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5章

第75章

    林生的心跳驟然失序, 不敢動彈,愣愣地望著前面會議成員腳上的皮鞋,他覺得自己的心就像是那皮鞋上的一粒灰塵, 綿軟輕飄落不到實處, 又仿佛被電擊了一樣, 腦子里一片空白。

    隱約好像听到紀曜禮哼笑了一聲, 在他的唇角微微觸踫一下過後, 然後拾起筆,直起yh,繼續和身邊人交談。

    林生的臉頰發燙, 現在定是紅得不行, 沒法見人, 他想著要不就這樣蹲著吧, 下面還可以隨意動動, 不用罰站。

    最重要的,要是等會紀哥哥的筆又落下來, 他是不是又能……

    啊林生,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他捧著自己的臉頰, 蹲在地上胡思亂想, 還不住瞥向紀曜禮的褲腳, 眼里滿滿都是期待。

    直到紀曜禮用鞋子蹭了蹭他的鞋面,催促他起身, 林生這才失望地站了起來, 扶著桌子, 腳都蹲麻了,他的嘴巴微撅,時不時地覷一眼紀曜禮。

    好好工作不好嗎?

    更過分的是還撩完就跑。

    紀曜禮說話時,目光也不自覺地掃過他的臉,林生朝他抬抬眉毛,意在問他,我可以出去了嗎?

    哪想紀曜禮把目光挪開,沒事人似地繼續談話,剛才的小動作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他,反而給他打了氣似的,工作越發起勁。

    林生呼了口氣,吹了吹頭頂的碎發,還是覺得悶熱難耐,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口就吞了。

    正在和紀曜禮談話的那個大叔,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的動作,“你……”

    林生咂咂嘴,喝完了才想起自己一個“禮儀”不該喝老總的杯子,他忙把杯子放回去,背崩得老直。

    安謙輕咳了兩聲。紀曜禮也發現了,嘴唇微不可察地彎了彎,不在意地和大叔繼續交談,“最近國內上映了一部科幻電影,它在北美那邊也受到廣泛關注……”

    大叔邊听,邊忍不住瞥了眼林生,又瞧了眼紀曜禮,薰霖的老總對待員工可真是親和啊。

    直到大叔的注意力沒有放到林生身上後,後者總算才松了口氣。可這懸著的心還沒放下,林生的yh忽然一僵—

    因為他發覺自己垂在桌下的手,忽然被人牽住,不用想,肯定是身邊那個談笑自若的紀某。

    林生緊張地看了眼身邊一眾大叔,好像沒有人注意到二人手上的動作,但還是太yh了,他的小心髒有些受不住,誰要是突然起身,就能看見他們倆緊牽的手。

    林生面色不改,手下想要掙脫開,他不敢低頭,因為攝像頭就在領結里,要是被麥子姐他們看到,甚至被全國觀眾看到,他該羞死了。

    可紀曜禮牢牢地捉住他的手,不給他任何掙脫的機會,林生動作不敢太大了,生怕被別人發現,眯著眼楮瞧了瞧紀曜禮,見他神色淡然,看上去正直穩重,誰能知道他私下竟是這樣粘人呢。

    林生泄了氣,任他修長的手指在自己的指尖玩弄,帶著漫不經心的味道,將體溫由掌心傳遞給他,燙得他服服帖帖的。

    站在一旁的安謙把二人的小動作看得一清二楚,沖著紀曜禮的後腦勺,翻了一個天大的白眼。

    騷。

    會議在林生緊張又充滿回味的等待中,結束了。

    紀曜禮終于念念不舍地松開牽著他的手,起身相送會議成員,等所有人都走光了以後,麥子姐等人才扛著相機進來。

    紀曜禮怔了下,看到相機上《余生有你》的logo,“您好……”說著他看向林生,後者摘下領結,把攝像頭摳出來給他看了眼︰

    “節目組說要拍些片花當預告片,剛才在玩隱形攝像頭呢,要求是給你一個驚喜。”

    紀曜禮這才反應過來,難怪本來應該在家里休息的林生,會忽然出現在公司,還換了身打扮。

    麥子面yh興奮,顯然是對剛才的拍攝非常滿意,拍了拍林生的肩膀,“恭喜啊,兩個任務都完美完成。”

    林生想到剛才那桌子下的偷吻被他們給看見了,特別不好意思地捂臉。

    紀曜禮對他問道︰“兩個任務?除了驚喜還有什麼?”

    林生小聲道︰“還得讓你情不自禁的親我。”

    難得的是,紀曜禮竟然耳朵也紅了,“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節目組又拍了段二人的采訪,然後交代一下第一期的拍攝日期,離開了薰霖傳媒。

    林生既然來了一趟,就干脆在公司陪紀曜禮上一天的班。二人一起回了頂層的辦公室,快進門的時候,跟在身後安謙低聲道︰

    “林先生,剛才司機聯系了我,說已經親自將您的弟弟送回了家,是您舅母親自下樓來接的。”

    林生笑了笑,“辛苦安助理了。”

    安謙交代完畢後,將辦公室的空間留給了二人。

    身後的門合上,紀曜禮揉了一把林生的頭發,“你啊,剛才突然出現在會議室,真的……”

    林生靠近他,“真的怎樣?”

    紀曜禮環住他的腰,幾乎是把他抱起來,就近靠到書櫃的牆上,讓他蜷縮在自己的臂彎之下,紀曜禮親了下他的額頭,不夠,又親了下他的鼻尖,仍覺得不夠,深情地含住林生的唇,纏綿了好一會兒,方才放開,他熾熱的呼吸打在林生的臉上︰

    “真的不想再看那些糟老頭了,想像這樣肆無忌憚地親親你。”

    林生掐了一下他的腰,“你剛在辦公室撿筆的時候,真是嚇死我了。”

    紀曜禮的聲音里透著委屈,“那能怎麼辦,我也控制不住的。”

    林生靠在書櫃上,想到他昨天確實期待了好久,結果被蔡思明的突然出現給打斷了,自己說了要好好補償他。

    他記得這書櫃後有一個休息的房間。于是摟住紀曜禮的脖子,“紀哥哥,我先進去休息,你忙完了來找我?”他撫摸著紀曜禮後頸的絨毛。

    紀曜禮聞言,瞳孔驀地變深邃,他的聲音沙啞起來,“我忙完了。”

    林生抿嘴朝他笑笑。

    紀曜禮拿起書櫃的上的遙控器,對著門口摁了下,朝著秘書室的玻璃窗上的活動窗簾拉上,門也智能上鎖。

    他隨意地把遙控器往後一拋,托了一把林生的腿,讓他盤在自己的腰上,在他耳邊道了聲︰“我們不去房間。”然後走到辦公桌邊,把林生放到桌上。

    桌上堆了不少文件,紀曜禮把文件趕到一邊,迅速拿起桌上的雜物,一股腦地塞到抽屜里。抽屜被打開的時候,林生又一次見到那個帶鎖的木盒。

    林生來不及細想,紀曜禮的吻又迫不及待地落下,吮得他暈暈乎乎的。林生伸手抵了他一下,“唔,我們在這嗎……”

    他縮到紀曜禮懷里,抱住,“你身後這麼大的落地窗,都讓人看見了。”

    紀曜禮一把扯掉自己的領帶,西服外套也扔到一邊,揉著林生的耳垂,“薰霖樓層是周邊建築最高的,我們旁邊就是天空,誰看得見?”

    林生紅著臉輕嗯一聲,然後伸手解紀曜禮的皮帶,紀曜禮手里動作也沒停,褪下林生的衣物,還會伸手摸摸林生的背心,感受他的體溫,“冷不冷,要不要把溫度開高一些。”

    林生搖了搖頭,剛幫他把褲子拉下一點,紀曜禮就把他摟住,自己坐到老板椅上,讓林生坐到他的身上。

    紀曜禮的呼吸變得沉重,“生生,上次說,你坐我身上……”

    林生捧著他的臉蛋,親了一口,“好”字剛溢出齒邊,林生就有些急切地靠近他,紀曜禮安撫地摟了摟他,然後從抽屜里拿出用品,慢慢地做著準備工作。

    林生一直靠在他的胸口,忍得受不了的時候,在他鎖骨上小咬一口,自個兒又舍不得,還要心疼地舔舔。

    林生脹得難受,“紀哥哥……”

    紀曜禮哄著他,“這次慢慢的,別急,不然又弄疼了你,心疼的是我。”

    林生在他的胸口蹭來蹭去。

    紀曜禮忽然說︰

    “生生,我上次就意識到,我好像從來沒有你的簽名。”

    林生嘴里嘟囔著︰“這時候說什麼簽名啊。”

    紀曜禮的目光驟然深邃,“用嘴在我身上簽好不好?”

    林生痴痴地看著他,然後傾身親吻著他的喉結,柔舌畫著字符。

    終于听到紀曜禮在他耳邊低磁的一聲,“可以了。”

    林生朝前移了一點,坐了下去。

    ……

    ……

    因為是面對面,辦公室里的光線又很好,拋開一開始的難為情,他們將彼此面上的陶醉,動情,極致的yh盡收眼底,是自己讓愛的人那麼快樂的啊。他們交換著汗水,吻了一次又一次。

    “呃……”林生把紀曜禮的腦袋用力抱在胸口,光潔的腳趾抓著地上的毛毯,林生的眼眶有些泛紅,“紀哥哥,我不行了,我沒力氣了。”

    紀曜禮聞言托著他的腰,一下一下地砸在他的身上,林生咬著下嘴唇,幾乎是癱在紀曜禮的胸口,嘴里發出隱忍的嗚咽聲。

    ……

    後來,林生在他的肩頭都抓出了紅印,“給我吧,嗯?紀哥哥。”

    紀曜禮哪有不答應的,加快了動作,二人的視線交織,將自己統統交付了出去。

    “生生,你快樂嗎?”紀曜禮撓了撓他額前被汗水打濕的劉海。

    林生點了點腦袋,下一瞬他就後悔了這個動作,因為紀曜禮把他扶了起來,摁在透明的落地窗前,從後面又來了一次。

    怕被辦公室外的人听到,林生咬著下唇,不敢發出聲音,紀曜禮從背後抱住他,語氣里充滿了佔有欲︰

    “那就讓你更快樂一次。”

    窗外碧空如洗,懶陽給二人披了件滾燙的衣衫,地毯上的影子緊緊貼合,飛機劃過,遮住了綿長的喘息。

    ……

    ……

    事後,林生的雙腿打顫,站不住,還是紀曜禮抱著他去到房間里的洗手間清洗。

    自上次林生來後,紀曜禮在房間里備了干淨的衣物,尤其是內褲。幫林生穿好衣服後,紀曜禮抱著他,躺在床上,“要睡一下嗎?”

    林生的眼楮張得老大且明亮,昨晚睡得好,現在只是yh有些累了,但精神還特別好。

    紀曜禮也不怎麼困,和他溫存了一會兒,到外面處理了一下剛才被他們鬧亂了的辦公室,拿著筆記本又回來了。

    林生看著他手里還拿了一沓打印的紙,下一瞬,這些紙就被塞到了他的手中。紀曜禮爬上了床︰

    “公司最近收的本子,我挑選了出了這幾部,還可以,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于是,林生枕在他的大腿上,拿著劇本看起來。在看到第一本第一段的時候,就被里面的故事吸引過去了,但很快,他的衣服領子就被紀曜禮給揪了起來。

    “起來看,這樣對眼楮不好。”

    然後他又骨頭軟軟地靠到紀曜禮的懷里,看得入迷,時不時地還要笑兩聲,紀曜禮的心頭寧靜,沉默地處理著公務。

    林生察覺到自己在他懷里,有些影響他打字,掙扎著想要靠到枕頭上,紀曜禮鎖緊手臂,“別動。”

    “可是……”

    “你坐旁邊去,我還要分心看你,這樣正好。”

    “噢。”林生的唇角不自覺揚起,遂安安心心做自己的事。

    本子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林生忽然想到了什麼,“紀哥哥,今早我從麥子姐那听到了個消息,怎麼想都覺得,天底下不會有這麼巧的事。”

    紀曜禮看向他,“怎麼了?”

    林生玩著襯衣上的扣子,“《余生有你》加上我們,不是一共三都對嘉賓嘛,我沒想到周憶瀾和萬柏浩也是其中之一。”

    紀曜禮眉頭微蹙,“周憶瀾?”

    “嗯,他肯定知道我要參加這個綜藝節目,他不避開就算了,竟然還主動參加,總覺得挺奇怪的。”林生道。

    紀曜禮沒有說話,鎖著眉似乎在想著什麼。

    林生仰頭,“在想什麼?”

    紀曜禮沉吟片刻,“你當初在《蛇妖傳》劇組幫助的那位老人,已經去世了。”

    “我知道。”林生有些黯然,這老人當時就患有老年痴呆,時而清醒時而迷糊,分不清林生和周憶瀾,因而那時候才被家人哄騙,做了假證。

    老人在那件事後的兩個月,出門時再次發病,這次他沒有上一次幸運,沒能再遇到樂于助人的林生,因搶救無效死(si)亡了。

    紀曜禮摩挲著他的肩頭,“所以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說動老人還在世的家人,我派人去過,答應說是無論他們想要什麼,都可以應允,但他們家人有所顧忌,因為出面澄清無疑是在打他們的臉,回絕了我。”

    林生挑了挑眉,“那家人色利燻心,沒有答應你的要求,要麼是為了從我們這得到更多的利益,要麼就是周憶瀾又允諾了他們什麼好處。總之是有些棘手,因而我也一直沒有去找那家人,他們的嘴臉著實有些難看,我見著就心煩。”

    紀曜禮伸指頭戳了戳他的嘴角,把他的嘴巴弄成一個笑臉的樣子,“心煩就不見,生生,這些事都交給我來處理,你只需要保持開心,保持善良,保持愛我。”

    林生瞅了他一眼。

    “我想辦法把周憶瀾換掉。”紀曜禮繼續道。

    “不用。”林生搖頭,“我倒想看看他到底要耍什麼花招。”

    紀曜禮還欲說話,林生接著道︰“一直以來沒機會接觸他,也沒捉到什麼把柄,這次機會送上門了,我不想錯過。”

    紀曜禮想了一會兒,“行,反正我也一直在你身邊。”

    听到這句話,林生心里先是一甜,隨即腦子里閃過什麼,欲言又止地看著他。

    紀曜禮被望得有些莫名其妙,“嗯?”

    “紀哥哥,我得告訴你一件悲傷的事。”林生嘆了口氣。

    紀曜禮心里有些急,撓了一下他的咯吱窩,“你可趕緊說吧。”

    “啊哈哈……”林生癢得在床上扭了下,“我說我說,就是《余生有你》第一期比較特殊,前幾天目的地是廈門,但只有夫夫中的一位前去,意在探討離了丈夫的一方的生活狀態。”

    紀曜禮愣住。

    林生連忙說︰“只有三天啦,然後在到達下一站,香港的時候,三位丈夫就都來了,我們就可以一起行動了。”

    紀曜禮合上電腦,拿出手機,“現在說退出這個節目還來得及麼。”

    林生摁住他打電話的動作,“紀哥哥,這都是節目安排……”

    紀曜禮︰“那我讓他們改一下安排,廈門那一站讓丈夫也同去。”

    林生拿過他的手機,握住他的手,“紀哥哥,人家節目組這樣設置,自然有這樣設置的必要,都是為了使節目呈現出最好的效果。”

    紀曜禮抽出手,不再說話,再度打開電腦,沉默地繼續剛才的工作。

    林生把腦袋杵到紀曜禮面前,擋住電腦,眼巴巴地看著他。

    紀曜禮伸出食指,戳著他的大腦門,往旁邊推開。

    “啊……紀哥哥你的指甲摁著我的肉了。”林生努著鼻子,捂住額頭。

    紀曜禮忙扒開他的手,“哪里?”

    結果他額頭只有一個淺淺的小紅點,連個指甲印也見不著,紀曜禮剛才都不舍得使勁。

    紀曜禮瞥了他一眼。

    林生掛到他脖子上,晃了晃,“紀哥哥不要生悶氣了。”

    紀曜禮︰“我沒有。”

    “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林生含笑,“到時候我每天晚上給你打電話吧,和你匯報我一天都干了什麼。”

    紀曜禮抿著唇,靜靜地看著他。

    “就三天,很快就過去了。”林生豎起手指,做了個“三”的數字。

    “林生,我們從來沒有分開超過三天以上的時間。”紀曜禮認真道。

    林生怔了下,是啊,他雖然到外地有過拍攝,但距離家都不是很遠。分開最多兩天,紀曜禮就會驅車過去找他。

    但廈門距離本市有些距離,不是開車就能到的,這確實是他們結婚以來,第一次面臨分開這麼久。

    “而且你是第一次獨自去外地。”紀曜禮說︰“這節目還不讓帶助理。”

    林生這樣一想,他確實從小到大都沒有出過遠門,舅舅yh不好,所以他們家從來不出遠門,而他自己也忙于獨立,沒時間也沒資金出去玩。

    林生撓了撓腦袋,“也不能說是獨自,不還有節目組的人嗎?麥子姐她們。”

    紀曜禮望著他,“你還健忘,可能會忘記這,忘記那,把身份證搞丟了,把行李箱搞丟了,最後把自己搞丟了怎麼辦。”

    林生清了下嗓子,“咳……請不要把我說的真像智障兒童,離了你就沒法生活了似的,我這麼多年來活的好好的呢!沒事的,我可以的!”

    紀曜禮只好妥協,“你想要的,我什麼時候沒答應過你呢。”

    林生知道他這是統一了,歡呼一聲,鑽到了他的懷里。

    在床上躺久了,不知不覺間他有些困了。

    紀曜禮看著他睡眼朦朧的,于是收緊手臂,“是啊,我相信你肯定會照顧好自己,你很棒。”他在林生的耳邊小聲道︰

    “是我離不開你。”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