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68章

第68章

    林生抿著嘴笑, 裝沒听到。

    紀曜禮撓他的脖子,“嗯?”

    林生無可奈何捉住他的手, “好好好, 那一個月的禁令解除, 但……怎麼樣也得等到一周後。”

    紀曜禮開始認真思索自己能不能忍耐一周的可能(性xing)。

    林生拿他沒辦法, 只好用出殺手 ,扭扭捏捏地道︰

    “我……還有些不舒服。”

    紀曜禮聞言色變, “還疼嗎?”他作勢欲拿起手機,“我給安謙打個電話, 叫他買點藥來。”

    林生連忙捂住他的手機, 那次事後有一陣子了,早就不疼了,但就是想要紀曜禮多休息恢復幾天。

    安助理多玲瓏的心啊,一點就通, 要真讓他去買這藥,今後還怎麼面對安助理啊啊啊啊!

    紀曜禮擔憂道︰“那恰好在醫院, 我陪你去隔壁科室看看?”

    林生猛地搖頭,“就、就休息一周就好。”

    紀曜禮捏著他的手, “到時候看你情況, 一個月我也能忍的。”

    林生心里不禁趟過甜滋滋的電流, 這人啊, 凡事都把他放第一位的。

    纏纏綿綿到晚上七點。

    林生爬下床, 系鞋帶。

    紀曜禮望著他, “生活用品這些, 就讓保鏢他們幫忙買好了。”得住院一周,很多東西都需要準備。

    “我去買吧,恰好我要買兩本書看看。難得有不工作的時間,給自己充充電。”林生穿好外套,回頭問道︰

    “有什麼要我幫你帶的嗎?”

    紀曜禮摸了摸下巴,“幫我帶個林生回來吧,你不在的時候他可以陪陪我。”

    林生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剛準備走,卻被紀曜禮拉住。後者拿起床頭櫃上的圍巾,把他的腦袋捂嚴實了︰

    “再給你自己買個帽子墨鏡。”

    林生把圍巾掩住嘴巴,點了點頭,然後離開了病房。

    醫院地處市中心城區,旁邊就是商圈,購物很是方便。

    好在夜里住院部的人並不多,林生安安靜靜地走在路上,沒人注意他的存在。

    出院樓大門,要穿過一處停車場。

    這個醫院建了多年,醫療器械技術跟進了,唯獨醫院設施還處于舊時情況,停車場缺少停車位一直是個難題。

    常常能看到有來探病的小汽車在停車場里轉悠,尋找車位。

    彼時,林生面前開過一輛酒紅色的寶馬,正艱難地進行倒車進車位中,這里剛好有兩個挨著的車位。

    但司機明顯是個新手,方向盤打得不太利索,在一點點地移動,不巧踫見後面來了輛黑色的別克,沖寶馬車拼命摁喇叭,寶馬車主有些慌了,這一急就容易出亂子,車主方向盤打反了,前面的努力都白費了。

    又得把車往道上開一些,重新倒車。

    不得已地擋了別克車進旁邊車位的路,這車主是個急(性xing)子,不停地摁喇叭,噪音震得旁邊路過的行人紛紛捂住耳朵,就連林生也蹙著眉,止住了腳步,看了過來。

    這別克車主越是摁喇叭,寶馬車主越是慌張,來回倒了好幾次都壓著線了,看上去也是急得焦頭爛額。

    林生忍不住走近,發現寶馬車主是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女人,正扶著方向盤不知所措。

    這時,那別克車主搖下車窗,是個看上去年近三十歲的地中海男人,長相路人,體型有些肥胖,嗓音很足︰

    “你他媽不會開車就別開啊!你停一輛車的時間,老子十輛車都停好了!真是個垃圾,老子都要忙死了,淨耽誤老子的時間!”

    林生頓了下,掃了一眼那別克車主,然後敲了敲寶馬的車門。

    車內女人遲疑了會,然後搖下車床,精致的妝容被額頭沁出細汗弄花了不少,疑惑地看著她。

    林生手搭在車窗上,“女士,您別緊張,我幫您看著,按我說的方位轉方向盤。”

    女人面容浮上感激,“謝謝你。”

    林生站開了些,來到斜後方,大聲道︰“往右轉一半的方向盤。”

    女人連忙照做,不過還是小心謹慎的,只敢一點點地挪。

    林生伸著腦袋看了一眼,“再往左打一點。”

    女人逐漸大膽了一些,結果沒注意,方向盤打多了,汽車猛地往旁邊的車位一沖,她嚇得猛地踩住剎車。

    那別克男子一直看著這頭,見到這樣的情況,火氣立刻就上來了,低罵了一聲,二話不地拉開車門,下車,筆直地沖到這寶馬車前,作勢欲把手伸進車窗內,把這中年女人給揪出來。

    嚇得這女人高呼一聲,想要把車窗搖上去,結果動作慢了一步,那男子已經搶先把車門拉開,別克男人凶神惡煞的︰

    “操!搞半天是個女司機!難怪!真他媽的倒霉!”

    他十分晦氣地往地上吐了口痰,眼看著拳頭就要落到這女人臉上,忽地被身邊一只手給死死扼住了手腕。

    別克男子看著突然沖過來的林生,大罵道︰“要你媽的多管閑事?滾遠點!”

    林生的手掌用力,逐漸收緊。他雖身形偏瘦弱,但他身材高挑,站在這別克男子面前極具壓倒(性xing)。

    林生面色不豫,“誰還沒有從新手過來的時候?你一生下來就會開車嗎?!”

    女人緊張地看著他們。

    別克男子的五官扭曲,手腕仿佛要被林生捏斷了似的。另一只空著的手當即想要往林生臉上招呼,卻沒想到林生的動作比他還要快,率先一拳揮到男子的顴骨上,把男子揍趴到地上。

    別克男子咬牙痛苦道︰“老子操!”

    林生毫不猶豫地又給他的小腳猛地踹了一腳,“你嘴巴給我放干淨點,別成天把人家娘老子掛在嘴邊!”

    別克男子想要起來揍他,又意識到二人力量上的懸殊,一時間在地上沒敢動彈,但嘴里還是不落下風︰

    “你他媽知道老子是誰嗎?信不信老子……”

    林生冷冷看著他,“信不信我現在叫人下來,送你到醫院的重病房玩玩?”

    別克男子︰“你!!”

    林生活動了一下手,“還有,別因為你多開了兩天的車,瞧不起女司機,你不是你媽生的?你是石頭里蹦出來的?你沒有親戚朋友是女(性xing)?你可像個男人吧。”

    說完這話,林生再不看他,轉身對坐在駕駛座的中年女人道,柔和地道︰“女士,不介意的話,我幫您把車停進車位?”

    女人望著他的目光有些呆滯。

    林生道了聲︰“女士?”

    “謝謝,謝謝。”女人反應發過來,忙停穩車,把駕駛座的空間留給他。

    林生利落上車,也不管那男子是不是還躺在路中間,不留情面地把車開出去。

    剛想著要不要訛他一筆的男子,見到朝自己飛速沖來的汽車,嚇得一激靈,忙從地上一滾,腿都軟了下來。

    再不敢耽擱,他踉踉蹌蹌迅速回了自己的別克車,開火,踩下油門就跑了,“媽的,竟然遇到了個多管閑事的瘋子!”

    林生掃了眼落荒而逃的汽車,嘲弄地勾了下唇角,然後平穩地將汽車停進車位。

    順便幫女人把車熄火,林生拔了車鑰匙,下車遞給女人︰

    “您還好吧?剛才沒傷著吧?”

    女人此時也緩過神來,蒼白的臉上回了點血色,拍著心口有些後怕地道︰“我今天出門比較匆忙,沒有帶司機,差點就出事了,多虧了你,真的謝謝。”

    女人說話語氣綿延細語,很有教養與風度,面上帶著歉意和真誠的微笑。

    林生淺笑了下,點了點頭示意自己還有事,要先離開。

    本就因為剛才大幅度動作有些松動的圍巾,在這一刻忽然掉落,林生眼疾手快地捉住才沒讓它掉到地上,但臉徹底沒了遮擋物。

    女人看著林生暴yh在空氣中的整張臉,猛地一怔。

    林生也察覺到女人驚奇的神色,忙把圍巾再度裹上臉,沒想到他現在竟然這麼有人氣了,還有阿姨粉了?

    怕書店關門,他來不及多想,快步朝商場走去。

    林生買了兩本人物傳記,三本有關健康飲食的書,他下定主意,今後一定要時刻關注紀曜禮的一日三餐,定要把他的胃給養好。

    把書用紙袋封好,他先是到旁邊的商店買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既然是在修養,就不宜穿平時正式的著裝,林生進的都是休閑店,最後買了好幾套衛衣衛褲,內褲,還有幾件連帽的沖鋒衣。

    把大包小包的東西存好,林生找了輛推車,進了超市。

    林生直奔洗漱用品區域,挑了好久,才挑了只毛比較松軟的牙刷,他記得紀曜禮牙齦很脆弱,刷牙的時候極易容易出血,所以對牙刷很挑剔。

    又挑了塊柔順的毛巾,連剃須刀也給他買上,兩雙情侶拖鞋也備好了。

    洗漱用品區域旁是賣立式鏡子的,林生余光瞥過,愣了下,竟然從鏡子里看到了剛才在停車場遇見的女士的身影。

    女士就站在他不遠的身後,狀似在挑東西,時不時地會打量林生。

    林生捂額,哎,名人的煩惱。

    林生瞧著這女士親切,沒有什麼冒進的舉動,還挺有好感的。靜靜想了下,然後回頭,朝這女士眨了眨眼楮。

    女士偷看被捉了個正著,不好意思地笑道︰

    “那什麼……我想起我來醫院探病還沒有買禮品,就來逛逛。”

    林生失笑走近,從口袋里拿出一只馬克筆,“簽哪里?”自從他有點名氣後,基本上都會在身上帶一只筆,遇到自己的粉絲時,只要在不忙的情況下,都會答應簽名。

    女士頓了下,“簽名嗎?”

    林生︰“想要拍照也可以的。”說著他走到女士的身邊,伸手假意攬住她的肩,其實並沒有挨到她的肩頭。

    女士有些懵。

    林生催促道︰“來吧。”

    “哦。”女士拿出手機,調到內置攝像頭, 嚓一聲,二人的合照完成。

    女士正欲說話,林生伸手一擋,“我懂,簽名也想要是吧?可以。”他再次掏出那支筆,拔掉筆帽。

    女士手里拿著一個普拉達的手提包,翻了半天沒找出一張紙,有些為難地看著他。

    林生指了指她的左手背,“這里也可以,好多粉絲強烈要求簽在這里呢。”

    女士聞言把手伸給她,林生讓她把掌心放在自己的手臂上,“一般的粉絲可沒有這種待遇的……女士,雖然我知道我的簽名在這,您一定不舍得洗手,但還是要愛干淨,保持yh健康哦。”

    女士點點頭,“說得很有道理。”

    很快就簽完了,林生朝女士笑笑,“對了,忘記提醒您了,您要買禮品的話在食品區域那邊,現在您手里拿著的是馬桶塞子哦。”

    女士低頭,一臉尷尬,剛才偷看被發現了,隨意就找了個東西做掩飾,沒想到抓的是這玩意兒。

    “剛好我也要過去,我和您一起去吧。”林生第一次遇到這個年齡層次的粉絲,面上不動如山,心里非常開心。

    紀曜禮現在飲食完全由醫生掌控,沒法正常進食,所以林生就挑了些自己喜歡吃的,什麼娃哈哈,旺旺仙貝,一樣都來一些,好在醫院打發時間。

    女士沒有走太遠,在牛奶商品面前站定,開始挑選。

    “小豬佩奇大禮包,小豬佩奇大禮包,好玩的零食又有營養,走過路過的爸爸媽媽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林生忽然听到旁邊有小攤鋪在吆喝。

    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過去,發現是賣小豬佩奇樣式餅干的服務員發出的聲音,他一眼就看到了兩個服務員之間夾著的那個半人高的小豬佩奇玩偶。

    大眼楮,粉嫩的,超愛笑的小豬佩奇玩偶。

    林生想到剛才離開病房時,紀曜禮說要買一個林生回去……

    他的腳下意識地朝這小攤鋪走去,“請問,這個多少錢一個?”他指著那個玩偶。

    服務員多看了兩眼把自己圍得嚴不透風的林生,摁住玩偶的腦袋,“這位顧客,不好意思,這玩偶是非賣品,得買我們小豬佩奇大禮包才能參與抽獎,三等獎是這個玩偶。”

    “這樣啊。”林生連忙掏錢,“那趕緊來一包吧。”

    服務員收了錢,把一份大禮包放到他的推車里,同時把抽獎箱拿到林生面前,“請抽。”

    林生抿著唇,把手伸進去,攪了一通,抽出一張紙條,瞧了眼,“謝謝惠顧。”

    服務員無奈地朝他一攤手。

    林生掏錢,“再來。”

    第三次的時候,林生拿出紙條,服務員驚呼,“恭喜您!運氣真好!抽到了一等獎,是有小豬佩奇印花圖案的豆漿機!”

    林生抽了抽嘴角,“我能不要一等獎,就要三等獎嗎?”

    服務員一臉的為難,“這……恐怕不行,抱歉,我做不了主。”

    林生接過豆漿機,戀戀不舍地看著那個玩偶,想走,還是沒能抬起腳步,最後又開始掏錢,“我就不信了,今天我一定要擁有它!”

    女士已經挑好了一提奶粉,發現林生這邊圍了很多看熱鬧的人,她也靠了過來,結果發現林生的手推車里堆的全是小豬佩奇零食大禮包。

    總共抽了十次,林生連二等獎那一套小豬佩奇印花餐具都抽到了,就是無緣三等獎。

    服務員都看不下去了,叫來這小豬佩奇商區的負責人,說能不能考慮看看,通融一下,把小豬佩奇玩偶送給這位顧客。

    主管得知這個情況,當即應允,對林生道︰

    “先生,我們這邊三等獎其實是有別的兌換條件的,如果發朋友圈點贊數超過300,也能送一只,但鑒于您消費金額挺多的,我們酌情考慮直接送您了,您收好。”

    林生抱著小豬佩奇玩偶,嘴角不自覺揚起,“謝謝,不過我不能佔你們便宜,該幫你們做的宣傳還是得做。”他想到自己微信比較私人,好友也就兩百多個,點贊數怕是不夠。

    于是問道︰

    “微博可以嗎?”

    主管楞了一下,“可以的。”

    于是林生拍了小豬佩奇大禮包的照片,發到微博︰

    【快到情人節了,給我的小花生們做個小抽獎活動,從點贊數里抽十個花生米送小豬佩奇大禮包啦,趕緊的哦,半小時後抽。】

    他現在微博有四百萬的粉絲,應該是夠了。

    發完微博後,他讓主管稍等,自己又去挑了些零食,再回來的時候超不多二十分鐘過去了,他又回到攤位,拿出手機,把界面遞給主管︰

    “啊……點贊數有些超了,不要緊吧?”

    主管看著界面上三萬多的點贊數,張大了嘴巴,服務員也湊了過來,定眼一瞧,瞪足了雙眼,“這……”

    服務員年輕一些,認識林生。又抬頭,從林生的圍巾里仔細辨認其長相,咽了下口水。

    林生問︰“這十個禮包我能暫時放在你們這里嗎?明天再派人來拿。”

    主管哪有不答應的,“可以!當然可以!”

    林生道了聲謝,心滿意足地抱著玩偶,把禮包從推車里拿出來,然後推著車朝收銀台走去。

    主管拉著服務員,喜出望外,“發了發了!”

    服務員仍有些反應不過來,“我……我這是給公司免了幾十萬廣告費嗎?”

    二人激動得恨不得落淚。

    人群散去,一直在旁邊默默圍觀的女士跟上林生,忍不住問道︰

    “你很喜歡這個動畫人物嗎?”

    林生捏了捏小豬佩奇的豬鼻子,搖了搖頭,接著情不自禁地笑起來︰

    “不啊,我老公喜歡。”

    女士聞言,多看了他兩眼。

    林生拿了寄存的商品,和女士一同走在去往醫院的路上。

    女士年輕的時候定是容顏俏麗,哪怕現在上了年紀,眉眼間還帶著不容忽視的漂亮痕跡,學識涵養極佳,時不時地拋出幾個舒心的話題,二人偶爾閑聊,一路上也不尷尬。

    到了醫院大廳,二人等來電梯,林生請女士先進去,林生給自己摁了個頂樓,病房在頂樓。然後轉頭看向女士︰

    “您呢?”

    女士︰“我也去頂樓。”

    林生怔了怔,沒有說話。

    接著在電梯的上升過程中,林生有些拘謹,能夠感受到女士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不加掩飾地打量。

    林生終是一嘆,面對著她,“女士,請听我一言。”

    女士有些好奇︰“你說。”

    林生一臉感嘆,“我也性xing)乇鶼不兜拿饜牽 還綈菔且環矯媯 駁沒毓橄質擔 恍荒不段遙 還 皝く韙藐晰~淖髕罰 胛鴯喔繕嫖業乃繳睢!br />
    女士張嘴欲說話,林生抬手阻止,“請理智追星哦,小花生米。”

    這時,電梯到達頂樓,二人的對話也因此打斷。

    林生還沒出電梯,就看到披著外套,里面穿著病號服的紀曜禮站在電梯口。他忙走出去︰

    “你怎麼出來了?!不是要你多在床上躺著嗎?”

    紀曜禮接過他手里的東西,滿臉溫柔道,“你出去太久了,我有些擔心,坐不住,索(性xing)過來等等你。”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就是在停車場耽擱了一會兒。”林生這樣說著,發現紀曜禮盯著他身後那位女士看。

    林生忙解釋道︰“這位,是我的小花生……”

    “媽。”紀曜禮半含著驚喜,半含著無奈地對那女士喚道。

    林生瞬間石化—

    媽?

    媽!!!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