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54章

第54章

    林生氣憤地沖回洗手間,對著鏡子一頓猛照, “哪有!哪有眼屎!”他看了半天, 真的一顆都沒有,氣鼓鼓地道︰

    “我們小仙男是沒有眼屎的。”

    被紀曜禮這麼一鬧, 林生的瞌睡算是徹底醒了, 他憂心地看著左手無名指的地方,因為佩戴婚戒已經有一段時間的原因,無名指根部原本有戒指的地方,還有一圈淡淡的痕跡。

    戴著的時候, 因為習慣了,一點感覺都沒有, 現在突然沒了,心里空落落的。

    他迅速地刮了胡子, 刷著牙, 到臥室拿起手機, 飛快地給壯壯編輯了短信︰“我親愛的壯,你在干嘛呢?”

    “在陪老媽做個發型,真沒想到大年初一理發店不僅開門,還排長隊, 女人的錢真好賺啊。”壯壯說著還拍了一張現場人山人海的照片給他。

    “我的壯,我可能有個事情要麻煩你……”

    “生哥你說!”壯壯疑惑, 林生一般有什麼問題是能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 特別老實的一個人, 以至于她成了整個薰霖最閑的助理, 此時林生主動找自己,定是遇到了十分棘手的事了。

    “如果時間方便,你離太陽衛視也不遠的話,能不能去頂樓的那個化妝室幫我看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的戒指,我戒指弄不見了[哭]。”林生刷著牙,欲哭無淚地打下這行字。

    “行的,是個什麼樣的戒指,我見過嗎?”

    “是婚戒……”

    “!!!我去?!生哥,你怎麼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搞掉了!得 ,我等會一定跑一趟,好好地幫你看看。”

    ……

    委托好壯壯後,林生方才稍稍心安地去漱口,他不好自己去找戒指,不然紀曜禮鐵定要知道戒指丟了,想想就可怕,他想先試試看能不能找到。

    等他收拾干淨後,出來撞見正在換西服的紀曜禮。紀曜禮其實在打扮上不屬于很新潮的風格,喜歡穿比較經典的款式,但常常會在袖扣和領帶上做文章,在經典性xing)毯 鷗鋈似肺丁br />
    但今天的紀曜禮打的很正式的黑色領帶,袖口也中規中矩,舉手投足間反倒充斥著禁欲的味道,看得林生眼楮發亮,腳步都挪不開了︰

    “今晚穿這麼好看啊?”

    紀曜禮笑了笑,“當然啊,第一次上門,不得不認真對待。”

    林生怔了怔,上門?

    他心里漏掉一拍,遲疑地問︰“所以今晚是要去舅舅家吃飯嗎?”

    紀曜禮點了點頭。

    林生有些生氣道︰“舅舅給我打電話後,我明明是拒絕了的,是又給你打電話了?”

    紀曜禮說︰“這倒不是,是舅媽給我打電話的。”他瞧著林生臉色不太好,忙把他拉過來,思慮一會兒,耐心問道︰“以前不想我去,是因為我們的關系還沒到那一步,現在為什麼還不想我去呢,生生?”

    林生拼命搖頭,“不是的……”

    紀曜禮拍了拍他的背,“不急,你慢慢說。”

    林生埋著頭,“我怕舅媽,向你提些不太好听的……要求,不,應該是肯定會提。”

    “你還是不要去了,沒事的,年後我會自己去一趟,我和舅媽說。”林生說著拿起手機。

    紀曜禮伸手制止了他的動作,然後把他拉到了懷里。紀曜禮忽然想到,上次在發布會結束的時候,蔡思佳說他不要去他們家,他當時沒有太放在心上,以為是她在客套,現在一想,應該是認真說的。

    結婚了這麼久,似乎也很少听到舅舅那邊來電話問候,他有些心疼地摸了摸林生的後腦勺︰

    “生生,血緣關系是你生時無法抉擇,活著的時候也無法回避的,我既然和你結合,就應該和你一起面對這些。再怎麼說,他們也是長輩,我理應去拜訪一下。”

    ……

    第一次上門,林生竟然比紀曜禮還緊張,路上和紀曜禮去金店給舅媽買項鏈的時候,林生就已經開始緊張得沉默不語。

    出了金店,紀曜禮見林生緊鎖的眉頭,失笑連連,牽起他手心都是汗的手,“你弄得我都有些緊張了。”

    林生勉強地對他彎了彎唇角,然後目光落在他牽著自己的左手,啊啊啊啊啊別被他發現了戒指沒了,他眼楮微張,忙甩開紀曜禮的手。

    紀曜禮詫異地看著他,“怎麼了?”

    他咳了兩聲,然後手臂穿過紀曜禮的手臂,“今天,想挽著你走。”

    紀曜禮愣了愣,怕他冷,把林生的圍巾往上拉了拉,就隨他了。

    大年初一街上沒有什麼人,林生難得不用全部武裝把自己裹著才能出門,二人又到商場里買了些補品,等林生和他一起回到汽車邊的時候,望著紀曜禮打開的後備箱,里面裝著一個半人高的紙箱。

    上面寫著德文,林生不認識,但看著上面的圖片,林生猜道︰“這是……心電儀嗎?”

    “嗯。”紀曜禮把買的東西一一羅列好,“舅舅不是心髒不好嗎?我前陣子托德國的朋友帶了一個家用心電儀回來,是現在研發的一個新產品,在國外家庭已經普及,今天總算有機會給舅舅了。煙酒就不買了,舅舅應該不能吃,你看看還差不差什麼……”

    紀曜禮一口氣說了很長的話,忽然發現林生一句話也沒說。

    林生靠在他的肩頭,久久無言,他很少和紀曜禮提舅舅那邊的事,但沒想到那麼一星半點,紀曜禮全部都記在了心里。

    紀曜禮將下巴擱到他的頭頂,“好了好了,別感動了,再感動下去,舅舅舅媽做的飯都菜要涼了。”

    然後驅車趕到小區,林生和他提著大包小包地上樓,快到舅舅家時,鈴聲怔了怔,第一次回家的時候,家門是開著的。

    門的兩側貼著喜慶的春聯,屋內顯然是特意打掃過的,玄關處一片敞亮,林生站在門口喚了聲︰

    “舅舅。”

    一時間,所有房門都打開了,弄得林生心中不知作何感想,素來不待見自己的蔡思明,竟然臉上也堆著勉強的微笑。

    思佳還如往日打扮,舅舅的頭發顯然是修剪過的,就是舅媽……竟然還染了個紅棕色的頭發,不出門的情況下還涂了俏麗的口紅。

    林生頓了頓,也喊了聲︰“舅媽。”

    舅媽和舅舅的注意力全在紀曜禮身上,尤其是前者,眼楮發亮地看著紀曜禮,笑容滿面,面對這樣熱情的舅媽,林生有些不知所措。

    還是紀曜禮帶著他往里面走,微笑道︰“舅舅好,舅媽好。”

    舅媽又笑開了花,“哎呀來就來吧,還買什麼禮物,里面坐,里面坐。”說著把禮物接過來,拿到房間里。

    舅舅找出了兩雙新的拖鞋給他們,帶著他們來到客廳,茶幾上擺滿了水果堅果糖果,舅媽轉身到廚房泡了杯茶葉出來,端出來的時候,紀曜禮連忙起身接過。

    舅媽順手拍了拍紀曜禮的肩膀,“瞧瞧,多優秀的人啊,我們生生好福氣啊!”

    舅舅給林生剝了個橘子,“昨晚我們還特意看了你的和那甦什麼,甦什麼……”

    蔡思明實在忍不住,又偷偷摸摸地把手機拿出來玩,接話道︰“甦子涵。”

    “對!和那甦子涵的合唱,我們生生真的出息了,你媽在天上要是看見了,也會很欣慰。”舅舅笑道。

    林生接過橘子,掰開一半,塞到了紀曜禮的手里,紀曜禮含笑吃下。

    舅舅看著兩人相處和睦,心里懸著的最後一顆石頭也落下了,舅媽也說了句︰

    “你們好就好,前陣子網上到處都在說我們生生的是非,可把我們擔心壞了,要不是這邊思明思佳的學業太緊張,忙得我前後都顧不上,不然我就把生生接回來住了,自從他畢業後獨自在外面住,我千萬個擔憂,現在好了,成家了,有小紀照顧,舅舅舅媽也安心了。”

    林生只淺淺地笑了下,紀曜禮無聲地握住他的手。

    思佳的臉色不太好看,一聲不吭地坐著。

    停頓了一下,紀曜禮對舅舅道︰

    “林生和我說您喜愛下棋,我特意從日本的朋友那買來了份榧木棋盤,上面還有古川大師的簽名,我平日並不鑽研此道,不知道得不得您喜歡。”說著,他看向舅媽︰“棋盤在剛才的那堆禮品中,用一個原木色的紙箱裝著的。”

    舅舅听聞,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當即起身,“我去瞧瞧。”

    再出來的時候,抱著棋盤愛不釋手,“讓你破費了。”

    然後從書房里拿出了兩盒旗子,“小紀,陪舅舅下兩盤吧,往日里都是生生陪我,今日就麻煩你了。”

    “我的榮幸。”紀曜禮脫了外面的西裝。

    舅媽打著舅舅的背,“這麼珍貴的東西你拿來下棋?!”

    舅舅抱著棋盤有些猶豫不定。

    “棋盤不用來下棋用來干什麼?用來當砧板?”思佳忍不住冒出了句,舅媽瞪了她一眼,“你閉嘴,這里有你什麼事?”

    最後舅媽尋思著也不好讓紀曜禮用家里那掉了漆的破棋盤,忍痛讓舅舅圓了夢。

    紀曜禮的棋藝不錯,舅舅難得棋逢對手般,精神頭特別好。

    林生站在一旁,看著也起勁,忽地,察覺到身後有人在拍他的背,一回頭看到是思佳。

    思佳朝他勾了勾手,于是林生跟著她來了陽台。

    “哥哥,”思佳滿臉的內疚,“我沒想到媽媽會翻我的手機,這才把曜禮哥哥的電話找到了……”

    林生摸了摸她的腦袋,“沒事。”

    思佳小聲嘀咕著,“你真的傻,我不是說過了嗎,讓你不要來,我媽不是省油的燈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年到頭,總要一起吃頓飯。”林生說,然後笑道︰“這不是想我們思佳才來了的嗎?”

    “切……”思佳被他逗得勾起了唇角,忽地,手心被塞了一個紅包。

    “新年快樂,都要長成大姑娘了。”林生沖她眨了眨眼楮。

    思佳忙把紅包往他手里塞,“不要不要!我零用錢夠的,你這才剛有點名氣,能賺幾個錢,給我做什麼,我又沒有地方用錢的。”

    林生背過手,“拿著吧,以後想要哪個明星的簽名和哥哥說,保準幫你弄到手。”

    思佳緊握著這紅包,“哥哥你……”

    忽地說話聲被打斷,“林生!我瞧見了,你給了她紅包,我的那一份呢?!”蔡思明忽然插到了二人之間,向林生伸出手,跟要賬似的。

    思佳板著臉,“蔡思明,你怎麼和哥哥說話?有沒有教養啊你!”

    “我以前不都這樣叫的嗎……”蔡思明聲音越說越小,他不怕爸爸媽媽,就怕這個比自己大一歲的姐姐。

    思佳揚起拳頭欲揍他,他縮了縮脖子,林生制止住了思佳的動作,“算了,過年不要動氣,喏,思明,這是你的。”

    蔡思明歡喜地接過,沒有絲毫感謝的言語,林生也已習以為常,當著林生的面就開始拆紅包,大致數了一下里面的錢,有些失望︰

    “就五千塊啊。”

    林生沒有說話,他給思佳思明包的都是五千塊,比這更多的錢他是拿得出手,可是兩個孩子都還在讀書,壓歲錢本就圖個吉利,他就沒有包太多,更沒想過思明這孩子會嫌少。

    思佳覺得丟人,當即削了思明一腦袋,“五千塊相當于你好幾個月的零用錢了,你這什麼語氣,人家欠你的嗎?你真是搞笑啊!”

    削了他一腦袋,尤覺得不夠,思佳擰著他的耳朵,“管他什麼過年不過年的,我今天一定要教訓教育你!”

    這次林生默默地看著,沒有說話。

    蔡思明痛得慘叫,“他林生不是找了個大款嗎?我找他多要些錢怎麼了,他又不是沒錢!”

    “他的錢再多,也是他的錢,和你有什麼關系?”紀曜禮忽然走近,冷著語氣道。

    蔡思明仗著自己是個帶把的,在這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里狐假虎威慣了,以前和林生住一個房間的時候,常常拿林生那本來就不多的零用錢去玩賭博機,拿了那麼多年,拿順手了。

    可面對紀曜禮的時候,他的那些囂張勁瞬間煙消雲散, “我、我我……”他漲紅了臉,連句話也不敢說。

    思佳把他一推,“嫌少就別要,不然拿了就滾蛋,大過年的招人嫌。”

    蔡思明一手拿著紅包,一手捂著耳朵,紅著眼楮就回了房間,“砰”的一聲,把房門用力地關上。

    本來在炒菜的舅媽,小跑出廚房,到他門口細聲詢問,“阿明,怎麼了這是?”

    舅舅一心撫摸著棋盤,根本沒注意身邊發生的事。

    “哥哥,曜禮哥哥,對不起,思明他不懂事……”思佳覺得羞愧,忙和二人道歉。

    林生搖頭,讓她去幫舅媽做菜,她點點頭離開了。

    一番心意,被這樣被對待,林生的心涼了一大截,紀曜禮什麼話都沒說,一把撈過他,摟進懷里,抱了他片刻。

    過了一會兒,林生說︰“還是陪舅舅下棋去吧,他挺喜歡你的。”

    紀曜禮頷首,拉著他一起回到客廳,下了幾局後,舅舅仍舊意猶未盡,可是菜已經做好了,于是一家人又坐到飯廳的餐桌邊。

    “思明呢?”舅舅給大家倒姜絲可樂,問道。

    “他說他不出來吃,我們不管他。”舅媽擺碗筷時回答。

    舅舅皺著眉頭,“胡鬧!吃年飯哪有不出來的!哥哥們難得來一次,他耍什麼脾氣?”作勢欲找他,結果被舅媽攔住,她嗓音加大︰

    “你跟個孩子動什麼氣?他不吃我等會給他送進去就行了吧!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說著她對林生紀曜禮一笑︰

    “你們先吃吧,別等了。”

    舅舅被她一吼,又蔫兒了,恰好下棋用腦過度,早就餓了,率先動了筷子。待他吃了第一口,紀曜禮才拿起筷子,給林生夾了塊粉蒸排骨。

    大家都開始吃飯,舅舅是個沉默寡言的人,悶聲吃飯,思佳也不說話,只有舅媽一個人找著話題︰

    “生生,你和小紀再過兩年要不要去領養個孩子啊,人到中年難免會孤單的,俗話說的好,養兒防老。”

    “小紀,你平日里一般經常在外面應酬吧,外面燈紅酒綠的,你可不要迷了心,還是要記得家里的好。”

    “生生,娛樂圈很亂的,舅媽不是說你有事業心不好,但還是要顧著家庭,再闖幾年,就不要做了,男人回到家不就是希望有個熱被窩嗎?”

    紀曜禮早就放下了筷子,一直沉默不語,听到這里,他微蹙眉頭,想要說話,林生卻在桌下踢了一下他的腿,制止了他。

    林生苦澀地笑笑,他不是沒有紅著脖子據理力爭過,最後發現和舅媽這種(性xing)格的人是根本說不通的,還不如听著,免得多費口舌。

    思佳是個急(性xing)子,實在是听不下去了,把筷子一擱,起身準備走,舅舅問她︰“吃飽了?”

    她說,“沒吃飽,听飽了。”

    舅媽斜了她一眼,“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思佳擦了擦嘴巴,對林生紀曜禮道︰“兩位哥哥慢慢吃。”然後頭也不回地進了房間。

    這一個小插曲,並沒有破壞舅媽說話的(性xing)質,林生听著,給紀曜禮盛了碗蘿卜湯,他發現紀曜禮剛才盯著這蘿卜湯看了好幾眼了,應該是很喜歡吃這個的,紀曜禮剛拿起筷子,就听到舅媽親熱地喊了聲︰

    “小紀啊。”

    紀曜禮把筷子放下,“您說。”

    舅媽嘆了口氣,“你剛也看到了,我的命是真的苦啊,兩個孩子都不爭氣,不知道體貼人,學習成績還都上不得台面,我現在每天都擔憂得睡不著覺,都快神經質了。”

    舅舅斜了她一眼,張嘴欲說話,舅媽在桌下狠狠地踩了他一腳,他的臉漲得通紅,再也沒說出一個字。

    舅媽還在對紀曜禮殷勤地笑著︰“不知道小紀這邊有沒有什麼大學的門道?以前呢,我操心的是生生的學業,現在又到了他們身上,我現在啊,最大的願望就是他們能順順利利地念完書,沒別的念想了,要是……要是能出國是最好的了,你看看……”

    林生的心徹底沉了下來,該來的始終會來,僅剩的一點食欲,也被舅媽這段話給弄沒了。

    紀曜禮沉吟了片刻,“這個事,我和生生仔細商量過後,再給您答復吧。”他瞧著林生的臉色不太好。

    舅媽的臉色一僵,舅舅招呼著,“到時候再說,再說,先吃飯。”舅媽也勉強笑笑。

    林生沒有什麼胃口,光吃著碗里的白米飯,紀曜禮摸著已經有些涼了的湯,還是拿起筷子,夾了個蘿卜,這還沒送到嘴里,舅媽又喚了他一聲︰

    “小紀啊。”

    林生瞧著紀曜禮把蘿卜放回了碗里,“嗯?”

    舅媽再度揚起那熱情的笑,“咳,今天第一次見你,忍不住就想多說些話,小紀啊,哎,我不僅擔心這兩個小崽子,還擔心生生的舅舅啊,他yh不好,又拿了份收入不太高的工作,怎麼養活我們一大家子啊,生生學的藝術,藝考的那段日子花銷不少,我們家的積蓄也耗費了大半,現在全靠他舅舅一人的工資,再過兩年,我們也退休了,那麼一點退休金……”

    林生听得有些喘不過氣來,以前,舅媽就埋怨舅舅的工作工資低,埋怨他母親在世時沒有給舅舅一個好單位,現在,這語氣,竟然是直接伸手找紀曜禮要錢了,說得紀曜禮也愣住了。

    林生覺得臉上無光,每次都是這樣,每次!舅舅確實真心待他,但每次都在旁邊冷眼旁觀,就算是懼內,但他這樣的態度,比獅子大開口的舅媽還要讓他覺得心寒。

    林生忍了這麼多年,失望一天天攢了起來,終是在今天爆發了,他閉了閉眼楮,忽然道了聲︰

    “夠了!”

    一桌子的人都頓住,莫名看著他。

    林生深吸了口氣,“我原本還抱著期望,想說舅舅舅媽看我結婚了,關心我,想要看我婚後的生活過得好不好,這才叫我們回來吃年飯,結果兜了這麼大一圈,其實就是為了剛才的那兩段話吧。”

    舅舅和舅媽的臉色都有些發白,“林生,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林生的聲音有些哽咽,“舅舅,舅媽,小學的時候,我家里出了變故,我感激您們這些年來對我的養育,成年後我就逼著自足,不想給您們增添負擔,現在生活稍微好過了一些,我每個月也有給你們打一筆數額不小的生活費,來回報您們的恩情,又何來生活困難之說?”

    紀曜禮心疼地看著他。

    林生的鼻音變重,“我一直想說這些話,但覺得算得太細,怕傷感情而沒有說,今天實在忍不住說一句,舅媽,這些年我在蔡家也沒有白吃白喝吧,我父母留下的那幢別墅,我在幾年前在你們的陪同下,已經轉到了你們的名下,那房子的地段極佳,到現在已然價值不菲,為什麼總要說為了我怎樣怎樣,我們不是一家人嗎?為什麼要這麼斤斤計較,還當著我老公的面這樣說,你們一點也不為我考慮的嗎?”

    舅舅的臉發紅,沒有說話。

    舅媽瞪著林生,想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林生原本一肚子的話,到最後覺得說什麼也沒有意義,只剩下一句,“就算你們想要清算那些東西,能不能讓我老公把飯吃完了再說,他從剛才到現在就沒吃上幾口……”

    紀曜禮此時哪還有什麼吃飯的心思,面無表情地對舅舅舅媽道︰

    “您二位剛才提及的事,我會好好考慮,今天多有打擾了,我就先帶林生離開了。”

    說著拉起林生,往門口走去,舅舅舅媽追了出來,尤其是舅舅想要說什麼,紀曜禮把林生護在身後︰

    “二位不用擔心,林生我會好好照顧的。”然後二話不說地帶著林生出了家門,到了樓下。

    林生走不動了,抱著紀曜禮,拼命地往他懷里鑽,紀曜禮用手順著他的背心,在他耳邊輕聲道︰

    “沒事了,生生,沒事了。”

    紀曜禮心疼地擁著他,“其實他們提的事,並不是很難,我可以應下。”

    林生拼命搖頭,“不,他們這是不對的,你和這些破爛事又有什麼關系呢,我不要把你也牽扯進來。”

    “好,不管這些了,我只想你開心起來。”紀曜禮哄著他,哄著他上了車,給林生綁安全帶的時候,紀曜禮點了點他又哭紅了的鼻子。

    紀曜禮回到駕駛座,將汽車啟動,沿途林生少有沒有嘰嘰喳喳和他說話,而是疲憊地看著窗外。

    汽車又行了一段路,林生有些困了,他閉了會兒眼楮,忽然道︰

    “紀哥哥,以後我們不要再去那了吧。”

    “好,再不去了。”

    ……

    夢里有人在觸踫自己的睫毛,林生不耐煩地轉了一下腦袋,很快,睫毛上癢癢的感覺又襲來了。

    他終是睜開了眼,發現自己還坐在紀曜禮的車里,下意識道︰

    “到家了嗎?”

    然後推開車門,站了出來,覺得腰酸不已,明明只有幾十分鐘的路程,他卻覺得自己仿佛睡了很久,他伸了個懶腰,然後在看到面前的路牌時,驀地驚住,他失聲道︰

    “龍泉山度假區?!!!”

    他不敢置信地望向同樣下車的紀曜禮,“我、我該不會是還沒有睡醒吧?這不是明天的拍攝地嗎?我記得距離市里也有百來公里啊……”

    紀曜禮捏了捏他的臉蛋,“沒有做夢,我們比劇組先到了。”

    林生剛睡醒,仍沒有反應過來,忽地,身後猛然“ ”的一聲,有什麼東西沖破束縛,咻地一下沖上了天,在林生的頭頂上空炸開。

    林生嚇了一大跳,連忙竄到紀曜禮的懷里,“媽呀!”

    紀曜禮笑盈盈地道︰“別怕,你抬頭看看。”

    “砰”、“ ”的聲音一時間充斥著林生的耳朵,他有些害怕,又迫不及待地抬頭,看到空中綻放出五顏六色的火花,照亮了半邊的山頭。

    他滿臉的驚喜︰“是煙花嗎?”

    紀曜禮從背後抱住他,“嗯,市里不讓放煙花,帶你到這邊來看,喜歡嗎?”

    林生滿臉笑容,“喜歡,哇哈哈哈哈也好看!天啊!那炸開是個貓咪的臉嗎?也太可愛了吧?”

    紀曜禮看他總算是笑了出來,心也跟著柔軟,“是的,你不是也很喜歡貓嗎,特意給你準備的。”

    煙花的璀璨和奪目,吸引了度假村里的人,紛紛跑出來觀看,沒人注意到光彩絢爛處,兩個相擁的人,忘情地親吻,仿佛要將彼此都揉進骨子里的那般深情。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