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55章

第55章

    整個煙花表演持續了十五分鐘, 林生看得眼楮都不眨一下, 如痴如醉,等煙花結束的時候, 他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拍照留念,等他拿出手機的時候,天空已經徹底暗淡下來。

    他懊惱地捶腦袋。

    紀曜禮拉住他的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沒事的, 以後想看,還能再放的。”

    “那不一樣,意義不一樣的。”他握著手機, 嘆了口氣,剛睡醒腦袋懵得不行,反應都要比正常的時候慢上半拍。

    他睜著雙大眼楮, 原地轉了一圈, 目光鎖定著前面的度假山莊,他勾起唇︰“所以,我們是提前一個晚上來度假嗎?”

    同時撓了撓左耳朵。

    “嗯,拍完大結局, 你想在這多玩兩天, 我也可以陪你。”紀曜禮望著他的時候,眼里含著光亮。

    林生歡呼一聲, 跳著摟住紀曜禮的脖子, 香了他一口, 忽地蹙眉道︰“可是這樣會不會耽誤你的工作啊。”

    “這里離市里很近,一個小時就能到,白天你拍戲,我晚上來陪你。”紀曜禮環住他的腰。

    “這樣你太累了,沒事的,你忙你的,閑的時候再來吧,不要再開夜車了。”林生在他懷里晃了晃。紀曜禮在很多事情上有自己的固執,唯獨在面對林生的請求時,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變得平和起來。

    最後林生軟著調子說了好一會兒,紀曜禮終于答應了。

    “我有事先預約過,我們直接去前台辦理手續吧。”紀曜禮帶著他往度假村內走。

    路上,林生開心地道︰“紀哥哥,我听說龍泉山上有猴子的咧!有機會我們去看看吧!”他說著又撓了撓左耳朵。

    “好。”紀曜禮答應道,把他帶到路燈下,湊近他耳朵看了看,“怎麼了?怎麼老是撓耳朵?不舒服嗎?”

    “嗯,有點癢。”林生著重撓了一下左邊耳朵耳骨的位置。

    紀曜禮攔住他的手,“輕一點,別撓破皮了。”

    左耳朵除了有些發紅以外,並沒有什麼異常,紀曜禮伸手去摸了摸,也沒有問題。

    “不僅癢,還有些脹。”林生難受地道。

    紀曜禮蹙著眉道︰“每天在外面拍戲,可能是凍著耳朵了。”

    “是嗎?小的時候容易凍耳朵,現在已經好多年都沒凍過了。”林生作勢還想再伸手上去撓,紀曜禮緊握住他的手,“別撓了。”

    “可是好癢。”林生皺著眉頭。

    紀曜禮把他拉到了懷里,然後含住了林生那處被自己撓紅了的耳骨,林生縮著脖子,“哎呀,干什麼啦,這樣更癢了……”

    忽地,他頓住,因為察覺到紀曜禮在用牙齒輕輕咬著自己的耳骨,一點兒也不疼,摩挲的力道恰好止住了磨人的癢意,但紀曜禮怕他疼,咬了一會兒就會用舌頭撫慰一下,吮上一口。

    林生這時候是耳朵不癢了,反而yh開始癢,從耳骨處,仿佛有一個電流淌出,流過了他的全身,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在這一瞬間爬過他的心髒,林生的yh開始升溫,這可怎麼好,他腳底發軟,雙手抵在紀曜禮的胸口。

    紀曜禮低磁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還不舒服嗎?”

    林生言不由衷地道︰“嗯,非常。”

    紀曜禮只好繼續親吻他的耳朵,二人就這樣借著昏黃的燈光,溫存了好一會兒,但很快,紀曜禮察覺到一個東西抵著自己的下身,僵硬無比。

    紀曜禮的動作停了下來,朝他的耳朵里吹了口氣,“林生,你別撩我了,我不經你撩的。”

    林生抱緊他,“紀哥哥,這個度假村有情侶套房嗎?”

    紀曜禮怔了下,“沒有。”

    林生遺憾地嘆了口氣,“上次那個情侶套房多好啊,可惜我喝醉了。”

    紀曜禮拍了拍他的屁股,“你啊你,那里不疼了?”

    林生搖頭,一整天過去,好多了。

    紀曜禮像拍蘑菇一樣,拍了拍他的腦袋,“不疼了也不行,等你多休息兩天。”

    林生不是很樂意,小嘴撅著放開他,自己怎麼會找一個這麼性xing) 虻睦希 剎浚└Ш兀﹝還睦 故翹 套痰模 僑思乙彩塹P淖約旱h嘛,情有可原,鬧了一會兒別扭,林生又忍不住去挽著紀曜禮。

    兩人離度假村的大門越來越近,就在這時,林生的手機忽然響了。

    林生把手機拿出來,發現是壯壯的電話,他接通︰“喂?”

    壯壯剛剛從太陽衛視的電梯口出來,她體型大嗓音也厚實,“生哥啊,我去化妝室幫你看過了……”

    紀曜禮的目光挪到了林生的臉上,林生忽地驚醒過來,捂著話筒,“那個……紀哥哥你先進去吧,我和壯壯有些體己話要說。”

    紀曜禮的臉色黑了黑,體己話……怕別是宮斗劇看多了吧生生,他頷首,然後先進大堂辦理入住手續。

    林生瞧著他離遠了,才敢把手機挪到耳邊,“壯壯!!我的戒指找到了嗎?”

    壯壯說︰“我不僅是幫你看了化妝室,我連舞台都看過了,通通沒有!生哥啊,這東西這麼貴重,我覺得說不定撿到的人起了心思,就這樣被拿走了也有可能……”

    林生的臉色慘白,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家里沒有,太陽衛視也沒有,那到底是掉哪里了?!

    他意識到,自己可能真的找不到這個戒指了,此時他最煩的是自己,從小就有健忘的毛病,這次竟然什麼時候把這個戒指脫下了都記不起來。

    偏偏還是婚戒,他萬般自責,感謝了壯壯後,掛了電話,他在外面站了好一會兒,方才慢慢進了度假村大堂。

    此時紀曜禮已經辦好了手續,正在大堂的刊架邊,手拿著一份全英文的報紙,看著上面的新聞。

    他一直注意著門口,發現林生回來後,他把報紙原封不動地還原,並整理好,走到他身邊,有些詫異道︰

    “到底和壯壯說了什麼體己話,怎麼失魂落魄成這樣?”

    這一刻,林生不再抱有任何僥幸心理,甚至後悔,一開始在發現戒指不見後,就應該告訴紀曜禮這事。

    林生的頭抵到紀曜禮的胸口,“紀總,你打我吧。”

    紀曜禮愣了下,自從那晚二人走過了最後一步,沒有外人的時候,林生已經很少叫自己紀總了,一般以“紀哥哥”相稱。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你和我說說。”紀曜禮捧起他的臉。

    林生望著他,突然道︰“你可以打我,可以罵我,但不要和我離婚。”

    紀曜禮被他鬧得哭笑不得,“我不會和你離婚的。”

    “對不起。”林生低著頭。

    紀曜禮靜靜地看著他,“為什麼說對不起?”

    林生咬著唇,聲音越說越小,“我不小心,把我們的結婚戒指弄丟了。”

    紀曜禮聞言,牽起他的左手,無名指那光禿禿的,什麼有沒有。

    紀曜禮準備放開他手,林生卻不願意,死死牽著。

    “什麼時候的事?”紀曜禮問。

    林生搖頭,“我也記不起什麼時候丟的了,但我是早晨的時候發現的,家、太陽衛視都找過了,沒找到,我……”

    紀曜禮打斷他的話,“那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林生抿緊嘴唇,說不出話來,垂著腦袋,“對不起。”

    紀曜禮默了片刻,“那對婚戒,是意大利德羅大師做的,他所做的每一對對戒,都是獨一無二的,並且終生都不會復刻。”

    林生的身形一僵。

    紀曜禮轉身朝電梯走去,林生站在原地沒有動,他心亂如麻,腦海里一直想著,怎麼辦,那戒指再也找不到了,他和紀曜禮手上的戒指再也湊不成一對了。

    紀曜禮一定討厭死自己了,他一直低著頭,背影單薄地站在原地。

    忽地,左手被一直溫暖的大手給握住,他太熟悉這個觸感了,驀地抬頭,是紀曜禮又回來了!

    並肩和他站在一起,自己身形的倒影,映在紀曜禮的瞳孔里。

    “怎麼不走?”紀曜禮問他。

    “我以為……你不想和我一起走了。”林生望著他出神。

    紀曜禮松開握住他的手,把左手的戒指取下來,滑進褲子的口袋里,“你沒有了,我也不戴就是,不會讓你落單。”

    林生動容地看著他,“你……不生我的氣嗎?”

    “氣啊。”紀曜禮毫不猶豫地答道。

    林生的心里“咯 ”一聲。

    “可是氣你是在折磨我自己,想想就有些得不償失。”紀曜禮又再次握住他的手,“走吧。”

    林生緊緊回握,生怕他反悔了似的,兩只手都握著他,被他帶著朝電梯走去。

    ……

    晚上十點,薰霖傳媒職工公寓內,甦子涵和安謙熱得渾身冒汗—

    甦子涵︰“我差一點就進去了。”

    安謙︰“你個垃圾,快一點,我都困了。”

    甦子涵︰“我很努力了,就是口子太小了。”

    安謙︰“非要我扶著你,你才能進去?”

    此時要是有一個甦子涵的粉絲路過,光听這對話,可能心碎了一地,再看甦子涵愈挫愈勇地扔易拉罐,結果還是沒有扔進去的那個苦逼樣子,震驚過後,可能要笑得頭掉地。

    甦子涵為了洗清昨天的恥辱,今天還特意下樓買了一箱罐裝可口可樂,做了可樂雞翅可樂燒鴨,還喝了不少罐,最後通通捏扁,往垃圾桶里投,只可惜技術沒有半點長進,依舊連垃圾桶口的邊都沒有挨著。

    從下午到現在,安謙坐在他旁邊嗑了一大袋焦糖瓜子,此時打了一個大大哈欠,“喂,你家樓上馬桶漏水還沒修好嗎?”

    甦子涵投擲的動作一頓,“呃,修好了的話,我的助理會給我打電話的。”他就是用了這個理由,在安謙家賴了一天,反正安謙也正式進入休假了,劇組也是明天才開始拍攝,兩個人都沒事,他想多一些和安謙相處的時間。

    他常年在外面拍攝,自己一個人住外面,過年的時候經常沒有時間回父母家,父母也習以為常,二老養了只哈士奇,養得十分金貴,每次回家,哈士奇是老大,他才是老二,每次都得和一只狗爭風吃醋。

    這次父母問候過後,又帶著狗自駕去海南旅游了。

    可安謙一個人在家休假,他怕安謙會覺得孤獨,想陪陪他,又怕直說安謙會趕他,這才找了個樓上馬桶漏水的理由。

    見安謙默不作聲,怕他起疑,甦子涵皺著眉頭在鼻頭扇了扇,“就算修好了也讓我家多通通風,馬桶漏的可不止是水,還有各種排泄物,臭死人了,你就多收留我一下吧。”

    “得了得了,又沒說不讓你待。”安謙起身到廚房,拉開冰箱,“炸點骨肉相連和薯條當宵夜怎麼樣?”

    听到要開火,甦子涵連忙放下手里的易拉罐,“我來做我來做。”

    安謙知道自己的烹飪水平,也沒有逞強,不好意思干坐著,就靠在冰箱邊,看他將油加熱,把食物放到油里煎炸,土豆性xing)幼嘔ㄉ偷南閆 布涿致甦鑫葑櫻 睬 崍誦幔 柿訟驢謁 br />
    第一根薯條煎炸到金黃,甦子涵拿了一副干淨的筷子夾起,放到嘴邊吹了吹,然後蘸了點番茄醬,送到安謙嘴邊,“喏,嘗嘗,看熟沒熟。”

    安謙張嘴咬過,外焦里糯,程度適中,他對甦子涵點了點頭。

    甦子涵連忙將薯條起鍋,然後看了安謙一眼,再把骨肉相連放到鍋里,又看了安謙一眼。

    安謙莫名其妙,看我干什麼?

    甦子涵道了聲︰“我想吃薯條。”

    “你吃啊。”那麼大一碗隨便你吃啊。

    “我想蘸番茄醬。”甦子涵看著他的目光凝長。

    “你蘸啊。”番茄醬就在你面前的小碟子里隨便你蘸啊。

    听到了這句話,甦子涵似想到什麼,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一下,然後用手指捏起一根已經不燙了的薯條,大步跨到安謙面前,接著用薯條在安謙嘴角邊刮了一下,安謙愣住,看著他手里的薯條上有著點點紅色的醬汁,原來是自己剛才吃的時候沒注意,嘴角不小心沾上了。

    但下一瞬,他的眼神微滯,這甦子涵竟然……把薯條送到了自己的嘴里,還吃得一臉陶醉,湊不要臉地道了聲︰

    “好吃。”

    瞅見安謙危險地眯起眼楮,甦子涵連忙退後兩步,“是你讓我蘸的。”

    安謙握拳,可我沒讓你這樣蘸!!

    甦子涵怕他找自己的秋後算賬,挺了挺腰背,一臉正色地站回了爐子邊,“請勿打擾,不然肉就要炸糊了。”

    甦子涵瞪了會兒他的側臉,然後掏出手機,自己玩自己的,耳朵控制不住地紅了紅。

    心里盤算著,該如何將回一局。

    靜心思索了片刻,他的心里有了想法。平日里,因為工作需要時刻關注有關薰霖旗下明星的新聞,所以他關注了不少娛樂八卦公眾號。

    找了一篇閱讀數最多曝光率最大的公眾號,他在里面搜索輸入“甦子涵”三個字,然後出現了滿屏的花邊新聞。

    安謙清了兩下嗓子。

    甦子涵轉頭看他。

    然後安謙舉起手機,照著念︰“甦子涵’初戀’疑曝光,相戀六年,女方為其墮過胎,最後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分手!”

    甦子涵驚得手里的筷子差點掉到油鍋里,“什麼東西?!”

    安謙︰“讓我瞧瞧你初戀對象是誰……咦!竟然說是你本科時期同班女同學謝某,出演過不少女配,後來你爆紅,就把糟糠女友甩了,嘖嘖嘖,下面還有她趴在你背上沖著鏡頭比剪刀手的照片。”

    甦子涵皺著眉︰“謝某?哦!”他忽地想起來,“她啊,我去,整個大學我都沒和她說過幾句話,後來結課作業抽簽抽到一起演了個話劇,你一說這照片我就想起來了,是當時老師拍的劇照,初戀啥啊初戀,還連孩子都有過?這些狗仔為了博眼球真能瞎扯。”

    他無語搖頭。

    安謙自是知道這些狗仔閑得蛋疼胡編亂造,大部分爆料其實都是假的,但就是忍不住逗逗他。

    “還有呢!”他繼續念︰“沒有靈魂小鮮肉整成滄桑感壞大叔,迅速走紅,一線女星被甦大叔迷暈,成日出入他的私人公寓,一待就是一整天,附上一個摳鼻的表情包。”

    甦子涵︰“……”

    他扶著額頭,“大家說我整容了,其實我還是開心的,畢竟我真材實料半點刀子沒動過,不信你摸摸。”他忽地握住安謙的手,往自己的鼻子上揉,“看看有沒有假體。”

    又把安謙手放到兩頰,“看看有沒有打過隻果肌。”

    然後把手摸了摸他帶著扎手胡茬的下巴,“看看有沒有削骨。”

    安謙是做文職的,手很細嫩,甦子涵覺得這觸踫太舒服了,忍不住在他掌心蹭了蹭,安謙抽回手,“啪”地一下在他手臂重重拍了下,“滾!又吃老子豆腐!”

    甦子涵不僅不滾,還靠近他,看著手機屏幕,“我瞧瞧是哪個一線女星被我迷暈……啊,原來是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所謂的出入私人公寓照,是在出入劇組臨時租借的場地啊,我和她合作過一個都市情感劇,這就是那時候拍的。”

    他安撫似地拍了拍安謙的肩,“知道你很在意我,天天這樣關注我的花邊新聞,我很是感動。”

    安謙抽了抽嘴角。

    甦子涵拿過手機,“以後別看這些了,我喜歡誰你又不是不知道。”

    安謙驀地一怔,愣神地看著他,而他還在看那些和自己有關的新聞,殊不知自己剛才無心的一句話,撩得身邊這個人心髒砰砰跳。

    甦子涵看到有些新聞編得實在是太夸張了,甚至給逗樂了,“嗯?十分鐘前還發了條和我有關的?這公眾號的工作人員大過年的也不休息,可真敬業。”

    他念道︰“花生酥cp要傷心了!!甦子涵面上和已婚男林生大秀恩愛,實際上是為了掩蓋自己真實男友的身份,相傳近兩日已上門提親,現在正和真實男友甜蜜度假!”

    配圖是他和經紀人出入補品店,提著大包小包禮品出來的照片,他失笑道︰“這補品明明是我給奶奶買的,怎麼就成了上門提親了?!不過最後一句話說得我喜,這公眾號天天胡編亂造,總算是說了句靠譜的大實話啊!”

    安謙用手指絞了絞自己的衣角,“誰是你的男友!”然後不好意思地去端著薯條,一個人坐到了餐桌邊。

    骨肉相連很快也跟著出鍋了,甦子涵端了一盤肉走到安謙身邊,放到薯條旁︰

    “我還看到你買了孜然粉,要不要撒一點?”

    安謙不記得自己還買過這些,嘴里咬著薯條,吐詞含含糊糊的,“要。”

    甦子涵當即回到廚房,擰著孜然粉的蓋子,結果擰了半天沒打開,以為是因為自己手上有油,太滑的緣故,可隔了層衣服都還沒擰開,後來才發現是封口有層塑封,他沖著外面喊道︰

    “剪刀在哪里啊?”

    安謙咽下迫不及待偷吃的骨肉相連,“平時剪紙用的剪刀可以嗎?”

    “可以。”

    安謙回憶了下, “在我床頭櫃第二層抽屜里,你拉開就能看到,紅色的。”他滿手是油,不好幫忙。

    “床頭櫃的第二層……”甦子涵自言自語道,快步走過去,拉開的同時就看到了一把紅色手柄的剪刀躺在一個牛皮的本子上面,他拿起來,準備合上抽屜的時候,忽然發現—

    那個牛皮本子邊上,竟然yh出了自己的全身照。

    他定了定,鬼使神差地把剪刀擱到一邊,拿起這個本子,翻開扉頁,俊秀的鋼筆字跳躍到眼前︰

    【攻略甦子涵之終極計劃】

    他翻頁的動作一頓,然後翻到第二頁,抬頭︰【初期攻略方法︰習慣33】

    【擬達成狀態︰和甦子涵走近,令其不抗拒自己,再逐漸感化。】後面打了一個綠色的勾。

    【擬達成目標︰初步知道當年舊事起因,涉及人員。】後面打了一個綠色的半勾,並且畫了個圈,里面寫上了“周憶瀾”三個字。

    【具體實施步驟︰

    1、以“吃飯”為由制造見面的理由。

    2、以“煎餅”為由增進感情。

    3、……

    4、…… 】

    偷吃了好幾個骨肉相連的安謙,想著拿剪刀的甦子涵怎麼磨磨蹭蹭的,這麼半天還不來,他抽了張紙巾擦手,忽地腦中轟雷一想,那個抽屜!!

    “呲—”的一聲,板凳因為他的驟然起身,在地上刺耳摩擦出聲,他大步跑了過去,結果還是晚了一步。

    甦子涵听到身後的腳步聲,拿著本子回頭,看著安謙,問道︰

    “這……是什麼?”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