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4章

第74章

    林生醒來的時候, 紀曜禮正背對著自己,站在床邊系領帶, 手里的動作嫻熟,無需照鏡子,垂著頭, 視線落到桌上平攤的手機。

    林生翻了個身,側趴著,望著紀曜禮隔著襯衣透出的立挺的肩胛骨出神, 他嗓子里發著“嗯嗯……”不願意起床的牢騷。

    紀曜禮發覺他醒來了, 下意識地回頭,嘴角還帶著沒有散去的笑容。

    林生眨了眨眼楮, “大清早, 有什麼事笑值得這麼開心?”

    紀曜禮把手機遞給他, 他接過來瞧了眼,隨即無奈地捂額︰“竟然一天上了三次熱搜,我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成熱搜體質了。”

    【林生的老公大廈告白】這個話題正居熱搜第二, 點開全是網友發布的,各個角度拍的中心大廈告白秀照片。

    林生想到,昨天太激動了, 光顧著發愣去了, 忘記拍照片紀念, 現下可好, 有這麼多網友幫他留念了。

    紀曜禮伸手把他拉起來, 令其靠在床背上, “好多網友記不得我叫什麼,統一稱呼我為林生的老公,這個稱呼,我還挺喜歡的。”

    林生怔了怔,笑著捏了把他的臉,“我的傻老公,今天怎麼這麼早出門?”

    “公司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議,我必須到場。”紀曜禮把他腳頭的衣服一件件放在他身邊,方便他拿取,“一會兒就有人來把蔡思明接走,這些天陪我在醫院,害得你都沒休息好,今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

    說完,紀曜禮轉身欲走,林生拉住他的手,他回頭,“嗯?”

    林生其實是在擔憂他的yh,紀曜禮才剛剛康復,不想他太過勞累,但他又了解紀曜禮,肯定是放不下工作那頭,只好叮囑道︰“一日三餐都要拍給我看。”

    紀曜禮勾唇,“遵命。”

    他出門後,林生又在床上賴了好一會兒,刷了刷微博,然後穿衣服起身,走出臥室的時候,蔡思明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沙發上,被子有一半都掉在地上。

    剛過完年,蔡思明還沒開學,所以不急著去學校。

    林生走過去,用膝蓋頂了頂他yh在外面的手臂,“起床了,趕緊洗漱一下,一會兒接你的司機就要到了。”

    蔡思明睡得昏天黑地,收回手,無意識地抹了一把嘴邊睡出的口水,翻了個身,面對著沙發繼續睡。

    林生︰“……”正欲彎下腰推醒他,忽然門鈴響了。

    林生嘖了一聲,“你趕緊起來啊!司機都來了,你別讓別人久等。”說著他小跑著去開門,對著外面道︰“您稍等一下……”

    他的話忽然頓住,因為他看到外面竟然站著兩個扛著相機的攝影師,本該放假的壯壯也出現在面前,朝他興奮地揮揮手。

    “你們這是……”他有些懵,然後瞥到壯壯身邊站著一位穿著駝色大衣知(性xing)女人,他的瞳孔微張,“麥子姐?你怎麼也來了?”

    自上次在太陽衛視跨年彩排見了麥子一面後,林生和她就再沒有機會踫面,真人秀的事一直是紀曜禮出面聯系的,連合同都是到公司走流程,沒有經過林生的手。

    麥子身後跟著助理,自己手里拿著話筒,“早啊,林生!《余生有你》突擊拍攝,不知道你現在方不方便?”

    林生這才發現,那兩個攝影師的相機上都貼著余生有你節目組的q版logo,麥子手里的話筒也是。

    他仍舊有些反應不過來,“方便倒是方便,就是……”他滿臉苦澀地揉著眼角,牙沒刷臉沒洗頭發估計還睡翹了一戳毛,嗚嗷他的偶像包袱啊啊啊!!

    他幽怨地掃了一眼壯壯,後者忙微笑,“是麥子姐姐說為了節目效果,需要保密行蹤,生哥!這可不能怪我啊!!”

    林生兩眼汪汪地望著麥子,“姐,這一段後期能給我剪掉不?”

    麥子笑了起來,“不行,但是可以給你美顏哦。”

    好在林生自身膚質還不錯,就算是在家,衣著也還算竹已,至少沒有丟臉丟到姥姥家。

    這時,身後忽然傳出蔡思明被吵到,不耐煩的嚷嚷聲。節目組的人皆是伸長了腦袋,林生這才想起家里還有一個人,不想弟弟暴yh在鏡頭里,他忙把門掩了掩︰

    “不好意思啊,我弟弟昨晚借宿在我家了,家里一團亂,而且房子比較小,不方便接待你們,要不這樣,壯壯你先帶麥子姐他們到樓下的咖啡館等我,我趕緊洗漱了就下來?”

    麥子姐比了個“ok”的手勢,表示理解。

    林生關了家門忙去意磷約海 櫪錙糾駁納斐溝裝巡趟濟髖 蚜耍 稚帳巴椎焙螅  植趟濟鞫к乓桓黽ξ淹罰  諫撤か戲 簟br />
    林生說︰“等會跟著接你的人回家,和你爸媽好好道個歉,自己做錯了事沒資格逞強斗狠,今後不許再做這樣的事了。”

    蔡思明剛睡醒,也沒有反應,不知道他听進去沒,林生趕時間,匆匆忙忙就離開了。

    到咖啡館的時候,壯壯和節目組的人聊得正開心,沖他招手示意在這里。

    林生家里還有些從孝城帶回來的特產,此時都帶了下來,分給了壯壯和麥子姐等人,他們連忙道謝。

    林生沒吃早餐,和服務員加了份慕斯蛋糕,然後合上菜單,“麥子姐你這突擊拍攝也太突然了,距離正式拍攝好像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吧?”

    麥子解釋道︰“是這樣的,我們準備拍出一個先導片,當作預告先放出來,調動一下觀眾的積極(性xing),也事先讓觀眾了解一下幾對嘉賓的(性xing)格。”

    蛋糕上來了,林生怕耽誤節目組的時間,狼吞虎咽吃了幾大口,麥子忙給他要了杯白水,“不急不急。”

    就在這時,林生的手機響了,他連忙逃出來,發現是紀曜禮發來的照片,背景是煙灰色的辦公桌,主角是一個三文魚蛋黃醬三明治,還有一杯熱牛奶。

    林生下意識地就笑了,回復道︰“乖。”

    然後把自己跟狗啃了似的蛋糕也拍下來發了過去。

    麥子問他在干嘛,他大方地把手機給她看,“紀總胃不是很好,我要求他一日三餐都要拍給我看,正匯報工作呢。”

    她微笑,“真好,這一段我們能拍到節目里嗎?”

    林生點頭,答應了。

    關掉手機,他咽下嘴里的蛋糕,舔了舔嘴唇上的奶油,“對了,麥子姐,節目組還沒有官宣,我還不知道和我一起參加節目的前輩都是誰,可以提前知道嗎?”

    現在攝像機暫時關閉了,大家聊天比較隨意,麥子頷首,“節目組刻意壓著沒有放出消息,就是為了保持神秘感,但提前告訴你也無妨,有個心理準備也好。”

    林生有些好奇地看著她。

    “一共三對夫夫,這第一對是圈內結婚多年的明星夫夫典範,二人演了不少家庭生活劇,是向昧老師和彭晨宇老師。”

    林生聞言,眼楮雪亮,這兩個前輩三十余歲,接觸演藝事業較早,算得上是電視劇領域出名的老戲骨,他一直很喜歡這對前輩夫夫,無論是在事業還是婚姻生活上,都是他想要學習的對象。

    對此,他心里很是期待。

    《余生有你》節目舉辦了好幾季,並不僅僅針對同(性xing)婚姻的節目。為了滿足所有觀眾的需求,是異(性xing)和同(性xing)分季交替而來的。

    麥子繼續道︰“每對嘉賓,節目組都是針對(性xing)分析過的,盡量差別化,也想借此來討論不同年齡層次夫夫的婚姻觀。第二對是你和紀總,而這第三對,說起來,這對嘉賓和林生你還是認識的,不知道你有沒有事先听他們說過……”

    林生︰“嗯?”

    麥子︰“是周憶瀾和萬柏浩。”

    林生怔了下,然後把手里的蛋糕叉放下。

    麥子有些驚訝,“看微博說你和周憶瀾關系不錯,以為你事先知道,看來周憶瀾挺遵守和節目組的約定,沒有事先外傳。不過,其實周憶瀾聯系組里的時候,我也挺意外的,我們組原本不是屬意他們倆的。”

    林生︰“是他主動聯系節目組的嗎?”

    麥子頷首,“是啊,他表示和萬柏浩剛剛確立戀人關系,想用個特別的方式公布出來,主動聯系的我們,節目組覺得這是個不錯的話題,況且他們二人也正當紅,就選用了他們。一直以來節目組針對的都是婚姻明星群(n),這次方向稍稍改變了一些,也探討一下明星情侶對婚姻的看法。”

    林生抽紙擦了擦嘴,余光瞥見麥子仍看著自己,他笑了笑,“感覺這一季度挺有意思的。”

    麥子笑著應和。

    林生把餐具遞給路過服務員時,眼里劃過一道性xing)幼爬湟獾乃妓鰲br />
    雖說他要參加《余生有你》的消息沒有公開,但薰霖內部都知曉的不少,想要打听到其實並不困難。

    周憶瀾主動聯系?怎麼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忽然戀愛了?林生心里一嘲,面上的神色很淡,轉移話題︰

    “我們今天的拍攝任務是?”

    麥子忙讓攝影師把相機打開,從助理把道具拿出來,“我們節目一直講求真實,規定環節,但不規定劇情,一切全憑臨場發揮。”

    第一次參加綜藝節目,林生竟還有些緊張。

    麥子見攝像機就位,忙接過助理手中的提示硬卡紙,遞給林生,“你看看。”

    助理起身簡單地清空了一下拍攝場地,林生握著提示卡,發現是兩張硬紙板。

    他看著紙板自言自語道︰

    “親愛的林生,你好,歡迎來到由伊莎貝貝洗發水贊助的《余生有你》,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你和你的愛人紀曜禮將和其它兩對夫夫一起體驗有趣又浪漫的旅程。第一期節目比較特殊……”

    念到這里,他頓了下,然後詫異地看向麥子,在看到麥子點頭後,他不敢置信道︰“真的要這樣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麥子插了句話,“你這笑聲未免也太不遮掩了。”

    林生鏡頭感超強,很快就適應了拍攝,還有心思和麥子開玩笑,“很明顯嗎?”忙捂住嘴。

    “等會告訴紀總,看他什麼反應。”林生偷著樂。

    麥子提問︰“林生你私下也是這樣稱呼紀總嗎?不會覺得有距離感嗎?有沒有什麼昵稱之類的。”

    “當然不了。”林生腦子里冒出“紀哥哥”三個字,但想想有些羞恥實在沒好意思說出口,擺了擺手,“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我們倆的小秘密,不能說。”

    “哦~~~”麥子發出別有深意的笑聲。

    “就叫紀總吧,其實我剛開始認識他的時候,很長一段時間叫的都是紀總,其實我覺得這已經不僅僅是個稱呼了,而是一種……”他聲音放小,“yh。”

    麥子︰“我懂我懂,就跟有的人叫爸爸一個道理是吧?”

    林生呆了片刻,“呃,咱們節目尺度這麼大的嗎?”

    其實,也並不全是因為yh,這個稱呼里,滿滿包含著他一開始對紀曜產生的悸動與期待,很特別。

    麥子抬手示意他繼續看,然後他翻到第二張硬卡紙,又念出聲,“在正式開始拍攝之前,我們先來做一點小游戲。”

    林生對著鏡頭笑笑,“還有游戲玩啊。”

    “請為你的丈夫準備一場驚喜,方式方法不限,並且要求得到丈夫的一個親吻,要求是不能語言動作提示,需要丈夫情不自禁地吻才算數哦,限時一小時,失敗會有相應的懲罰。”他有些不好意思︰

    “要當著鏡頭親嘴嗎?”

    “嗯!”

    他把半邊臉埋到自己的高領毛衣里,“啊,不能有提示,還限時,好難!”

    麥子含笑,“友情提示一下,必須是驚喜,不能是驚嚇,別組嘉賓的驚喜都很浪漫的,林生你可要加把勁啊。”

    林生把硬卡紙擋著臉,沖她小聲道︰“可以偷偷告訴我另外兩組是什麼驚喜嗎?我參考參考。”

    麥子拿開他的硬卡紙,“不可以,不過我可以給你透yh一下,另外兩組索吻都失敗了。”

    “為什麼啊?”

    “用向昧老師的話說,彭晨宇老師是牙膏,擠一下才能動一下,要他主動親吻跟要他命一樣,尤其是在鏡頭前,所以最後任務挑戰失敗。”麥子無奈道。

    林生微笑,“兩個老師的相處方式很特別,也挺溫馨的。”

    麥子︰“周憶瀾和萬柏浩許是因為剛剛開始戀愛,雙方放得還不是很開,太羞澀以至于也失敗了。由此可見,真正步入婚姻生活後,時間一長,很少還有夫妻能像新婚時那樣,很強烈地表達出內心的感情。”

    林生抿著嘴唇,“我家那位,哎,估計也很懸啊。”紀曜禮在旁人面前尤其是鏡頭前特別少言,真不知道他參加這個節目會不會全程撲克臉。

    他邊和節目組前往薰霖傳媒,邊摸著下巴琢磨,驚喜?要什麼驚喜呢?

    這節目要是早一天突擊該多好啊,那他給紀曜禮放後備箱的三個禮物也算驚喜了吧?

    啊呸不行的,哪有驚喜是送老公一口鍋的,要真拍到節目里了,怕是要被熱搜群嘲了。

    “你想好了嗎?”麥子問。

    林生搖了搖頭,一籌莫展,“我再想想。”

    這一想,硬是想到了薰霖會議室門口,還是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節目組說了是突擊拍攝,就真的是誰也沒有通知,紀曜禮方也沒有收到消息,林生攔住了準備進會議室里通知紀曜禮的秘書。

    既然是要驚喜,自然是得瞞著紀曜禮進行的。

    會議室窗戶是透明的,未避免暴yh,只有林生站在角落里偷偷觀看,攝像師和編導們都站在林生身後。

    林生環視了眼會議室,這場會議坐著的成員並不像公司內部職工,年齡相較來說偏中年,應是合作伙伴,領座之間偶爾在對方耳邊交談兩聲。有人在用演示文稿演講著什麼,會議室外听不見。

    他的目光移向坐在首位的那個男人,面色沉著,薄唇微抿,注意力全然在手里的幾份文稿上,時而抬頭看一眼演講者,眉頭微蹙,卻並不出聲打斷。

    演講者發現了紀曜禮的視線,話音一顫,不經意間抬頭擦了下額頭上冒出的細汗。

    林生望著紀曜禮出神,真希望自己是他手中的那支筆,那樣就能近距離地看看這和平常不太相似的紀曜禮。和以往面對他時的溫柔完全不同,此時的紀曜禮和他那緊扣的襯衣領口一樣,帶著禁欲的意味。

    他覺得自己挪不動腳了。

    不夸張的說,若是這會議能開一天,他就能對著紀曜禮看一整天都不眨眼。

    直到麥子在背後戳了戳他的背,林生這才輕咳一聲,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正在想……驚喜,什麼驚喜呢……”

    這時候,會議室的門被打開,嚇得林生連忙往後退了一步,還不小心踩了壯壯一腳。

    穿著傳統款式西裝的男禮儀,帶著白手套,拖著茶盤從會議室里出來了,林生當即拍了一下大腿,“有了!”

    ……

    此時演講的人已經下台,會議室里沒有人說話,十分安靜,只余紀曜禮翻動文稿的聲音,隨著他手里筆頭點了一下桌子,發出“篤”的清脆一聲響,不少人跟著顫了一下。

    終于,紀曜禮抬起腦袋,“我司目前在科幻影視作品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不僅僅是為了響應上面的號召,還是想在我們國家的科幻影視領域進行一場技術的革新。”

    這時,“吱—”的一聲,會議室的門被打開,端著茶盤的男禮儀再一次進來。紀曜禮專注地說著︰

    “各位送來的方案,我剛才都有仔細看過。確實,在拍攝技巧和後期特效上,有所增進,但過于偏向視覺沖擊了,忽略了人文。科幻影視作品,再怎麼披上新科技的皮囊,歸根結底,它還是在講故事,講人的故事,故事要好看,這個作品才能算是成功。”

    他扯了扯領帶,“恕我直言,各位的方案拍出來,很厲害,也很專業。”

    底下的人眼帶希冀地看著他。

    男禮儀默默走近,將手里的水壺傾斜,往他的被子里注入開水。

    紀曜禮︰“但只能上科教頻道。為什麼?因為看起來只會像是紀錄片。觀賞有余,欣賞不足。”

    那些人眼里的希冀被羞愧給取代。

    安謙微微搖頭,看來這次會議又沒能有一個方案被采納,不過這也是常態了,好的作品都是在不斷磨合中產生,而不是在妥協中誕生。

    他的視線忽然和那倒水的禮儀踫撞,他的嘴巴微張,“林……”的音差點就發出來了,林生連忙沖他擠眉弄眼,他這才收住。

    林生心跳很快,他的領結下面別著一個隱形的攝像頭。

    水倒好以後,紀曜禮應是渴了,拿起水杯就準備送到嘴里,林生忙小聲道了句︰“小心燙!”

    紀曜禮喝水的動作猛地一滯,愣愣地看向這說話聲無比熟悉的男禮儀。

    林生看著他驚訝的神色,俏皮地彎了下唇角,揚了揚脖子,不知道攝像頭都拍進去沒有。

    驚喜搞定!

    紀曜禮捏著拳,放到嘴邊,用咳嗽掩飾嘴角的笑意。

    林生學禮儀學得有模有樣,朝紀曜禮微微躬身,轉身就準備溜走,卻沒想到身後人說了句︰“等一下。”

    他只好又轉過身,看著紀曜禮,水送到了還想干啥啊?

    紀曜禮的神色自若,“就站我旁邊,不用出去了,隨時給我杯里加水。”

    林生抽了抽嘴角,我在拍攝中啊哥!!

    他一直站在原地,不退不進,引來了旁邊人探尋的目光,好在這些中年男士很少上網,暫時還沒人認出他的身份。

    怕更多人注意到自己,林生只好老老實實地站到紀曜禮身邊。

    好在接下來是成員們私下討論時間,沒說什麼商業機密,被拍進去了沒事,林生松了口氣。

    紀曜禮又拿起面前的文檔,和右側最近的那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討論,他此時的姿態放松,右手握著筆,左手自然垂在桌子下面。

    林生筆直筆直地站著,根本就不敢動。

    他悄咪咪地看向紀曜禮,這家伙一心和別人談話,看都不看他,一口茶葉不喝,杯子里還是滿的。

    那叫他留下來干嘛呀,站在這里當守護神嗎?

    哎,這會啥時候才能開完啊。那個任務還是計時的,一個小時已經過去半小時了啊。

    他已經做好了被懲罰的準備。

    攝像頭那邊的麥子姐他們肯定也無聊死了。

    忽地—

    “啪嗒”一聲。

    紀曜禮手里的筆,不知道為什麼掉到了地上,而且就在林生的腳邊。

    林生下意識地就蹲下去撿,卻沒想到紀曜禮也彎腰下來撿,二人的手,同時伸向這支在地上靜靜躺著的筆。

    林生冰涼的手指,觸踫到紀曜禮指尖的溫熱,可他根本來不及有所反應,剎那間呆在原地……

    帶著木屑香味的桌子,隔絕了上面所有的談話聲與視線,狹小的空間里呼吸變得熾熱。

    紀曜禮的唇印在林生的嘴角,輕柔里帶著刻意。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