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6章

第76章

    時間在紀曜禮的不情願中飛逝,隨著《余生有你》預告片問世, 幾對明星夫夫獲得了網友們的廣泛關注。

    一眨眼就到了林生要出發去廈門拍攝的這一天。

    林生被鬧鐘叫醒的時候, 發現紀曜禮正縮在床邊, 背對著他,看上去十分可憐的樣子。

    他覺得奇怪, 往常睡醒的時候, 他一般都是被紀曜禮摟在懷里的, 二人合適睡覺的時候, 中間隔這麼遠過呢。

    伸過腦袋一瞧,紀曜禮雖然閉著眼楮, 但微顫的睫毛出賣了他, 暗示他並沒有睡著。

    “怎麼了這是, 大清早鬧脾氣呢?”林生伏在紀曜禮身上。

    後者嘴巴張開, “沒有,就是提前適應一下一個人睡的日子。”

    林生覺得好笑, “那你適應吧, 我要起來洗漱了。”說著他伸腿, 想要跨過紀曜禮的yh下床,不想紀曜禮這時候坐了起來, 把他架到腰上,抱著去了洗手間。

    紀曜禮給林生擠了牙膏, “洗漱用品我都給你買好了, 廈門那紫外線比我們這邊要強, 注意防曬, 還給你買了男士的護膚品,記得做好補水,不然要曬脫皮。”

    林生敷衍地點頭。

    紀曜禮繼續說著,“听進去沒有,你還是演員,更要注意皮膚保養,別因為懶……”

    “知道啦知道啦!”林生給他沖了份濕毛巾,捂他臉上,“要不要咱們倆全程開語音,你到時候時刻提醒我?”

    紀曜禮愣了愣,“可以嗎?”

    林生失笑,捏著他的臉蛋,“當然不可以了!”

    二人嘴里含著牙膏泡泡,含含糊糊地聊天。

    這時,門鈴忽然響了,紀曜禮忙漱口,快步去開門,是麥子等節目組的人,沖他微笑道︰

    “紀總,早。”

    紀曜禮打了個招呼回應,給他們拿著鞋套,“這麼早就開始拍攝了啊,不是晚上的飛機嗎?”

    麥子說︰“提前來拍些準備工作的片段。”

    林生听到熟悉的聲音,忙洗好臉,從洗手間出來,有些意外地沖節目組的人揮手,“早晨好。”

    紀曜禮挽起袖子,“來的正好,都還沒吃吧?我正準備給生生做早餐。”

    麥子和身邊的小助理、攝影師忙擺手,“紀總別客氣,不用管我們的。”

    紀曜禮沒有多說什麼,轉頭去擺弄吐司機。

    林生忙給節目組的人倒了果汁。麥子發現這是個不錯的鏡頭,忙讓攝影師跟緊拍攝,同時對林生小聲道︰

    “平日里也是紀總做飯嗎?”

    林生喝了一口牛奶,白色的奶泡黏在上嘴唇上,他舔了舔,“嗯。”

    “不用過去幫忙嗎?”

    林生沖她聳聳肩,“紀總一般不讓我幫忙的,我在家一般就負責當太上皇。”

    紀曜禮也听到了,看著了眼林生,瞳孔里帶著笑意。

    麥子表示很意外,按照紀曜禮的財力,還以為林生家里應該請著好幾位佣人來照顧他們。昨天他們去周憶瀾家拍攝的時候,確實是佣人在忙前忙後。不過這樣看起來更像是在過日子。

    還以為紀曜禮在家里也和往日在媒體上的形象一樣,有距離感,卻沒想到是穿著圍裙這麼反差萌的樣子。

    但旅性xing)詡矗 稚膊緩孟凶牛 ν銑魴欣釹洌 岸 骰姑揮星搴媚亍!彼底趴 頰乙路 拔銥聰綠炱ん 。 勰潛咦罡呶掠卸 饒兀 芯醮鶴叭М涂梢浴br />
    “呃……我想起來了,前幾天我還買了不少好吃的零食,可以帶去嗎?到時候和另外兩位前輩一起嘗嘗。”

    得了麥子姐的點頭,他又蹬蹬蹬地踩著拖鞋跑到茶幾邊,翻零食櫃,客廳房間被弄得一團亂。

    “吃飯了,生生。”紀曜禮已經在擺盤了,林生忙跑去把盤子端到餐桌上。

    早餐比較清爽,雞蛋吐司搭配蔬菜沙拉,兼一碟水果,劇組的人吃得很舒服,紛紛表示感謝。

    紀曜禮大口吃,幾口就吃完了,示意大家伙慢吃,然後進了房間。林生也吃完後,發現紀曜禮還沒出來,也起身朝臥室走去。麥子朝攝影師揮手,跟上。

    結果拍到紀曜禮在默默地幫林生清行李,正把衣服卷成一圈一圈地放進去。林生忙跑過去,“我來清也可以的,紀哥……紀總你休息一下吧。”

    紀曜禮推了一下他的腦袋,“你可以?剛才我做早餐的時候,看你忙活了半天,想進來幫你檢查一下,打開箱子一看,就兩顆費列羅。”

    林生的臉發紅,朝身後看了眼,麥子和助理們掩嘴偷笑,他小聲道︰“我還沒正式開始清呢。”

    林生不好意思看著紀曜禮一個人忙活,跑去找了幾雙鞋,紀曜禮看著搖頭,“衣服我都要給你搭配好了,這鞋不合適,你別動了,越動越亂,等會我幫你找。”

    “噢。”于是林生就傻傻地,蹲在紀曜禮身邊看著。

    麥子他們默默驚訝,原來看上去十分有距離感的紀總,對待自己愛人時,也有這樣細膩的一面。

    紀曜禮理得差不多了,問林生︰“想想有什麼東西沒有帶。”

    林生托著腮想了一會兒,“沒什麼了吧……”

    眼看著紀曜禮伸手準備敲他腦袋,他忙把婚戒舉到紀曜禮面前晃了晃,求生欲超級強地道︰“帶上了帶上了,我把紀總帶上了!”

    紀曜禮被他哄得心口一暖,轉為摸他的腦袋,“你啊,你說我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出門。”

    林生一臉無辜地朝他眨眨眼。

    紀曜禮︰“身份證、通行證都沒帶,傻生生,你這樣連市都出不去。”

    “啊!!對!”林生忙起身,到桌上找這些證件,找了半天沒找著,後來發現是被紀曜禮拿收納袋收了起來。

    紀曜禮打開袋子,“里面還裝著銀行卡……”

    這時,麥子忽然輕咳一聲,“銀行卡不可以帶的哦,只能帶現金,至于能帶多少現金,將由丈夫抽取決定。”

    二人疑惑地望向她,“抽取?”

    “是的。”麥子吩咐助理將三張印著《余生有你》節目logo的硬卡紙,反著遞到紀曜禮面前,“上面印著不同的可用金額,抽一張吧。”

    林生有些緊張地看向紀曜禮,而紀曜禮拍了拍他的肩膀,“別怕,我這人運氣一般都比較好。”

    說著抽了中間之間—

    【300元】

    紀曜禮抽了抽嘴角,“……”

    林生還抱著最後的希望,看向麥子,“是一天300元嗎?”

    麥子冷漠地打破了他的幻想,“是三天一共300元。”

    林生不甘心地問,“我這應該不是最差的吧?”

    麥子︰“不,你就是,周憶瀾抽的三千元,向昧老師抽的一萬塊。”

    紀曜禮︰“……”

    林生捶紀曜禮的手臂,“啊啊啊啊啊你這臭手啊!!”

    ……

    紀曜禮上了節目組的保姆車,親自送林生去機場。

    路上,林生叮囑道︰“再忙,一日三餐也必須到位,營養也要均衡,雖然我在排節目,可能沒法準時盯著你吃飯,但我已經吩咐我的線人,讓他盯緊你了。”

    紀曜禮捂著額頭,“安助理現在還兼職線人了。”他想起什麼,“我還給你買了驅蚊蟲的東西,外出拍攝的時候記得抹一點。”

    林生想到接下來的三天旅行,一臉期待,畢竟他素來工作都是正兒八經的拍攝,現下竟然可以邊玩邊工作,實在是太新奇了。

    他瞅著紀曜禮,開著玩笑,“听說廈門那里很多清吧呢,夜里駐場的歌手都特別帥,我拉著向前輩一起去,到時候邂逅一個小帥哥。”

    紀曜禮握緊他的手,“你敢。”

    林生捂著嘴笑。

    “晚上必須給我打視頻。”紀曜禮撓了撓他的掌心,“我在家等你。”

    “好啦。”

    到了機場,紀曜禮手把手教林生辦理登機手續,一直陪他到了登機口。到了這個時候,紀曜禮已不再像在家里時那樣不舍,而是細心地重復在家里路上已經說了一百遍的注意事項。

    林生也耐心听著,嘴里雖然說他嘮叨,但內心甜蜜不已。

    最後,紀曜禮將雙手搭在林生的肩膀上,凝視著他,“生生,廈門在海邊,有水的地方,你盡量不要去,一切小心,記住了嗎?”

    林生怔了怔,這才意識到,難怪這一個月以來紀曜禮做盡了廈門的功課,甚至有些過于緊張,都是因為在龍景山上听了那僧人的那句話。

    說他命里犯水。

    那句話說的很模糊,可信度也未知,林生沒有放在心上,倒是紀曜禮一直心神不寧。

    林生認真地道︰“記住了。”

    最後,紀曜禮湊近他的耳邊,用只有二人听得到的聲音說道︰

    “給你包里塞的零食不多,你一個人吃都不夠,就躲著偷偷吃,別讓別人看見了。”

    林生疑惑,紀哥哥啥時候變得這麼小氣巴拉的了?

    時間來不及了,他沒有多問,朝紀曜禮揮揮手,和工作人員一起走進登機口,走了一會兒,他仍能感受到紀曜禮黏在他背後的視線,自個兒表情跟著就低落了起來。

    麥子問︰“雖然嘴里說著嫌棄,心里還是會不舍得吧?”

    林生毫不猶豫,“那當然了,我這人就是不善于表達,其實超級依賴紀總的。

    “我不表達出來還有一個原因是,如果我也表現出舍不得,紀總可能就越發擔心了。”

    麥子︰“你們的相處很自然,感覺像在一起了很多年的夫夫似的。”

    林生聞言勾唇,“是嗎。”

    走完閘道進機艙,找到自己的位置,他把雙肩包往座位上一扔,隨即朝麥子燦爛一笑︰

    “听說廈門的海蠣煎很好吃,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去嘗嘗了!!”

    麥子︰……真沒看出你有半點舍不得,跟解放了似的。

    ……

    不是每個嘉賓的檔期都像林生這樣空閑,他們本來都在外地拍攝,一結束拍攝就立馬往廈門趕去,所以幾位嘉賓被節目組安排到廈門再匯合。

    下了飛機,迎面一股熱流撲來,林生忙脫衣服,拿到自己的行李箱,往外走,因為拍攝行程是保密的,所以並沒有粉絲接機,但現場還是有不少年輕人認出了他,圍著他拍照。

    林生朝他們笑笑,然後繼續往機場外走,在路邊看到了一位舉著《余生有你》牌子的海灘花褲衩男人。

    他連忙走近,男人對他微微鞠躬︰“你好,我是接你的司機,請跟我來。”

    林生拉著行李箱跟上,來到一輛面包車前。看到他猶豫不前,並沒有上車,麥子疑惑問︰

    “怎麼了?”

    林生干笑了下,“這車要收我的錢嗎?”他可就300塊啊,包不起車的,都怪紀曜禮。

    麥子笑出聲,“不用,免費的。”

    林生這才放心上車。

    麥子在路上囑咐︰“居住的民宿里,很多地方都擺了贊助商伊莎貝貝品牌的產品,你偶爾遇見,最好是念叨兩句,洗頭的時候,也夸贊一聲它很好用。”

    林生比了個ok的手勢。

    不愧是臨海城市,車窗外的空氣很不錯,夜里的空氣怡人,路上沒有過高的建築不給人緊逼感,連帶著林生的心情也跟著閑適起來。

    三十分鐘後,林生被帶到一棟私人的歐式民宿前,兩層樓的小洋房,身後就能看見無際的大海。

    林生先是感嘆地“哇”了一聲,然後緊張兮兮地小聲問︰“住在這收費嗎?我那點小金庫恐怕一天都住不起誒!”

    “不要不要!”麥子笑得直不起腰來。

    要說這場美好旅行里,唯一煞風景的,應該就是周憶瀾的存在了,在進屋的時候,林生心里想著,可別讓周憶瀾先來,一開始就讓他和周憶瀾獨處的話,可真是一個不美妙的開頭。

    不過他在玄關處只看到了一雙日式休閑的帆布鞋,松了口氣,看來周憶瀾還沒來,因為周憶瀾穿著素來有些浮夸,鞋子也只會是躲不過的花哨。

    林生換了鞋,走到客廳,發現一位穿著棉麻t恤的干淨男人坐在沙發上,正隨手翻閱著雜志,林生心頭一喜,忙上前鞠躬打招呼,“向前輩,您好您好,我是林生,請多多指教。”

    向昧發覺他來了,連忙起身,和他握手,滿臉微笑,“你好,久仰大名啊,今天終于有機會見面了。”

    林生有些難為情,自己沒什麼拿的出手的作品,亂七八糟的消息倒是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讓前輩見笑了。”

    向昧經常出演都市喜劇,年紀雖然稍長,但(性xing)格很隨和,還有些大大咧咧。沒聊幾句就和林生稱兄道弟了,林生職業病又犯了,忍不住就想向昧請教拍戲時的一些問題,向昧捂著耳朵︰

    “生弟,你加我的微信,回頭我們私下好好探討,這幾天別問我工作的事了,我和我老公說了,這次出來就是瘋了玩的,什麼都不想,也不會想他,哈哈哈哈哈,我們就是來度假的。”

    林生忙點頭,也跟著笑,“彭晨宇老師難道沒說什麼,晚上必須發視頻的話嗎?”

    向昧表情夸張,“一看你們就是新婚,這在我們家來說,根本就是沒有的事!我前腳去機場,他後腳帶著兒子,到周邊景區去爬山了。兒子特別粘他,這會兒倆人估計吃香的喝辣的玩得特別開心了,早把我拋到腦後了。”

    林生聞言笑了,向昧和彭晨宇七年前到孤兒院領養了一位患有先天(性xing)唇齶裂的男孩,在圈內並不是秘密,男孩經過手術後,健康成長,一家三口一直過得很幸福,這也是林生特別喜歡他們夫夫的原因之一,覺得特別溫暖。

    “聊什麼這麼開心呢?老遠就听到了你們的笑聲。”忽地,一個爽朗的男聲插了進來,林生面上的神色一僵,向昧已經率先起身,林生也只好跟著站起來。

    周憶瀾的脖子上掛著頭戴式耳機,穿著帶鉚釘的朋克外套出現,十分禮貌地朝向昧打招呼︰

    “向老師,您來的好早。”

    向昧也听說過周憶瀾救人的事跡,還有這些年在圈內的好名聲,對這個男孩很有好感,微笑回應。

    周憶瀾和他聊了兩句,這才看向林生,特別熟絡地捶了下林生的肩膀,“生生,好久不見啊。”

    林生心頭一頓,周憶瀾來醫院道歉時,自己那樣拂了他的面子,現下他竟然還能這樣自然相對,可真是好演技。

    林生也不落下風,拍了拍他的肩膀,“憶瀾哥可算來了,想死我了!”

    向昧詫異道︰“你們認識?”

    周憶瀾答︰“好兄弟。”

    林生含笑,心里一嗤,這趟旅程還沒開始,卻已經有趣了起來呢。

    一開始的場面話說得漂亮,當真坐下來的時候,林生和周憶瀾倒沒什麼話可說,接下來不是林生在和向昧說話,就是周憶瀾在和向昧說話,旁人只以為二位年輕人尊重前輩,並不會往其他方向多想。

    這時候麥子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為了讓你們接下來的旅程更加完美,節目組特意給你們找了一位神秘的組長。”

    林生詫異︰“有多神秘?”

    向昧激動了,“誰啊?!是小鮮肉嗎?我看你們往期都會有小鮮肉同行的,要真有,我可能會幸福得昏過去啊!!”

    周憶瀾也滿臉的好奇。

    麥子對向昧道︰“每個嘉賓要都像您這麼聰明,我們節目就沒有驚喜可言了哎。”

    向昧聞言瞪大雙眼,“所以是真的嗎?!!”

    麥子神秘一笑,朝身後一指,“下面有請我們的神秘組長,人氣劇星小鮮肉,甦子涵閃亮出場!!”

    本來在喝水的林生“噗—”的一聲,都給噴了出來,“子涵哥?”

    周憶瀾表情滯了一瞬,然後挽起微笑。

    向昧︰“……”

    來人正是穿著一身帥氣皮衣的甦子涵,他忙給林生扯了兩張紙巾,送過去,“不用驚喜成這樣吧,生生。”

    然後他朝向昧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前輩,是老鮮肉了。”

    向昧瞪了一眼麥子,忙和甦子涵問好,他們二人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以前在參加活動時打過照面。

    待林生反應過來,他大笑不已,“節目組把子涵哥叫來當組長,是準備讓這個節目冷場到底嗎?”

    甦子涵是出了名的冰山臉,不會活躍氣氛。不過節目組恰恰因為他這一點,故意將其請來,想要制造笑點。

    甦子涵箍著林生的脖子,“你這個臭小子,出息了啊,還敢笑話你哥了。”

    “求饒求饒,大俠饒命。”林生和他鬧著。

    周憶瀾對甦子涵道︰“子涵哥。”他的年齡和林生差不多,是跟著林生叫的。他雖和甦子涵合作了一部《蛇妖傳》,但關系並不算好。

    甦子涵淡淡地沖他點頭,然後沖三位道︰“從今天起,我任命組長一職,美曰其名負責你們的全程,實際上就是來接受你們虐狗的。”

    他很少笑,僵硬地牽著嘴角,明明在開玩笑,可說出來的話一點也不好笑,林生三人怔怔地看著他,空氣凝固了幾秒鐘,然後三人發出爆笑!!

    林生︰“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子涵哥,你這組長看上去毫無威嚴可言。”

    甦子涵朝他眯了眯眼,“今天是我團長任命第一天,我原本是想自掏腰包,請大家吃頓海鮮來著,既然我們的組員生生不服組長,那我決定只請他們倆,生生你那份和我a吧。”

    他來的路上听說了,林生就只有300塊的可用資金,超可憐。

    林生神色大變,“不不不!!子涵哥你今天一米八,請我吃飯的子涵哥能兩米八!!”

    在林生的耍賴皮加哀求下,甦子涵終于答應免費給他加一雙筷子。

    今天太晚了,沒時間出去下館子,于是甦子涵點的海鮮外賣。這時候攝影師和節目組的人正在吃盒飯,沒有拍攝,周憶瀾正和向昧閑聊著。

    林生把甦子涵扯到一旁, “子涵哥,你要參加這個節目的事,怎麼連我也沒告訴?”

    甦子涵覷了他一眼,“你還說呢,我就是不久前被紀總給坑來的。”

    林生︰“哈?”

    甦子涵︰“他找到我,說他和你接下來一段時間都不會在市里,到處跑參加這檔節目,所以身為助理的謙兒也會跟來。我一听,急了,這不,眼巴巴地也要求來參加,想著能有多的時間和謙兒朝夕相處。

    “但沒想到第一期前三天紀總竟然是不來的!!我也將有三天見不到謙兒!!”甦子涵氣呼呼的,“所以他是擔憂你一人在節目組,這才找我來的……你老公待你可真好。”

    林生怔了怔,然後情不自禁地傻笑起來。

    又等了一會兒,香噴噴的海鮮終于到了,節目組的人也吃完了飯,攝像機再度就位。

    甦子涵和林生幫忙打開包裝袋,後者忽然想到什麼,對向昧道︰

    “我還帶了不少零食,里面很多開胃菜,牛肉干、豆干夾肉什麼的,我拿出來一起吃吧!”

    向昧听得嘴饞了,忙點頭。

    林生從旁邊推過自己的行李箱,利落地橫到地上,打開拉鏈,里面果然夾著不少顏色鮮艷的零食袋。

    林生率先捉住那包牛肉干︰“就是這個!”他最愛吃這個牛肉干了,因為它里面不僅僅是單個獨立包裝,而且咸味里帶著點微微的甜味,吃多少都不覺得膩。

    “咦?這個包裝口怎麼撕開過了?”他自言自語道︰“可能我昨晚餓了偷偷吃了一包吧。”

    他走到桌邊,把封口打開,一股腦地往桌上到︰“大家隨便拿,不用客氣……”

    林生猛地哽住,原本里面該是一包一包的牛肉干,變成了一捆捆的紅色大鈔!!!

    所有人都呆在原地,甦子涵最先反應過來,憋著笑︰

    “請問是隨便拿,還是直接搶?”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