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66章

第66章

    窗外天色朦朧, 隱約能看到一些即將天亮的跡象。

    市中心醫院病房內, 床上躺著的俊逸男人,緩緩睜開眼楮, 腹部的難受隨之而來, 他下意識想要用手捂住肚子,手卻被身邊的人猛地摁住︰

    “別動, 還在輸液。”

    說話人的聲音沙啞,嗓音確是男人再熟悉不過的。

    紀曜禮偏過頭,看到眼楮腫得跟個核桃似的林生, 他喉結動了動, 眼里掠過一陣心疼。

    林生抿著唇,拿起一旁的水杯,打濕棉簽, 往他干裂的嘴唇上潤水。

    紀曜禮睜著眼楮看他,而林生除了說了剛才“別動”那句話後, 就再也沒有說過話,一直抿著唇。

    見到他醒來, 這麼平靜?

    紀曜禮仰起腦袋,忽地,用嘴含住林生的小拇指, 吮了兩下。

    這要是放在往常, 哪怕再親密的事兩人都做過, 林生也會臉紅, 可現在林生只是怔了怔, 若無其事地把小拇指從他嘴里抽了出來。

    紀曜禮眼巴巴地看著他,林生只當沒看見,走到旁邊把水杯扔到垃圾桶。

    “我記得,當時去的龍景山鎮上的一所小醫院來著?”紀曜禮打量著房間的布置,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了,所以有印象,上次從江里救人,休克後也是送來的這家醫院。

    林生走回來,替他掖好腳前的被子,“那醫院醫療水平有限,你的情況穩定後,連夜轉回市里了。”

    “生生……”紀曜禮早就察覺出了他情緒的異常,“你是生氣了嗎?”

    林生頓了一下,“沒有。”他又走回床頭,看著吊架上輸液瓶里所剩量。

    騙人。

    紀曜禮心想,從他醒了以後,林生就沒用正眼瞧過他。

    紀曜禮︰“那你抱抱我。”

    林生摸了摸紀曜禮扎入了針孔的右手,因為輸液的原因手背冰涼,他把紀曜禮的手塞到被子里。

    “以後吧,你現在先好好休息。”他說話時的語氣淡淡。

    不想紀曜禮反抓住了他的手,林生想要抽出來,紀曜禮卻很用力,就算是生病了的紀曜禮,力氣還是比林生大很多,一時半會林生都抽不開手。

    二人掙扎間,紀曜禮的手舉高了,血從針孔回縮,慢慢往針管倒流。

    林生看了急道︰“你快放開!!”

    紀曜禮很是固執地抓著他的手,眼里很干淨,瞳孔里全是林生的倒影,絲毫不在乎血液正慢慢順著針管往上面爬。

    林生實在沒有辦法,脫了鞋子,跳上床,先是摁住了紀曜禮的手,看著血慢慢回落,然後趴在他的胸口,語氣不豫,“這樣可以了吧?”

    說完他想起身,紀曜禮另一只手卻緊緊摟住他,“不可以,你不和我說話,我很難受。”

    他現在yh很虛弱,林生怕踫著他,連動都不敢動,任由他摟著。

    光是抱著林生,紀曜禮就覺得滿足,身上的疼痛甚至都下意識地緩解了不少。

    紀曜禮先是吻著他的額頭,像往常那樣親昵,可是想往下落吻的時候,卻發現林生的眼楮布滿血絲,眼眶里盈滿了淚水。

    紀曜禮一下子就慌了,“生生……”

    林生說話時很生氣,又充滿著委屈,說出第一個字的時候淚水就隨之落下,“你就不能、就不能愛惜一下自己的yh嗎?”

    紀曜禮忙著幫他擦眼淚,林生的眼淚卻不停止,滾燙地落在紀曜禮的手心,卻在他的心里燙出一道疤。

    林生其實和大多男孩一樣,大多時候會把感情掖著,不輕易在別人面前流yh,但其實男孩也會難過,安謙還在回市里的路上,早先時候紀曜禮的副助理過來幫忙,林生只好面上裝著堅強,打點轉院等一切事物。

    可副助理走後,他其實背地里躲著哭了好久,他成年很多年了,看淡了很多東西,唯獨摯愛之人的生死還是他這輩子最害怕面對的所在。他這個人很容易多想,當時紀曜禮吐血,他腦海幾乎不可控地就想到了最壞的方面。

    他在紀曜禮面前總是脆弱的,情緒也藏不住,剛才是憋著一口氣,現在實在忍不住大哭了起來,“紀哥哥……你、你剛才真的嚇壞我了……”

    他好不容易,才幸福這麼一會兒,那一刻,他真的以為自己又要被打回原形。

    林生早先哭過,現在哭得太劇烈,渾身沒勁,倒在紀曜禮的頸窩不住地抽抽,“你為什麼要不吃東西?還背著我嗚嗚。”

    “你想過嗎,要是你出了什麼事,唔嗚嗚,是要留下我一個人嗎?”

    “我好煩你,我不要跟你好了,你他媽的真是要嚇死我了!”

    ……

    紀曜禮忙從床頭櫃上抽了幾張紙巾,作勢給他擦臉,被他揮開,“就要把鼻涕眼淚都擦你身上,誰要你那麼壞,害我擔心那麼久!”

    听到他這樣說,紀曜禮就真的把紙巾扔開了,用自己的病號服給他擦眼淚。

    手掌有節奏地拍著林生的背,逐漸,他逐漸哭得小聲,到後來只吸吸鼻子,偶爾抽搐一下。

    紀曜禮摸了摸他的背心,又哭得渾身是汗,怕他著涼,紀曜禮忙把被子也裹住他,好在這床特別寬敞,兩個人也一點也不擠。

    紀曜禮擁著他,“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再不會了。”

    林生嗚咽一聲,鼻子酸得厲害。

    紀曜禮說話時語氣也帶著心悸,“其實我剛才也怕了,生生。”他和林生的側臉相貼,說話聲就在耳邊︰

    “很怕,非常怕。”

    林生愣了一下,紀曜禮說話其實很少用“很”、“非常”這樣表達程度的詞,也很少說這樣將自己的無助顯示出來的話。

    紀曜禮︰“我當時真的怕,要是真留你一個人,我可能沒法心安……”

    林生忙捂住他的嘴,“我們不要說這個了。”

    紀曜禮看林生一直撐著手,怕壓到他的肚子,很不得力樣子,調整了一下姿勢,讓林生靠在自己手臂上,撩了撩他額前被汗打濕的地方︰

    “記不記得前陣子我和你說過,我小的時候胖過。”

    林生憶起,紀曜禮上次稱體重的時候,確實提過。此時他靠在紀曜禮肩膀上的肌肉上,因為紀曜禮現在的身材太過完美,所以他當時以為紀曜禮只是隨口一提,並沒有放在心上。

    “我沒有和你詳細說過,其實我當時很胖很胖,在同齡人里體重特別突出,尤其是在我上初中的時候,體重相當于是同齡男孩的三倍。”那並不是一段美好的回憶,紀曜禮說這句話的時候,眉頭不由自主地蹙起。

    林生在被子里勾著他的手指,默默听著。

    “至于胖到什麼程度,讓我想想……”紀曜禮咬了會兒唇,“我不用做廣播體操,因為老師怕我動作太大暈倒在操場上。夏天沒有同學願意坐在我身邊,因為一到夏天,就算我坐在空調邊,還是會熱得渾身是汗,他們會覺得不舒服。當然別的季節,我也是沒有同桌的,因為我塊頭太大了,一個不小心就會越過他們定的三八線……”

    “紀哥哥……”林生听得有些喘不過氣來,朝他懷里拱了拱。

    “听得很糟心是吧?那不說這個,說說別的。”紀曜禮摸了摸他的腦袋,“我當時倒不怎麼怨同學,比較怨恨的是自己,你知道麼,我明明知道自己身上的肉是吃胖的,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一天至少要吃五頓,而且都是重油的食品,每次都是吃完了以後,我才開始後悔,就這樣,像吹氣球一樣,越來越胖。”

    紀曜禮怕嚇到林生,說得很淺。

    但就麼點簡短的言語,林生的心還是揪了起來,仿佛有針扎似的生疼。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說到這,他頓了下,低頭看了眼林生,沖他淡淡笑了下。

    林生瞧見他眼底蘊藏的情意,只一眼,就纏綿到自己的心底,林生小聲問道︰

    “什麼事啊?”

    紀曜禮屈指刮了下他的鼻子,沒有回答而是繼續說道︰“那件事後,我受了很大的打擊,意識到自己迫切需要發生改變,很是焦慮,甚至產生了一系列的心理疾病,到後來中度抑郁。”

    林生渾身一震,哪還有心思想紀曜禮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下意識地摸了摸紀曜禮的臉頰,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擔憂。

    紀曜禮握住他的手,淺淺勾唇,“沒事了,都過去了。”

    繼續道︰“當時年紀小,不懂事,甚至還有很長一段時間責怪過家人。我父母還有家里的老人從小就覺得男孩子胖一些沒什麼,只要yh健康就好,胖一些的男孩子有福氣,以至于我從小飯量就很大,到後來根本就控制不住吃東西的嘴。帶著這樣不懂事的心態,不想見到家里人,所以就選擇到國外邊讀書,邊接受治療。”

    想到這里,紀曜禮搖頭失笑,“初中才那麼大點年紀,真離開家還沒兩天我就崩潰了,立馬就忘了對家人的怨恨。”

    林生卻笑不起來,滿腦子都是一個小胖子躲在異國他鄉的牆角,因為太胖想抱腳也抱不住,然後無聲地擦眼淚的樣子。如果林生那時候路過,一定要好好抱抱他。

    紀曜禮︰“不過再怎麼想家,我也從未動過回國的心思,因為當時對自己的身材深惡痛絕,心里壓力也很大,請了專業的健身教練和營養師,運動和膳食和諧搭配,健康減肥,確實有效果,但那效果是日積月累才能明顯看見的。

    “我很心急,急切地想要瘦下來,然後我就想到了節食的辦法,節食加上運動,我幾乎是看著我每天都在減重,可也就是這樣,才把我的胃耗出了毛病。”

    林生現在滿是心疼,連責備他的話都說不出來,要知道那麼多年,紀曜禮都沒改掉多食的習慣,到底是有多大的心理壓力,才會讓他產生節食的想法。

    紀曜禮︰“後來身材越來越好,我也越來越注重清淡的飲食了,慢慢看心理醫生,配合藥物治療。其實身材的變好才是最有療效的藥物,我也逐漸從那些灰暗的過去里走出來了。”

    林生想到難怪認識紀曜禮這麼久,他很少吃重油的東西。

    “可……到底是病過的,肥胖一直是我心里的陰影,每次稍稍體重有一點增加,我就會焦慮,害怕反彈到以前的狀態,運動和節食產生的效果最快,也是我的首選。”紀曜禮苦笑︰

    “和你結婚以後,頻繁的健身次數也變少了,給你做那麼多好吃的,看你吃的開心,我也會忍不住吃一些,體重在不經意間飆升,那天稱體重,雖然之漲了幾斤,但還是讓我憂心。”

    紀曜禮的指腹在林生脖子的皮膚上打轉,“自從有了珍重的人,就想把最好的一面給他看。”

    林生抬起腦袋看他,視線粘得很緊,有很多話想說,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紀曜禮知他心中所想,認真道︰

    “我現在有了新的想法,自從有了珍重的人,就不該讓他為自己難過,為自己擔憂,為自己害怕。我以後不會這樣了,生生,我想長命百歲,想活在你的後頭,那樣你再哭的話,我還能哄哄你。”

    林生糯糯地道︰“紀哥哥,你說到做到。”

    紀曜禮點了點頭。

    林生很輕很輕地摸了下紀曜禮的肚子,“還疼不疼?”

    紀曜禮把他的手,移到自己的心口,“這里更疼。”

    林生怔了下。

    他拉著林生,讓其再次倒在自己的懷里︰

    “以後不準把︰我不要和你玩了,我不要和你好了,這種話,掛在嘴邊,知道嗎?我會當真的,听到了嗎?”他咬了咬林生的耳朵。

    林生不好意思道︰“剛才太生氣了,對不起。”

    紀曜禮靠著他,閉上了眼楮,“好累,再睡一會兒。”

    林生一宿沒睡,心情跟坐過山車似的起起伏伏,現下總算有時間休息一下,他的心也安定不少,慢慢合上了眼楮。

    不過林生睡得很淺,雖說有護士經常來查房,但他還總是惦記著紀曜禮手上打的點滴,怕打完了沒注意到。

    躺了一會兒,林生隱隱听到門外有人交談的聲音,副助理離開之前,留了四名保鏢在門口,靜靜听了一會兒,似乎是在爭執,也不知道發生麼了什麼事。

    林生悄悄從床上坐起來,給紀曜禮掖好被子,輕輕出了病房,待他看到來人的時候,先是一頓,隨即深皺眉頭︰

    “你來干什麼?”

    被保鏢攔住的,正是擰著鮮花水果的周憶瀾,一身便裝,一副來探病的模樣。

    周憶瀾見到林生出來,定了定,隨即面帶著微笑,“林先生,今天來我主要是想解釋一下,當時遞酒當真是抱著跟你和解的心思,沒有想到會令紀總yh出現問題,這才親自前來。想和你,也和紀總致歉,以免生了誤會。”

    提到這里林生心里就有一股氣,雖說周憶瀾遞過來的確實是一杯普普通通的酒,但也就是這一杯酒害得紀曜禮躺在身後的病床上。

    “和解?周憶瀾,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我們之間是一杯酒就能和解的事兒嗎?”林生的聲音頗冷。

    周憶瀾面yh尷尬,“當時……我也是被自己團隊逼的。那時候,我也剛入行不久,還不是事事以公司團隊為尊,他們說什麼,我就做什麼,沒有想到給你帶來這樣嚴重的傷害。”

    林生挑了挑眉,這鍋推得沒什麼技術。

    “無論你要什麼補償,我都可以答應你,錢,資源,隨便你提。”周憶瀾語出真誠。

    林生覺得好笑,“周憶瀾,你看我現在像缺這些東西的人嗎?”

    周憶瀾被這句話頂得臉通紅。

    “要你把當年的事澄清,親口,你願意嗎?”林生盯著他。

    周憶瀾沒有說話。

    意料之中,林生雙手環胸,“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送客吧。”他對身邊的保鏢吩咐道。

    保鏢們聞言立刻朝周憶瀾圍過去,後者急道︰

    “你瞧我這東西都買來了,讓我見見紀總再走吧,我想當面和他道個歉。”

    林生心里燃起一股奇怪的感覺,正欲說話,走廊拐角忽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還有滾輪在地上劃過的聲音。

    他下意識看過去,發現是安謙和甦子涵大步走了過來,手里還提著行李箱,看來是到了市里就立刻趕來了。

    看到他們二人,林生身上凌厲的氣勢一緩,面色柔和地沖他們笑笑。

    甦子涵看到周憶瀾,微不可察地輕哼一聲,無聲地走到林生身邊,作勢把他擋在身後。

    安謙早在電話里听林生說過昨晚的前因後果,此時看到這周憶瀾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拉行李箱的時候故意狠狠撞了一下周憶瀾的腿,把他撞得身子歪了歪。

    安謙把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桿上,“紀先生yh有恙,不方便見客,周先生請回吧。”

    “可是……”周憶瀾還欲說話。

    安謙厲聲打斷他︰“周憶瀾,請你擺正自己的位置。”

    言下之意,你看看這里有人歡迎你麼?

    林生看了安謙一眼,安助理今天當真是氣極了,鮮少用這樣的語氣在公共場合和別人說話。

    周憶瀾沉默地看著安謙,後者眼帶警告地回看他。

    安謙斜了眼身邊的保安,“還愣著干什麼?沒听到小老板剛才的話嗎?送客。”

    林生頓了頓,安謙一般都喚他林先生,鮮少像其他公司職員一樣,喊他小老板。

    話已至此,周憶瀾自己把帶來的禮品放下,轉身離開了。

    見他走遠後,安謙嫌惡地看了眼地上的東西,吩咐保鏢,“把它們扔了。”然後迫不及待地對林生道︰

    “紀先生還好吧?”

    林生呼出一口氣,“你們直接進來吧。”

    安謙頷首,跟著林生進病房,甦子涵接過安謙的行李箱,走在他們的身後。

    許是外面的動靜太大,紀曜禮早就醒了,把床搖了起來,正在看手機。

    林生說︰“安助理和子涵哥來了。”

    紀曜禮先是和甦子涵點了點頭,然後頭疼地看著已經快速走到他床邊的安謙︰“那個……我已經沒事了。”

    安謙看著他蒼白的臉色,自己的臉色也跟著不好起來,說話漸漸有了鼻音︰“您讓我回去好好過年,您這樣是真心想讓我好好過年嗎?”

    紀曜禮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行了,我剛安慰完林生,已經很累了,我是病人,你要體諒我。”

    安謙還是忍不住嘮叨︰“紀先生,我記得,您和我說過,您今後不是一個人了,那您就更要愛惜自己的yh,這不胡來麼……”

    林生︰“就是啊!”

    紀曜禮咳了一聲。

    安謙︰“給我放假就是不想我看著您,有機會越發胡來是吧,我當初就不該幫您隱瞞的,應該早點和林先生說的……”

    林生︰“就是啊!!”

    紀曜禮又咳了一聲。

    安謙︰“說了您胃不好,不能過度飲酒,您偏不听,現在好了,大過年的住進了醫院,您覺得吉利嗎?”

    林生︰“就是啊!!!”

    甦子涵實在是忍不住,笑出了聲,結果收到了來自己紀曜禮冷漠的凝視,他連忙收聲。

    甦子涵戳了戳安謙的腰,後者揮開他的手,繼續說,和林生一唱一和,直到最後紀曜禮一臉的生無可戀,捂著肚子︰

    “別說了,做做好事,說得我肚子又疼起來了。”

    安謙這才不甘地住嘴,瞧了眼當真跑過去關心他的林生,“好吧,現在總算有人能管住紀先生了,我也能少操些心了。”

    他又叮囑兩句,然後拉著甦子涵離開。

    沒人再打擾了,紀曜禮又把林生拉到懷里,耳鬢廝磨,“沒事,我開玩笑的,已經不太疼了。”

    “咕嚕咕嚕”,二人忽然听到了這樣的聲音。

    紀曜禮望向林生的肚子, “餓了?”

    林生點點頭,從昨晚到現在,他除了喝了兩口水,什麼也沒吃。紀曜禮當即喚保鏢進來,給林生去準備些吃的。

    “紀哥哥。”林生在他懷里喚道。

    “嗯?”

    “幸好你這次出血量不是很大,不用動手術,但還是要住院一周進行治療,進食以流食為主。”林生回憶著醫生剛才和說的話。

    “嗯。”紀曜禮有些心不在焉。

    “想什麼呢?”林生問。

    紀曜禮摸著林生無名指上的戒指,在林生耳邊,聲音低磁道︰

    “在想一周都踫不了你,你會不會很難忍?”

    林生把他推開了一些,“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準備讓你禁肉一個月了。”

    紀曜禮呆了一呆,“什麼……”

    林生義正言辭道︰“一個月內,我們親嘴也不要太深入了,免得撩得你yh難耐,在你修養好yh前,一切(性xing)生活免談。”

    紀曜禮恍如晴天霹靂。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