的存在後,還去劇組手撕了他的,當時鬧得很大,不過被紀總派人給把消息攔了下來!! 】

    看到這里,安謙實在忍不住低罵了聲︰“耤A這都是些什麼有的沒的?!謠言竟然傳成這樣,穿得您都有一個母老虎老婆了!”

    甦子涵的粉絲們,戰場又全部轉移到這個微博下,大罵林生配不上他們的哥哥,瘋狂要求太陽衛視更換歌手。

    滿屏的烏煙瘴氣,紀曜禮退到微博首頁,睫毛顫了顫,林生小三這個話題被頂到了熱搜第二。

    安謙的手機又響了,他低頭看了眼視頻通話顯示,為難地看向紀曜禮,“是太陽衛視的編導打來的。”

    紀曜禮默了一會兒,“等會再回他電話,就說演出照舊。”

    安謙︰“是。”

    紀曜禮起身看粥,安謙看著他僵直的背影,有些發怵,紀先生凡是都很講究章法,做事穩重有條理,唯獨在遇到和林先生有關的事上,半點道理也听不進去,他害怕紀先生一會兒沖動起來,十頭牛都拉不住,思索著說點什麼才能讓他的怒意稍減一些。

    紀曜禮把鍋蓋蓋上,洗了手後,雙手摁在料理台上,忽然道︰

    “這個娛樂圈小神仙,是老熟人了吧?”

    安謙面色恨恨,“是的。”

    早先,紀曜禮被傳那方面不行,就是這個博主聯合一些財經小道博主爆出來的,這個公司處處和紀曜禮對著干,敢招惹紀曜禮無非是因為有對家傳媒公司在撐腰。

    紀曜禮對那些消息根本就不在意,當初拿來說事,無非是怕林生覺得他急于結婚的理由不充足。

    所以他一直放任這個八卦博主在背後嚼舌根,無非是蒼蠅在嗡嗡亂叫管它做什麼。

    只是這次,這個博主竟然把手伸到了林生身上……

    紀曜禮忍無可忍地閉上眼楮,聞了下粥溢出來的香甜,再睜開眼時,眼里帶著狠決,“聯系他所性xing)煲З囊杖嗣耍 喚郵莧魏魏徒餘獬ュ 業掛 純蠢衛 募糖悶鵠矗 遣皇腔拐庋熗痢!br />
    他面無表情地補充,“我要他永遠消失在大眾視野里。”

    安謙原本就因為這個博主憋了一肚子的氣,早就想解決他了,“好的。”

    紀曜禮說︰“這次的風波和這博主以往的小打小鬧相比,倒不像一個人的手筆,更像是被當槍使了,給我查出背後的主使,往公司內部的人身上查。同時,半個小時內,我不想再看到熱搜上有林生的名字。”

    安謙心里瞬間有了懷疑的對象,瞧著他面上的冰霜,道了聲︰“明白。”

    紀曜禮一動,安謙就連忙上前,把砧板上掛著的菜刀水果刀全部拿下來藏在身後,急匆匆道︰“紀先生!您冷靜點!”

    紀曜禮︰“……你每天腦子里都在想些什麼?”

    紀曜禮伸手拿勺子舀了口粥,涼了會兒,放在嘴邊嘗了下,味道不錯。

    見安謙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紀曜禮喝了粥以後的心口熱乎著,“放心,我不會亂來,畢竟……

    “我現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

    ……

    片場的工作人員仍沉浸在拍攝中,大部分人根本沒有發現網絡上鬧出的動蕩—

    新夏用盡全身的力氣,給了阿贊一巴掌,然後頭也不回地出了鏡頭。

    “卡—”羅導喊了中場休息。

    林生剛才那一動作用了技巧的,看似扇得穆南半張臉通紅,實際上是掌心的粉末蹭上去的,再就是後期配音的工作了。

    他對大家說著辛苦了,然後朝壯壯走去,腹部貼的暖寶寶都涼透了,連忙接過壯壯遞來的熱水袋捂手,邊跺腳邊嘶了口氣,“這天越來越涼了,听說過幾天還會下雪。”

    他們所在的城市處于南方,下雪的機會不多,每年也就那麼幾天,落到地上沒一會兒就化了,所以得計算著日子盼雪。

    壯壯點了點頭,有些心不在焉。

    “想什麼呢?”林生的心情偏頭看她。

    壯壯勉強努了努嘴角,“沒什麼,臉凍得有些僵了而已。”

    林生忙道︰“那等會你就到保姆車里等我吧,不要在外面站著,別凍病了……”話說到一半,他發現自己手機還握在壯壯的手里。

    與此同時,手機的屏幕亮起,上面閃著浮現了好多未讀消息,他愣了愣,平日里手機很安靜的,今天怎麼這麼多人找自己。

    他對壯壯伸出手,“給我看看手機。”

    壯壯把手機捏得死死的,扯開話題, “生哥,听說我們公司今年冬天集體組織滑雪,你要去嗎?”

    林生愣了下,“我可以去嗎?”

    “當然了!公司的藝人可以去的,一起去玩玩吧!”壯壯笑著說。

    “好啊,如果那時候戲殺青了,我就去。”林生好久都沒有出去旅游了,最近拍戲每天很累,能出去放松放松是最好的了。

    他想起自己要拿手機,催促道︰“手機手機,快給我看一下,不然等會兒喊拍攝了。”

    壯壯默不作聲地把手機往後面一背,另一只手放在鼻子邊,“生哥,生哥,有紙巾嗎?我好像流鼻涕了。”

    林生頓了下,“紙巾不一般都是你拿著嗎……”

    壯壯抽了抽嘴角,然後扭著身子,“您幫我在羽絨服口袋拿一下。”

    “噢,”林生不僅幫她拿了紙,還幫她疊好,遞過去。

    手沒有伸回來,而是伸向手機,嚇得壯壯連忙道了聲,“不行!”

    林生蹙著眉頭,問︰“什麼不行?是……出什麼事了嗎?”

    壯壯意識到他有所察覺,心里頓時慌了,結結巴地道︰“是紀總,紀總他,要我……”

    手心里的手機突然響了,壯壯嚇了一跳,發現顯示【每天都要多愛這人多一點哦】。

    以往都要為愛情的惡臭心里狂嘔一下,現在,壯壯如握到救命稻草般,把手機送到林生面前,很是激動,“是紀總說,要給你打電話,要我和你強調等他的電話。”

    林生的注意力全在手機上,沒深思她漏洞百出的話,摁了綠色的鍵,這才注意到紀曜禮是發來的是faceti,他連忙左看右看,揣著手機走到角落里,沖視頻里的人眨了眨眼楮︰

    “紀總。”

    紀曜禮輕“嗯”了聲,背景看上去還在家里,但正在穿西裝外套,看上去正要出門。

    男人拿著手機,林生從仰視的視角看過去,仍是帥的,睫毛根根分明,這麼近的距離,臉上卻看不到任何瑕疵,林生忍不住伸手想要伸手戳戳他的臉蛋。

    紀曜禮看著他的手在屏幕指啊指的,奇怪道︰“在干什麼?”

    林生驚了下,連忙收手,“沒、沒什麼。”邊說著,邊觀察著紀曜禮的神色,雖說看上去一切無常,但他還是感覺到了什麼。

    遲疑道︰“您不開心嗎?”

    紀曜禮彎了彎唇角,“原本有點,看到你就好了。”

    “工作上的事?”林生問。

    紀曜禮沒有回答,發現他的眼楮有些紅腫,心頭跳了跳,“哭過?”

    林生趕緊偏開頭,“剛拍了場的去阿贊家捉奸在床的戲,然後鬧分手了,氣哭的,都是角色需要。”

    紀曜禮這才心下松了松。

    林生想起了剛才的戲,忽地冒了句,“紀總,您以後會不會也這樣對我。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您現在好像是對我死心塌地的,改天我老了身上起了褶子了……不對,也許還沒到我老的時候,就出現別的陳生劉生王二麻子生,你會不會就變心了。”

    紀曜禮看著他,沒說話。

    林生噘著嘴,“您怎麼不說話了。”

    紀曜禮︰“我在想你是不是又喝假酒了。”

    林生︰“……”

    紀曜禮忍不住笑道︰“你還不是男人,迷糊起來連自己都罵。”

    林生輕咳了兩聲,“請您理清一下自己的地位,您現在是在追我,是要把我捧到天上的。”

    “行,滿足你,晚上讓你上天。”紀曜禮舔了舔下嘴唇。

    林生有些懵。

    紀曜禮眯了眯眼楮,“我說過,再看到你哭,就干你。晚上洗干淨了,床上等我。”

    林生下意識把手機的音量調小,臉紅得像個番茄,聲音小小的,“我不。”

    “呵。”紀曜禮摸著下巴,“現在還會頂嘴了,膽兒肥了?”

    林生把腦袋再偏向另一邊,輕哼了聲。

    紀曜禮的喉結動了動,“林生,安全感這個東西,不是口頭給的。”

    林生聞言看向他,嘴唇剛動,就听到身後傳來壯壯的聲音︰

    “生哥,生哥,來嘗嘗的紀總送來的臘八粥,剛找人給你熱了下,現在溫度正好。”

    林生看著飯盒下面壓著的便當袋,是家里的。林生驚喜對著攝像頭道︰“這是您自己做的嗎?”

    壯壯悄悄地離開。

    紀曜禮頷首,“第一次做。”

    林生拿著勺子往嘴里送了一口,香軟的糯米夾著入口即化的紅豆,他又吃了一口,“好好吃,還甜甜的。”

    “嗯,加了點蜂蜜。”

    吃了幾口熱的,林生的yh瞬間暖和起來,心也跟著甜絲絲的,“謝謝紀總。”

    紀曜禮看他吃的很香,跟著心里也癢了起來,“要是我在你身邊,肯定就要你喂我一口了。”

    “下次喂您。”林生嘴里塞著粥,笑眯眯地回答。

    紀曜禮低笑了聲,“行。”

    “啊!”林生忽然想到了什麼,笑得愈發燦爛,“紀總呀,您知道嗎?我也是有粉絲後援會的人啦,兩千多個粉絲呢,厲害吧!哈哈哈哈實不相瞞以前我都是要陶然建個小號,裝作我的粉頭哈哈哈哈哈哈哈!”

    剛才休息的時候,公司剛剛官宣他和甦子涵合作跨年演唱的消息,那時候偷偷看過網上對自己的評論,高興壞了。

    紀曜禮拆台,“當然知道了,這後援會是我讓人給你組的。”

    林生瞪著他。

    紀曜禮笑了,“不過粉絲是慕你名而來的,我沒給你買粉,真厲害啊。”像模像樣地夸了夸。

    夸得老敷衍了,但林生還是笑得很開心。

    “其實,我有些後悔了。”紀曜禮忽然自言自語地說了句。

    林生沒听明白,“後悔什麼?”

    後悔應該把你好好藏起來,不讓任何人有傷害你的機會。什麼星光大道,什麼名利浮華,這些東西,在他眼里,都抵不過面前這個人紅著的眼眶。

    紀曜禮失笑,“這麼高興嗎?”

    “當然高興啊,人活著就是需要不斷被人肯定嘛,有人需要自己,會更有意義的。”林生一直合不攏嘴。

    忽地手機劇烈震動了一下,畫面上方顯示,陶然從微信里給他彈了個語音,連忙道︰

    “陶然好像找我有事,不聊了啊紀總。”

    “不行。”紀曜禮說。

    林生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紀曜禮霸道地說︰“凡事講究一個先來後到,讓他等著。”

    林生拗不過他,只好說,“那我們什麼時候結束視頻啊?”

    紀曜禮︰“我說結束的時候。”

    “可我等下還要拍戲的,沒法一直視頻啊。”林生說。

    紀曜禮︰“把手機放在角度合適的地方,我看著你拍戲,你不用管我。”

    我不放心你。

    林生一臉嫌棄,“紀總,這還在追我呢,就這麼黏人,以後還得了,請您控制一下自己。”

    “我不。”紀曜禮學著他的調調,耍賴皮。

    我怕有人和你說些骯髒又不真實的話語,你又躲著哭了怎麼辦。

    “行吧行吧,真拿您沒辦法。”林生無奈聳肩。

    紀曜禮想,看著你,你要是哭了,我還能馬上哄哄你。

    林生身後忽然傳來一群人的爆笑,他回頭—

    李東羽坐在地上,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因為攝影師們在補她的個人鏡頭,結果她一下沒忍住,打了個噴嚏,把蓋在臉上的白布都給吹了起來,演了場詐尸。

    林生瞅著,也跟著笑了起來,“紀總,公司這次招的小朋友太有意思了,簡直就是劇組的活寶。”

    紀曜禮咳了咳。

    林生沒注意,繼續說著,“還是我的小迷妹,上一場休息的時候,她說要申請當我本地粉絲後援會的會長,說要每天在網上做我的腦殘粉,哈哈哈哈哈哈也太逗了。”

    紀曜禮重重地咳了咳。

    林生說得起勁,“听說是我大學的後輩,在讀書的時候看了我不少舞台劇作品,那時候就把我當偶像了,唉呀媽呀,我真是可愛又迷人啊……”

    紀曜禮咳上加咳。

    林生頭也不回地說︰“紀總,喉嚨不舒服就多喝點熱水。”

    紀曜禮︰……

    ??到底該擔心誰喜新厭舊???嗯?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