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3章

第73章

    林生紅著眼眶, 看向紀曜禮。

    紀曜禮沖他彎起唇角, “今天,是不是覺得愛我, 又多了一些?”

    林生想到自己白天在車里, 以為紀曜禮忘了今天是情人節,氣得鬧別扭的樣子, 覺得又好笑又丟人。

    紀曜禮怎麼會忘記,他不會舍得忘記。

    林生抿著嘴唇,什麼話也沒說, 把腦袋埋到紀曜禮的胸口,蹭了蹭。

    紀曜禮摸著他的頭發,在他太陽穴上輕輕落了一吻。

    告白燈光秀持續展現, 周遭看熱鬧的人圍得越來越多。大家都掏出手機對著大廈拍照, 拍得不亦樂乎。有一個女孩兒和閨蜜邊拍小視頻邊聊得起勁,沒注意, 手機一下子砸到紀曜禮的肩膀上。

    女孩兒連忙道歉︰“對不起……”她看著紀曜禮的臉,愣了愣, 然後驚訝道︰

    “你……你是不是紀總?就是那個林生的老公?!”

    女孩兒說這話的音量有些大, 一時間周圍的人紛紛看過來。林生在網絡上的新聞, 好多條都和紀曜禮有關, 紀曜禮並沒有刻意回避媒體的鏡頭,所以他的外貌也被網友見過。

    現下有這女孩的一提醒, 路人們瞬間認出了紀曜禮的身份, 又把手機轉向相擁的紀林二人。

    “天啊!!所以這個燈光里的l, 是林生嗎?!”

    “紀曜禮懷里的那個就是林生吧?”

    “好浪漫啊啊啊啊!!我見到林生真人了啊啊啊!”

    “紀總也太帥了吧,我要暈倒了嗷嗷嗷嗷!!別擠啊!!”

    “林生是誰啊,紀總又是誰,求科普啊!!”

    一時間,所有人都朝紀曜禮和林生涌來,林生有些被嚇到,紀曜禮忙把他的鴨舌帽壓得極低,牽著他就跑。

    路人性xing)幼歐鬯吭諍竺娣榪竦刈罰 稚艿悶 跤  摶餳淦車蕉私粑兆諾氖鄭 詹龐行└怕業男模 捕ㄏ呂礎br />
    ……

    中心商場一樓。

    “謙兒,你想好了嗎?”甦子涵左手緊張得捏拳,目不轉楮地盯著安謙。

    安謙小心翼翼地折起印著煎餅爪印的請願書,剛準備說話,結果身邊的人們忽然激動地往商場外沖,面yh興奮,仿佛搶著去見什麼。

    安謙和甦子涵對視一眼,也跟著人群快步出了商場,隱約可見部分人群好像追著什麼離開了,但更多的人正站在原地,抬頭望著中心大廈,一波接一波地感嘆。

    “紀曜禮”、“林生”兩個熟悉的名字充斥著二人的耳朵。

    他們怔怔地望著中心屏幕上的字,良久,安謙笑了笑,語氣十分欣慰︰

    “紀先生總算出師了,還挺會哄人的。”

    甦子涵望著手里失敗了的幸運盒子,有些失落,“還是沒你老板會玩,下次再接再厲。”

    安謙聞言忍不住發笑,戳了下他的額頭,“你說你啊,怎麼總是和紀先生過不去。”

    指腹在的甦子涵的腦門上戳出了個白點,慢慢回血的時候,甦子涵突然想到了什麼,猛地拍了下安謙的肩膀︰

    “不對啊!!!”

    安謙莫名其妙,“怎麼了?”

    “我突然想到……”甦子涵一副頓悟的樣子,“前陣子,謙兒你是過年回家探親,不是辭職回家鄉吧?”安謙這些日子都準時上班,一點都沒有一個已退員工的樣子。

    安謙頷首,“當然了,我請了年假回家休息了。”

    甦子涵頭頂浮現出黑線,“靠!!被林生忽悠了,這臭小子!!”一想到他急切沖去臨城,在火車上又是被偷,下車還被穿錯鞋的窘樣,他現在就想打電話給林生好好問候一下。

    一來二去,安謙知道了這其中誤會,又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反射弧也太長了點吧,竟然現在才發現!”

    安謙看甦子涵恨不得攔車沖到林生家里的氣憤樣子,拉住他的手︰

    “你啊,該謝謝林先生才對。”

    甦子涵聞言一震。

    安謙從後面抱住了他的腰,“我想好了,子涵。”

    ……

    這頭,紀曜禮帶著林生在鬧市里拔足狂奔,跑了好幾條街,才徹底把身後追著的狂熱粉絲給甩開。

    紀曜禮和林生靠在一棟居民樓的牆上,小喘著氣休息。林生伸手摸了摸他的肚子,擔憂道︰“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紀曜禮今天早晨才出院,還經過這樣劇烈的運動,林生放心不下。但很快,他的手被紀曜禮捉住,耳邊傳來低磁的聲音︰“你老公現在還有足夠的體力,要不要展現給你看?”

    林生紅著臉,捏了把他的腰。

    紀曜禮還在他的頸邊流連,“生生,你現在餓不餓?”

    林生搖頭,“中午婚宴吃了不少,又吃了半桶爆米花,不怎麼餓。”

    “可我有點餓。”

    “那我們趕緊找家餐館吃點東西吧?”林生建議。

    紀曜禮含了下他的耳垂,“不是這種餓。”他嫌花束礙事,單手拿著,另一只手摟住林生,“我想吃你。”

    今天的氣氛實在太好了,林生的心也躁動起來,特別想要紀曜禮,“那我們回家吧。”

    紀曜禮二話不說地拉著他,轉頭就走,專挑人少的小路,腳步快得跟跑似的。要不是紀曜禮牽著他,林生差點都要跟不上。

    七拐八繞地回了商場停車場,上車後,紀曜禮一踩油門,“轟”地一聲,汽車往家的方向飛奔而去。

    路上,紀曜禮開心地哼著小曲兒,林生覷了他一眼,哼笑道︰“出息。”

    半個小時後。

    紀曜禮利落地把車停到了乾厚里的綠化帶邊,“啪嗒”一聲,給林生解開安全帶,迫不及待地在車外等著林生下車。

    林生︰“等等,等等,我的車厘子不能落下。”

    他剛把車厘子抱在懷里,紀曜禮就挽住他的腰,鎖好車,“回家了。”

    兩人依偎著上樓,紀曜禮小聲問道︰“生生,今天想用螺紋的,還是顆粒的,超薄的?玻尿酸的?”

    林生不好意思地把腦袋埋到車厘子里,聲音嗡嗡的,“我都可以,看你……”

    二人邊上樓邊咬耳朵,快到家門口的時候,林生的臉已經燙得不行。

    腳步聲喚起了門前的感應燈,忽地,二人都頓住—

    他們家門口,竟然蹲著一個人!

    那人听到了他們的動靜,下意識抬頭望過來,聲音有些沙啞︰“哥……”

    林生的臉瞬間降溫,皺眉道︰“蔡思明?你怎麼在這里?”

    紀曜禮看了眼僅穿了件薄運動衫,腳下還穿著居家棉拖鞋的蔡思明,沒說什麼,默默地接過了林生手里的花束。

    林生忙到蔡思明面前,“你怎麼回事?”一看就是又闖禍了。

    蔡思明凍得牙齒有些打顫,“哥……我們能進去再說嗎?”

    紀曜禮打開了家門。

    林生讓蔡思明進去,把家里的暖氣開高了些,從開水瓶里給他倒了杯熱水。蔡思明忙捧到手心。

    家里的燈光要亮一些,林生這才看清,蔡思明的左臉上有個紅腫的巴掌印,雙眼腫著一看就是哭過,黑眼圈也有些重,臉色極其不好。

    “哥……你能收留我一晚嗎?”蔡思明眼巴巴地望著林生。

    林生怔了怔,他這個弟弟,對他通常都是直呼其名,只會在有求于他的時候才會叫哥,現下一連叫了三次,看來事態還挺嚴重。

    紀曜禮坐到他對面的沙發,雙手環胸地看著他。蔡思明很怕他,下意識地往後縮了縮。

    林生默了片刻,“你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蔡思明的眼神閃爍,“就是和爸媽吵架了,一氣之下我離家出走了,這麼晚了也不好打擾朋友……”

    “所以就來打擾你哥?”紀曜禮的聲音冷漠,打斷了他的話。

    蔡思明被他一句話懟住,咬著唇沒好意思說話。

    林生︰“為什麼吵架?”

    蔡思明猶猶豫豫的,“沒什麼,就一些小事。”

    “舅舅舅媽知道你來我家了嗎?”林生蹙眉問。

    蔡思明忽然不說話,那定是不知道了。

    林生忙拿出手機,“你這不胡鬧麼?”想到上次在舅舅家不歡而散,他的手指在舅舅的電話上停頓了一下,然後移到下面,撥給蔡思佳。

    電話響了很久,對方才接听,思佳道︰“哥哥?”

    林生一听,就听出了她的鼻音很重,“發生什麼事了?”

    蔡思佳吸了下鼻子,“沒、沒什麼事。”

    “蔡思明現在在我家。”林生心中一柔,思佳凡事都不想麻煩他,心里難受也總是自己憋著。

    蔡思佳愣了愣,氣極,“他跑你那去干什麼?他有臉嗎?真是個敗家子 !!”

    林生掃了一眼僵坐在沙發上的蔡思明,“你和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蔡思佳實在忍不住,嗚咽了一聲,“哥哥……”

    林生一陣心疼,要說對舅舅家的留念,大半都在這些年歲里消磨干淨了,唯獨還是十分心疼自己這個妹妹,“嗯,我在。”

    蔡思佳揉著眼楮,“蔡思明那王八蛋!!從我這沒撈著錢,就去找媽媽要,一要就要好幾千,媽媽問他干什麼用,他又不說,媽媽就沒給。結果沒想到他竟然偷偷從媽媽的錢包里拿錢,他還不承認,媽媽就以為是爸爸拿的,爸爸沒拿這錢自然生氣,兩人打起來了……後來我從蔡思明包里翻出來了,爸爸氣極扇了蔡思明一巴掌,媽媽維護蔡思明,兩人打得更凶了。”

    蔡思佳煩悶地打開房間的窗戶,“蔡思明嚇得跑了,爸爸媽媽現在還在客廳砸東西。媽媽又哭又鬧,怪爸爸把蔡思明吼跑了。”

    林生冷眼盯著蔡思明,“舅舅舅媽yh……”

    蔡思佳冷笑︰“沒事,你就讓他們砸,砸了的東西最後該他們倆心疼,活該,讓他們心里拎不清,一天到晚寶貝個臭兒子,瞧把他教育成個什麼廢物了!?”

    林生擔心道︰“思佳,我和你曜禮哥哥去接你吧,今晚不要在家里住了。”

    蔡思佳在電話里的聲音頗大,紀曜禮听得一清二楚,此時也抬頭看著林生,眼神里透著關切。

    思佳頓了下,小聲道︰ “謝謝哥哥,但我還是住家里吧,我還得看著點。”

    林生了然,再怎麼說,那也是思佳的爸爸媽媽,她還是得掛心。思佳這孩子,懂事得讓人心疼︰

    “哥哥,我去你們家把蔡思明這臭小子接走吧,你別管這事了。”

    “你接回家了,家里不是更得鬧翻天?”林生不能把擔子都壓在一個小女生身上,況且這女孩還是他從小疼愛到大的思佳。

    思佳︰“可是……”

    “今晚就要蔡思明在我這吧,你和家里的大人說一聲,然後好好調解一下舅舅和舅媽之間的矛盾,有什麼事第一時間和哥哥說,知道嗎?”林生叮囑道。

    思佳鼻酸了起來,“哥哥對不起……”

    “傻姑娘。”

    安撫了她兩句,林生掛了電話。此時蔡思明在沙發上如坐針氈,緊緊地揪著自己外套下擺。

    林生把手機扔在茶幾上,看著蔡思明,“說吧,要這麼多錢干什麼?”

    他讀書的時候,用的也不算太節省,晚飯在家里吃的話,每天三十塊也夠了,蔡思明讀的是普通高中,這幾天大幾千的消費肯定是不合常理。

    而且蔡思明以前也就那麼多生活費,這麼些年也過得很好,就是最近開始大手大腳的。

    蔡思明在林生越來越黑的臉色中,泄氣了︰“就我……那什麼……最近在追一個女生,她過生日,我想給她買個名牌包包……”

    紀曜禮挑眉。

    林生面上浮現不贊同,“姑且不評判你早戀的事,誰都年輕過,也有過青春期。可你和那女生都還只是高中生,都還沒有賺錢的能力,為什麼要追求名牌?”

    蔡思明埋著頭,“我、我就是不想被其它男生比下去。”

    林生斥道︰“這也不是你偷你媽錢的理由!”

    蔡思明小聲抱怨道︰“還不是因為你沒給我錢!你給我錢不就沒這麼多事了?”

    “你!!”林生指著他的臉,氣得說不出話來。

    蔡思明揚著脖子,“你現在這麼有錢,給我幾千塊怎麼了,你還是做哥哥的,對弟弟這麼吝嗇……”

    他話還沒有說完,衣領就被紀曜禮揪了起來,蔡思明還在長yh,身高頂多到紀曜禮的胸口,力氣根本比不過,被紀曜禮硬生生連拖帶拽拉到門邊。

    紀曜禮面無表情︰“滾出去。”

    蔡思明被紀曜禮拽得頭暈腦脹,嚇得腿都軟了,但嘴上還在逞強,“你憑什麼管我?!我哥都沒說什麼!這不是我哥哥的房子嗎?”說著他望向林生。

    哪料林生一臉失望,別過腦袋,不再看他。

    紀曜禮做事從不拖泥帶水,不給他半分猶豫的時間,打開門,作勢欲把他扔出去。

    蔡思明走投無路,現在回家肯定不是揍一頓能解決的問題,他以為來這會被林生好吃好喝供著,畢竟林生一直是家里最好欺負的那個,卻沒想到林生相比從前心狠太多,見他被這樣對待,連眼楮都不眨一下。

    他的腦子轉得飛快,當即抱著紀曜禮的手臂,“哥哥!我錯了,我不該那樣說話!”

    紀曜禮的動作根本停都未停,眼看著蔡思明的yh就要出門了。

    蔡思明忙跪坐到地上,改為抱他大腿,“哥哥!哥哥!我真的知道錯了,求你!別趕我,我今天真的無路可去了。”

    紀曜禮站了片刻,又把門關上。

    蔡思明松了口氣,他對紀曜禮一直有些說不清的畏懼,害怕他的身份,也害怕他很少笑的樣子。他也不喜歡紀曜禮,純是男人的心里作祟,他覺得自己要是有錢,看上去也不會比紀曜禮差。

    而且他心里一直有些瞧不起男男那些事,確定紀曜禮不會趕自己後,他忙把手放下,手臂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紀曜禮蹲下來,拍了拍他的臉,“小子,我脾氣沒你哥哥那麼好,你最好不要再說惹我心煩的話,我不會跟你客氣。”

    蔡思明滿頭大汗,忙點頭。

    紀曜禮︰“你們家的事,我原並不準備過多過問,但你真是太不知足了,我都沒眼看了。我們家是不怎麼和親戚來往,我家里要是有像林生待你這麼好的哥哥,我一定會很維護他,而不是使喚他,麻煩他,給他添堵。”

    蔡思明一直埋著頭,紀曜禮捏著他的下顎,讓他看自己,“年紀小,不是你肆意妄為的資本,這點在我們家,在我面前,行不通。再讓我看到你對你哥哥不敬,我管你是誰的兒子,我定會好好教你怎麼做人。”

    蔡思明的下顎被他捏得生疼,“我不敢了,不敢了。”

    紀曜禮放開他,站起身來,“我再說幾點,一、今晚想待我們家可以,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明早我就叫人送你回家。”

    蔡思明看著他。

    紀曜禮︰“不用感動得太早,我是看在思佳的面子上才收留你。”

    “二、一個男人,喜歡的東西,無論是錢、勢、還是女人,都要靠自己的辛苦付出去獲得,而不是不勞而獲,去偷去搶。誠信,忠孝,這兩樣你都要牢記,不然沒有哪一個女人會瞧得起你。”

    紀曜禮說著把他從地上抓了起來,“怎麼跟個軟骨頭似的,好好站著,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

    蔡思明怔住。

    “三、去和你哥哥道歉,他原諒你了才可以留下來。”

    蔡思明听了忙扶了把鞋櫃,大步跑到林生面前,“哥……”

    林生並不理他,說真的,他剛才听了蔡思明那句鑽心的話,是真的想把蔡思明直接送回家,管他們家怎麼鬧,他真是煩夠了,也受夠了。

    蔡思明苦著臉,“哥,對不起,我剛才不該和你那樣說話,我都是無心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忍心看我一個人睡在冰冷的大街上嗎?”

    林生是看透了,這蔡思明就是個死臉,每次犯了錯都能很快地道歉,轉頭就能拋到腦後,都是舅舅舅媽溺愛造成的,一副以自己為中心的思想。

    林生的眼神復雜︰“我還能相信你嗎?”

    蔡思明的眼圈都紅了,“哥!我真的知錯了,你就原諒我吧。”

    林生閉了會兒眼楮,再睜開眼時很是疲憊,起身拿上自己的手機,“我們出去開個房間。”他看向紀曜禮︰

    “你在家好好休息。”紀曜禮有時候在睡前會處理一點公務,這個房子太小,怕蔡思明打擾到紀曜禮。

    蔡思明听到不用和紀曜禮一起住,眼前一亮,剛準備應聲,卻听到紀曜禮大聲反對,“不可以,我的老婆為什麼要和別人睡。”

    紀曜禮對蔡思明道︰“你就睡沙發。”然後再不多說,拉著林生進了臥室。

    臥室的門剛關上,林生抱歉地看向紀曜禮,“紀哥哥……”然後看見紀曜禮一臉委屈,微抿著嘴巴望著自己。

    紀曜禮把他摟到懷里,臉窩在他的耳畔,“唔,我美好的情人節之夜沒了。”

    林生的心動了動,這人剛才在外面凶巴巴的,可在他面前就像個小孩子似的,委委屈屈地要糖。于是伸手環抱住他,“以後好好補償你。”

    紀曜禮語氣上揚,“真的?”

    “嗯。”

    “生生,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就算是親人也不行。”紀曜禮在他耳邊呢喃,語氣里帶著一絲固執。

    林生情不自禁地揚起嘴角。

    溫存了一會兒,林生去給蔡思明找換洗的衣服和蓋的被子,紀曜禮去洗澡。

    等林生再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瞥了蔡思明一眼,後者正縮在被子里玩手機。

    林生回到臥室,紀曜禮正在看平板,林生甩開拖鞋,縮到他的懷里,“紀哥哥,你是不是給蔡思明換了個被子?”

    紀曜禮關掉屏幕,聞著他身上沐浴yh的香味,“嗯,剛才你找的那個太薄了,客廳用可能會冷。”

    林生眼楮明亮地看著他,“你真好。”嘴硬心軟。

    紀曜禮笑了,“我們過我們的。”

    林生趴在他身上,嗅了嗅,“誒?最近紀哥哥身上都沒有煙味了,是借著這次生病,戒掉了嗎?”

    紀曜禮摸了摸他的耳垂,輕“嗯”了一聲。

    “這麼乖?”林生玩弄著他的手。

    紀曜禮十指緊扣住他的手,“因為想和你到老。”

    ……

    夜里,紀曜禮起身去上廁所。

    林生睡得迷迷糊糊的,摸了摸身邊的被單,有些涼了,紀曜禮怎麼去了廁所這麼久還沒回來。

    然後一翻身,差點被嚇醒,因為發現紀曜禮憂郁地站在衣櫃前,周遭的氣息十分傷感。

    紀曜禮望著櫃子里成箱的套套,長嘆一聲,“什麼時候才能用完啊。”

    林生︰“……”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