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69章

第69章

    林生經過深思熟慮, 往旁邊縮了縮,呼吸放緩, 希望身邊的兩人能盡量忽視他的存在。

    紀曜禮自言自語道︰

    “定是安謙告訴你我住院了,這家伙真是……”

    崔女士打斷他的話︰“你可別怪安助理,是我在網上看到你在慈善晚會時的照片, 一眼就發現你是yh不舒服, 唬別人可以, 你唬得過我嗎?要不是我逼問安助理, 他還想幫你瞞著。”

    崔女士看著紀曜禮的臉色,心揪了起來,“你說你怎麼這麼不讓人省心……”

    說得紀曜禮低下了頭,同時發現崔女士手里提著箱牛奶, 忙把手里的東西交給站在旁邊的保鏢, 接過崔女士手里的牛奶箱,轉移話題道︰

    “媽, 你來看我怎麼還帶禮品?”

    崔女士白了他一眼, “你做什麼好事了?我還要給你帶禮品?這是帶給我們生生喝的。”說到這里,她含笑看向幾乎要躲到紀曜禮身後的林生。

    被點名的林生一個激靈, 臉直接紅到了耳後根。

    紀曜禮牽著林生的手,“生生, 不是一直炒著想見媽媽嗎?真見著了怎麼還怯場了?”

    林生苦兮兮地瞅著紀曜禮, 那你是沒見著我剛才叫媽媽“小花生米”時的樣子, 啊啊啊啊啊。

    他鼓起勇氣, 小聲道了句︰

    “媽媽。”

    崔女士拍開了紀曜禮的爪子, 輕柔地牽起林生的手,另一只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別不好意思,你剛才又沒有說錯,媽媽確實是你的花生米,願意做你的頭號粉絲,不過是顆老花生米了。”

    林生急了,“沒有的事!媽媽年輕著呢!”

    崔女士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

    紀曜禮奇特地看著二人,原以為他們第一次見面,難免會有些生疏,結果竟是這般融洽,他孤零零地站在一旁,恍然想到,剛才倆人是乘坐一輛電梯上來的,他問道︰

    “你們剛才在樓下踫見了嗎?”

    崔女士和林生相視一笑,對紀曜禮道︰“這是秘密。”

    紀曜禮︰“……”

    崔女士在林生耳邊輕聲說著悄悄話,林生也小聲答著,二人有說有笑地往病房走,走到門口的時候,二人齊齊回頭看紀曜禮,崔女士不耐煩道︰

    “還不快到床上躺著。”

    林生忙扶著紀曜禮進病房,躺到床上,崔女士打開林生從商場提回來的塑料袋,一個個拿出來。紀曜禮對崔女士欲言又止道︰

    “媽,你今天……”

    崔女士知他所想,頭也不抬地說︰“你放心吧,你爸很少關注娛樂新聞,我和秘書打過招呼了,讓他別告訴你爸,就是怕他察覺,我今天都是一個人開車來的。”

    紀曜禮終于松了口氣。

    但崔女士卻越說越氣,“我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

    紀曜禮保持著沉默。

    她這兒子,從小(性xing)子就倔,愛鑽牛角尖,初中的時候把自己給鑽病了,那幾年她茶飯不思,兒子瘦了不少,她自己也清減了不少。

    但她兒子偏生又很有主見,生活工作都打理得井井有條,她又說不出什麼意見,原以為他安生了好幾年,今後肯定太平了,可沒想到這下又出事了。

    崔女士又氣又心疼,“你再這樣待自己不好,我就要把生生帶走了。”

    此言一出,紀曜禮瞬間色變,“媽—”

    崔女士眯了眯眼楮,哦,這麼多年,好像還從沒找到什麼東西,會令紀曜禮這般緊張的。

    崔女士眉眼溫和地瞅了眼乖巧的林生,然後又生氣地對紀曜禮威脅道︰

    “我可沒和你開玩笑,你忍心讓生生擔驚受怕,我可不忍心,帶回去,我當兒子一樣的寶貝著,不比在你這醫院里窩著舒心多了?”

    紀曜禮緊張地朝林生伸手,“生生,你過來。”

    林生朝紀曜禮走了兩步,被崔女士攔著,“生生,媽媽這才第一次見你,就老喜歡你了,和媽媽回家住吧?讓這臭小子一個人在醫院吹冷風,好好反思反思。”

    林生知道崔女士是在嚇唬紀曜禮,笑著道了聲︰“媽媽。”

    紀曜禮卻當真了,忙坐起身子,拉著林生的手才放心,幽怨地看著崔女士,“媽媽,你就像舊社會棒打鴛鴦的封建家長。”

    他牽著林生的手用力,“這次是我又犯糊涂了,今後定不會了。”他在給崔女士承諾,也是說給林生听的。

    崔女士低哼一聲。

    這時候,紀曜禮瞅見她手背上黑色的字跡,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東西了,一眼就看出那是林生的親筆簽名。

    “媽,你手上……”

    林生聞言瞧了一眼,心頭一驚,忙抽了張餐巾紙,想要幫崔女士擦掉簽名,崔女士卻摁住了他的手,把自己手背送到紀曜禮面前晃了晃,語氣炫耀︰

    “羨慕嗎?你沒有吧。”

    紀曜禮怔了怔,想到自己竟然還真的從未擁有過林生的簽名,一臉期盼地望向林生。

    林生覺得好笑,推了一下他的腦袋,從塑料袋里拿出那個玩偶︰

    “喏,專門買給你的。”

    剛才在超市,崔女士以為是林生喜歡這個卡通人物,不好意思才說是紀曜禮喜歡,沒想到竟是真送給紀曜禮的。

    但……恐怕要讓林生失望了,因為紀曜禮從小到大,比較傾心拼圖,機器人之類的玩具,是從來都不踫毛絨玩具的。

    不過,她打定主意,就算是紀曜禮不喜歡,她也要用眼神逼迫他裝出喜歡的樣子,不能辜負生生的一片心意。

    紀曜禮詫異地抱住玩偶,捏了捏它的豬鼻子,然後在崔女士震驚的目光中,道了聲︰

    “可愛。”

    林生舒了口氣,“為了拿到它我可是廢了不少功夫呢,抽了好多次獎。”

    紀曜禮把林生的微博設置成了特別關注,剛才第一時間就知道了林生搞了個抽獎活動,原來是為了給他得玩偶。

    他朝林生做了做口型,“生生也一樣可愛。”

    林生回了個鬼臉。

    紀曜禮心里因為沒有簽名的惆悵瞬間被沖淡了不少,“要把它天天放在床頭。”

    崔女士︰“……你什麼時候喜歡這些娘娘唧唧的玩意兒了?”

    “哪里娘了。”紀曜禮不樂意了,隨即想到了什麼,對崔女士道︰“這是我和林生的秘密。”

    崔女士斜了他一眼,竟然學我。

    林生失笑,又推了一下紀曜禮的腦袋,“你啊……”

    這時,林生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是電話進來了,林生掏出來一看,動作頓了下,隨即若無其事地對崔女士道︰

    “媽媽,我去接個電話,您先聊著。”

    崔女士道︰“快去吧,不用管我。”

    紀曜禮詢問的目光看向林生,後者含笑示意無事,然後走出了病房,走到樓梯拐角,看著屏幕來電顯示“蔡思明”,他眉頭微微皺起。

    這個弟弟,通常沒事不會找自己,找他的時候只會因為一件事。

    他沉默片刻,不接也不掛,然後把手機界面滑到微信,果然,看到上面有十幾條未讀消息,都來自于“蔡思明”一人,一刻鐘前發的。

    他剛才在路上提著大包小包的商品,沒時間看手機。

    現下點開一看—

    “借我點錢!!!!”

    “不多!!就三千!!”

    “哥!!”

    “為什麼不回我???”

    ……

    果然是為了要錢。

    經過上次回家過年一事,林生被蔡思明的舉動傷透了心,給他包了個紅包是一番心意,卻被他嫌少,沒有半分感謝,以前對蔡思明的好都是白費了。總覺得弟弟還小,他做哥哥的需要照顧一些,現下卻發現這是個無底洞,感情上的付出永遠都只會是不對等。

    電話因為長時間沒有人接,自動斷了,但蔡思明很快又再打了過來。林生靜靜看了會兒屏幕,一聲接著一聲的電話鈴聲催得他內心煩躁,心頭一熱,就摁下了“接听”鍵。

    蔡思明咋咋呼呼的聲音急切傳來︰“哥!!你可總算是接電話了,借我點錢唄。”

    林生听著不喜,以前蔡思明找他要錢的時候,也是這個語氣,就像他辛苦賺來的錢,跟大風刮來似的。

    “我過年的時候,紅包給你包了五千塊,這還沒幾天吧?你都用完了?”林生質問道。

    “最近手頭上用錢的地方多,哥,你再給我一些吧!!三千對你來說不就是分分鐘的事?你現在可是大明星了啊!”蔡思明說。

    上次在舅舅家吃年飯,最後不歡而散,林生說再不想和這家人來往,全部是出自真心,攢夠了失望,現在听到蔡思明沒臉沒皮的要錢,心里倒掀不起太大的波瀾。

    林生的語氣淡漠,“每個年齡階段該有每個層次的消費觀,你現在的心態已經扭曲了,再給你錢是害了你,所以今後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需要用錢的地方,找你爸爸媽媽吧。”

    “林生你!!”蔡思明氣極。

    不想再听到更難听的話,林生掛斷了電話,把手機靜了音,又塞回口袋。

    原來拒絕,是這樣的感受,他想。以前總是害怕拒絕,在意別人對自己的想法,竭盡所能地幫助,在幫助的過程中又擔驚受怕,怕自己沒做好,又引得對方的不滿。不計較得失的付出,最後也沒有得到他人的好臉色,人家始終沒有記得過自己的好。

    原來拒絕之後,反倒一身的輕松。

    他靜靜站了會兒,然後轉身,準備回病房。這時,病房的門被人拉開,崔女士提著包,正往外走。

    林生連忙迎過去,“媽媽,要走了嗎?”

    崔女士頷首,“是啊,瞞著曜禮他爸出來的,說是和朋友喝點晚茶,不能回去太晚了,不然他要起疑的。”

    林生說︰“那我送您回家吧。”想到崔女士的開車技術還不是很熟練,林生不放心她一個人離開。

    崔女士摸了摸他的腦袋,“沒事,曜禮找司機來接我了,你留下來好好照顧曜禮吧。”

    “有時間,就和曜禮一起回家,曜禮他爸對你也很好奇,但他比我沉得住氣,我在網上瀏覽了不少你的新聞,看過你的照片,實在忍不住了,今天才悄悄來看你。我兒子的眼光可真好,去哪里找到這麼貼心的孩子呢。”崔女士看著林生,發自真心地微笑。

    林生感受著她掌心的溫度,一時間鼻頭竟然有些酸意。

    崔女士︰“听曜禮剛才說,你很喜歡吃我做的飯,到時候你來家里,再給你做一大桌,好不好?”

    林生捏緊自己衣角,“媽媽,對不起,應該是我主動先去拜訪您和爸爸的。”

    “你和曜禮都忙,我們都理解的。”崔女士不在意地道︰“我知道,是曜禮一直拖著,想著再等等,再要你見我們。”

    林生愣了下。

    崔女士嘖了一聲,“這個傻小子啊,害怕我們二老不喜歡他和同(性xing)結合,怕我們待你不好。”

    林生抿緊嘴唇。

    崔女士嘆了口氣,“我們家的思想本來就挺開明,你不用擔心,雖說他爸有時候是有些古董思想,但在你們二人的婚事上面,我們兩人是沒有什麼異議,是曜禮多慮了。”

    “我們家的事業你應該也清楚,曜禮一直想往傳媒方向轉型,和家里的想法背道而馳,他爸擔心他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一點成家的心思都沒有,就用事業逼了一下他。”崔女士道︰

    “經過這一次住院,他小時候的經歷你肯定也听說過了,我們對他未來的伴侶,從來沒有什麼過多的要求,只是希望能有一個他心儀的人,多陪陪他,不然以他的(性xing)格,很多事情都容易鑽牛角尖的。”

    她朝林生笑道︰“看到你們這麼幸福,我也就放心了,曜禮就拜托你了。”

    林生撓了撓腦袋,“其實……感覺還是他照顧我比較多,我老是愛闖禍。”

    “這樣也好,讓他心里有所惦記,行事也能有所顧忌。”崔女士說著,拿出手機︰

    “我好像,還沒有生生的聯系方式。”

    林生連忙把手機拿出來,和她交換了電話號碼。然後林生親自把她送上了車,回到病房的時候,紀曜禮正並排和小豬佩奇玩偶一起躺在床上,見林生回來後,毫不留情地一拳把玩偶揮到床尾 ,掀開被子,示意林生上來。

    林生剛坐上去,听到紀曜禮的手機“叮”地響了一聲。

    紀曜禮解鎖一看,發現是崔女士發來的一條消息,“給我最新的一條朋友圈點贊。放心,屏蔽了你爹。”

    他莫名其妙地點開母上大人的朋友圈—

    “和小兒子快樂地逛超市。”

    紀曜禮︰“……”總有人和我搶生生。

    林生瞧見他的表情,好奇地低頭一看,發現崔女士配的竟然是自己和她在超市的合照。

    他立馬拿出自己的手機,加了崔女士的微信好友,好友驗證回復得很快,他迅速給崔女士的那條朋友圈點了下贊。

    紀曜禮瞧林生合不攏嘴角的樣子,失笑道︰

    “這麼開心?”

    林生窩到他的懷里,用力點了點頭,“我好像又有爸爸媽媽了呢!”

    紀曜禮的目光放柔,拍了拍他的背心。

    ……

    由于紀曜禮住院,薰霖傳媒的大小事都得讓安謙多費些心神,處理完公務後,他抬頭一看,已經晚上八點半了,再透過玻璃,看辦公室外的職工工位,員工已經走得差不多了。

    于是他伸了個懶腰,穿上西服外套,拿著公文包下樓。

    這幾天有些倒春寒,夜里竟比大年三十的時候還要寒冷,安謙剛出公司大門,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想要快點跑去停車場,忽地,斜前方路邊的吉普車,車燈閃爍了一下,同時喇叭也被摁響兩聲。

    安謙下意識地捂住眼楮,等適應燈光後,才發現那駕駛座上坐著的,正是戴著墨鏡的甦子涵。然後,甦子涵下了車,朝他走來︰

    “吃飯去嗎?”

    安謙望了他一會兒,嘴唇輕啟,“我記得我們中午才一起吃飯了的吧?”

    甦子涵清了兩下嗓子,“怎麼,你中午吃了飯,晚上就不吃了嗎?”

    安謙正欲說話,忽地,發現他夾克外套的領口突然鑽出了個毛茸茸的腦袋,兩只明亮的小眼楮瞅著安謙,嗲嗲地“喵”了一聲。

    安謙低呼一聲,猛地跑向甦子涵身前,伸手就拉開他的夾克外套拉鏈,把里面的煎餅抱到懷里,對煎餅道︰“好久不見啊,想我了沒有?”

    甦子涵小聲嘀咕著︰“想啊,瘋狂想。”

    “你在說什麼?”安謙撓著煎餅的下巴,沒有听清他的話。

    “我說,不是我想見你,是煎餅想見你。”甦子涵別扭地道︰“所以你和我一起吃晚飯吧。”

    安謙︰“別勉強了,這樣吧,煎餅去我家住兩天,解解它對我的相思之苦。”

    甦子涵干瞪著他,“是我想見你,成了吧!”

    安謙朝他眨了眨眼楮。

    甦子涵笑得明媚,“所以我也可以去你家住兩天,解解我的相思之苦不?”

    “想得真美。”安謙扔下這一句,上了他的吉普車。

    甦子涵撇了下嘴,上了車,打開導航,“我助理說,最近市里有一家小吃店很火,食品很有特色,說是油餅里包著燒麥,要排好長的隊才能買到,我們去嘗嘗。”

    安謙听著挺感興趣,工作到現在,確實是餓極了,點頭說好。

    二十分鐘後,汽車行到小吃店門前,果然是排著老長的隊,不過越是這樣,越是能勾起路過人的食欲。

    甦子涵就近停好車,給自己戴帽子、墨鏡,最後還裹了一層厚厚的圍巾。安謙學著他剛才來時的樣子,把煎餅圈到外套里,二人離開汽車,站到隊伍的最末尾,不一會兒,身後也有人跟上排隊,隊伍在緩慢地往前挪。

    安謙看著甦子涵把自己鼻子都圍住了,怕他憋死自己,忙用手指給他圍巾縫隙里戳開了一個洞。

    就在這時,二人听到站在身前的兩個女高中生,正拿著手機,激烈地討論著什麼—

    “喂喂喂!你快看,這論壇上有網友爆料,說是在鄉下農場里,瞧見酥酥哥哥在捉豬誒!”

    “什麼?!快往下滑,給我看看照片!!”

    安謙和甦子涵聞言,皆是一頓,隨即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慌亂。

    二人頭抵著頭,從前面兩個女生的腦袋縫隙中看過去,那手機屏幕里的照片,赫然是甦子涵穿著花褲衩,軍大衣,站在豬棚里捉著小豬仔的樣子!!!

    雖然夜里太黑,臉沒太照清,但朦朧的五官隱約可見甦子涵的輪廓。

    完了,熱搜又要預定了。

    甦子涵連忙拿出手機,想給經紀人打電話想對策,結果听到那兩個女高中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土包子是誰啊?!”

    “這年頭什麼土包子都能冒充我們酥酥哥哥了嗎?”

    “我酥酥哥哥衣品很好的,就算是插秧也絕對紳士得一匹,這花褲衩是準備去扭秧歌的嗎?”

    “哦莫,我們酥酥哥哥天生是用來彈鋼琴的手,怎麼可能去捉豬?!哪門子像哦,氣質一點都不像。”

    甦子涵︰“……”

    危機解除,但一點也開心不起來怎麼回事。

    身旁的安謙,捂著肚子,笑得直不起腰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兩女生莫名其妙地回頭看了他一眼,安謙笑到蹲在地上,甦子涵只好把他拉開隊伍,拉回到汽車邊。

    安謙靠在車頭上,“不好意思哈哈哈哈……”

    “別笑了。”甦子涵把他壓到車門前。

    安謙笑得抽抽,根本停不下來。

    甦子涵捏著他的下巴,“你再笑,土包子就要進行反擊了。”

    安謙愣了一秒,然後笑得更大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什麼鬼威脅,我根本不在怕的好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甦子涵聞言,面上平靜,但靠得離他更近了。

    一直待在安謙胸口的煎餅察覺到壓迫,又往上爬了爬,冒出小腦袋,一臉懵地看著他們。

    甦子涵低頭看了眼煎餅,然後伸手把它抓出來,連同自己的圍巾墨鏡帽子一起放到車里。

    安謙摸了摸笑出的眼淚,“哈哈哈哈大家要是看到土包子從警察局出來,一只腳花布鞋,一只腳皮鞋的樣子,會不會哈哈哈哈……唔。”

    甦子涵猛地抬起他的下巴,懲罰(性xing)地用力吻住他的雙唇,安謙欲掙扎,甦子涵用yh擋住他的手腳,令他不得動彈,只能把最柔軟的地方全部交付出去。

    甦子涵今天有心欺負他,不復以往那樣溫柔,濃烈的情&039;欲幾乎要把安謙給吞噬。他嘴唇上剛硬的胡茬蹭過安謙的皮膚,刮起一身的戰栗,在這一瞬間竟然愛上了這酥麻的觸感。

    後來,安謙的腳被他親得發軟,剛才有一句話他想收回,真……有些怕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