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43章

第43章

    林生跳上床, 二話不說地把手伸向紀曜禮的領口。

    後者yh靈活避過, 翻身下床, 說話的語調恢復正常,一本正經地道︰“年輕人, 不要整天滿腦子想的都是這些啊啊嗯嗯的玩意兒, 稍微矜持一點。”

    “我今天還非要狂野給你看看!”林生追了過來。

    紀曜禮拖鞋也來不及穿, 拔腿就跑, “你說操就給你操, 我不要面子的嗎?”

    林生繼續追,“別跑啊, 哥哥喜歡你,讓哥哥來好好疼愛你。”

    二人圍著屋子跑了好多圈, 最後是紀曜禮猛地停住,趁林生不注意, 用皮帶把他的手捆住才得以休息。

    紀曜禮猛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然後把他放在床上,兩人都因為剛才激烈運動而喘著氣。

    林生的手背在身後,只能側著趟,很是無語道︰

    “你說你,又愛撩,又光說不干假把式,又不讓我干……”

    紀曜禮渾身懶洋洋的, “激將法沒用, 你還是省點力氣吧。”

    “那你放開我。”林生掙了掙手, 沒掙脫開。

    紀曜禮︰“就這樣睡。”

    林生︰???

    紀曜禮覷了他一眼,“我估摸著你是很喜歡這樣的,上次還在我胸口咬了一口。”

    林生紅著臉,踢了他一腳,“你才喜歡。”

    紀曜禮也側身抱著他,用自己的腿把他的腿夾緊,不讓他動彈,“睡吧。”

    ……

    跨年晚會一天天逼近,兩位主角需得利用一切閑暇時間去練歌,劇組方面也是盡可能的支持,畢竟這合唱節目也是電影宣傳中極為重要的一步。

    第二天的劇組拍攝極為順利,提早兩個小時收工,給林生和甦子涵空出練歌時間。

    下午四點,林生和甦子涵站在影棚後門。

    前者在等紀曜禮來接,後者在等助理將保姆車開出來。

    沒等上一會兒,拐角處駛來兩輛黑色的汽車,前面一輛的後車座的車窗搖下,紀曜禮沖他微微勾唇,林生連忙跑了過去。

    後面一輛汽車在甦子涵面前停了下來,安謙朝甦子涵按了兩下喇叭,“上車嗎?甦老師。”

    甦子涵搖頭,“我的車一會兒就來了。”

    安謙下車,半推半就地把甦子涵推上了副駕駛,“就坐我車去薰霖吧,還順路,省得讓經紀人姐姐也跟著跑一趟。”

    “這……多不好意思。”甦子涵仍舊猶豫。

    安謙這幾天和甦子涵接觸,發現他是一個外冷心熱的人,面上看著很不好接觸,實際上不怎麼會拒絕人,不然也不會老實巴交的在休息日和他打了那麼久的電話。

    安謙跑回了駕駛座,見甦子涵坐得有些拘謹,他說︰“別擔心,等會練習結束,我再親自把你送回家。”

    甦子涵看著他問道︰“你今天是專門過來接我的嗎?”

    安謙頓了下,那倒不是,其實他早晨是和紀曜禮去處理公事了,接送了人的,所以這才單獨開了輛車。

    但他臉皮頗厚地點了點頭,“是啊。”

    甦子涵再不好意思下車,給助理打了電話,說自己跟著薰霖的人直接就走了。

    現在還沒開始下班的晚高峰,路上的車流量不是很大。

    甦子涵所在公司是自己成立的個人工作室,旗下暫時沒有簽別的藝人,所有部門只為他一人運轉,雖然請了專業的人來經營,但一些重大事情還是要他來決策,一路上他的微信都在叮叮的響。

    安謙看右側後視鏡的時候,會偷偷地瞄上他一兩眼,心里暗暗地生了些佩服之情。

    他事先有了解過甦子涵,知他出生于一個普通的家庭,直到現在創業成功,全都靠他個人的打拼,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

    當初薰霖投資《100天》的時候,還專門為甦子涵調提前了拍攝時間,因為甦子涵的檔期實在是太滿了,一年十二個月,有十個月都在拍戲。其實到了他這個級別的明星,都不願這麼拼了,還多少有些拿喬,但似乎從來沒有听到關于他耍大牌的傳聞,實屬難得。

    安謙察覺甦子涵的手機已經有一會兒沒有響了,似乎是忙完了,于是沉吟片刻,打開車載的音響。

    一段古風樂曲悠揚的傳來,甦子涵渾身一震,“這不是……”

    過了前奏,清越的男聲如珠玉般落進了二人的耳朵,這是甦子涵為《蛇妖傳》親自唱的一手主題曲。“

    安謙頷首,“是的,我昨天夜里把《蛇妖傳》看完了,我發現甦老師沒有胡子也是極好看的。”

    甦子涵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

    他在《蛇妖傳》里演的是一個假裝成書生的道長,長袍翩翩。安謙沒有說的是,昨晚他還夢了一晚上的甦子涵,夢里的甦子涵是劇里兩袖清風的形象,施了法術,把他變成了一個拇指大的小人,每天裝在自己長袖里,帶著他到處降妖伏魔。

    安謙繼續說著︰“那周憶瀾演的蛇妖媚得我都沒眼看了,難怪道長最後也會淪陷。周憶瀾的背影和我們林先生是真的像啊,光看那從懸崖上跳下去的去,根本就看不出來是找了替身。”

    周憶瀾也是一位新生代的小鮮肉,是這部電影的另一個主人公,就是靠這部電影一炮而紅的,但他的戲路比較的窄,因為總是以帶著耳釘染發的形象活躍在大眾眼中,是妹妹們喜歡的壞男孩形象。

    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甦子涵竟然冷哼一聲,“周憶瀾能混成今天這個樣子,完全是瞎貓踫到死耗子,都是營銷,別拿他和林生比,他不配。”

    安謙心頭一跳,直覺自己捕捉到了關鍵的信息,看來這周憶瀾也和當年的事有所牽扯。

    他附和道︰“說得對,恰好我也不喜歡周憶瀾。”

    “你不喜歡他?”甦子涵多看了他兩眼。

    安謙沒性xing)俳踴埃 幌不噸芤淅降共皇且蛭 獠烤紓 且蛭 恍┌鸕腦 頡br />
    但甦子涵卻是別的想法,安謙不喜歡,肯定是因為周憶瀾在劇里和他是情人關系,他把安謙剛才的那一句話理解為吃醋。他有了思量,這一天天下去,安助理怕是要越發迷戀自己,該怎麼樣才能讓他收收心呢?

    二人各自想著心事,眼看快到薰霖了,安謙忽然猛地踩了一腳剎車。

    甦子涵嚇了一跳,“怎麼了?!”

    安謙伸著腦袋朝車的引擎蓋前瞅著,“有只奶貓跑過去了。”

    甦子涵聞言也跟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發現有一只巴掌大的狸花貓在地上匍匐,髒兮兮的臉,眼神很是慌亂,想要過馬路卻又不敢,好幾次差點被身邊的汽車軋到。

    後門的車主摁了喇叭催促他,安謙重新啟動汽車,半天都沒有踩下油門,內心掙扎片刻後,對甦子涵道了聲︰“稍等片刻。”

    安謙看身邊暫時沒有汽車過去,忙打開車門,快速地提著奶貓脖子回來了,問甦子涵︰

    “你能幫我抱一下它嗎?”

    甦子涵懵懵地接過這只小奶貓,把它放在腿上,僵著yh動都不敢動。

    安謙看著他那樣覺得好笑,“放輕松,它就這麼一點,牙齒都沒長全,也不咬人的。”

    甦子涵從小就怕這些毛茸茸的東西,就這麼一會兒,手心都出汗了,“你、你很喜歡小動物嗎?”

    安謙︰“還好吧,不過家里準備了好多貓糧,有時間就會到小區里喂喂流浪貓,再把每個貓的腦袋都擼一遍。”

    他轉動方向盤,“看著它們有時候會想到小時候的自己,總是忍不住想幫一幫。”

    甦子涵看著他。

    小奶貓舔了舔甦子涵的小拇指,軟軟地“喵”了一聲。

    而行駛在他們前面的邁巴赫里—

    紅綠燈的時候,林生回頭看了看,詫異道︰

    “安助理什麼時候和甦子涵關系這麼好了?”

    紀曜禮也不清楚,左右是在劇組經常見面就混熟了吧,他沒性xing)趺捶旁諦納希 悄悶鵒稚氖鄭 鄄熳潘氖滯螅 環 稚廈嬗瀉焐 撓 櫻  故怯彌父姑嗣br />
    “疼不疼?”

    林生委屈地道︰“疼死了。”

    紀曜禮抿著唇,心疼地親著林生的手腕,“昨晚是我不對,以後不會了。”

    林生瞧他一副自責的樣子,又不忍心逗他了,靠在他身上,笑道︰“嚇唬你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昨天夜里,還沒把他綁上十分鐘,紀曜禮就給他解開了,放在嘴邊直吹氣生怕留了印子。

    林生望著兩人緊緊相牽的手,他感覺自己每天都要被紀總寵得無法無天了,以前紀總還會假模假樣地懲罰一下他,現在懲罰他就跟在懲罰自己一樣,所以紀曜禮什麼都依著他,這樣追人也太犯規了吧,每天都要被他心動個成百上千次的。

    紀曜禮沒有下車,“我還要去趟卷毛的公司,有個合作要談,你到練音室等徐老師和甦子涵吧,等會安謙會把你送回家。”

    林生︰“知道了知道了,越來越嘮叨像個老爺爺了。”

    目送著林生上了電梯,紀曜禮才吩咐司機離開。

    ……

    徐紅艷今天提早來了,林生到的時候儀器都已經打開,還不待他喘口氣,徐紅艷就開始檢驗他作業的完成情況。

    在林生戰戰兢兢地嗓音中,甦子涵終于來了。

    二人回家後都有認真練習呼吸和發音的技巧,徐紅艷對他們的態度還比較滿意。

    徐紅艷發給了兩人一張印好的歌詞,“我原本我找過幾首低音合唱,但都是情歌對唱,鑒于林生不久前才爆出了婚訊,唱情歌似乎不太好,後來你們劇組的編劇還找到我,推薦了這首歌,我一開始沒答應,這歌的高(chao)部分音調高了,林生唱得太吃力了,到時候會跟殺雞現場似的。”

    林生尷尬地笑了笑,看向這張紙的抬頭,發現是金志文的《遠走高飛》。

    徐紅艷說︰“但劇組堅持,說和你們的劇情相呼應,那我只好把高音部分交給甦子涵唱了,好在這歌的節奏比較單一,林生學起來比較容易。”

    反面教材林生紅了紅臉,“辛苦老師了。”

    林生和甦子涵看了一遍歌詞,相視一眼,瞬間明白了編劇的苦心。

    “擁擠的城市布滿了虛偽

    何必去辯解是錯或是對

    就讓一切回歸童真的滋味

    那自由的感覺不會累

    ……”

    新夏和瞿陽太苦了,相愛卻迫于現實沒法敞開心在一起,他們在世俗苦苦掙扎,結局呈開放式,給觀眾一個自由發揮的想象。

    二人的合唱算是提前給觀眾了一個想象的空間,他們開著一輛吉普車,踏過山坡踏遍水,去了東南再去西北,沒有人認識他們,沒有人道德綁架他們,俯瞰整個世界的美。

    徐紅艷逐句逐斷地引導他們唱歌,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就過去了。

    令他們意外的是,徐紅艷今天並沒有像上次那樣教得忘乎所有,兩個小時後,她看了眼鐘,然後開始收拾東西,囑咐他們回家練習的技巧,要他們多找機會相互磨合磨合。

    徐紅艷又看了眼時間,對他們道︰

    “今天台里的制片說要來看看你們的進度,並和你們說說晚會那天的流程。”

    林生驀地一怔,台里的制片……莫不是……

    還不待他問出聲,練音室的門就被人從外向內推開,黑框眼楮男人一身休閑棉麻西裝站在門口,穿著打扮仿佛文藝學者,卻令林生不住地反胃,這個韓堯,總是用外表欺騙他人,衣冠禽獸。

    韓堯沖徐紅艷禮貌躬身,“徐老師好久不見,氣色還是和從前一樣好啊。”

    徐紅艷和韓堯並不相熟,在電視台里不過是點頭之交,雖然她不是很明白為什麼一個節目需要驚動制片親自來講解流程,這一般是台里編導的事,不過這些也不需要她來過問,和林生二人點了點頭後,拿著包就離開了。

    甦子涵是第一次見韓堯,沖他伸手,“還要麻煩韓制片多多關照了。”

    韓堯連忙回握,“都是應該的,客氣了。”

    甦子涵不作聲色地回頭看了眼林生,怎麼從剛才開始,他就不說話了,面色還很難看的樣子。

    甦子涵關心地對他做著口型︰

    “你還好吧?”

    林生搖了搖頭示意沒事。

    韓堯微笑,眼里帶著只有林生看得懂的神色,“又見面了,林生。”

    甦子涵這才意識到二人原來是認識的,。

    韓堯示意他們坐下,和甦子涵聊了兩句,最近台里在播甦子涵前陣子拍的那部諜戰劇,說很多小姑娘也愛看,夸贊甦子涵是演技派。

    林生至始至終都沒有說話,板著一張臉,連甦子涵也察覺到二人關系的不對勁。

    韓堯只當沒看見,說了一下晚會的主題,然後道︰“我特意將你們兩個的節目放到壓軸,到時候準備時間也能充足一些,希望你們的節目能順利進行。”

    最後一句話在林生的耳朵里听得極為諷刺,他不信韓堯不會攪局。

    但他相信紀曜禮,紀曜禮不會讓他再吃一遍當年的苦的。一想到紀曜禮,林生心里的怒火就熄滅了一些,眉眼也變柔了,他現在不是一個人了,不用再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韓堯三兩句話就把流程給說完了,林生覺得他今天來一場絕不是為了說這幾句話,果然,看見他對甦子涵勾了勾唇︰

    “大致情況就是這樣,我和林生許久沒見了,和他說些話再走。”

    言下之意就是讓甦子涵先離開。

    但甦子涵坐在位置上沒有動,而是無聲地看向林生,後者對他道︰“你先走吧。”

    林生倒要看看這韓堯到底想耍什麼把戲。

    甦子涵又坐了一會兒,拍了拍林生的肩,離開了。

    練音室徹底安靜了下來。

    林生再不和他客氣,“五分鐘內,把話說完,沒時間和你耽擱。”

    韓堯掏出演,欲點燃,林生皺眉,“這里不能抽煙。”

    韓堯照點不誤,林生冷笑一聲,“一分鐘過去到了。”

    “前天譚家晚宴回去後,我一直在想你,直到現在見著了,才覺得緩過氣來了。”韓堯忽然靠近,把身子傾到林生耳邊,聲音曖昧。

    “我有老公,你有男朋友,請你自重一些。”林生偏頭,聲音冷硬。

    “男朋友?”韓堯反問,“哦,你說那個歌手月牙?他哪有你重要。”

    他笑得玩味,“林生,你知道我昨天一直在想你什麼嗎?我在想,這幾年一直在給你使絆子,讓你成長,慢慢培養你,讓你知道忤逆我的下場有多慘,為的還不就是讓你再回到我身邊?”

    “可是誰能想到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紀曜禮,你竟然還直接結婚了?!你讓我怎麼好想呢。”韓堯的煙頭靠近,在他的臉頰上晃了一圈。

    林生臉都氣白了,“老子結婚不結婚,跟你有什麼關系?”

    韓堯用力地吸了口煙,把氣全部吐在了林生的臉上,“不過我想通了,結婚就結婚吧,也好,有些東西也省得我手把手的教你了,雛兒什麼的最是麻煩了。”他笑容越發燦爛。

    林生閉眼,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還有兩分鐘。”

    韓堯環視了這個房子一圈,啐了一口,“你跟他,無非是為了他的錢,他的權,他能給你的資源,我照樣也能給你,這樣吧,林生,你和我好,我們偷偷的,你拿雙倍的錢,還能有雙倍的快樂……啊!!”

    林生實在是無法再忍受,起身用盡全力照他臉上來了一拳,趁他被揍懵的時候,林生又對著他的鼻子猛砸,把他打倒在地上。

    “你他媽侮辱我就算了,竟然連他都敢說,他的名字從你嘴里說出來都是侮辱!我告訴你韓堯,你給我放老實點,再讓我听到你對紀曜禮有半點污蔑,我打死你!”

    這時,門被一幫保安給撞開,安謙也緊隨其後,甦子涵出去後第一時間找了他,他趕緊叫了人過來了。

    保安們把滿臉是血的韓堯摁在地上,安謙來到林生身邊,摁住他因為太用力而顫抖的右手,“林先生,您還好吧……”

    林生咬牙道︰“把他給我扔出薰霖,這輩子都不準備他踏入薰霖的產業。”

    保安們連忙照做,韓堯在快被拉出房間時,回頭對林生笑了笑,牙齒上滲著血。安謙連忙大步上前,擋住林生的視線。

    林生活動著有些脫力的右手,低頭時發現剛才打斗沒注意,上衣角被韓堯的煙頭燙了一個洞,他看著那個洞口,“可真是陰魂不散。”

    他現在發現和這種人渣根本就不能正常溝通,狠狠踩在腳底下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給對方一點眼神,對方就會加倍把自己當人看。

    韓堯對自己做的那些,林生雖說氣得不行,但至少還是有理智,可當他提到紀曜禮的時候,他可去他媽的理智吧,惡心人竟然敢惡心到紀曜禮頭上。

    安謙有些擔憂地看著他︰“林先生,我先送您回家吧。”

    林生問︰“甦子涵呢?”

    “他工作室有些急事,經紀人來接他走了。”

    林生︰“叫人來把這收拾一下吧。”話音剛落,他發現安謙的大衣口袋里,探出了一個毛茸茸腦袋。

    林生盯著那腦袋眨了眨眼楮。

    小奶貓在安謙口袋里晃啊晃的,還晃困了,張著牙齒沒長全的嘴巴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林生的心跟著柔軟起來,肚子里的氣也消了大半,“好可愛,安助理,這是你養嗎?”

    安助理這才想起口袋里的小家伙,捧出來遞給林生,“不是,路上撿的,很乖,特別親人。”

    林生連忙包到了懷里,撓撓小家伙的下巴,捏捏它掌上軟乎乎的肉墊。

    一時間,他的心思全在逗貓上,安謙也松了口氣,派人告訴了紀曜禮這邊發生的事,然後親自驅車送林生回去。

    路上,小奶貓抱住林生手,睡得香噴噴。

    “它會不會餓啊?”林生摸了摸她光滑的肚子。

    “不會,我剛到超市買了份羊奶喂它,喝了好多。”安謙回答。

    林生︰“天氣越來越冷了,好多小野貓不知道該怎麼熬過這個冬天。”

    安謙笑道︰“林先生既然喜歡的話,要不帶回家養吧,我瞧它也挺喜歡你的。”

    林生心動了,但還是搖頭道︰“不了,安助理你等會回家的路上,還是到撿到它的地方看看吧,說不它媽媽正在找它呢,找不到該擔心了。”

    “也是。”安謙答應了。

    到了乾厚里,林生不舍地把小奶貓放到座位上,沖它揮了揮手,然後謝謝安謙送自己回來,安謙卻連忙跟著下車︰

    “紀先生吩咐了,等他回來了,我才能走。”

    林生愣了愣,無奈笑道︰“他太嚴重了,那韓堯就是個制片,還能翻出什麼花樣呢。”

    安謙卻堅持,抱著小奶貓就鎖了車,林生只好和他一起上了樓。

    林生在廚房燒開水,準備給安謙泡茶。安謙把貓咪放到地上,讓它自己隨便玩玩,然後來到廚房︰

    “林先生,韓堯的事情您不要擔憂,紀先生會處理好的。”

    林生把開水加到玻璃杯里,茶葉在水中上浮,沖泡出淡綠的水,心跟著上面逸出的白煙一樣寧靜︰

    “我不擔心。”

    他比誰都要相信紀曜禮。

    一杯茶的時間,林生听到了鑰匙開門的聲音,第一時間看向門。

    頭發跑得有些凌亂紀曜禮出現在門口,鑰匙都來不及拔出,大跑到林生的面前,又是摸他的手,又是看他的臉︰

    “你沒事吧?”

    安謙特別有眼力勁地撈過往沙發底下鑽的小奶貓,無聲地離開,輕輕地替他們帶上門。

    “沒事,把那大壞蛋狠狠揍了一頓。”林生揚著腦袋看他。

    紀曜禮懸著的顆心這才徹底放下,緊緊地擁住他,“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林生環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身上,撅著嘴︰

    “今天受到了驚嚇,要老公親親才能好。”

    紀曜禮哪里會不答應他,托著他的後腦勺就深吻了下去。

    可沒料到的是,林生今天比平時要更放得開,竟然主動把舌頭和紀曜禮的輕抵,徹底激起了紀曜禮心里的那股燥意。從來沒有比現在,更想得到他。

    林生是他的,誰也別想奪走。

    他托住林生的臀部,讓林生騎在自己的腰上,林生盤住腿,將視線和他並齊,越發加深了這個吻,喘息聲在紀曜禮的耳邊無限放大。

    紀曜禮的眼楮都充血了,他的生生就在面前,這樣要他,他還在乎那些心思什麼的有什麼意義,橫豎這輩子,他都不打算讓林生離開自己了。

    就今天吧。

    讓林生徹底成為自己的林生。

    紀曜禮用那兒頂了一下林生,意在詢問。

    林生被踫得一個激靈,親得迷蒙之間,紅著臉嗯了一聲。

    這輕輕的一聲對紀曜禮來說簡直就像是一道興奮劑,他渾身的肌肉霎時充滿了爆發力,迅速地把自己的西裝脫下往後一扔。

    托著林生來到沙發邊,林生邊吻他邊解他的皮帶,紀曜禮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然後他的動作頓了頓,詫異道︰

    “寶貝,你天賦異稟啊,這麼早就濕成這樣,都不用潤滑了。”

    林生聞言停下了動作,“啊?我沒有啊……”

    紀曜禮也錯愕了,“那我褲子這怎麼都濕了。”伸手往屁股下一摸—

    “靠!!”

    一股尿騷味的水,里面還夾著褐色帶著臭味的屎。

    林生哪還有半點這樣那樣的想法,捏著鼻子從他身上退下。

    紀曜禮瞪大了雙眼︰“這到底是什麼?!”

    林生不住地後退,臭得難以呼吸,“可能是剛才安助理帶來的小奶貓拉的……”

    半秒後,乾厚里老舊的高樓內,傳來一聲絕望的怒吼︰“安謙!!!!!!!”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