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63章

第63章

    甦子涵再落魄, 可模特般的身形和精致的臉都擺在那,走在臨城這樸素的鄉鎮街道上, 還是極為吸引行人的視線。

    加之他腳上花里胡哨不對稱的鞋,行人也沒法忽視,皆是掩嘴偷笑, 與旁邊的人交頭接耳。

    安謙怕真有粉絲認出他來了,到時候甦子涵恐怕就要成了微博的大紅人了。只好親自帶他買鞋, 可好看的高檔皮鞋是指望不上的,這臨城就幾條街, 也沒有像市里那樣繁華的商業街, 遵循就近原則,最後到小賣部里買了雙寶藍色的棉拖鞋,好歹走路不用一瘸一拐了。

    口罩也是沒有的,安謙給甦子涵挑了條女式絲巾,想把甦子涵的臉遮住。

    甦子涵臉色大變, “不可能!!你別想!!”

    安謙面無表情地道︰“絲巾和女士連褲襪選一個, 這小賣部就只有這倆個賣, 要麼什麼都不戴,直接預定明天的微博熱搜。”

    甦子涵︰“……萬事無絕對, 忽然覺得這絲巾還挺時尚的,波點的呢。”

    然後甦子涵圍上了這個風情萬種的絲巾,穿著拖鞋啪嗒啪嗒地跟在安謙身後, 來到了一家看上去年代有些悠久的賓館門口, 賓館前台正坐著一個打哈欠的小伙子。

    甦子涵咽了下口水, 扯住安謙,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帶我來這干什麼?”

    “來開房啊。”安謙說得很順口。

    甦子涵不好意思地道︰“幾日不見,沒想到,你竟然變得這樣按耐不住。”

    安謙蹙眉,瞪了他一眼,“想什麼呢,你一個人住。”

    甦子涵呆上一呆,“我不要!”

    安謙二話不說地往里面走,小聲道︰“你別嫌棄這賓館,它已經是臨城最高檔的賓館了……”

    甦子涵拉住他的衣服,“那個……我身份證在錢包里,一起掉了。”

    “沒事。”安謙說︰“本地人帶去,算是熟人,老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用身份證也可以。”

    結果怎麼走都沒拽動身後的人,他疑惑回頭,看到甦子涵可憐兮兮地道︰“我可以住你家嗎?謙兒,睡沙發也可以的。”

    安謙面yh猶豫,“我爸爸媽媽都在家。”

    甦子涵眼前一亮,“那我就去給叔叔阿姨拜年!”

    安謙想了一會兒,“行吧,今晚你就在我家將就一下,明早我給你定回市里的火車票。”這鎮太小,高鐵路過不停,更沒有飛機場。

    甦子涵怔了下,“你和我一起回去嗎?”

    安謙搖頭,“不,你一個人。”他的年假還剩幾天呢。

    甦子涵抿了會嘴唇,“我明天不走,我想在這玩幾天。”

    “這里有什麼好玩的?!”安謙他莫名其妙。

    甦子涵心想,安謙不能因為和自己的矛盾,就放棄了在市里的大好未來,無論薰霖最後還要不要他,他一定要把安謙帶回市里,再不濟,得他的工作室也是一個好去處。

    安謙還欲再說話,甦子涵有些委屈地看著他,“我不敢一個人坐火車了,被偷出陰影了,我要和你一起回去才願意走。”

    “那就讓你工作室的人來接。”安謙帶著他往家里走。

    “戲殺青了,工作室的人也放小長假了,別麻煩他們了。”甦子涵一副自己十分民主的樣子。

    兩個人斗智斗勇了一路,最終是安謙敗下陣來,他不傻,知道甦子涵是為了他才想留在這的。他也有私心,所以就這樣縱容甦子涵胡鬧。不縱容怎麼辦呢,人家都已經來了,這樣奮不顧身地來了。

    鎮里家家戶戶都是二到三層樓,安謙家也不例外,是個中式的私房,到門口的時候,甦子涵忽然悄悄把他拉住︰

    “謙兒,那個……”

    “干什麼?”安謙看著他。

    “借我點錢,我給叔叔阿姨買點禮品。”甦子涵搓搓手,來得太突然了,財產又都被盜了,只能出此下策,實在不好意思空著手上門。

    安謙白了他一眼,把他往屋內拉,“得了吧,我爸媽很隨和的,不在乎這些俗禮。”

    甦子涵看了眼自己寶藍色呆頭呆腦的拖鞋,沮喪不已,誰能想到,第一次見岳父岳母,會是這麼個樣子?!

    安謙是家里的獨生子,整個大房子很空,他把甦子涵帶進來後,走到二樓,敲響了父母的門︰

    “爸,媽,我朋友來了。”

    甦子涵听到女人帶著濃濃的當地口音,“啊?謙謙的朋友,進來吧。”不由得緊張起來。

    安謙推開門,帶他進去。

    炕上坐著一個中年婦女,本來正在繡鞋墊,此時已經走過來,看到甦子涵,客氣地微笑。

    甦子涵心下一動,安謙大部分五官隨媽媽,長得秀氣好看。

    本來在桌前寫春聯的安父,此時也回頭了。甦子涵的睫毛微顫,就一眼的功夫,他發現安父右手少了幾根手指,落了些殘疾,寫對聯是用的左手。

    安父的身形相較來說瘦弱一些。

    安父安母都是很隨和的人,一輩子沒出過遠門,知道甦子涵是安謙市里來的朋友,長得又這麼精神,對他又好奇又拘謹。

    甦子涵平日里冷淡,但對待長輩的時候嘴還是很甜的,安謙望著一不留神就到炕上,把自己母親逗得開懷大笑的甦子涵,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這甦子涵進門前把脖子上的那絲巾取下來了,此時借花獻佛送給了安謙母親,母親開心得不行,直拍甦子涵的肩膀,稱贊道︰

    “你這孩子可真好。”

    甦子涵趁安母沒注意,給安謙眨了下右眼,然後又去夸安父的字寫得好看,死皮賴臉地求安父給自己也寫副對聯,想帶回去珍藏。哦 ,那安父笑得合不攏嘴,提筆就開始寫。

    宛如多余的“外人”安謙,站在一旁哭笑不得。

    晚上溫度下降,甦子涵外面就穿了件薄夾克,嘴里不說,冷得臉都白了。安謙的衣服身形較小,他穿不下,于是找來了安父的軍大衣等衣服給甦子涵。

    甦子涵到一樓洗手間換衣服,安謙靠在門口,忽然想到什麼,對著洗手間門喚道︰

    “你來這了,煎餅有人照顧的吧?”

    甦子涵正在換褲子,說︰“那肯定了,小家伙和我經紀人回家吃香的喝辣的去了,我回去的時候親自去接就行。”

    “噢。”

    很快,甦子涵拉開門出來了。安謙順眼一瞟,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直接能去參加t台走秀了啊!太秀了!”

    甦子涵的臉一黑。

    他里面穿著安父的灰色毛線背心,可不甘就這樣簡單,非要把它扎到珊瑚絨的花色大棉褲的褲腰帶里,外面再配上一個長款軍大衣,任憑他再英氣的臉,也被帶偏了氣質。

    安謙伸手摁向廁所開關,啪嗒啪嗒,一開一關,燈光忽明忽暗,安謙腦袋點著拍子︰

    “女士們,先生們,跟我一起搖擺!搖擺!”

    滿嘴土嗨的味道。

    甦子涵捂著臉,難得沒有像平時那樣僵著,來了臨城以後,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放松,竟然跟著安謙一起玩鬧,瘋狂搖擺。

    兩個人鬧夠了,慢慢靜下來,對視著,雙方眼里的情緒涌動。

    良久,安謙問︰“為什麼來找我?”那次把甦子涵送回家後的不歡而散,他現在還記憶猶新。

    甦子涵捏了會兒袖口,“我想來告訴你,我從來沒有說過不想再見你。”

    安謙的yh震了震。

    甦子涵想到這他就有些生氣,“你憑什麼自作主張說走就走,你想過我……”

    他話還沒有說完,安謙忽然伸手,把洗手間的燈又給關了。甦子涵愣了下,緊接著安謙把他往後一推,他下意識往後退,抵著洗手池邊。

    “砰”的一聲,安謙隨著他進來後,把門關緊。

    洗手間內一片黑暗,甦子涵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干什麼……”

    忽地,安謙手指摩挲到他的胸口,然後一路往上,摟住他的脖子。甦子涵覺得這一刻心髒仿佛驟停,安謙輕柔地吻住他的唇,小心翼翼地舔舐,黑暗加劇了的感官上的yh,後來,甦子涵反客為主,摁著安謙的後頸,雙目逐漸迷離。

    直到听見窗戶外有小孩放鞭炮的玩笑聲,二人才念念不舍地分開。

    甦子涵低喘著,“為什麼?”他們剛剛明明還在爭執來著。

    安謙學著他在警察局時說話的語氣,“想親你,就親了。”

    甦子涵瞳孔里的(ru)望更甚,再靠近時,安謙拉開洗手間的門,飛快地跑開。他望著安謙離去的背影,摸了摸嘴唇,忍不住彎起唇角。

    ……

    與此同時,龍景山溫泉度假區別墅內。

    林生正對著全身鏡,給自己系著領帶,紀曜禮忽然雙手從後面環抱住他,替他打領帶,林生松手,看著鏡子里,神情認真的紀曜禮,林生笑了下。

    紀曜禮咬了下他的耳骨,“耳朵還癢不癢?”

    “好多了。”林生搖了搖頭。

    紀曜禮在他脖子那纏綿地蹭著,林生後怕地捂住脖子,“紀哥哥,別鬧了,別把我辛苦做的發型蹭亂了,等會晚會怎麼見人啊。”

    紀曜禮又抱了會兒,然後替他把西服拿來,整理好衣容,望著一身清爽的林生,紀曜禮腹中又開始蠢蠢欲動,最後終是忍住,十指緊扣牽著他下樓,去了宴會廳。

    除開那次譚家的私人晚宴,這還是林生和紀曜禮第一次公開出席活動,是以二人出現在會廳門口紅毯時,媒體的相機瞬間聚焦了他們,閃光燈自亮起後,久久未停。

    林生參與的社交場合不多,場內大部分名流他都不認識,所以只靦腆地跟在紀曜禮身邊,遇見前來搭話的人,含蓄地笑笑,听他們稱贊自己和紀曜禮真真是一對璧人時,心里滿足地冒泡泡。

    通過紀曜禮的交談,林生發現與會來賓不僅僅是娛樂圈的翹楚,還有不少商界政界的人士,足可見這場慈善晚會的盛大。

    紀曜禮怕他覺得無趣,每次交談一會兒,就拉著他到餐桌旁拿些小糕點,這晚會還沒開始,林生就已經被他給喂飽了。

    慈善晚會和尋常晚宴不同,每桌嘉賓都準備了一處桌椅,林生和紀曜禮應酬得差不多後,二人到放著他們名牌的椅子上落座。林生發現每個桌子上都有一個號碼牌,疑惑地拿起︰

    “這是干什麼用的?”

    紀曜禮小聲和他解釋道︰“今天慈善晚會以拍賣的形式進行,拍賣的商品由晚會募捐獲得,一般是一些名流人士贊助的收藏品,與會的來賓進行拍賣,交易的金額全部用作慈善。”

    林生點了點頭,發現舞台紅色的幕布上,貼著一張巨幅海報,上面印著一群兒童在草坪上玩耍的照片,他們望著鏡頭,笑得很勉強,但眼里充滿了希望。

    此海報上掛著橫幅︰“關愛聾啞兒童,為他們撐起一片新世界”

    光看照片,林生就覺得揪心,“紀哥哥,我等會也想捐點片酬,雖然沒多少,但多少盡些心意。”

    紀曜禮摸了摸他的腦袋,淡笑了下,“好。”

    嘉賓全部入席後,會場的燈光忽地暗淡,聚光燈打在舞台上,幕布拉開—

    男孩女孩們穿著金色的舞蹈服飾,七八人從十歲到十五六歲年齡層次的皆有,從低到高站位,表演的節目是《千手觀音》,台下站著的是他們的老師,表情夸張地在指揮。

    坐席上不少觀眾動容,林生握緊了紀曜禮的手,紀曜禮把他的臉扳向自己的胸口,無聲地拍了拍他的背。

    表演過後,聾啞小朋友們拍成一字,向來賓鞠躬,下面同時響起熱烈的掌聲。接著小朋友們退場,主持人站到舞台的中央,念過了長長的贊助名單和開場白後,他神秘地笑笑︰

    “眾所周知,我們今夜的慈善晚會已經準備了數天,投入的人力物力巨大,為了令晚會更加完滿,我們特請了一位慈善大使,為我們一一介紹今晚展出的拍賣品。”

    說到這里,他故意賣關子似地頓了頓,“那麼,讓我們有請慈善大使,周憶瀾先生!”

    慈善大使的身份是制作方一直保密的,是以主持人這樣宣布後,在場的媒體一片嘩然,爭相擠到舞台的前排。

    紀曜禮沒什麼反應,見林生手里的果汁快喝完了,叫來了侍者,為他添滿。把果汁遞給林生的時候,後者竟然愣愣地望著舞台,沒有注意到他。

    “林生?”紀曜禮喚他。

    林生這才接過果汁,喝了一大口,紀曜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把注意力轉到舞台。

    林生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從台側上來的男人,和他差不多二十出頭的年紀,左耳上銀色的耳釘是他的標志(性xing)物品,許是今天參與的活動比較正式,他一改往日在熒屏中的染色形象,把頭發染成了黑色。

    光從身形骨架來看,他和林生很像,一樣有些瘦弱,但從臉來看的話,就會發現大不相同。林生的五官雖然立體,但眉眼比較柔和,周憶瀾卻恰恰相反,眼神犀利,笑的時候左邊嘴角會往上翹,帶著些魅惑的味道。

    這正是他在年輕人中走紅的根本所在,打扮上標新立異,滿足網友們的求異心理。並且每次遇到社會時事,周憶瀾都會第一個出頭表達自己的觀點,在網友們心中,他是勇于直言的正義使者,是外表酷帥內心單純的大男孩,無數男孩女孩為他瘋狂。

    他和林生不一樣,後者靠自己的演技在這個行業立穩腳跟,前者靠個人形象成為流量明星。

    周憶瀾在兩年前被星探發現,憑借出道作品《蛇妖傳》在圈內一炮而紅。

    想到這里,林生咬緊嘴唇,腦海中極其不情願地想起自己當初在《蛇妖傳》劇組,當周憶瀾武打替身的幾個月……

    這時,台上的周憶瀾,眼眶正紅得不行,眼里飽含著淚水,拿起話筒︰“我……”字一出,帶著哽咽的語氣。

    主持人連忙抽了幾張餐巾紙遞給他。

    周憶瀾接過紙巾,道謝,同時擦了擦眼淚,深呼吸了口氣,“抱歉,看了剛才小朋友們的表演,我有些失態了。”

    台下來賓微笑示意無事。

    林生低頭笑了笑。

    周憶瀾目光掃視了一圈台下,在林生所在的方向略作停留,隨後聲音響徹整個會場︰

    “剛才我想到了兒時的一個同桌,他患有先天(性xing)地失聰,是以沒法說話,那時候人工耳蝸並不普及,他家里也沒有經濟能力替他求醫,聾啞學校數量也不多,他家人期盼他能有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把他送到了正常學校就讀,殊不知學校的孩子們因為他的特殊,而排擠他,我是整個班級,為數不多願意和他說話的人。”

    來賓們靜靜听著,主持人也沒有出聲打擾。

    周憶瀾緩解了一下情緒,“在我的幫助下,這個同桌雖然交流還是有些障礙,但他還是在學校學習到了不少東西,可在一次放學路上,他因為听不見後面剎車失靈汽車的喇叭聲響,命喪在車輪之下……”後面的話他突然就說不下去了。

    台下坐著的,心里承受能力較差的女賓甚至捂住了嘴巴。

    “我之所以說這次兒時的經歷,主要是想呼吁在座的各位先生女士,能在自己能力承受範圍之內幫幫聾啞兒童這個弱勢群(n),讓他們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給他們一次听到世間天籟的機會,讓他們能向所有關愛自己的人,說出一聲感謝。”周憶瀾的神情懇切︰

    “在此,我願意率先捐出200萬,希望能奉獻出一絲微薄的力量。”

    他朝台下深鞠躬,台下的來賓再次報以熱烈的掌聲,媒體們的表情也很激動。

    紀曜禮察覺到林生的手有些發涼,擔憂道︰“有些冷嗎?”

    林生搖了搖頭。

    周憶瀾再度拿起話筒,“說了很多廢話,抱歉耽誤大家的時間了,現在讓我們展出第一份拍賣品,是新加坡著名畫家石麥克的作品,名叫《 吃楊梅的女孩》,由天健集團的馮董……”

    慈善拍賣會長達四十分鐘,每一件拍賣品都找到了合適的買家,紀曜禮沒有拍下物品,而是選擇直接捐款的方式。

    拍賣會結束,晚會繼續。

    紀曜禮即將跟隨侍者去捐款,林生望著周憶瀾和幾位名流說話後,往後台走去。

    他對紀曜禮道︰“我去一下洗手間。”

    紀曜禮頷首,“好,那等下還是在這里見。”

    看著紀曜禮隨侍者走遠後,林生當即抬腿快步走向後台。

    五分鐘後—

    周憶瀾從衛生間出來,站在淨手池前洗手,一不留神,袖扣被池子的邊角給蹭掉,滾遠了,他連忙轉身追過去,不想袖扣被一雙皮鞋給踩住。

    他說︰“不好意思請讓一讓……”

    “周憶瀾,故事編得不錯嘛。”林生的聲音頗冷。

    周憶瀾聞聲一震,緩緩抬頭看他。

    林生的腳底用力碾著這顆袖扣,淡淡道︰“我的人設,這幾年,你用的挺順手啊。”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