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1章

第71章

    林生朝紀曜禮干瞪眼, 似在說著︰智障?我不是智障!

    身邊實在是太多人了, 紀曜禮強忍住扒開他褲子, 拍他屁股的沖動。

    一桌子的同學們, 想笑卻不好意思笑, 瘋狂地往嘴里塞菜。

    林生察覺到紀曜禮的神色, 仿佛知道自己做錯事般, 輕輕地舔著他的掌心,像只小貓在討好一樣。紀曜禮本來聚了一肚子的氣, 被他這下意識的小動作給撫沒了。

    紀曜禮抓著他松軟的頭發一通揉搓,“你啊你。”

    被放開的林生,變老實了一些,咬著筷子尖, 有些呆滯地看著紀曜禮。

    紀曜禮張望四周,因為婚宴太忙了, 一個服務員都見不著。他嘆了口氣, 把林生托給旁邊的同學照看一會兒, 他給林生下了警告, “不許亂跑知道嗎?我去給你要杯蜂蜜水。”

    林生听得懵懵懂懂︰“噢。”

    紀曜禮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

    兩分鐘後, 林生晃悠悠地從位置上起身, 旁邊的同學連忙拽住他, “林生, 干嘛去?”

    “去洗手間。”他想上廁所了。

    “要我陪你一塊去嗎?”同學擔憂道。

    林生生氣地推開他的手, “我又不是智障!我自己可以的!”

    同學用宛如看智障的神色看著他, 見他堅持, 同學也沒好相陪,只遠遠看著。好在林生他雖然醉了,但還辯得清方位,筆直筆直就往男廁沖。

    解決完畢後,林生穿好褲子,迷迷糊糊地出了廁所單間。

    發現有個男人正伏在洗手池上干嘔,林生瞧著背影眼熟,忙跑過去,拍著男人的背,辨認了一下對方的臉︰

    “這不是我的好兄弟嗎?”

    陶然漱了下口,抬頭看著鏡子,發現是林生後,彎起唇角。又見林生兩頰緋紅,他無奈道︰

    “沒讓你喝酒,你怎麼還是喝醉了,一會兒又該鬧騰了。”

    “我沒醉,我今天高興,就抿了幾口。”林生抽了幾張紙,遞給他。

    喝醉了的人,通常是不會承認自己醉了的,陶然笑了又笑。

    林生打開水龍頭,把涼涼的水,往自己臉上撲,“阿然,日子過得好快啊。咱們高中沒考著一個學校,但幸好相互之間的學校就在隔壁,放學約著一起回家的日子仿佛還是昨天。”

    陶然也陷入了回憶,“是啊,我還記得你特別喜歡吃我媽媽做的豆瓣燒魚,放學老是拽著我跑得很快,為了到我家蹭半條魚兩碗飯。”

    說起這個,林生嘴里都蓄起了口水,他咽了下去。高中的時候,晚自習上到很晚,舅舅舅媽一般是先吃飯,把剩的飯留下來給他,等他回到家的時候,飯都冷了。夏天的時候還好,冬天就得自己熱一熱。

    他上了一整天的課,有時候太累了,不想熱飯,又餓,就吃冷的,經常不消化,一整夜都難受。但他很喜歡陶然家吃飯的氛圍,叔叔阿姨會等陶然回來再一起吃,連帶著來蹭飯的林生都吃得倍兒香。

    再後來,陶然當了林生僅有個位數的粉絲後援會會長,陶然陪著林生在微博上一起和周憶瀾的工作室作對,陶然在知道他房租被騙了以後,主動把他的行李都搬到家里來。

    林生想著這些,覺得自己的人生也不算太遭,雖然親人緣特別淺,但有值得一輩子稱贊的友誼。

    也遇到了待自己用情至深的愛人。

    陶然拍了拍林生的肩膀,“現在好了,我們都成家了。我剛有注意到,紀總很照顧你,我也就放心了,一開始還擔憂你們閃婚會鬧矛盾,是我多慮了。”

    林生咕噥著︰“他剛還罵我智障呢。”不過唇角還是忍不住翹起。

    “阿然,這些年來你對我的幫顧,已經不是一句簡單的謝謝可以回報的了。”林生認真地道︰

    “大學畢業後,我窮光蛋一條,給你和阿沁添了不少麻煩。听說阿沁也有小寶寶了,今後肯定有很多需要幫忙的時候,現下我慢慢有能力了,如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一定要第一時間找我。”

    陶然捶了他一拳,笑道︰“突然間這麼煽情搞什麼啊!”

    “我給阿沁準備了份神秘的小禮物,希望她能喜歡,也祝福你們愛情美滿,地久天長。”林生看來是真醉了,平日里哪好意思說這麼掏心窩子的話。

    陶然感動得正欲說話,洗手間門口傳來急切的一聲,“林生。”

    二人回頭,發現是端著杯子的紀曜禮,匆匆忙忙地走來,拉住林生,“不是要你乖乖等我嗎?”

    林生︰“我尿急嘛。”

    紀曜禮以前被林生鬧爬了,緊張地問陶然,“沒發生什麼事吧?”

    陶然笑著搖頭,三人走了出來,陶然又被賓客拉走了。

    林生則被紀曜禮摁著頭,把一整杯蜂蜜水喝完了。

    喝到嘴巴邊上了,林生砸了砸嘴,拍著紀曜禮的褲子口袋,“有紙嗎?”

    “我沒有。”

    林生皺眉,“要擦擦,不然等會黏嘴巴。”他轉身準備到桌上拿紙,紀曜禮把他捉住,抬著他的後頸,在其微甜的嘴邊舔舐了一下,然後放開︰

    “擦好了。”

    今天許是周圍很多人的緣故,林生比前兩次醉酒要收斂很多,但變得似乎更粘人了,他把嘴巴又往杯子的內壁上蹭蹭,然後朝紀曜禮撅著嘴巴︰

    “你看看,又蹭上去了,還要擦擦。”

    紀曜禮等身邊的服務員走過了,背過身把林生護在懷里,又親了一大口,“還有哪里沒擦干淨?”

    林生指著自己的額頭,“這里”,又指了眼楮,“這里”,接著戳臉蛋,“還有這里”。

    紀曜禮知道他在玩笑,也都順著他,眼眸逐漸深邃,作勢欲靠近,就在這時,宴廳突然放起來節奏感超強的音樂,林生一個激靈,掙脫開了他,朝舞台開心地鼓著掌。

    “啊啊啊啊我給新娘準備的新婚禮物終于到了!!”

    紀曜禮撲了個空,只能忍耐著把林生撩起來的火給壓下去,也跟著看向跑上舞台的一幫青年。

    青年們朝氣蓬勃,穿著五顏六色的時尚衣服,二十出頭的樣子,沖台下眾人微笑打招呼。

    “天啊啊!是0ne!!”本來在和親友交談的阿沁,在原地呆了一瞬,驚喜地喊道。

    林生知道阿沁是海外組合0ne的死忠粉,且飯了好多年,今天特意將組合請來,給陶然阿沁的婚禮跳壓軸舞。

    現場氣氛瞬間被點燃,不僅是阿沁,年輕一點的男孩女孩們都瘋狂了。

    陶然也是愣了一瞬,下意識地看向林生,後者握拳,回看著他,酷酷地捶了一下自己胸口。

    陶然會心笑笑,摟住阿沁的肩膀,低頭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

    阿沁立刻回頭看向林生,嘴型說著謝謝。

    林生回之一笑。

    當然憑林生自己,是沒法請到0ne這樣大牌男團的,多虧了紀曜禮的幫忙。林生朝紀曜禮俏皮一笑,到底是有舞蹈功底的,情不自禁地跟著台上的音樂,學著組合成員的動作,舞動了起來。

    紀曜禮眼帶欣賞地看著他,喝醉的林生有千萬張可恨的模樣,也有像現在這樣可愛的時候,只有喝醉了的時候,他不再像平日里那麼容易害羞,很自然地就把自己展現給他。

    台上的音樂結束,台下的林生也跳完了,對著紀曜禮做了個k。

    紀曜禮大步上前,捉住他,在他耳邊輕聲道︰“等會我們找陶然,把那粉粉的裙子買回去,你穿著在床上跳給我看好不好?”

    “不好。”林生干脆地拒絕。

    “為什麼?”紀曜禮問。

    林生咬了一口他的下巴,“因為我是智障,不會跳舞。”趁他沒注意,又溜遠了。

    紀曜禮失笑,喝醉了還記仇的小子。

    ……

    男團的行程緊張,跳完舞沒過多久就離開了。

    後來婚宴結束,至親會相約到新人的家里坐坐,其余賓客拿了伴手禮後便陸續離開了。

    紀曜禮拉著林生回到自家的白色保時捷前,拆完車頭的禮花後,林生坐到副駕駛座,低頭見看到自己身上的長袍,他想到了什麼︰

    “我要換衣服。”

    紀曜禮︰“哪有衣服給你換?”

    林生︰“我把凌晨換下的衣服放後備箱了。”

    于是紀曜禮摁下後備箱的開關,下車朝車後走去,結果發現後備箱很干淨,只有一個大的牛皮紙箱。

    林生這時候也竄了過來,“zangzang!!紀哥哥,情人節快樂!!”

    今天不僅是陶然的婚禮,還是屬于天下所有有情人的節日。

    紀曜禮面上雖淡然,但瞳孔里已經劃過了欣喜,“這……是送我的禮物嗎?”

    “嗯,拆開看看!”林生拼命點頭,他為了這個禮物,已經提前準備了好幾天了。

    紀曜禮迫不及待地把手扶到紙箱蓋子上,在林生期待的目光中,他的動作猛地一頓,“里面該不會是什麼整人的東西吧?”

    林生直勾勾看著他,“我像是這樣的人嗎?”

    紀曜禮︰“你就是。”

    “要不要!不要算了!”林生氣鼓鼓地想要拍開他的手,紀曜禮忙把他擠到一邊,飛快地揭開蓋子—

    一套進口的黑色多功能鍋、五本健康食譜的雜志。

    林生鄭重宣布,“從今天開始,我們盡量在家里開火吃飯,要做一對養生的小夫夫!”

    紀曜禮︰“……迎面撲來一股直男的浪漫。”

    “你不喜歡嗎?”林生把臉懟到他面前。

    紀曜禮拿起食譜,隨手翻看了下,“名義上送給我,還不是要我做給你吃!”

    林生眨了眨眼,“我表現得有這麼明顯嗎?”

    紀曜禮捏了把林生的臉,其實只要是林生送的,他都挺開心的,況且看著林生吃著自己做的飯,一臉快樂,他也會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滿足感。

    林生嘿嘿一笑,“我給你準備了三個禮物呢,快把這幾樣東西拿出來,盒子有第二層的!”

    紀曜禮意外地照做,打開第二層,發現里面是個包裝完好的投影儀。

    林生蹦了一腳,坐到後備箱上,晃著腿,“以後我們晚上吃晚飯,就窩在床上,打開投影看片子,我吃串串,你舔串串棍棍……”

    紀曜禮掃了他一眼,“你可真會打算。”

    林生的腿又晃了一下, “或者我喝啤酒,你嘬啤酒泡泡。”

    “甭想,我這輩子都不會讓酒再進我們家門了,任何酒都不行。”紀曜禮很認真地說。

    “還有,你沒說完。”他看著林生。

    林生︰“嗯?”

    紀曜禮面不改色地道︰“你睡覺覺,我睡覺覺的你。”

    林生學著他剛才的語氣,“你可真會打算。”

    紀曜禮再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愛,低頭笑了起來。

    林生又把腦袋湊近,流氓似地吹了口哨子,“喲,這麼喜歡呢?”

    紀曜禮的眼神很溫柔,“我喜歡看你規劃我們未來的樣子。”

    林生的腦袋昏昏的,被他這樣的眼神看著,心都變得軟綿綿起來,“那你趕緊看我的第三個禮物吧,肯定會更喜歡的呢。”

    紀曜禮忙打開第三層蓋子,他愣了愣,以為自己看錯了,眼珠子轉了一圈,也只看到了一個小罐子,他忙把罐子拿起來,“這什麼……hand crea……護手霜?”

    “嗯哼。”林生點頭

    紀曜禮抽了抽嘴角︰“……你要我一個大男人嬌滴滴地涂護手霜,你還覺得我會喜歡?你男人在你心目中就是這樣的形象嗎?”

    “你涂著試試嘛,我保證你會喜歡的。”林生笑容加大,別有深意地道。

    紀曜禮奇怪地打開護手霜蓋子,摳了一坨,皺眉涂到手上,“黏黏膩膩的……”

    涂勻後,林生把自己腦袋擱到他手上︰

    “吶~送你一個掌上明豬,要好好愛惜,擦了護手霜才可以踫他哦。”

    紀曜禮怔住,林生拿下巴在他手心蹭了蹭。

    紀曜禮笑出了聲,“你真是……”捧著他的臉,情不自禁地親了一口,“真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好。”

    “啊!”林生拍了下自己的腦袋,“還有一個的,差點忘記了!”

    他從箱子後面掏出了一個購物袋,從里面掏出了兩件潮牌的灰色衛衣,兩件的樣式一模一樣,尺寸一大一小,胸口都印著一個小小的超級瑪麗圖案。

    林生心里有些忐忑,因為紀曜禮平常的著裝都比較簡約和成熟,很少穿這樣花哨的衣服,他試探道︰“今天情人節,據說情侶間要穿情侶裝的。”

    沒想到,紀曜禮竟然二話不說地就把西服脫了,換上較大的那一件,好久沒穿過這種風格的衣服,他自己也有些不習慣,扯了扯領口,“好看嗎?”

    “好看的!”林生還拿出手機拍照,抿著嘴,竭力想找到一個夸贊的形容詞,忽地冒出句︰“挺人模狗樣的。”

    紀曜禮︰“……”捏拳,不要和一個喝醉了的人計較。

    這樣安慰著自己,然後他把林生的外袍扒了,林生往後備箱里鑽,“啊……你干什麼?老天爺啊,光天化日,調戲良家婦男……”

    引得過路的行人紛紛交頭接耳,紀曜禮沒法,只好把林生的腿夾著,固定住他的身子,把衛衣往他頭上一套︰

    “別鬧,等會讓人知道你的身份,又該上熱搜了。”

    林生聞言,安靜了下來,把袖子套好後,摟住了他的脖子,目不轉楮地盯著他看。

    紀曜禮仿佛沒看到似的,專注把他里面的衣服扯勻。

    “好了,我們走吧。”紀曜禮把他從後備箱抱下來,結果他摟著的手卻不放開。

    “你這樣,我怎麼開車呢?”紀曜禮問。

    林生只好泄氣地松開手,欲言又止地上車。

    一路上,紀曜禮靜靜地听著車載音樂,林生的視線就沒有從他身上離開過。

    “怎麼了?”紀曜禮莫名其妙地問。

    林生狀似無意地說︰“今天情人節誒。”

    “是啊。”紀曜禮打了右轉車燈,應道。

    “我送了你好幾個禮物哦。”林生說。

    “謝謝寶貝。”

    林生噎了一下,瞪著他,“你才是直男腦,你宇宙最直!!”

    紀曜禮眼里飛速劃過笑意,面上仍舊一臉莫名,“我怎麼了?”

    林生不再兜圈子,“我的禮物呢?”

    “哦,原來是為了這個啊。”紀曜禮一臉的歉意,“我一直在住院,忘了,沒有時間準備禮物,以後補給你吧?”

    林生想起來,紀曜禮今天確實是空手來的,那口袋里也什麼都沒裝的樣子,那就是真的沒準備禮物。

    他心里一陣失落,面上倒很輕松,“沒事,可以理解的。”他看向窗外,“今天也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節日,不用補了。”

    “好吧。”

    林生不敢置信地又看向紀曜禮,好?吧?好就算了,還要加個吧?

    林生覺得自己要氣炸了,抬手朝自己的臉扇了扇。

    紀曜禮把他的動作看在眼里,主動把窗戶降了一點,“我看你腦袋有些缺氧,送你點空氣做禮物吧。”

    林生︰???

    他咬牙道︰“謝謝您 。”可真貼心,明明有涼風進來,林生覺得自己仿佛更熱了。

    林生開始獨自生悶氣。

    窗外行人路過一位拿著花束的女孩兒,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依偎在身旁的男友身邊。

    男友手里抱了一個超級大的玩偶熊,走路的視線都有些受阻,女孩挽著男孩的手走,兩人時不時地說著悄悄話。

    林生忍不住自言自語︰“小姑娘,晚點結婚吧,男人翻臉比翻書還快的,要擦亮眼楮找男人啊……”

    “你自己在那兒瞎嘀咕什麼呢。”紀曜禮出聲。

    林生幽幽道︰“紀哥哥,這是我們倆在一起後的,第一個情人節啊。”

    紀曜禮頷首道︰“沒錯。”

    沒錯你個大頭鬼!

    林生又像以前喝醉時一樣假哭唧唧,“那為什麼連束花都沒有?”

    “花?你跨年演出的時候送過了,殺青的時候也送過了,再送就一點心意也沒有了。”紀曜禮不以為然。

    林生眯著眼楮看他。

    紀曜禮︰“困了就睡一下吧,乖。”

    林生癟著嘴,“算了,能理解的,我不在意,你忙起來沒時間想這些,能理解的,能理解的。”

    “再忙,買花的時間還是有的,我還是有給你準備的。”紀曜禮一副忍不住,終于說出口的表情。

    林生的雙目一亮,雙手環胸,表情冷淡道︰“哎呀,我說不在意了,整天整這些虛的干嘛呀。”

    二十五分鐘後……

    站在電影院檢票口的林生,一臉懵逼地看著紀曜禮塞到自己懷里的……

    爆米花……

    紀曜禮挑眉︰“我說吧,有花。”

    林生含恨地抓了一口,塞到嘴里,就在跟嚼紀曜禮一樣。

    紀曜禮側過腦袋,把嘴角的笑容藏在暗處,和檢票員做了個眼色,檢票員默不作聲地對他點了點頭。

    于是紀曜禮攬著林生道︰“進去吧,開始檢票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