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61章

第61章

    晚宴過後, 眾人嚷著要去度假村的ktv徹夜狂歡, 連續幾月不間斷的拍攝,林生實在有些疲憊,沒有心思和大家伙一起嗨了,和工作人員道別,然後跟紀曜禮回到房間。

    紀曜禮早已將雙人床房換作套間, 是以他們得以毫無束縛地依偎在大床上。林生懶得動彈,除去外衣,靠在紀曜禮的胸口。

    “舍不得?”紀曜禮摸了摸他的腦袋。

    “嗯,這幾個月因為拍戲, 都和大家培養出感情了, 從明天開始突然不用天天見面, 倒還不習慣了。”林生說話時語氣有些低落。

    紀曜禮捏了捏他後頸上的軟肉, “今後你還會遇到各種有趣的合作伙伴, 有意思的戲,慢慢習慣就好了。不過我不忍心讓你太累,一年里你要接多少戲, 什麼戲想演, 什麼戲不想演, 都由你自己來決定, 我會定時安排安助理將合適的本子交于你, 你挑選即可。”

    林生覺得癢, 縮著肩膀, 開著玩笑, “我要是什麼都不想演,天天賴在家里,你豈不是真娶了一頭豬。”

    紀曜禮︰“那就把你抓到薰霖,當我的小秘書,每天幫我捶肩摁腿。”

    提到小秘書,林生憂心忡忡,“哎,也不知道子涵哥這一去,會不會和安助理打起來,剛才他的樣子好凶啊。”

    紀曜禮凝眸想了一會兒。

    林生覺得不妥,“我還是給安助理說一聲吧,讓他有個心理準備。”說著他伸長了手,欲拿手機。紀曜禮中途抬起手,握住他︰

    “不用別管他們。”

    “可是……”林生還是有些猶豫。

    紀曜禮刮了下他的鼻子,“你看不出來嗎?那甦子涵,一直拉不下面子找安謙。你啊,今天說不定還是幫了他們一吧。”

    “是嗎……”林生還欲再說話,忽然,房間的門鈴響了起來。

    他立馬起身,走到門口,發現外面站著幾位客房服務人員,于是拉開門,這才發現服務人員身邊還有幾個立式滾輪衣架,上面掛著幾套衣服,都被防塵罩罩了起來,為首的女經理對林生躬身︰

    “這是紀先生預定的西服。”

    林生忙側開身子,讓他們進來。把衣架推到正中央後,幾人朝二人再次鞠躬,然後離開了。

    紀曜禮此時也已經下床,一件件地拉開防塵套。

    林生一眼瞟去,有幾件明顯尺寸較小,一看就是給他定制的,他好奇地問道︰“我已經有好多好多西服了,怎麼又給我做衣服了?”

    紀曜禮︰“我們明天不和劇組一起回市里,留下來參加後天的慈善晚會,今早我剛收到的請帖。”

    “慈善晚會?”林生忽然想到那天早晨在度假村大堂,差點撞到他的推車,“是就在度假村里的那個嗎?”

    “嗯,時間上挺湊巧的,我們恰好就在龍景山。”紀曜禮將幾套西服在林生身上比劃,“喜歡哪一套?”

    “都喜歡。”林生笑著抱住紀曜禮的腰,“紀哥哥穿什麼顏色,我就穿什麼顏色,要和你成對。”

    紀曜禮最後為二人選了套深藍色的西服,林生年輕,穿這樣的顏色好看。

    二人洗漱完畢,又回到剛才那樣窩在床上的姿勢。林生從被子里鑽出了一個小腦袋,微涼的手輕輕撫摸紀曜禮的喉結︰

    “喉嚨還痛不痛。”

    提到這個紀曜禮的目光瞬間深邃,似笑非笑地覷著林生。

    羞得林生不好意思看他,嘟囔著,“剛才羅導給你敬酒,都不知道擋一下的,明天喉嚨要更不舒服了。”

    紀曜禮的唇角彎起,摟緊他︰“我舒不舒服不重要,你舒服就好了。”

    林生的耳朵又不爭氣地紅了,腦子里全是昨天在浴室里,那令他現在想起來,仍舊覺得腳底像踩著棉花使不上力的畫面。

    他捂緊耳朵︰“睡覺睡覺!我困了!”

    ……

    吵著要睡覺的是林生,結果被撩得心神不寧的也是林生,半天沒有睡著,紀曜禮倒睡得香甜。

    以至于第二天早晨這樣的情形倒了過來,太陽都升起來了,林生還在呼呼大睡,紀曜禮撐著手,垂眸看他。林生側著臉睡,半邊臉壓著枕頭,都壓出褶了,紀曜禮用指腹撫摸著。

    林生皺了皺眉,喃喃道︰“紀哥哥,今天又不拍戲了,你起這麼早干嘛哦?”

    “你也要起來了,我們今天出去玩。”紀曜禮在他耳邊輕聲說。

    “不去,我要睡覺。”林生翻了個面,背對著他。

    紀曜禮只好把他抱起來,開始日常幫他穿衣。紀曜禮此時覺得不領養一個孩子,實在是太正確的決定了,每天伺候林生這一個祖宗就夠了。

    林生終是好奇地睜開睫毛,“我們去哪里玩啊?”

    紀曜禮被他給逗笑了,“看猴子去。”

    林生怔了下,隨即眼楮都睜圓了,“啊我想起來龍景山上有猴子的!!”話畢,他立馬從床上跳下來,飛快地穿衣服。刷牙的時候,嘴里含著牙膏泡泡,還有精力催紀曜禮︰“快點快點!!”

    紀曜禮仍舊慢條斯理地穿鞋,“慌什麼,那猴子就住在山上,又不打烊,也不下班。”

    林生飛快地整理好自己,拉著紀曜禮就出門了,在酒店餐廳用了早餐後,林生叫停了路過的觀光車,二人坐在後排,他仍興奮不已︰

    “他們雖然一直在那,但我覺得它們在等我,不能讓它們久等了。”

    紀曜禮摸了摸下巴, “沒听說猴子對豬感興趣啊。”

    林生擰了把他的大腿,“啊啊你好煩好煩!!”

    觀光車只將他們送到龍景山的半山腰,剩下的路程得二人爬台階上去。陸陸續續的有游客上山,紀曜禮給林生戴了帽子和墨鏡,免得到時候被粉絲認出來又引起不必要的轟動,到時候他們倆個怕是要成為山上的猴子,供大家圍觀了。

    林生抬頭,望著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台階,他嘖嘖兩聲,“猴子我來啦。”他掂了掂自己的雙肩包,里面裝的不是他給自己買的零食,而是裝著他剛才在酒店自助餐廳拿的好幾根香蕉,準備孝敬猴子的。

    “沉不沉?我來背吧。”紀曜禮想要接過他的書包,他連忙擺手,“不沉不沉,我自己背,ok的。”

    然後已經興奮地邁出第一步,在四周的林子里搜尋,他學著旁邊游客的樣子,卷著舌頭,對著樹林深處“……”地叫。因為龍景山上的猴子不是人工飼養的,屬于野生自然生長,游客常常用這樣的聲音吸引它們的注意力。

    只可惜走了好久,林生累得氣喘吁吁,嗓子都叫啞了,連根猴子毛都沒見著,他有些喪氣,余光瞥見紀曜禮滿頭大汗,林生愣了下,忙拿出紙巾給他額頭︰

    “紀哥哥我們休息一下吧……怎麼出了這麼多的汗。”

    紀曜禮的氣息有些重,“可能因為我本來就是易出汗的體質吧。”

    林生蹙眉,剛準備說話,紀曜禮卻已經出聲打斷他,“你看那個。”

    林生循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是在台階的頂頭,隱隱可見一棵挺拔的大樹,大樹的枝丫上系滿了紅色條帶狀的絲綢,隨著風飄散。

    紀曜禮說︰“我們到山頂再去歇息吧,很快就要到了。”他拉著林生,往山上走去,二人坐到頂層的石椅上。

    上來後,林生才發現原來山頂有座寺廟,香火並不十分旺盛,但仍能聞到一股淡淡的焚香味。

    紀曜禮的目光一直看著那棵大樹,“我今天就是為了它來的。”

    林生側過臉瞅了眼,發現那棵樹下,站了好多情侶,皆是在往樹上系著紅繩,系完了以後,還要雙手合十放在胸前閉目祈禱,一臉虔誠。

    瞧見林生一臉的新奇,紀曜禮對他笑了笑︰“這山上是座月老廟,但最出名的還是要屬我們面前的這棵一千五百歲的銀杏樹,是雌雄同株的,人們都叫它姻緣樹。”

    “姻緣樹?”林生驚訝,“難道它可以掌管人們的姻緣嗎?”

    紀曜禮頷首,“據說一個人來的話,需要在絲帶上綁上石頭,扔越高,越能得到圓滿的幸福。而一對戀人同來,則要一起將紅絲帶系在這棵樹上,有這姻緣古樹做媒,他們就能長長久久的恩愛下去。”

    林生素來不信這些,覺得紀曜禮也不像信這個的人,結果下一秒他就瞧見紀曜禮已經起身,走到旁邊的小商鋪前,挑選紅絲帶了。

    林生靠過去,“紀哥哥。”他瞅了眼商家,小聲在紀曜禮耳邊道︰

    “我覺得那傳說都是這些商家編出來的,是為了盈利的手段。”

    紀曜禮握住他的手,“這些東西,本來就是信則有,不信則無,可是只要和你相關的東西,我都願意嘗試。”

    林生怔了怔,嘴角抑制不住地勾起。

    這一瞬間他依舊沒有相信這普通的紅絲帶能有什麼神奇的法術,可他相信了身邊的這個男人,比任何魔法仙術都要讓他心安,只要有紀曜禮在,他們定能長長久久地恩愛下去。

    他接過紀曜禮遞過來的毛筆,在紅絲帶上鄭重寫下自己的名字,然後隨紀曜禮一起來到這棵姻緣樹下。

    這棵樹有些高,不少女孩還得男孩子抱著舉起才能夠著這棵樹,但他們兩個不存在這個問題,都手長腳長的,不費力氣就將絲帶穿過了樹干。

    紀曜禮站在林生的身後,雙手同他一樣高高舉起,二人緊貼著,紀曜禮就這樣籠著他,仿佛是他的參天大樹,為他遮風擋雨,為他披荊斬棘。

    紀曜禮率先系好絲帶,從後面抱住林生,把腦袋擱在林生的肩膀上,雙手在林生胸前合十,閉上了眼楮。

    在這一刻,極度唯物主義的林生,竟然也虔誠了起來,他的背部感受著紀曜禮有力的心跳,心變得無比寧靜,學著紀曜禮的樣子,合緊手掌,緩緩閉上雙眼。

    敬愛的古樹爺爺,我收回剛才那些妄言,呸呸呸,希望紀哥哥以後生氣也不要和我分床睡,啊不不不,希望我以後不要再惹紀哥哥生氣了。嗯……可如果我以後年紀大了,還是犯迷糊不懂事,那您就讓紀哥哥多多包容我好不好,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他。謝謝爺爺!拜托拜托!

    林生心里念念叨叨了好一會兒,睜眼時,紀曜禮還沒有祈禱完,林生心想紀哥哥可真貪心啊,到底說了什麼說這麼久呢。

    旁邊有一對小情侶,其中的女孩子瞧見他們倆人的姿勢,極其羨慕地猛拍自己的男朋友,“快!我也要你那樣抱著我祈禱,好浪漫!”

    她男朋友嫌棄地撇撇嘴,“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噸位,我想抱但手還不夠長啊。”

    “你!”女孩子被男朋友氣瘋,把包扔在地上,拔腿就走,男朋友忙拿起包,追上去。

    旁邊人都在看熱鬧,林生望著古樹粗壯的樹干眨眼,這棵樹還包拆散姻緣的麼。

    紀曜禮終是祈禱完畢,林生又回到剛才的石凳歇息。前者彎到商鋪買熱飲,掏錢的時候他問︰“老板,請問這龍泉山的猴子哪里能見啊?”

    他瞧林生一路上到現在,雖然沒說,但那沒有看到猴子的失望,都寫在了臉上。

    商鋪老板娘伸著腦袋往樹林密集的地方看了眼,“一般滿山都能見著的,可能因為這幾天下雪了,天氣太冷,它們都躲起來了。”她把飲品遞給紀曜禮︰“哎,我天天見這群潑猴,倒覺得沒有什麼趣味,也就你們這些游客覺得新鮮,我告訴你啊,看到猴子的時候手里千萬不要拿東西,不然全給它們搶去了,它們連包包的拉鏈都能拉開的,一群土匪猴……”

    紀曜禮和老板娘閑聊了片刻,端著飲品回到石凳旁,望見林生的動作,忽然笑了起來︰“你怎麼……不是專門給猴子帶的嗎?”

    林生咬了一大口香蕉,“哪有猴子啊,算了,咱們自己吃掉,不然這麼重還要背下山,太累了。”說著還給紀曜禮剝了一根。

    待紀曜禮快要送到嘴里時,林生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簡直大錯特錯!!

    白嫩的香蕉肉,從紀曜禮柔軟的嘴唇蹭進去,在牙齒上的刮蹭,一口含住。

    林生頓覺自己渾身發燙,頭頂能冒煙。

    他甚至能想象出這塊香蕉皮肉在他濕滑的口腔內存在的感覺,靈活的舌頭和這香蕉的頂部相抵。

    紀曜禮的腮幫子動了一下,林生的yh劇烈顫動一下。他覺得自己真的沒救了,人家吃個香蕉,都能吃得他yh起反應。

    紀曜禮沒察覺出他的異常,相反吃得十分愜意,一口飲品,一口香蕉肉,林生捏著飲品杯的手用力︰

    “你、能不能快點吃。”

    紀曜禮莫名其妙地瞄了他一眼。

    就在這時,二人身後竹林地上樹葉發出的聲音,仿佛有什麼東西突然靠近。他們對視片刻,然後猛地回頭。

    意外發現,竟是個只有膝蓋高的小獼猴,毛色偏黃,有些瘦小,眼楮特別有神,臉紅紅的,直勾勾地盯著他們手里的香蕉。

    林生開心地拍紀曜禮的肩膀,不敢說話,怕把這小獼猴給嚇走了。

    林生的香蕉早就吃完了,但紀曜禮手上的還剩半根,林生連忙拿過來,對著小獼猴道︰

    “要不要?”

    紀曜禮︰“……”

    結婚還沒有半年,地位已經不如一只猴子。

    小獼猴一臉渴望,卻又有些畏懼。林生蹲下來,舉著香蕉,“喏,你過來拿。”

    小獼猴撓了撓耳朵,猶豫不決,急得自己原地來回走去,最後食欲戰勝了恐懼,小心翼翼地朝林生靠近。

    林生香蕉朝前遞,它一把接過,也不跑,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吃。紀曜禮也蹲了過來,靜靜看著,覺得有意思。

    林生看這小獼猴長得比較乖巧,沒什麼攻擊(性xing),他壯著膽子伸手去撓它的腦袋,這小獼猴也只是呆了一呆,然後繼續吃,任由林生幫它撓癢。

    “可愛。”林生笑容滿面。

    小獼猴香蕉吃完了,瀟灑地把香蕉皮往後面一拋,然後兩眼汪汪地繼續看著林生。

    林生攤手,“沒有啦,都吃完了。”

    哪想這小獼猴竟然動作飛快地搶過他左手上的婚戒!!

    “啊!這個不行!!”林生想要搶回來,紀曜禮怕小獼猴傷著他,連忙攔住他,準備自己想辦法。

    誰知,這小獼猴把戒指放到鼻子間嗅了一下,瞬間做了一個“嘔吐”的表情,白眼不停地翻。

    然後十分嫌棄地把戒指又扔回了林生的懷里,受到驚嚇般地跑了。

    林生︰“……”

    林生面無表情地道︰“我是說,這幾天,為什麼煎餅看到我就繞道,原來是紀哥哥的臭襪子味深入戒指心,經久不衰。”

    紀曜禮︰“……”誤會,這真是誤會。

    難道!!難道不是因為這戒指有股金屬味兒,這破猴嫌難吃才扔的嗎?關他襪子什麼事兒呢?!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