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38章

第38章

    林生連續工作了二十多小時, 疲憊不堪, 加上這一醉,直接從這天的中午,睡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還未睜開眼,首先感到的是頭疼欲裂。

    瞬間明白自己定是又喝醉了, 他捂著腦袋翻了個身,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床頭放著一杯蜂蜜水。

    這場景似乎異常的熟悉。

    他腦中閃過一道白光,猛地一個激靈從床上爬了起來, 看著衣架上放著自己和紀曜禮的外套,又又又又又在紀曜禮面前喝醉了!!!

    林生拿起蜂蜜水,一口氣全部灌下,昨天出了農家樂以後, 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次真是醉極了,竟然喝斷片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完全想不起來了!

    耳邊傳來水流聲, 林生咽了咽口水, 看向洗手間,紀曜禮在洗澡。

    他拼命捶頭, 強迫自己想起來, 抬手的時候,發現自己腰酸背疼, 昨天是做了什麼激烈的事兒?

    隱約想起有一段時間里, 他的腳沒有踩地, 輕飄飄的感覺就仿佛飄在天上……這時腦子里又飄過紀曜禮詢問自己的記憶,還有那句盛情的邀請,“騎我?”

    他心里大驚!所以他是真的壓了紀曜禮?

    他牙齒打顫,掀開被子,自己身下竟然只穿了一條內褲,秋褲和外褲全部不見了!!!

    這一刻,林生心里的萬分恍惚,誰能想到,一個鋼鐵直0,竟然也會有變1的這一天?

    他有點想哭,想著自己這只瘦弱的小小牛蚍蜉撼樹般駕馭紀總……他根本就想象不出來會是什麼樣子,昨天真的是辛苦自己了。

    不知道這樣那樣的時候,紀曜禮有沒有嫌棄他的尺寸。

    他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下意識地在枕頭下面摸手機,想看看現在幾點了,結果把手機拿到手里時才,發現是紀曜禮的手機。

    紀曜禮去洗澡的時候,手機屏幕忘記鎖上了,以至于林生正巧看到他的微信界面。

    置頂的那個人,頭像和林生的頭像一模一樣。

    林生愣了兩秒才反應這是他自己,想著紀曜禮曾經強迫他改備注,卻把自己的備注掩得死死的,他特意看了眼紀曜禮給自己的備注。

    三個字,第一個字是舒,有些拗口第一遍沒讀通,想再看一遍的時候,洗手間內傳來擰門把的聲音。

    嚇得林生來不及細看,又把手機扔回了枕頭下面。

    紀曜禮來得匆忙,沒帶睡衣,只好穿著襯衣出來,一出來的時候發現頭發亂七八糟,眼袋深重的林生雙腿跪在床上,俯首帖耳地對他道了聲︰

    “寶貝,我錯了。”

    此時此刻林生是清醒的,並不知道紀曜禮到底是不是想被壓,只是有過這樣的揣測,但喝醉了的他竟然膽大包天地付諸了實踐,真是罪該萬死,只能先認錯求得一點原諒了。

    什麼好听先撿著什麼說著,寶貝老公張嘴就來。

    紀曜禮心里好笑,面上的神色淡淡,這人昨天不是特別神氣,還把他懟在餐桌上想扒他的褲子?

    林生發現紀曜禮沒理他,心里又是一慌,小心翼翼地抬頭瞧著紀曜禮,後者臉色有些發白,渾身無力懶洋洋的樣子。一時間,林生對自己有些佩服。

    沒想到我小小的yh,竟然能有這樣大大的能量!

    紀曜禮覺得自己的心(性xing)也被林生鍛煉出來了,畢竟林生有過一次前科,認錯態度又良好,這次他竟然一點也不生氣,瞥了眼他光溜溜的腿,“褲子送去給民宿老板洗了,等會兒就會送來。”

    昨天睡到一半,林生難受,爬起床就吐,沾到了褲子上,紀曜禮就幫他把外褲送出去了。

    這不還穿著內褲嗎?床上的林生怎麼臉都紅了?紀曜禮莫名其妙地想。

    林生再度拿出示弱的殺手 ,在床上嗯哼了一聲,“啊—身子好難受啊,骨頭跟散架了似的!”

    紀曜禮掃了他一眼,“當然了,開了幾個小時的車,能不難受?”

    林生的心瞬間懸到了嗓子眼!!!天啊!竟然是真的,他真的把紀總給壓了!

    他崩潰地閉了會兒眼楮,他需要時間來接受自己忽然間轉變的體`位,再睜開眼時,他整個眼眶都紅了,由衷地道了句︰

    “寶貝,我對不起你。”

    紀曜禮被他嚇了一跳,雖然昨天受到了致命打雞,但小小紀恢復能力極好,沒有傷及根本,林生不需要這麼內疚的。

    他擺了擺手,“算了,只求你下次不要再踫酒了。”

    “一定!我一定不踫了!”林生心里又是後悔,又是新奇,誰能想到一壺酒,能改變他的人生軌跡?從嗷嗷待哺的小白兔,變成現在威風凜凜壓著小媳婦的大相公?

    瞧紀總現在多好說話啊,上一次醉酒他可是哄了紀曜禮一天才哄好的!這次竟然輕飄飄地就算了?一定是被自己昨天的雄風給鎮壓了!服服帖帖哦吼吼!

    “你趕緊洗漱吧,剛才壯壯已經來催了一道,劇組在準備拍攝了。”紀曜禮把東倒西歪的拖鞋拿過來放到他床邊。

    林生觀察仔細,發現紀曜禮走路竟然有些別扭,感覺在夾著屁股走路。林生的臉頰瞬間跟火燒似的,都怪他自己太猛了,才害得紀曜禮受這樣的苦,他內疚萬分︰

    “寶貝,你yh不舒服,今天就不要出門走動了,好好在床上躺著休息吧。”

    紀曜禮怔了怔。

    林生昨天到今天一直睡著,紀曜禮卻保持著正常作息,昨晚怎麼叫林生,林生都不願意起床後,他自己到後廚點了碗臘肉炒筍蓋飯,應該是民宿老板家的臘肉處理得不干淨,而他的胃部又比常人敏感,一晚上就跑了好幾次廁所了,拉得虛脫菊花也疼,yh確實不舒服。

    原本還想著去片場看看林生拍戲的,但既然林生關心他,他還是好生歇著吧。

    穿戴妥當的林生,出了門,靠在走廊的牆上,長舒了一口氣。

    沒讓紀曜禮一起出門,一方面是確實擔心他的yh吃不消,另一方面,那天羅茗給他說戲的時候,再三強調,今天要拍的這場戲,千萬別讓紀曜禮看見。

    是場尺度較大的吻戲,雖說是借位,但據說上次他和穆南拍校園那段戲的時候,連牽個手都被紀曜禮醋了好久,害得編劇們忙得團團轉改劇本。

    林生自接觸這個專業以來,通讀過不少優秀作品的劇本,親熱戲不是一部作品的必須,但是許多感情處理的調味劑,尤其是《100天》這種以情感為表現手法的電影,導演編劇一致認為瞿陽和新夏兩人在只有二十個平方大小的房間內共度一百天,不發生什麼就太柏拉圖式愛戀了。

    林生走後,紀曜禮捂著肚子又去了趟廁所,蹲了片刻,然後雙腳發軟地出來,趴在床上。

    他撥通了安謙的電話。

    那頭接得很快,安謙聲音悲涼地的喚了聲,“紀先生……”

    紀曜禮眉頭微蹙,“你那邊還好嗎?”

    “不好!一點也不好!”安謙苦著臉,憔悴地倒在汽車後座上,“交警把我們帶到了就近的加油站,所有車都在這里滯留著,到處都一團亂,廁所堵了都沒人管。”

    “好一點的加油站一般會有旅店,你開個房休息一下。”紀曜禮道。

    安謙長嘆一聲,“可偏偏這個加油站又破又舊,除了個便利店和小食堂外,連個招待所都沒有!”

    “交警那邊怎麼說?”

    “這雪時下時停的,路一直封著,說是讓我們等消息,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有消息啊。”安謙癱在位置上,“泡面吃了幾餐我都要吃吐了,還死貴死貴的,手機充電的地方還要排隊,手機信號也時強時弱,紀先生,我好可憐。”

    紀曜禮跟著一嘆,“冷就多開些空調,別怕燒油,所有花銷公司都給你報銷。”

    安謙的鼻音重重,“紀先生,您真好。”

    紀曜禮肚子又開痛了,連忙掛了電話,沖向洗手間。蹲在馬桶上時,他慘兮兮地笑了,真是一對難兄難弟。

    他又虛弱地趴回了床,想著睡一下可能就好了,這頭剛把眼楮閉上—

    手機就傳來了連續“叮叮叮”的聲響。

    他煩躁地拿起手機,鮮少有人同時連續發這麼多條消息打擾他,他低頭一看,眉頭微微舒開,原來是【生生哥哥的發際線救援隊】這個群里在刷消息。

    這個群就是林生粉絲後援會的總群,里面除了分群的群主,就是後援會里的核心粉絲。粉絲們顯然是起床了,開始了日常嘮嗑。

    紀曜禮瞬間瞌睡全無,點開群成員列表,自言自語道︰

    “哪有什麼帥氣的小哥哥,還沒有我帥。”

    退出來的時候,隨手滑動看了眼粉絲們的對話,基本是在閑聊,他除了覺得生生粉絲的日常很新鮮以外,並沒有什麼加入的興趣,看了兩眼就準備退出,沒想到忽然出現了一個叫【甦涵涵的甜蜜餞兒】的用戶︰

    “我有林生和我們酥酥現場拍攝的生圖,有沒有人要看!!!”

    有關林生的生圖,大家自是要看︰

    “要要要!”

    “快發!”

    “天啊!大清早福利真好!”

    ……

    甦涵涵的甜蜜餞兒︰“我朋友前天路過,順手就拍了,大家品一品。”

    然後發了兩張偷拍照片,一張是新夏喝醉了在河邊和瞿陽纏打在一起的,一張是瞿陽把新夏背著往平房走的。

    甦涵涵的甜蜜餞兒︰“我們酥酥超級有男人味了!林生和他站在一起配一臉啊!”

    紀曜禮滑動的手指一頓,哪里配了?

    下面的粉絲們瘋狂了!

    “別說還真有點配!”

    “oh no!我還是粉紀總和林生cp多一些!”

    “我們生生哥哥醉酒的樣子也太可愛了叭!”

    “天啊,放下我們生生哥哥,讓我來!”

    紀曜禮抿著唇,跟了一句︰“電影還沒有上映就隨便公開拍攝現場的圖,不合適吧?”

    哪想直接被這【甦涵涵的甜蜜餞兒】給無視了,她激動地宣布︰

    “從今往後我就是花生酥cp毒唯,有沒有人一起啊啊!”

    大多數粉絲沒有響應,但還是有不少粉絲的思路被她帶偏,紀曜禮看著屏幕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打開通訊錄,給壯壯打了個電話。

    正抱著羽絨服站在導演椅旁邊的壯壯,察覺到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連忙跑到一百米外遠離拍攝區域,拿起手機發現是紀曜禮的電話,瞬間打起精神︰

    “紀總,請問是有什麼事要吩咐嗎?”

    “林生在你旁邊嗎?”紀曜禮先是這樣問。

    壯壯說︰“不在,生哥在拍戲呢。”

    “很好,你把林生粉絲後援會總群的群主給我。”

    “好的。”壯壯下意識就是答應,但很快反應過來,想問要這個干什麼用,又不太敢問,只好拐著彎說,“可……群主一般是會長擔任的。”

    “行,從今往後我就是林生粉絲後援會的會長。”紀曜禮決定了。

    壯壯呆在原地。

    紀曜禮反問︰“有什麼問題?”

    “沒、沒有。”壯壯連忙開免提,把界面切到粉絲群,“好了,我把群主給您了。”

    “你宣布一下。”紀曜禮說。

    壯壯︰“啊……哦哦好,我現在就說。”

    紀曜禮沒有掛電話,盯著群消息,三分鐘後,壯壯組織好語言︰

    “親愛的小花生們,我們盼星星盼月亮地,終于把我們的會長盼來了,就是這位10先生。這位10先生,現實工作是和薰霖傳媒打交道的,能夠第一時間掌握生哥的動態,是絕佳的會長人選,下面大家熱烈歡迎!”

    “哇!”

    “這不是昨天那大叔嗎?”

    “我的媽呀大叔深藏不yh啊!”

    “會長你好!!”

    “哦莫合個影!”

    “閃現一下,混個眼熟!”

    ……

    紀曜禮沒有立刻說話,而是分幾次發了五萬兩千塊的紅包,接上了幾句話︰

    【任何事听從壯壯還有副會長的安排。】

    【在電影未上映之前,不許發布任何非官方路透。】

    【你粉別家cp我無權干涉,但不是在這里。】

    【所有林生的粉絲群只能粉官方cp。】

    【林生≈紀曜禮】

    最後一句︰【我話少,脾氣很差,以上,違者踢群。】

    最新消息顯示︰“用戶【甦涵涵的甜蜜餞兒】等幾人被10移除粉絲群”。

    大額紅包把群里的所有人都炸了出來!

    經過了一場激烈的搶紅包,大家興奮回復︰

    “會長威武!!!”

    “大叔好愛你哦!!”

    “就是就是,我剛才就看不慣那什麼甜蜜餞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脾氣我愛了。”

    “就喜歡這種用錢說話的會長!”

    “謝謝紅包!”

    ……

    紀曜禮yh了個面後,沒性xing)偌絛禱埃 諧雋宋 漚緱妗br />
    而在手機那頭的壯壯早就瞠目結舌,心想,原來是這位總裁大人又酸了。

    “等一下再打你電話。”紀曜禮丟下這一句,就掛斷了。

    然後飛快地沖入廁所。

    出來的時候,紀曜禮找出包里常年都帶著的胃藥,吃了兩顆,渾身沒勁兒地趴回了床上。

    他順手拿起手機,看到粉絲群里還在刷屏歡迎他,心里又滿足又覺得自己好笑,怎麼只要一牽扯到林生,自己就會做些無厘頭的事,和那些人較勁是干什麼?

    失笑過後,他給壯壯撥了個視頻。

    壯壯剛听說他要回電話,動都未動一直在等著,所以接得很快。

    “紀總。”一顆圓鼓鼓地腦袋霸屏,差點嚇得紀曜禮把手機甩開。

    紀曜禮把手機拿遠,“換到外攝像頭,我想看看林生拍戲的樣子。”躺在床上都要無聊死了,還是看林生有意思。

    “這……”壯壯心里慌得厲害,今天這場戲可不能讓紀總看到啊!

    “快點,磨蹭什麼?”紀曜禮開始不耐煩了。

    壯壯轉身,朝拍攝區域慢慢走去,心想,要不裝摔一跤?假裝把手機摔壞了,視頻也斷了?

    “你再慢一點就能收到律師發的解雇函了。”紀曜禮冷冷的聲音傳來。

    壯壯一哆嗦,連忙跑了起來。導演,對不住了!

    她咬著唇,竭力不讓自己的手顫抖,拍攝的外圍,把攝像頭對準了平房屋內—

    新夏為了說服瞿陽當自己畢設的模特,說自己無路可去。死皮賴臉地賴在他家已經有兩天了,白天和瞿陽耍嘴皮子,到了夜晚,他還是會忍不一遍遍翻看自己和阿贊過去的聊天記錄。

    和瞿陽背靠背睡在一張床上的他,無聲地流淚,但因為抽泣時yh的晃動,還是讓瞿陽發現了他的異樣。

    瞿陽慢慢起身,盯著他的手機屏幕看了好一會兒,末了,沒有感情地道︰

    “就為了這點破事,呵。”

    本就很是傷心的新夏听了這話,又怒了,把要拜托人家當模特的事全忘了,一下子就氣得爬了起來,“這點?點?”

    他一個枕頭砸到瞿陽身上,“你懂什麼?你根本就不懂!”

    “我是不懂。”瞿陽的瞳孔在此時更加暗淡,“你的一生,會經歷更多比失戀更讓你絕望的事,省點力氣吧。”他嘴角揚起嘲弄的弧度。

    他的眼里又是這種,這種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厭倦,好像下一瞬就要徹底消失一樣。

    帶著對阿贊的痛心,對瞿陽的好奇跟生氣,新夏胸口憋著一股氣,猛地把他推到床背上,“我現在想更讓你絕望一點。”

    紀曜禮看著手機里二人的動作,林生摁著甦子涵的腦袋那樣biaji一下,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靠靠靠靠靠靠,雖然是為藝術獻身……短時間內連腸胃與菊花的疼痛他都拋到了腦後!

    壯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而電話那頭的人已經好久都沒出聲了,她壯著膽子試探道︰

    “紀總……?”

    紀曜禮︰“等會中場休息,讓林生給我打電話。”說完果斷地把電話掛了。

    壯壯拿著手機焦急地來回踱步,看來紀總這是氣得不輕啊。

    這場戲結束,羅茗非常滿意,林生得空喝口水,壯壯欲言又止地來到他身邊。

    林生莫名道︰“怎麼了?”

    壯壯把手機遞給他,“紀總讓生哥你給他打電話。”

    林生挑了挑眉。

    壯壯良心有愧,主動說出了內情,“生哥,剛才紀總和我視頻,看到你和甦老師的吻戲……”

    林生差點沒接住手機,心里跟著忐忑起來,猶豫了五分鐘,才把電話打過去,張嘴就道︰

    “寶貝,找我有什麼事?”

    原以為免不了一番血雨腥風,結果紀曜禮只是聲音弱弱地道︰

    “生,我yh好不舒服。”

    林生下意識地攥緊拳頭,“還是很難受嗎?”

    “嗯……”紀曜禮的聲音里難得帶著些依賴的味道,林生的心跟著揪了起來,何曾听過他這樣的語氣,當即說了句︰“我馬上回來。”

    然後去和羅茗請假,羅茗听說紀曜禮不舒服,連忙準了,穆南和東羽恰好還有些鏡頭沒有補完,林生請一會兒假劇組這邊也不太耽誤。

    林生飛快地跑回了民宿,一把推開門,紀曜禮趴在床上,有氣無力地道了聲︰

    “你回來了。”

    林生忙蹲到他身邊,紀曜禮伸手抱住了他腦袋,喃喃道︰

    “生,我好難受。”

    林生回抱住他,擔憂道︰“雖然有些難為情……但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

    紀曜禮愣了愣,什麼難為情?哦,拉肚子難為情嗎?“沒事,不用去的。”他了解自己的yh,吃藥就行。

    他yh其實沒那麼難受,但心里想著林生和甦子涵那樣就難受,抱著他哼哼兩聲,“我在家里難受,你卻在片場和別人親親我我。”

    林生松開抱著他的手,轉而兩只手捧住他的臉頰,兩個大拇指都放到他嘴唇上,湊近親在自己的大拇指上︰

    “傻不傻?是借位的,像這樣。”

    紀曜禮的睫毛顫了顫,“真的?”

    林生點了點頭,擰著眉頭摸了摸紀曜禮的額頭,“怎麼還發熱了?”

    “沒事的,過一會兒就好了。”紀曜禮有胃病好多年了,發病嚴重了點就會引起發熱,好好休息就好了。

    林生卻想到了另一茬,他听說過,倆男的在這樣那樣的時候,第一次的話,如果後面的東東沒有及時清理,撕裂加上感染,是會發燒的。

    他心疼不已,摸著紀曜禮的臉蛋,一遍遍地道︰“對不起。”

    紀曜禮一臉懵,他是準備趁林生回來,好好和他親親我我一下,補償一下看到他吻戲的痛,沒這麼嚴重吧,今天林生到底怎麼了,老和自己說對不起?

    搞得他都不太好意思佔林生便宜了,剛把嘴湊過去,想親一下他,結果林生站了起來︰

    “我去藥店給你買點藥。”

    不待紀曜禮說“我有藥!”林生就已經快速地跑走了。

    因為天氣原因,很多藥店都沒有開門,路上的出租車都少見,他走了好幾條街,才找到了一家開門的店。

    戴著口罩,他耳朵紅紅地進了藥店,里面的營業員一听就知道是什麼病因,面無表情地給他拿了擦的,還有喝的藥,最後強力推薦了一款純天然的潤滑劑,林生的脖子都紅了,聲音沙啞道︰

    “……這個也要了。”

    後來提著裝藥的塑料袋子,他一陣風似地回了房間。

    紀曜禮疑惑地看著他,“外面有人在追你?”

    林生搖了搖頭,嗨呀這人,明知道他為什麼害羞,還非要問。

    他把塑料袋放到床邊,出去找民宿老板要熱水。

    回來後,林生把退燒藥拿出來,摳了兩顆配著溫水,看著紀曜禮服下。

    然後林生起身,到門邊,把門給鎖了。

    紀曜禮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後面的林生更令人匪夷所思了,他說,“寶貝,我把燈關了哈,我怕你不好意思。”

    紀曜禮︰???關什麼燈?

    林生見他沉默,深吸一口氣,“好吧,其實是我不好意思。”

    緊接著紀曜禮察覺到林生也上床了,傳來他在掏袋子的聲音,黑暗中他好像往手上擠了什麼。

    “昨天是我太大意了,以後我會做好措施的。”林生帶著安慰的語氣,然後手伸到紀曜禮褲子邊,準備解扣子。

    紀曜禮驀地捉住他的手,“你、你干什麼?”

    林生一臉無辜,“不幫你把褲子脫了,怎麼上藥?”

    紀曜禮頓了下,“上什麼藥?”

    林生小聲道︰“我會輕一點的,你別怕,藥店的營業員說了,這藥對撕裂傷特別好。”

    紀曜禮晴天霹靂︰“撕什麼裂?”

    林生拍了拍他的肩,“別擔心,我不是渣男,我敢做敢當,我會對你負責的。”

    紀曜禮︰“……”

    有一句p不知當講不當講。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