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59章

第59章

    林生心里“咯 ”一聲, 面上干笑︰

    “去……去找我男神要簽名啊。”

    “要簽名就要簽名吧, 為什麼要洗臉?”紀曜禮湊近, 摸了把他的額頭, 摸得林生瑟瑟發抖,他眨巴眨巴眼楮,不敢再說話了。

    紀曜禮挺直了脊背, “男神現在就在你面前,說吧,簽哪?”

    林生怔了怔,隨即無語笑道,“你害臊不害臊。”

    紀曜禮挑了挑眉,手環上他的腰,猛地往自己懷里拉,“嗯?你男神不是我?”紀曜禮手指從他腦門滑下, 又滑到嘴巴上︰

    “在這簽好不好?”

    林生的手抵著他的胸口,紅著臉小聲道︰“紀哥哥,還在劇組呢,你注意一點!!”想推開他。

    紀曜禮不放, 手指繼續下滑, 滑到他的喉結處, “簽這怎麼樣,嗯?”

    林生覺得癢, 笑著縮了縮, 想跑, 但紀曜禮的手禁錮得更緊了。

    林生只好求饒,“是你是你,我的男神是你。”

    紀曜禮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左臉頰,林生抿著唇,左看看,右看看,確認沒人,墊腳上去香了一口,紀曜禮勾了勾唇,這才放開他。

    紀曜禮用袖口擦著他臉上的水珠,“洗好了嗎?洗好了我們過去。”

    林生愣了下,“去哪兒?”

    “去簽名啊,你不要簽名了?”紀曜禮柔聲問他,語氣不知不覺帶了股酸意。

    林生又哪里看不出來呢,“不了不了,明天還可以見到懷特先生的,明天再說吧,要不,我們先回去休息?”

    紀曜禮︰“先去要簽名。”

    林生︰“先回去休息吧。”

    紀曜禮瞧他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實在沒繃住,笑了出來,牽著他的手往片場走去,“傻生生,懷特先生本來就是我為了你請來的。”

    林生驀地看向他。

    紀曜禮︰“我知道你的偶像是他。”

    “你怎麼知道……”林生的話音突然停住,他想起,自己早先曾給紀曜禮發過一份包含著個人作品的文檔,里面還有詳細的個人資料,有寫自己最喜歡的明星就是卡列博•懷特。

    那一欄在自己長達幾頁的個人資料里,是那樣的不起眼,卻沒想到紀曜禮連這樣不起眼的細節都記得。

    “紀哥哥……”林生的心動了一下,食指輕輕地刮著紀曜禮的手背。

    紀曜禮伸手抱過他的脖子,拽過他,在他腦袋上一通揉,“你個小沒良心的,趁著我不在,就跟放假了似的,沒人管開心壞了吧?”

    林生抱著他的腰,被他帶著走,紀曜禮定是一下班就趕過來了,想到這,他整顆心都脹得滿足。

    再回到片場的時候,懷特先生面前已經沒剩幾個人了,他依舊熱情地在和他們搭話,劇組幾個工作人員用蹩腳的英文和他交流,旁邊的人听了笑得停不下來。

    而壯壯仍老老實實地幫林生站著位置,看到林生和紀曜禮二人和和氣氣地回來,她總算松了口氣。

    林生沖他擠眉弄眼,大致意思表達的是,啊呀,紀曜禮剛才來了你怎麼不提醒我呢?

    壯壯一臉苦澀,哥們,我扯你衣服了,是你理都不理我啊!!

    林生和她匯合的時候,正巧排到了懷特先生面前,他當即精神一震,把兜里揣著的手機殼又拿出來,遞給了懷特先生。

    懷特先生手上拿著一支金色的馬克筆,熱別親切地接過手機殼,看了眼林生的臉,興奮道︰

    “你好,生!”

    林生激動地握住他的手,“您認識我?”

    懷特先生拍了拍他的手背,“當然了,你是我明天拍戲時的伙伴,我有格外留意。”

    林生這時候只知道傻笑,開心壞了。

    懷特先生一點也不吝嗇贊美,“剛看見你和r甦的對手戲,簡直不要太精彩了,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竟然有這麼驚人的爆發力,用你們中(Z)國的話叫什麼來著?我最近在學中文,讓我想想。”他摸著下巴,忽然驚喜道︰

    “叫後生可畏!”

    林生連忙擺手,不敢當不敢當,被夸得整個臉通紅。

    懷特先生瞧這個中(Z)國的小朋友實在是可愛,在演戲的時候那樣靈活,現實生活中得了兩句夸獎就害羞得不行,張開雙臂,給了林生一個大大的熊抱。

    林生的心跳加快,眼淚都要激動得落下來了,還有什麼,比被自己的偶像肯定,還更令人鼓舞的呢。

    懷特先生像對待別後輩一樣,想要在他額頭上印下一吻,剛有這趨勢的時候,林生連忙拉住他的袖子,然後指了指身邊的紀曜禮,雀躍地道︰

    “懷特先生,這是我的丈夫。”

    懷特先生以為自己听錯了,因為在他的印象里,中(Z)國這兩年思想雖然開放了不少,但不少人還是對同(性xing)婚姻遮遮掩掩,鮮少有像林生這樣坦然的,他偏頭看向林生的丈夫,此時正一臉柔情地看著林生,沒听錯了。

    “你丈夫長得真帥氣。”懷特先生揉了揉林生的腦袋,林生朝紀曜禮俏皮地笑了笑。

    後來得了懷特先生的簽名,林生心滿意足,和懷特先生又簡短地聊了幾句,不敢過多打擾,和懷特先生告別後,林生和紀曜禮往度假村里走,圍著紀曜禮轉圈圈︰

    “懷特先生夸我了誒!夸我了誒!”

    紀曜禮忍不住搖頭失笑。

    “林生,你餓了沒?”他問。

    林生稍微平復了點心情,“還好,午飯吃得比較晚。”

    “那我們去泡溫泉吧。”紀曜禮看著度假村里的“溫泉請往左邊走”的指示牌。

    “好啊!”林生挽著紀曜禮的手就往左邊走,剛才只顧著拍戲去了,在水里晃了兩下就起來了,都沒能仔細享受,現下和紀曜禮一起去玩玩正好。

    他們倆人到男更衣室里換泳褲,租的櫃子號碼連在一起,紀曜禮三下五除二地就把自己脫了個精光,林生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往他下面一瞟,耳朵瞬間燙得要把自己烤熟了,他木著腦袋,悄咪咪地轉身,背著紀曜禮,慢慢地脫衣服。

    紀曜禮瞧見了他的小動作,故意走到他面前,目不轉楮地打量著他,“你哪里我沒看過了,嗯?還害羞。”

    林生一手捂住他的眼楮,一手飛快地把泳褲扒拉到身上,“你個湊流氓!”

    紀曜禮哈哈大笑,然後回到自己的衣櫃前,利落地把泳褲穿好,給林生拿了拖鞋,外加一個浴巾,披在林生的肩上,“一回兒從水里上來的時候裹好,別著涼了。”

    二人把手機防到防水袋里,掛到胸前,進了溫泉池。

    剛才是在工作,林生都來不及仔細瞧這溫泉,此時發現才這溫泉區是建在小山上的,熱帶雨林的風格,四處被植被環繞,一進去是幾塊公共的池區,今天零下一度,就算披了浴巾,林生還是凍得發抖,紀曜禮連忙拉著他進了一個就近的池子。

    兩個人坐在水里的石階上,上半身還有大塊裸yh在空氣中,紀曜禮手呈扇形,把熱水往林生的身上招呼,林生也學著他的動作,往他身上潑水。

    忽地,一個穿著豹紋泳衣的中年大媽踩著水路過。

    林生的動作猛地一僵,連忙縮到紀曜禮的懷里,小聲道︰“紀哥哥,為什麼會有女人啊……”

    紀曜禮覺得好笑,“因為這是男女混池啊。”

    “哦哦,我還以為是分開的呢。”林生松了口氣,剛才拍戲的時候,劇組的人清場了,所以他因是第一次泡溫泉,不清楚實際情況。余光忽然發現,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群泳衣布料寸少的妙齡女孩,剛才還沒這麼多人的啊。

    林生皺了皺眉,發現她們的注意力大多都在紀曜禮的身上,立時警覺,紀曜身材高挺,注重健身,肩膀寬碩,膚色較他白嫩的皮膚更顯陽剛之色,更重要的是有一副令人垂涎欲滴的好皮囊,不少女孩子在他們身邊走來走去。

    林生猛地起身,拽著紀曜禮,“這里我玩厭了,我們到里面走走吧。”

    紀曜禮應下,剛起身,林生卻因為太匆忙,不小心踩到光滑的石階上,一下子就跌到了水里,嗆了一大口水。

    紀曜禮大驚失色,忙把他撈出來,林生對著空氣一陣咳嗽,紀曜禮忙又坐回石階,把林生放自己大腿上,抱著拍他的背。

    “咳……咳……”林生咳得上氣不接下氣,紀曜禮心疼地讓他靠著自己的胸口,“好了好了,沒事了。”

    林生好不容易緩過來了點,又看了眼身後不遠的女孩子們,然後伸手穿過紀曜禮的耳側,拿過了浴巾,搭在紀曜禮的頭上,光著的上身也適當遮了些。

    紀曜禮哭笑不得,“這是干什麼?”

    林生撅著嘴巴,“她們在看你,不給她們看。”

    紀曜禮的聲音變得低磁,“嗯,只給我們生生看,不給他們看。”

    林生咳累了,趴在他的胸口休息。

    那群女孩看不了紀曜禮,便把注意力放到林生身上,忽地,一個女孩發現了什麼 ,和其他女孩交頭接耳,紀曜禮隱約听到她們在小聲交談︰

    “這是林生嗎?!”

    “天啊!!真的是啊!”

    “我的媽啊,我竟然跟林生泡在一個池子里,我要把這池子的水灌一瓶回去做紀念!”

    “所以那個帥男人就是紀總嘍?”

    ……

    紀曜禮把毛巾向下拉了拉,看到她們紛紛舉起手機,他趕緊抱著林生起身,飛快地離了池子,往溫泉區深處的熱帶雨林風格的植被大步走去。

    感謝這是在冬天,女孩子們準備追的時候,出了熱水,凍得臉瞬間一白,又縮了回去。

    林生回頭看了眼,發現他們沒有跟過來後,嘆了口氣,“人紅有人紅的煩惱啊。”

    紀曜禮揉了揉他的軟耳垂,“說話跟個小大人似的。”

    “我二十三歲了!!”林生捏拳表示抗議。

    紀曜禮︰“二十三歲了還整天要人抱。”

    林生捏著他的臉蛋,故作惡狠狠地道︰“你不願意抱嗎?”

    紀曜禮笑著說,“不敢不敢,我的榮幸。”怕林生凍感冒了,他忙在竹林里找了處沒什麼人的溫泉小池,先是自己用腳試了下水溫,然後才把林生放進去。

    山上的泉水比山下更要熱一些,適應水溫後,林生舒服地靠在紀曜禮的肩膀上,在水下玩著紀曜禮的手。

    防水袋有浮力,手機裝在里面,漂浮在水面上,恰好把懷特先生簽過名的那一面yh了出來,林生的注意力又被吸引過去,臉上是犯著花痴的表情,嘿嘿一笑,“懷特先生真人真有型啊……”

    紀曜禮把肩膀抽開,林生都沒注意到,一心反握著手機,欣賞上面的簽名,紀曜禮咳了聲,林生恍若未聞。

    紀曜禮眯了眯眼楮,沉默了片刻,同樣拿出手機,在網上搜索照片,自言自語道︰

    “既然是這樣舒心的時刻,我也來欣賞一下美人吧,最近公司新招了一個練習生,剛剛成年,來的那天轟動了一整個公司,嘖,是真好看啊,瞧這大眼楮,真的誘人,只看一眼,我覺得自己也忍不住深陷了。”

    林生豎起了耳朵。

    紀曜禮瞧見了他靠近的耳朵,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唇,繼續道︰

    “再瞧瞧這粉嫩的肌膚,吹彈可破,光看著就讓人心醉,哎,現在的男孩子,怎麼這麼兜人喜歡呢。”

    林生偏頭瞪著他,紀曜禮一臉的無辜,“只許你欣賞偶像,不許我欣賞美人啊?!”

    林生佔不著理,不好說什麼。此時哪還有什麼心思關心懷特先生的簽名,一心都在紀曜禮手機里的美人上。

    不能被紀曜禮佔了上風,這樣想著,林生調出了懷特先生在動作片里從天而降拯救世界的片段,滿眼都冒出了小星星,朗誦般地大聲念道︰

    “啊—懷特先生簡直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紀曜禮沖著自己的手機屏幕微笑,“臉蛋也圓嘟嘟的,捏著一定特別有意思。”

    林生聞言,低頭看了眼自己有些瘦弱的身形,憤憤不平,“懷特先生以前在采訪里說過,他就喜歡瘦弱的類型,能讓人有保護(ru)望。”

    紀曜禮不為所動,看著屏幕一臉痴迷,“這男孩還愛笑,長著一副很善良的臉,唇角總是微微翹起,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林生不樂意了,把手機松開,自己的臉懟在紀曜禮面前,“我不愛笑嗎?他笑得有我好看嗎?”

    紀曜禮聞到空氣中有一股濃濃的醋味,目光閃爍了一下,“他比你更愛笑。”

    林生伸指頭戳了戳自己的臉蛋,“他有我粉嫩嗎?”

    紀曜禮思索了一下,認真道︰“應該是要比你粉嫩一些的。”

    林生咬著唇,瞪大了雙眼,“我就不信了,他的眼楮能比我好看?!”

    紀曜禮仔細觀察了會兒林生的眼楮,中肯的評價,“你們各有各的優點,他的眼楮特別大與明亮,讓人不忍忽視。”

    林生覺得自己要酸得爆炸了,黑著臉坐在泉水里,也不說話,望著水里的腳發呆。

    紀曜禮看著他那樣子,忍不住掩嘴笑了笑。

    忽地,林生驀地湊近他的手機屏幕,“有這樣的美人,也給我欣賞下唄!”

    沒想到紀曜禮的動作比他還快,立馬把手機扣到胸口,“不給你看。”

    “為什麼!你怎麼這麼小氣!”林生非要看。

    紀曜禮把手機屏幕鎖了起來,舉得高高的,林生夠了半天沒夠著,氣死了,大力地給了紀曜禮肩膀一巴掌,然後氣鼓鼓地從水里起來,往池子外面爬。

    紀曜禮拉他的手,“怎麼了?”

    林生甩開,“我不要和你玩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各泡各的。”

    紀曜禮一個不留神,林生就竄了出去,他無法,只好立馬起身跟上,這家伙鬧起脾氣來,連浴巾也不裹,紀曜禮大跑追上,把浴巾裹住他。

    林生也不說話,跳著扎進了沙浴池。所謂沙浴池,就是鋪滿了黑色沙珠的池子,沙珠泡在熱水里,人躺在沙珠上,起按摩的作用。

    林生的氣血素來不是很通暢,一腳踩上去,直接發出了殺豬般的嚎叫︰“嗷嗷嗷嗷嗷嗷啊啊啊,這是什麼啊好疼啊!!”他平日里穿那種帶按摩珠的拖鞋時,也是這麼個反應。

    紀曜禮過來扶著他,他適應了好一會兒後,拍開紀曜禮的手,強調道︰

    “各泡各的。”然後掙扎著在沙子里走了兩步,疼得五官扭曲。

    紀曜禮在他背後笑得直不起腰來,跟在他身後。

    靠近出水口的地方水溫高一些,林生忍痛爬了過去,躺在出水口邊的水里,喘著氣,這簡直就是在折磨人!早知道這樣就不進來了。

    紀曜禮找了他身邊的一個石頭靠著。

    林生瞧見不遠處有個大叔往自己的身上堆沙子,把自己埋到沙子里,許是有什麼功效,林生也學著做,兩手揮著沙子往自己的身上趕。

    五分鐘後,他覺得自己除了被壓得踹不過氣來,沒覺得有半分的功效,又把沙子往外面推,推完後起身,站了起來,又艱難地往外面走。

    紀曜禮趕緊跟上,“又去哪?”

    “你管我去哪,看你的小美人去。”林生哼了一聲,自顧自地上了岸。

    紀曜禮瞧見旁邊工作人員推著剛剛烘干的浴巾,連忙拿了份干的過來,捉住又準備溜了的林生,把林生濕了的浴巾扒掉,換上干的,給他一頓擦,林生埋著頭,不開心道︰

    “你管我做什麼,我皮糙肉厚的,不怕凍。”

    紀曜禮笑著問,“吃醋了?”

    “誰吃醋啊,我才不會吃呢!”林生別開腦袋,手止不住地扯自己的泳褲褲管,紀曜禮瞧見,“怎麼了?”

    林生不理他,眉宇間有些難受的神情,繼續扯著褲管,紀曜禮發現幾顆黑珠忽地從他的褲子里掉落出來,紀曜禮恍然︰“是剛才珠子到褲子里了,所以不舒服嗎?”

    林生點了點頭。這泳褲雖說是緊身的,但在沙浴池里爬的時候,還是會進去不少,此時扒拉在緊身褲和肉之間,特別難受。

    紀曜禮忙抱著他來到竹林比較隱蔽的地方,手剛伸進他的褲子邊,就被林生攔住,“我、我自己來。”

    紀曜禮︰“我更方便一些,我進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進來了四個字明明是指用手進到褲子里替他找沙珠,卻讓林生浮想到在乾厚里小房子的浴室里,紀曜禮摁著他,聲音隱忍帶著沙啞地說︰“我進來了。”

    林生羞澀地窩到他的脖子里,把自己都交給他。

    紀曜禮寬厚溫熱的大手,在細膩上游走,伴隨著沙珠落地的“啪嗒、啪嗒”聲,林生的胸口起伏逐漸劇烈,一瞬間,溫泉的流水聲,山林的清風聲,樹葉的婆娑聲,通通都拋到腦後。

    紀曜禮拿完後面的珠子,又撫到前面來,林生的yh忍不住一顫,摟著紀曜禮的手忍不住抓了一下,紀曜禮發現林生的yh起了反應,渾身滾燙,恨不得緊緊貼住他。

    紀曜禮用另一只手,撩了撩他的劉海,輕聲道︰

    “想要?”

    林生舔了一口他的鎖骨,點頭的時候,嘴唇蹭著他肌膚,紀曜禮的喉頭攢動,一心幫他除沙珠,“剛才那沙浴池很髒,等回去再給你。”

    林生不樂意地扭了扭。

    紀曜禮拍了下他的屁股,“乖,不然你會生病的。”

    待沙珠徹底清除干淨了,林生仍舊賴在他身上,紀曜禮也依著他,把他抱到溫泉中心地段的小商鋪,輕掐了一下他的腰︰

    “有沒有想吃的?”

    林生伸著脖子看了一眼商品,“想喝銀耳湯。”

    紀曜禮對服務員道︰“要一碗銀耳湯,兩個鹵雞蛋。”然後把手上的手環交給服務員做消費記錄,最後出去的時候再統一結賬。

    紀曜禮左手要拿銀耳湯,右手拿著雞蛋,林生跟著他來到旁邊休息區,紀曜禮把銀耳湯放到他面前,叮囑說︰“小心燙。”然後仔細幫林生剝著雞蛋殼。

    林生用勺子舀了舀銀耳湯,“紀哥哥,你喝不喝?”

    紀曜禮說︰“你喂我喝。”

    林生眼珠子轉了轉,“那我喂你喝,你能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什麼要求?”

    “一會兒再說。”

    紀曜禮看著他,“需得答應一個要求的話,那就不是普通的喂法。”

    林生听得糊涂︰“什麼喂法?”

    結果紀曜禮不回答他,只掀著唇角看他。

    林生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瞪了他一眼,又恨恨地看著他掛在身前的手機,然後給自己嘴里含了口銀耳湯,攀到紀曜禮身上,撬開他的柔唇,將香蜜度給他,紀曜禮咽下這口甜湯後,沒有嘗到什麼滋味,一把將林生抱到桌上,摁住他的後腦勺,由淺入深,細細品味那抹甜蜜。

    吮了會兒林生的唇珠,紀曜禮終是松開他,與他抵著腦袋,“說吧,什麼要求?”

    林生指了指他的手機,“把那男孩兒的照片給我看看。”他心里惦記老半天了,想知道到底是長成什麼樣的男孩,能讓他那麼魂牽夢縈。

    紀曜禮沉吟了一會兒,“你看吧,密碼你知道。”

    林生緊張地握起他的手機。

    紀曜禮眉眼含笑︰“算了,我不賣關子了,其實我手機里,是你的照片。”

    林生呆滯片刻,隨即害羞地推了他一把, “你好煩哦,拐著彎夸人家,可真會玩。”

    說著他輸入密碼“1106”,然後滑開屏幕--

    大眼楮,粉嫩,肉嘟嘟的,唇角總是翹起的……小豬佩奇???

    林生︰“……”

    紀曜禮撲哧一下沒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生氣得狂捶他的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才是豬啊!!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