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31章

第31章

    紀曜禮在屏幕這頭摸著下巴, 思考要不要把這個公司新招的小朋友,“請”到辦公室喝口熱水。

    他出了家門,在下樓梯,外面的天色漸嘿。

    此時屏幕那頭的場務正喊著開工,這場戲, 劇組租了整條街,正在清場。

    林生連忙起身, 看了一下周邊的設備,最後把手機橫著靠在一個燈具上,問道︰

    “我把您放在這可以嗎?”

    紀曜禮瞧著這塊視野夠高, 也沒什麼性xing)尤說日詰彩酉 點頭, “可以, 你去吧。”

    林生搖頭失笑, 朝他揮了揮手, 做了個拜拜的口型, 然後轉身往拍攝中央跑去,化妝師上前往他臉上撲著腮紅, 道具組的小姑娘往他手里塞了個酒瓶,說︰

    “林老師,這里面裝的都是白水, 您放心喝。”

    “謝謝。”林生面上淺笑, 心里卻有些犯迷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 總覺得化妝師的和這小姑娘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帶著一種窺探的感覺……又好像感覺有無數雙眼楮在看著自己,他猛地抬頭,身旁的攝影師燈光師卻自然地低下頭,一切又好像是他的想象。

    然後和穆南對上視線,意外的是竟然從對方眼里看到了憂慮,穆南是……有什麼話想和自己說?

    他下意識地想走過去,羅導卻已經走到了他身邊,一起走來的還有甦子涵。

    林生心里覺得奇了怪了,怎麼甦子涵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同時眼里的神色還十分復雜。

    林生下意識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羅茗剛才並沒有休息,一直在研究下一場戲需要拍攝的鏡頭,自然也沒時間摸手機,他工作的時候脾氣古怪,也沒人會專門過來和他說八卦,所以並不知道網絡上關于林生的謠言。

    他莫名其妙,“能有什麼事?馬上要開拍了,我來和你說下這場戲︰瞿陽他家境本來就不太好,和父親相依為命住在一間平房里。做主播剛剛有了名聲,生活也有了點起色,卻發生了新漪溺水的事,丟了工作,父親被輿論還有心里的愧疚逼得離世,瞿陽對這個世界徹底絕望,準備打開煤氣自3離世。

    “而你呢,雖然和阿贊分手了,但還是忍不住偷偷到地下酒吧去看他,在酒吧里喝得爛醉,出來在街上亂走,走到了幾百米外的平房區,聞到了煤氣味,瞬間清醒了,主動施救。你妹妹意外離世,情人出軌,臨近畢業,畢業設計卻一籌莫展,你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悲慘的人了,卻沒想到在見到瞿陽的時候,發現竟然有人比自己更難過,那種靈魂被踫撞的感覺,需要從你的眼楮里表達出來。”

    林生頷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同時心里猜測著,甦子涵剛才那樣表情,應該還是在被昨天紀曜禮摸手殺嚇到了吧。

    羅茗又叮囑了甦子涵幾句,坐到導演椅上,後者進了平房。

    action—

    林生往嘴里灌了大口“酒”,透明的yh順著嘴角,打濕了衣衫,他也不在意,嘴里小聲罵著阿贊,罵著罵著,眼眶就紅了,吸了吸鼻子,腳下沒注意,差點被路邊的塑料瓶給絆倒,他大聲地喊了句靠。

    蹲下來臨場發揮,指著塑料瓶威脅,說要報警。

    在手機那頭的紀曜禮,剛上汽車,听到這話,忍不住就笑咧了嘴巴,這簡直就是林生醉酒後的經典台詞,林生演起醉漢來,說是本色出演也不夸張,表情和說話語氣賊欠收拾,紀曜禮恨不得立刻穿過屏幕,然後……

    盤他。

    “把車窗搖起來吧,窗外太吵了,我都听不見林生說話了。”紀曜禮頭也不抬地說。

    安謙應了聲,癟了癟嘴,把車窗全部關好。

    紀曜禮目不轉楮地盯著屏幕︰“我每次看他演戲的時候,都能感受到他就是為演戲而生的,他是真心喜歡這份職業。”

    安謙每每陪紀曜禮去劇組的時候,觀看過不少次林生演戲,贊同道︰“林生確實很有靈(性xing)。”

    “我眼光真好。”紀曜禮自然接話。

    安謙︰“……”

    “喝醉了還是這麼可愛。”紀曜禮繼續說。

    安謙心里,不想听了怎麼破。

    他一本正經地說︰“行車途中,請勿與司機交談。”他怕他開著開著開吐了。

    紀曜禮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只當沒听見。

    忽然皺眉道︰“畫面怎麼卡住了?”

    安謙打開車燈,“紀先生,隧道里信號不好。”

    紀曜禮抬頭,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汽車行進到隧道,他眉心擰得更深了,“這隧道多長?”

    “隧道限速,至少要走五分鐘吧,您忍忍。”

    “開窗。”紀曜禮忽然說。

    安謙“啊?”了聲,愣愣地把紀曜禮那頭的窗戶打開,然後從後視鏡看到—

    他那往日威風八面的大老板,竟然把手機貼到窗邊,四處晃,“誒,這里的信號不錯,林生動了一下。”

    “把他表情卡成這個豬樣了,截圖,等會發過去笑話他。”

    “靠,又不動了,這隧道怎麼又臭又長。”

    安謙︰“……”這個妻奴。

    劇組這邊。

    林生踉踉蹌蹌地走到平房區,踩了一腳泥巴,滿臉的嫌棄。

    驀地,他身形一頓,猛地看向其中一間緊閉門戶的人家。他用力吸了吸鼻子,“怎麼有一股煤氣味。”

    “咚—”忽然一聲響。

    嚇得林生一大跳,還以為是煤氣壇子爆炸了。轉念一想不對啊,節目組用的空壇,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就連羅導等都呆了片刻,甦子涵快步從平房里走了出來,疑惑問︰“剛才什麼聲音。”

    林生偏頭看向身後兩百米的街,聲音好像是從那邊傳來的。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給怔住了,拉了警示線的外圍,怎麼忽然間這麼多人?大部分是女孩子,看上去年齡都不大,二十出頭的樣子,表情激動,正揮著手喊著什麼,場面十分混亂。

    羅茗等人也發現了,跟著納悶,一般拍攝會有零星的路人圍觀,但不會出現這樣人山人海的情況。

    攝影師眼尖,敏銳地看到人群中不少人拿著相機,那裝備一看就是專業人士,“好像還來了不少記者……”

    林生隔著有些遠,听不清她們在喊什麼,像在抗議,然後看到清場的工作人員手牽手站成一條線,竭力阻止著他們的靠近。

    本來在一旁休息的東羽也被這樣子給嚇到了,哆哆嗦嗦來到林生身邊,“這、這陣仗,怎麼好像是來鬧事的?”

    壯壯臉都白了,連忙跑過來,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條圍巾,把林生腦袋都裹住,“生哥!我們快從背街走!”

    林生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壯壯拽著走了兩步,忙停下來,“等等……東羽她不用走嗎?”這突然間的,都是什麼事啊?

    “不用!”壯壯急得額頭都冒汗了,“他們就是來找你的!”

    這話一說完,林生徹底站住了腳,一瞬間忽然想明白了剛才其他人看自己的眼光為什麼那樣了。

    發生了什麼只有他不知道,但大家都知道了的事。

    他的聲音嚴肅,“你告訴我,到底怎麼了?”

    壯壯沒敢說話,前一刻林生有多喜悅自己有粉絲團了,她是感觸最深的,實在說不出口讓他難過的話。

    穆南小跑了過來,情況緊急,只能直說了︰“網上傳出你和紀總開房的偷拍照,還說你是插足紀總婚姻的小三,出賣yh得到影視資源,加上你和甦子涵合作的消息剛發出去,甦子涵的粉絲們暴怒,為甦子涵抱不平,現在現場的情況對你很不利,你還是听你助理的趕緊先離開吧。”

    林生呆在原地,萬般沒有想到竟是因為這樣的事,“……我和紀總?”

    他朝遠處擺在器材上的手機看了一眼,所以,紀總才一直說要和他視頻,為的就是轉移他的注意力,不讓他看到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言論?

    所以陶然打電話給他,就是為了說這件事?

    東羽站得近,把穆南說的話听得一清二楚,也一臉被嚇到的神情。

    壯壯把林生面上的圍巾攏了攏,帶著他往人群的反方向跑,只是沒幾秒後,背街上也涌來了一群粉絲,劇組瞬間亂作一團,又組織工作人員圍到那頭攔截。

    “怎麼辦?!”兩頭都被粉絲包圍,壯壯急得直跺腳,林生等人徹底沒辦法離開了。

    監制拿著手機,到羅茗身旁,邊說邊比劃,還時不時地看一眼林生,滿臉焦急。

    羅茗這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甦子涵也听經濟人說清了事情的原委,揉了揉發痛的太陽穴。

    粉絲們的數量太多,工作人員們根本就攔不住,兩邊人群都在朝拍攝區域逼近,林生總算听清他們嘴里嚷的是什麼︰

    “林小三滾出娛樂圈!”

    “林小三求你放過我們哥哥!放過他!”

    “抵制林小三上太陽衛視!抵制太陽衛視!”

    “無德藝人勾搭已婚上司拍戲了,大家快來看啊!”

    “不換掉林小三,我們是不會看《100天》的!!”

    粉絲們的情緒激動,大聲嚷嚷著,旁邊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民眾,紛紛拿出手機狂拍。

    林生的心里萬分古怪,生氣之余,竟覺得好笑,有生之年,竟然自己給自己帶了綠帽?

    不少工作人員看他的目光已經有開始隱藏不住的鄙夷,他們為什麼要為一個小三賣命?劇組竟然攤上這樣的丑聞,票房還能好嗎?他們辛苦了這麼久,會不會是白忙活了?

    林生喉嚨發苦,猜不準是誰在背後整他,但確實對他造成了十分惡劣的消極影響,他恍然想到自己的粉絲後援會,是要成為一個笑話了嗎?

    壯壯安慰他,“會沒事的,生哥,你不要擔心!公司已經想好了對策,會解決的。”

    甦子涵的經紀人趁大家不注意,暗地里把甦子涵拽到一邊,在他耳邊低聲道︰“這事你就不要管了,鬧事的都是你的粉絲,你幫哪邊都不是人,公司的想法和我一樣,你至始至終保持沉默就好,不站隊,反正那個林生自己作,跑去當什麼小三,和我們又沒有關系。”

    甦子涵望著地面有些出神。

    經紀人焦急得很,推了他一把,“和你說話呢!”

    甦子涵語氣含嘲,“那一次,你也是這麼和我說的。”

    經紀人聞言怔了怔,嘴唇微動,沒能說出話來。

    甦子涵︰“你要我什麼都別管,反正是林生和別人的事,作為一個唯一有能力有交情幫助他的人,我當時畏畏縮縮地听了你的話,袖手旁觀,最後雖是風平浪靜了,可我內疚了多久你知道嗎?”

    經紀人抿著嘴唇,沒有說話,她知道甦子涵一直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到現在都沒有釋懷。

    甦子涵呼出一口氣,不顧經紀人阻攔,來到林生面前,問了一句,只有他們倆個心知肚明的話︰

    “林生,你還是原來的那個你嗎?”

    林生現在心里亂成一鍋粥,“問這個干什麼……”

    “你直接回答我。”甦子涵打斷他的話。

    林生看著他的眼楮,片刻道︰“是。”

    甦子涵心下稍安,點了點頭,“等會兒你到保姆車上把門鎖好,不要出來,我當面和粉絲交涉,然後發微博以我個人聲譽擔保你的清白和人品,過個幾天這件事應該就能揭過了。”

    此言一出,穆南的東羽都詫異地看向他。

    林生也無比意外,“其實你沒必要這樣。”

    “我說過想要彌補,都是真心的。”甦子涵朝他淡淡一笑。

    林生︰“你不問我和紀總到底什麼關系?”

    “沒什麼好問的了,我相信你。”甦子涵擺了擺手,雖說他親眼看過林生和紀曜禮手牽著手,但他不信這些,更願意相信林生的為人。

    連忙叫來助理,想想怎麼先安撫一下情緒激動的粉絲,後面才方便溝通。

    羅茗和監制討論了有一會兒了,走到甦子涵身邊,“我和你一起去吧,劇組總要有個人發聲。”

    林生的聲音都要啞了,“羅導……”

    羅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好奇了,原本哪有什麼z姓演員已經選中飾演新夏這角色這角色的選角一直懸空,在確定是你之前我自己都沒定下來是誰的,網上那些人真是咸吃蘿卜淡操心。”

    甦羅二人朝人群所在地邁進,林生心里感動,卻沒有說話,抬腳跟在他們的身後。

    發現東羽竟然也跟在自己的身邊,林生苦笑,“你的偶像成了大眾口中的小三,你不應該脫粉躲得遠遠的嗎?”

    東羽搖了搖頭,遲疑道︰“前輩,您真的和紀總……”

    林生︰“不好說。”

    他看到東羽的表情變為了害怕,心頭也跟著涼了幾分,勸她道︰“你還是趕緊去車里吧,外面不安全。”

    東羽絞著衣服,不敢置信地說︰“您怎麼會看上紀總的啊,他都不愛笑的,還長得那麼嚇人……”

    林生頓了頓,那人挺愛笑長得也好看的啊。

    東羽捏了捏拳,“我偶像的眼光雖然奇奇怪怪的,但我相信網上的那些事,一定是恐怖的紀總逼迫您的,這不能成為我脫粉的理由,前輩,我不走,我要留下來保護您!”

    林生︰“……”

    死忠粉的思維是你永遠沒法跟上的。

    可莫名有些暖怎麼回事。

    林生感覺自己的衣服被人拽住,回頭一看發現是壯壯,她一臉的擔憂,“生哥,你不要再往前面走了!你看那些粉絲的樣子,跟瘋了似的,等會他們要是做了什麼過激的事情怎麼辦?暫時就先交給甦老師跟導演解決吧。”

    林生靠近人群的同時,人群立時爆發出了比剛才更大的喧鬧聲,其中不乏難听的言語,粉絲們看著林生的眼神里全是不滿。

    人群最前方散落著一地的垃圾,還有一個破裂的垃圾桶,看來剛才的聲響就是粉絲們和工作人員爭執的情況下,把垃圾桶踢翻了給造成的吧。

    林生的心顫抖了下,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他何曾被大眾這樣關注過?還是以如此消極的情緒來關注的。沮喪、難過、委屈,他內心的情感也隨著大家的憤怒不斷放大。

    他看著甦子涵和羅茗在和清場人員交涉,他下意識地捏緊衣角,心里想了很多。

    憑借著甦子涵的社會地位,是可以幫助他獲得暫時的解脫,可是他剛才已經用手機看過被偷拍的那幾張照片,他和紀曜禮之間的動作,確實過于親密了。

    甦子涵硬給他擋下來,有可能造成欲蓋彌彰的反效果,同時給甦子涵自身造成不利的影響。

    甦子涵出道時間早,年歲在他臉上留下了成熟的味道,也給他增加了勇氣與責任心。他的事業本應該蒸蒸日上,而不是受他牽制。他和甦子涵有過舊的恩怨,但一碼事歸一碼事,林生不想他用自損的方式做補償。

    他又回頭看了眼身後胡亂倒在地上的拍攝儀器、道具。

    粉絲們一直叫喊的言論他也听到了,這件事已經影響到了劇組的聲譽,一個處理不當,有可能拉著整個劇組的陪葬,他就是覺得,現下這樣的處理辦法,並不是長久之計。

    他一把將圍巾扯掉,事已至此,躲是躲不過了,不能再自欺欺人了。他摁著額角,強迫自己鎮定,得想一個對所有人都好的辦法。

    忽地—

    人群前排爆發了一股不小的爭吵,所有人都注意到那頭。

    一個穿著高中校服的女生,扎著高高的馬尾,怒氣沖沖地對旁邊帶著口罩的甦粉道︰

    “喂!你嘴巴放干淨點啊!別張嘴閉嘴都是小三還問候別人祖宗,有點素質沒有?”

    校服女生旁邊還有三個同齡女孩,看上去是她的同學,雙手環胸,明明怕得臉都白了,卻不後退一步。

    甦粉差點被這女生的給喝住,過了會兒,理直氣壯地道︰

    “是這林生私生活不檢點,怎麼?他做得,還不允許我們說得了?”身後不少人附和。

    校服女生白了她一眼,“他的私生活不檢點?他做了什麼,你親眼見著的嗎?憑著幾張照片,就斷定一個人如何如何,這麼大的人了,能不能有點獨立思維,人家八卦怎麼說,你們就怎麼信,真是可笑。”

    “你!!”甦粉氣得滿臉通紅,她後面另一個的甦粉站出來,打量著這個校服女生,“我認識你,你不也是我們哥哥的粉絲嗎?這個時候不應該站在我們這邊嗎?你是假粉吧?”

    校服女生挑眉,“不好意思啊,我不戰隊。粉是真粉,還是個有頭腦的粉絲,至少我不會像你們這樣,搞什麼游行讓哥哥為難,愚蠢。”

    “臥槽!!!哪里來的小屁孩!姐姐們說話做事還有你嚼舌根的份?”一群甦粉怒了。

    林生完完全全地被這校服女孩給震懾住了,喃喃道︰“思佳……”

    蔡思佳是追星狂魔,只要能逃課,她和好閨蜜們就是劇組在哪就跟到哪,自然也第一時間看到了網上的事情。

    蔡思佳心有所感地轉頭,和他對視了一眼,眼底滿滿的都是擔憂。

    林生心里軟得一塌糊涂,這個蠢丫頭,該擔心的是她自己,就四個女孩子,怎麼想著和這麼多人抵抗,(性xing)子真是越來越沖動了。

    東羽看著人群中用嘴巴單挑過了一群人的蔡思佳,驚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這個妹妹戰斗能力爆表啊,也太酷了吧!”

    林生無奈道︰“這是我表妹。”

    東羽用力點了點頭,“好,那從今往後也是我的姐妹了。”

    甦子涵這頭準備妥當,即將和羅茗一起出面溝通,林生怕蔡思佳激怒了粉絲們,被欺負,也靠了過去。

    記者們看到事件的兩位主角靠近,連忙擠到前面來,一時間閃光燈晃得人眼楮都快睜不開了,記者們七嘴八舌的︰

    “林生,你和薰霖的總裁是不是真如網上說的那樣有一些難以啟齒的關系?”

    “甦子涵,你對他們的關系之情嗎?”

    “甦子涵,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林生,有傳你搶了某位z姓演員的主角名額,到底是真是假?”

    ……

    林生被這一堆尖銳的問題給攪懵了,腦子里一片空白。

    那個剛才被蔡思佳懟了的甦粉,瞧見了林生明顯不設防,一時怒從心起,揚起手里還剩大半水的礦泉水瓶,作勢欲往林生的臉上扔。

    她的手腕卻在一剎那間,被人緊緊握住,那人的力氣加重,似要把她的手腕捏斷似的,她痛苦得五官扭曲起來,吸著氣,看著身邊突然出現的西裝男人,這、這不是……

    紀曜禮對林生揚了揚嘴角,“來晚了點。”

    林生看著出現在面前的紀曜禮,心里莫名就踏實起來,鼻子開始冒著酸氣。

    紀曜禮把那甦粉的手一推,語氣冰冷︰“你這一瓶子要是真的下去了,我絕對會讓你把牢底坐穿。”

    另一個正主出現了,記者們的注意力一時間又全部繞到紀曜禮那邊。

    與此同時,兩側街頭傳來整齊劃一的小跑聲,幾十個安保人員強勢沖了進來,瞬間把瘋狂粉絲們給隔開。

    紀曜禮面色自若地和記者們周旋,說著模稜兩可的客套話。

    壯壯松了口氣,“生哥,紀總來了,我就說會沒事的吧。”

    很神奇的,林生從來沒有想過,紀曜禮會置自己于不顧。因為他是會為了自己,連生命都放在第二位的人啊。

    他心中模糊地有了些想法,拉著壯壯,不做聲色地後退了兩步︰

    “你實話和我說,紀總是怎麼打算的?”

    壯壯有些猶豫。

    “說啊!”林生急得太陽穴突突的疼。

    壯壯橫下心,把自己知道的都給倒了出來,“紀總說找了兩個朋友,去那個酒店門口補拍了幾張照片,一會兒就拿出來,和媒體說那天不是和你單獨開房的,是還有兩位朋友一起的,四人打了通宵的麻將,表示和你從來沒有發生過關系。”

    林生顫抖地道︰“那我和他的那些照片過于親密怎麼解釋。”

    壯壯結巴起來,“紀總、紀總說,是他瘋狂糾纏您,你從頭到尾都不願意的,他就用影視資源威脅你,你才迫于無奈和他走近。”

    林生腦中“轟”地一聲響,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是啊,這樣他林生就完全摘干淨了。

    可他紀曜禮直接就被輿論掀到了風口浪尖,一個已婚的公司總裁,移情別戀旗下的藝人,甚至拿公司財產相要挾,讓這個人今後要如何在圈內自處?

    都這樣了,紀曜禮還是遵守著和他的約定,對隱婚的事,絕口不提。

    林生自言自語的時候說話聲都有了鼻音,“是傻子嗎……”

    這時安謙走到紀曜禮的身邊,輕輕點頭,紀曜禮會意,對周遭記者道︰

    “我在臨近的酒店內準備了一處舒適的場地,召開記者招待會,邀請各位記者同志們出席,稍後有任何問題我都會一一回應。”

    記者們大感意外,原以為今天會無功而返。

    安謙對眾人做了個請的手勢,準備帶他們過去,就在這時—

    “等等!”林生忽然喊道。

    所有記者又把目光聚焦到他的身上。

    待紀曜禮反應過來的時候,林生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朝他淡淡地笑了一下。

    紀曜禮心中忽然想到什麼,剛欲說話,就看到林生伸手,把那用紅繩串住的戒指,當著大家的面,亮到了胸前。

    大家跟著瞧了一眼,都覺得這個戒指有些眼熟,但沒想明白他的用意,直到……

    林生握住了紀曜禮的手,帶著一丁點撒嬌意味,搖了搖︰

    “老公,我和你一起去吧。”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