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56章

第56章

    甦子涵听到身後的腳步聲, 拿著本子回頭,看著安謙, 問道︰

    “這……是什麼?”

    安謙表情凝固,緊緊咬著下唇。

    他活了二十多年,一直在步步為營,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計劃地執行, 他告別從小長大的家鄉,考到大都市的高校, 畢業後進了薰霖, 一步一步地,直到今天穩穩站在紀總身邊。

    一切事情都如這個本子上的一樣, 在按部就班地進行。

    可, 最近, 他和甦子涵的關系進展太快,太沒有邏輯可尋,早就超出了他慣有的思考方式。

    很多的東西, 都在悄然之間,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以至于甦子涵抱著一顆熱忱的真心靠近時,他會放松了警惕,把那些條條框框都拋到了腦後。以至于在甦子涵發現他其實是帶著目的靠近時,他的心竟然忍不住跟著抽痛了一下。

    和甦子涵在電視台的道具室發生那樣的事,他原以為自己會覺得無地自容, 以為自己會厭惡甦子涵, 結果他以為的事情都沒有發生。

    不願意承認的是, 藥效過後,他比藥效發作時,還要加倍回味那其中令人腳趾不住抓地的滋味。

    他已經變得沒法拿捏自己的內心了,又談何執行最拿手的計劃?本子上寫的那些步驟,都成了紙上談兵。

    在電視台拷問那韓堯的時候,安謙面上看著自若,其實極其心不在焉,他想著這段關系既然已經開始了,那麼他將這個本子銷毀掉,是不是就誰也不會知道,其實他的目的不單純,是不是甦子涵就不會發現,其實他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好。

    可是他發現並不是,因為他已經動了不在計劃內的心思,就算本子銷毀掉了,只要他在意那個人,也會成日擔心自己不單純的心思被暴yh,在享受幸福的過程中,心都會不安。

    他在昨夜,和甦子涵並肩躺在床上的時候,他就已經下了決心,總有一天,要把所有的事都告訴甦子涵,在那之前,他貪念甦子涵目前帶給他的溫情。

    只是他沒想到甦子涵會發現得這樣之快。

    瞬間,將這些時日的回憶,全部打上了存疑的標簽。

    甦子涵見他不理自己,臉色逐漸變得不太好,又追問了一道︰

    “我問你,這是什麼?!”

    二人相視了好一會兒,安謙的聲音沙啞︰“我們坐到椅子上,我慢慢和你說?”

    可是甦子涵現在已經是驚怒前夕,他根本不想慢慢知道,此時更沒有和安謙坐著說話的心情,就那樣站在原地,目光如炬,幾乎要把安謙面上的臉面全部灼燒干淨,想看看他的里子到底是不是一顆會鮮活跳動的心。

    甦子涵不願意好好溝通,安謙也只能和他站在床邊,直截了當地說道︰

    “紀先生派我調查你和林先生當年的舊事,我多方打听,沒有頭緒,最後計劃從你這邊入手……”

    安謙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甦子涵的低喝聲給打斷︰

    “所以!你是為了和我有多一些相處的機會,才把煎餅送到我這里來的?”

    安謙回答︰“是。”

    甦子涵的臉色白了一寸︰

    “所以!你是為了讓我習慣你的存在,一開始才故意裝作無聊?給我打電話的?”

    安謙回答︰“是。”

    甦子涵的身子顫了顫︰

    “所以!你是為了多和我接觸,才做那份煎餅果子便當給我吃的?”

    安謙回答︰“是。”

    甦子涵暴怒,捏住他的衣領,咬著牙道︰“所以你一開始,就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是我自己多想了?”

    安謙頓了一下,回答︰“是。”

    甦子涵右拳攥緊的拳頭,高舉在空中,仿佛下一秒就要狠狠地鑿在安謙的臉上。

    安謙認命般地閉上了眼楮。

    甦子涵說話時因為太激動,唾沫都噴到了他的臉上,“你他媽到了現在,一句對不起都不和我說?”

    安謙的嘴唇動了動,卻一個音都沒有發出來。

    甦子涵怒吼︰“你和我道歉啊!啊?!”

    安謙︰“你要是生氣,就打我吧。”

    甦子涵的手臂用力,把他用力摁到牆上,強調︰“你和我道歉,道歉。”

    甦子涵的額頭抵著他的額頭,“只要你道歉,我就原諒你!”

    安謙緊閉著唇,仿佛沒有听到他的叫喊。

    安謙已經做好了應對一起的準備,可是甦子涵那高懸的拳頭,久久都沒有落下,安謙睜開眼楮,與之相對的是一雙充滿血絲的眼楮,他第一次見這樣盛怒情緒下的甦子涵,氣得連拽著他的手都在發抖。

    那眼里含著怨恨與不甘,還有大半,是安謙不敢解讀的情感。

    這樣僵持了許久,甦子涵忽然手一松,無力地後退了兩步,再不想多看安謙一眼似的,拿起衣架上掛著的皮衣,仿佛喝醉了般,腳步虛浮地出了公寓。

    刺骨的涼風從未關的門中,肆虐地竄了進來,安謙穿的很單薄,但第一反應不是覺得冷,而是下意識地看向餐桌。

    這些東西都要涼了啊,熱的時候分明很好吃的,而說了要給肉加孜然的人,走得那樣快。

    剛才,兩個人還在有說有笑的,而現在,仿佛就跟做夢似的,那些溫情,變得丁點也不真實。

    甦子涵離開了他家,進電梯前,看了眼自己來時為了等安謙,而在那站了幾個小時的樓梯通道,忽覺萬分諷刺。

    晚會剛一結束,他當即催促司機送他回家,拿了那份事先包好的餃子,幾乎是沒有歇氣地又往這兒趕,為的就是把這份滿是真心餡兒的餃子,在這樣的特殊的時日,親手送到安謙手中。

    他來時滿懷著期待,怎麼會想到現在離開的時候,會是這樣落魄,覺得自己這些時日,在安謙面前裝著的,袒yh的,試探的,真摯的,原來都掌握在安謙的股掌之間。

    安謙拿捏他,玩弄他。

    要不是他為了安謙好,把當年的事情隱瞞了下來,而是當時被這溫柔鄉給迷得徹底失了心智,腦子一熱,倒豆子般把事情都告訴了安謙,安謙是不是早就一腳把他踹開了?

    是的吧,目的達成了,就沒性xing)偌絛榍榧僖獾謀匾 恕br />
    氣到極致,他竟然笑了起來,笑自己為什麼這麼傻?他不是什麼涉世未深的年輕人了,相反他經歷了社會上方方面面,他以為自己識人認事比別人要厲害不少,現在一想,這樣的以為太過自負了。

    他出道以來,在低谷待了太久太久,走紅了以後,又獲得了太多太多人的喜歡,以至于別人道一句安謙似乎比較關注自己,他就信以為真了,甚至還把它當做一個棘手的問題,想要去解決它,沒解決成,最後還害得自己淪陷。

    安謙一定在背後笑話過他吧,看這個大傻逼,這計劃剛行進到初級階段,就掏出了一顆真心,可真好哄騙啊。

    他站單元樓下站了好一會兒,稍稍緩過了口氣後,他走出了公寓群。

    現在已經過了晚上十二點,還在過年期間,這薰霖職工公寓地處位置有些偏僻,在一個獨立的小湖邊,風景環境還不錯,很適合住家,但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好打車,出租車一般不願意繞路進來,他在原地站了一刻鐘,凍得雙腳都發麻了,卻連個出租車的影兒都沒有見到。

    他掏出手機,打開叫車軟件,把補貼金額加到兩百塊,都沒有人接單,不是司機們嫌錢少,而是這一整個片區看不到一輛待客的車,所有人都窩在家里過年。

    所以他甦子涵一個當老板的,在這樣零下的夜,也不好意思叫常年為自己服務的司機出來接他了,一年到頭,人家跟著他東奔西跑,難得有時間和家人團圓。

    本就心煩意亂,他猛地踢了腳路邊的石子。明早還要去龍泉山拍攝,現在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家,要不就近到酒店開個房睡一覺好了。

    結果等他查詢最近的酒店時,實在忍不住低罵了聲,這紀曜禮給員工選的公寓到底是什麼神仙位置啊,竟然最近的一家三星以上的酒店,在三公里外?

    今天他的心情極差,加上本身睡覺極其認床,所以也不想委身去幾百米以外的招待所,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憋著的一口什麼氣,把衣服的拉鏈拉到底,硬著頭皮在路上走。

    人真的很奇怪,當心足夠涼的時候,倒不太覺得yh冷了。

    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這隻果手機太嬌嫩了,氣溫太低,直接給它凍關機了,電量也流失了,可他剛剛走了一公里,這片區域也是第一次來,不開導航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那個酒店。

    最尷尬的是,他現在就算想打電話要司機來接自己,也沒有辦法。

    他苦澀地撇了下唇角,整個腦袋都給凍懵了,暫時想要憑著記憶尋找那家酒店,只是兜兜轉轉,又回了原位。

    人倒霉起來,喝水都會塞牙縫,說的就是他現在的境遇。

    他一個不小心,差點被路邊的礦泉水瓶給絆倒了,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怒視著腳下這個百事可樂的塑料瓶,人在凍得厲害的時候,可能會出現幻覺,他竟然把它看成了一個易拉罐,用腳把它踩扁了以後,拿起來,眯著眼楮看向不遠處的垃圾桶,下意識想要往里面扔。

    “啊!啊啊!”他身後突然傳來了男人的尖叫聲,嚇得他猛得一哆嗦,見鬼了吧?他記得身邊沒有人啊!

    他僵硬地回頭,發現從街角報廢的電話亭角落里,忽然竄出個渾身漆黑的流浪漢,頭發髒成一股一股的,臉髒兮兮的都是灰黑,這還沒靠近,甦子涵就聞到了一股惡臭。

    甦子涵忙退,這流浪漢嘴里的尖叫沒有停,手舞足蹈地追著他跑。

    他心里發慌,“他跟著我干什麼?”但這流浪漢明顯是精神不正常,自始至終只會發“啊”這個音。

    “他在要你的瓶子。”空曠的街道,忽然想起了第三個人的聲音。

    甦子涵听了這聲音,來不及有別的情緒,當即把手里的瓶子朝流浪漢的身上一丟,流浪漢果真停了腳步,趴在地上把這個瓶子撈到了懷里,然後小心翼翼地瞧了甦子涵一眼,生怕他過來搶似的,又飛快地竄回了電話亭。

    甦子涵這才撐著膝蓋,大口喘氣。喘了兩口,他忽然想到剛才出聲提醒他的人,微微偏頭—

    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他的身側,車燈暖黃,成為了這黑暗街道里唯一的光源,讓甦子涵忍不住想要靠近。

    但當他看到駕駛座徹底搖下車窗後的人時,他生生地止住了腳步。

    他板著一張臉,“你跟蹤我?”

    安謙看了他一會兒,道︰“我放心不下你。”

    甦子涵冷笑一聲,“別多此一舉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把當年的事告訴你的。”

    “上車,我送你回家。”安謙卻沒有回答他的話,這樣說道。

    雖然甦子涵現在真的特別需要一位司機送自己回家,但這人絕對不能是安謙,不然他寧願和剛才那流浪漢為伍,天地為席。

    甦子涵連話都不想再和他說一句,抬腳繼續在街上走著。

    安謙立馬啟動汽車跟上。

    “甦子涵,你上車。”安謙的車速降到極慢,對他說道。

    甦子涵充耳未聞。

    安謙陪著他走了很長的一段路,路上一直輕聲相勸,要他上車,可是他都沒有理會,一個人在路上機械地走著。

    安謙發現他凍得嘴唇都有些發紫了,心里的焦急頓時達到頂點。安謙猛地一踩油門,超過了他兩米的距離,然後猛地往左一打方向盤,硬生生把汽車逼停在了甦子涵面前,甦子涵也沒法再往前面走了。

    安謙推門下車,離得近了,他才發現甦子涵凍得渾身細微地顫抖。

    安謙捉著他的手,想把他往車上帶,結果甦子涵一把揮開他的手,“別踫我!”

    說完,他欲繞開汽車繼續往前面走,安謙卻大力地拽過他,因為後者被凍得有些使不上上力,所以安謙才能順利把他抵在車門上。

    甦子涵被他拽得有些發暈,緊接著嘴唇被貼上了一個濕柔的唇,他瞪大了雙目,而安謙把他擁在懷里,睫毛因為緊張撲撲閃爍,一看就是沒有什麼接吻的經驗,親得毫無章法可尋,且很是急切,撞得他門牙都疼了。

    一定是因為yh凍得太僵了,他竟然抬不起推開安謙的手,他安穩自己,絕不是因為留戀他的親吻。安謙的yh于他來說太過滾燙,一顆為安謙瘋狂跳動過的心,竟然又不爭氣地活動起來。

    這樣毫無技巧的親吻,安謙很快就力竭了,他幾乎是哀求的語氣,搓了搓甦子涵冰涼的手︰

    “上車好不好,嗯?”

    甦子涵雙目復雜地望著他,這樣做又是何必?如果那些感情都是逢場作戲,為什麼現在還要對他投懷送抱?

    安謙現在算是知道,甦子涵的(性xing)格,有不少和他想象的地方,都是非常倔,就像是此時,除非甦子涵在原地暈倒,恐怕如果一直吊著一口氣,是堅決不會上他的車了。

    安謙沒有辦法,只有像剛才那樣給他取暖。

    安謙真的要被他這臭脾氣給氣死了,摸著他的臉頰,和他雙雙瞪視了一會兒,他率先敗下陣來,“剛才在我家時,你一口氣說了那麼多話,讓我說一句話的機會也不給,現在怎麼不說話了?”

    甦子涵臉色蒼白地看著他。

    安謙比他的身高矮上一點,得微仰著看他︰

    “怎麼不問我,為什麼不和你說對不起?”

    甦子涵的瞳孔微動。

    安謙帶著顫音,“一開始,我為了讓你習慣我的存在,故意裝作無聊,給你打電話,可後來我沒料到,反而是我,更習慣了你的存在,不給你打電話我就渾身不舒服,每次和你聊些有的沒的時,我都會忘記要套你話的事,一心只是想要和你多說說話。”

    甦子涵的拳頭又忍不住握了起來。

    “我是為了和你多接觸,才一直說要請你吃飯,一開始確實是為了套話,可送煎餅果子給你便當那次,我是真心實意想要做給你吃的,哪怕是做毀了,也想讓你嘗嘗那份心意。我覺得你待人很真誠,每次明明對我的來電煩得要死,還是會耐心地和我說話,你這麼好,我心有愧疚。”安謙的眼眶有些發紅。

    “送煎餅到你那,要它認你做爸爸,我是希望能和你之間產生聯系,甦子涵,你是萬眾矚目的流量明星,我呢?我不過是個小山村走出來的窮助理,我哪敢明目張膽地喜歡你啊,那要是換做孩子他媽喜歡孩子他爸,這份喜歡說上去才不過分吧?”安謙扯著他的衣領,越說越激動︰

    “是啊!我一開始根本對你沒有感覺,我完全是帶著目的靠近你的,是你多想了,也是我少想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到後面會喜歡上你,被你他媽地莫名其妙操了還是喜歡你!”

    他的目光太真摯了,以至于甦子涵的心甚至開始動搖了,緊接著慌亂襲來,他剛才所有的心理建設,在這一瞬間,快要潰不成軍。

    甦子涵的yh回暖了一些,站得離他遠了點兒,“你先送我回家吧。”然後他快步地走到了副駕駛,拉開車門,上了車。

    安謙在車外默默站了好一會兒,然後也跟著坐了進去。

    他把空調的暖氣開到最大,轉頭看向一上車,目光就一直看向窗外的甦子涵,說著剛才在車外沒有說完的話︰

    “我為什麼沒有和你說對不起,因為我計劃滿滿,到實施起來,被自己的感情所阻,我該對不起的是我自己,這計劃一開始,就注定實現不了,到後來,哪還有心思套你的話……”安謙忽然哽住︰“我連自己的情緒都理不清。”

    甦子涵心神劇震。

    安謙說完不再拖沓,然後向他問了家的地址,發動汽車。

    路上沒有多少車輛,汽車很快就到達了甦子涵的獨棟別墅樓下,安謙看著這幢公寓,抿了下嘴唇,果然,甦子涵哪有什麼樓上的漏水鄰居呢,整棟別墅都是他自己啊,那樣說,無非是想多和他待一下的借口罷了。

    汽車停了,甦子涵沒有立即下車,而是望著擋風屏前的雨刮器出神。

    “甦老師。”安謙忽然像從前那樣叫他,二人仿佛回到那曖昧又美好的時刻。

    甦子涵看向了他。

    安謙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脖子,“你能幫到我儲物櫃里拿一個東西?”

    “什麼?”

    安謙︰“你打開看看。”

    甦子涵打開面前的車載儲物櫃,隨即面上又浮現出點點薄怒,因為這個儲物櫃里躺著的,是他剛在家里看到的那個牛皮本子。

    “甦老師剛才還沒看完,再往後多翻一頁吧。”安謙說。

    甦子涵心想,我為什麼要再看一次這剜心的東西?心里十分抗拒,但還是依他所說,翻到了第二頁,抬頭寫著【中期攻略計劃】,但緊接著甦子涵卻愣住—

    寫的都是他的名字,筆畫混亂,大小不一,書寫者更像是在寫東西時,出神寫下的這寫字,不知疲倦的,連著寫了滿滿幾頁。

    甦子涵用力捏著本子,本子被他捏得輕微變形。

    安謙拽著安全帶,“我剛說了那麼多,你一定會懷疑我是在狡辯。甦老師,我不喜歡誤會,甚至非常討厭,所以我直視了我的心,也直接地告訴了你,喜歡就是喜歡,我安謙從來不會藏著掖著,你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

    他呼了一口氣,淡淡地笑了一下, “我總算是說出來了。”

    甦子涵的心亂作一團,沒能及時回應。

    “你不用擔心我這次是不是又在耍什麼陰謀詭計,對于調查當年舊事,我已經徹底放棄了,年後我就回復紀先生,今後不會再插手這件事。”安謙道。

    甦子涵心想,那接下來的對話,應該是安謙極力挽留我吧?他想,不能太輕易地原諒他了,但如果,安謙再把剛才那些甜言蜜語,加著蜜糖再轟炸他一遍,他指不定就……

    安謙︰“甦老師,我知道,這個坎,你心里一定很難過去。”

    甦子涵︰“……”這句的話里的甦老師三個字,為什麼令他听出了一點疏離的味道?

    安謙︰“這件事終歸錯在我,既然你不想見我,今後我不會再主動出現在你面前。”

    甦子涵︰???等等……

    安謙繼續道︰“你下車吧,回去好好休息,明天還要拍戲的,祝你殺青順利。”

    甦子涵張了張嘴,一臉懵逼地下車。

    很快,安謙開著車揚長而去。

    甦子涵望著車尾消失在街道拐角,久久回不過神來,那什麼……原本不是他在生氣的嗎?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