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7章

第77章

    向昧和周憶瀾看著林生。

    麥子和節目組的人也都看著林生。

    而林生看著那些現金, 少說也有幾萬, 咽了咽口水, “哎呀, 一不小心, 把我攢了多年的私房錢給帶來了,yh富了……”

    他對著鏡頭擺擺手,“編導編導, 請把這一段剪掉,不然被紀總看到了, 我的小金庫就沒了!!”要是播出的時候被紀總看見, 可得笑話他了。

    說著他瞪了眼快要笑岔氣的甦子涵,忙把錢往牛肉干的袋子里塞, 結果迎面伸出了一只手,麥子沖他微笑︰

    “在那之前, 你的小金庫在拍攝期間先交給我們保管吧。”

    林生可憐兮兮地望著她, 好不容易從天而降這麼一筆橫財, 他想盡情揮霍。奈何節目組一點情面也沒留地全部收走了, 然後還不忘摁摁他箱子里其它零食袋。

    林生幽幽地道︰“姐, 你別把我的黑巧克力摁碎了,那可是我的寶貝,我不愛吃碎的,而且我睡前要吃一口才能睡著的。”

    紀曜禮許是怕藏多了被發現, 所以只在牛肉干的袋子里藏了。事實證明, 藏再少也抵不住林生傻乎乎的(性xing)子。

    向昧一直靜靜看著, 大致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笑著拍林生的肩膀,“請節哀。”

    周憶瀾也在旁邊淺淺地笑著,偶爾應和兩句。

    “吃飯吧,海鮮涼了就不好吃了。”甦子涵招呼著大家坐下,給大家倒椰汁,然後給林生掰了個帝王蟹的蟹腿。

    林生像吮棒棒糖似的,毫無食欲地吮著蟹腿殼,還沉浸在錢被沒收的痛苦當中。

    向昧嗦了一個花甲,看著一聲不吭為大家服務的甦子涵,笑道︰“子涵啊,大家都說你不善溝通,我看確實是這樣,不過這倒是個好事,不油腔滑調,是個做實事的人,怎麼還一直沒想著處個對象?”

    周憶瀾︰“是啊。”

    甦子涵愣了下,隨即掰開筷子,對向昧道︰“緣分這個東西,說不準的。我這人比較相信緣分,寧缺毋濫,不過遇到了喜歡的肯定不會錯過,還會盡心珍惜。”

    向昧點點頭,“誰要是和你在一起,應該會很幸福吧。”

    甦子涵听了這話,忙對著攝像頭揚揚下巴,“那個誰听到沒?向老師都說了,我可是個好男人。”

    林生“撲哧”笑出聲。

    大家都以為甦子涵是對未來的那個誰說的這番話,只有林生知道他是對心心念念的安助理說的。

    上次在龍景山的時候,子涵哥好像還在和安助理鬧矛盾,現下瞧甦子涵這舒心的樣子,二人應該是和好了。

    這時,林生察覺到腳上忽然有什麼東西觸踫自己的褲腳,“子涵哥,好好吃你的飯,別踢我的腿。”

    坐在他旁白的甦子涵莫名其妙,“我什麼時候踢你腿了?”

    二人皆是一頓,然後一齊低頭,甦子涵嚇得雙腳站在椅子上,而林生則瞬間心都化了︰

    “啊,這里怎麼會有一只柯基啊?好小啊!”

    說著他彎下腰,將這只有兩個巴掌大小的柯基抱到懷里,小狗崽的yh很軟,身上的毛色是白色和棕色相間的,沒有尾巴的屁股圓嘟嘟的,沖林生吐舌頭的時候,嘴角像是在微笑似的,特別可愛。

    林生瞬間就愛上了這個小家伙,瞥了眼站在板凳上緊張得不行的甦子涵,“就你這樣還養煎餅呢。”

    甦子涵紅著臉,“那、那不一樣的。”那是他和安謙的寶寶,不一樣的。

    向昧放下筷子,圍了過來,“這是誰家走丟的小寶貝,走到我們這來了嗎?”他伸手擼了擼小柯基的腦袋。

    周憶瀾也站到林生身邊,望著小柯基的眼里充滿喜愛,“生生,可以給我抱一會兒嗎?”

    林生看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小心翼翼地把小狗崽遞過去。

    周憶瀾看上去真的挺喜歡小動物,撓著小柯基的下巴,後者伸舌頭舔著他的掌心,超級乖。

    林生望向鏡頭外的麥子,麥子笑著解釋道︰

    “它是我們這一季的團寵,接下來的旅行會一直跟著你們,也是咱們的成員。”

    林生眼前一亮,“這也太棒了吧!它有名字嗎?”

    麥子搖頭,“你們給它起一個吧。”

    幾人當即陷入思索,林生經過一番深思熟慮,鄭重道︰“既然它是《余生有你》的團寵,就姓余吧,恰好我們正在吃海鮮,就叫余海鮮吧?”

    向昧︰“……”

    甦子涵︰“……”

    節目組︰“……”

    小柯基︰“汪(好)汪(土)!汪(我)汪(不)汪(要)!”

    周憶瀾建議,“寵物的名字還是簡單點比較好,我們參加的是《余生有你》第五季,要不就叫它余小五吧,簡稱小五。”

    向昧︰“我看行。”

    于是名字敲定後,小五一直窩在周憶瀾的懷里,伸爪子想要吃他盤子里的海鮮,都被周憶瀾給制止了。他拿礦泉水蓋子,倒了點純淨水在里面,耐著地端著給小五舔。

    有了這麼一個插曲,林生從悲傷中走了出來,食欲大振,塞了一口魷魚須到嘴里,鼓著腮幫子嚼。

    這時,向昧面前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又驚又喜地道︰“是老彭。”

    林生嘻嘻一笑,“前輩,你還說彭老師不懂浪漫,他可是我們幾個丈夫里,第一個給你打電話的啊!”

    向昧心里開心,面上清了下嗓子,“肯定是兒子打的,兒子才是我貼心的小棉襖。”

    應節目組要求,向昧接通的時候,摁了外放,低沉的男音從揚聲器里溢了出來,“阿昧,到了嗎?”

    這聲音一听就是浸了年歲的,是彭晨宇老師的聲音,向昧情不自禁地拿起桌上的筷子,無意識地戳著碗,嗓音在不經意間放柔,“早就到了,晚飯都快吃完了。”

    林生拽著甦子涵的手,搖擺起來,“阿妹你坐船頭哦~~”

    甦子涵立刻會過意來,接上,“阿宇我岸上走~~”

    小五以為他們在和自己鬧著玩,“汪汪”地叫,還搖尾巴。

    向昧又羞又好笑地把餐巾紙捏成一團,往他們倆身上砸,“你們倆個小子給我等著!”

    彭晨宇在電話里也笑了起來,“阿昧,看來你和新朋友相處得不錯嘛,我還以為你這個老年人和年輕人相處起來會有代溝的。”

    向昧的眼楮瞬間瞪大,“你才老年人!你比我還大兩個月呢!”

    “爸爸!”不待彭晨宇繼續和他互懟,一個小男孩的聲音冒了進來,聲音有些發嗲,向昧的臉色瞬間溫柔了起來,“誒,兒子今天過的開心嗎?”

    “開心!”男孩興奮地和向昧說著今天去了哪里哪里,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最後彭晨宇顧及著他們在拍節目才把電話拿回來,小男孩還哼了一聲,不太樂意。

    林生一直默默听著,面上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微笑,從聲音可以听出小男孩的童年很快樂,兩位爸爸待他應是極好。二位都是演員,為了家庭肯定相互之間都會舍棄很多東西,

    一時間,同桌的幾人都在思考,家庭、工作、生活之間的關系。

    最後彭晨宇叮囑道︰“你的腰不好,睡覺的時候記得把護腰帶上,不然到時候腰疼,又得要我陪著你去醫院看病。”

    “知道了!”向昧對著空氣做了個鬼臉,然後要他晚上記得給兒子蓋被子後,掛了電話。

    林生給向昧添椰汁,“前輩,你和彭老師的相處方式太有意思了,是一開始就這樣的嗎?”

    向昧︰“是啊,從談戀愛的時候就和我拌嘴,一拌就拌了十幾年,哪天我們倆不拌個幾句的心里還會不舒服。我們倆個都是不太會說甜言蜜語的人,這樣是我們最舒坦的相處方式。”

    林生撐著下巴,“兩個人在一起這麼久了,還能保持最初的相處方式,真的好。”

    向昧給他夾了一筷子蠔油生菜,笑著說︰“你們肯定都可以的。”

    林生吃了個七八分飽,然後放下了筷子,忍不住給紀曜禮打了通視頻。

    卻沒想到對方跟等著在似的,幾乎是秒接,紀曜禮干淨的臉蛋出現在屏幕里,像是剛洗完澡,頭發還有些微濕。

    “生生,今天拍攝還順利嗎?”紀曜禮關心道,眼楮不住地打量林生,生生眉眼看上去心情還不錯。

    “還可以。”然後他沖手機攝像頭盈盈地笑,“你今天晚飯吃的什麼呀?”日常督促一日三餐。

    紀曜禮的嘴唇輕啟,“吃的茄子肥牛飯,加一個日式蒸蛋。”

    “嗯,還挺有營養。”林生問︰“你在干啥?”

    紀曜禮的眉頭微挑,跟著yh晃動了起來,“我啊,在酒吧嗨呢,你听得到音樂嗎?”

    “听不到。”

    紀曜禮解釋道︰“听不到正常的,我走到洗手間來接的電話。”

    林生被他給逗笑,“我都看到你後面的玩偶了,明明就在家的床上!”

    紀曜禮伸手把小豬佩奇的玩偶撈到懷里,“今晚只有它陪我睡覺了,好孤獨的。”說著他把自己的側臉往玩偶的腦門上蹭蹭。

    甦子涵面無表情地咽下一口蒜蓉扇貝,“我一點也不酸,我吃口蒜蓉把酸味蓋住。”

    向昧嘖嘖兩聲。

    林生的目光在不經意間和周憶瀾對視,後者的眼神本來有些涼,在觸踫到林生視線的時候,忽然笑開了顏,“真羨慕你們啊。”

    林生沒有回答,視頻里的紀曜禮問︰“是誰在說話?”

    林生小聲道︰“我們在拍攝呢,你注意點形象啊。”

    “你不早說。”紀曜禮忙把小豬佩奇玩偶扔到腳頭,在床上正襟危坐,“大家好。”

    林生忙把手機攝像頭對著大家的臉轉了一圈,另外三人紛紛和紀曜禮打招呼。紀曜禮沉吟片刻,認真地拜托︰

    “希望各位在接下來的幾天,能多照顧照顧我們生生,他真的太馬虎了,出門玩的時候請把他看緊了,滴酒都別讓他沾,發起酒瘋來的十頭牛都拉不住的。”

    向昧連連點頭。

    林生心里甜滋滋的,小聲對他們道︰“是不是特嘮叨,改名叫紀媽媽好了。”

    甦子涵附和道︰“馬虎是真馬虎,紀總你知道嗎?這才來第一天,生生已經把你給他準備的錢給捅出來了,剛才被沒收得精光。”

    林生阻止不及,氣憤地擰甦子涵的手臂,啊啊啊啊他還準備瞞著紀曜禮來著!

    “生生。”紀曜禮忽然喚他。

    林生聞言把攝像頭對著自己,“昂~”

    “你……”紀曜禮把手機架在自己的腿上,右手撫摸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其實,也在我預料之中,這樣的林生,才是純的林生。”

    甦子涵等人又笑了起來。

    “那你這三天嘴巴放甜一點,把哥哥們哄開心了,蹭吃蹭喝吧。”紀曜禮說。

    林生想還是個不錯的主意,然後瞧見紀曜禮仍在摸左手的戒指,問他,“記住了嗎?”

    林生怔了下,“記住了。”

    掛了電話後,他有些心不在焉。甦子涵喝了口白水,潤潤喉,對已經沉默了好一會兒的周憶瀾道︰

    “你也和萬柏浩打個電話吧,報個平安。”

    周憶瀾見另外倆人都打了電話,他只好也拿出手機,邊撥號邊說,“我和他剛在一起不久,說話都干巴巴的,怕你們覺得沒意思。”

    林生接話,“不會啊,我和紀總剛在一起的時候就很黏對方了。”

    周憶瀾抿了下唇,甦子涵笑道︰“我們覺得有沒有意思不重要,重要的還是你自己的心意。”

    “是啊,萬柏浩要是接到你的電話,該多開心啊。”向昧說。

    周憶瀾笑著稱是,結果電話一直沒人接,他的笑容有些僵硬,“他應該是在拍節目,手機不在身上。”

    向昧出來打著圓場,“既然是在工作,那就沒有辦法了。”

    打電話這一環節結束,晚飯也徹底吃完了。小五不願意在周憶瀾身上待了,掙扎著跳下來,到處跑。

    節目組的人在收拾場地,時候不早了,今天的拍攝也告一段落了。

    林生喝了太多椰汁,憋不住去了趟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撞見周憶瀾在庭院和一個女孩說話。

    那個女孩,林生有印象,是經常跟著麥子的一個助理,叫大美。

    林生背在窗簾邊,靜靜听著他們的對話。

    周憶瀾︰“……大美,麻煩你了,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會打呼嚕,怕吵到他們,就讓我一個人睡另一個房間吧。”

    林生的瞳孔動了動,剛來這屋子的時候,他有看過室內布局,一大一小兩個臥室,大的一間房有三個單人床,小的一間房只有一個雙人床。

    節目組為避免人落單,應該會讓他們兩兩一間房,分開睡。正擔憂著會不會和周憶瀾睡一間房,結果他自己請求單獨出去。

    鏡頭前裝得再好,周憶瀾心里肯定還是有疙瘩。不用和他一起睡,林生現在開心得恨不得拍巴掌。

    大美看上去和周憶瀾有舊交,“放心吧憶瀾哥哥,你以前那麼照顧我,這點小事我肯定能幫你爭取到。”

    後面的話林生就沒性xing)傯耍 那牡匕炎約旱男欣釹渫系攪朔考淅錚 緩蠖 魈乇鵯岬匕牙 蠢   稚斕階罾錈媯 統雋思完桌裎 侶虻耐嘧印br />
    襪子是洗過的,一雙疊在一起,卷成了一個團。

    林生朝門口瞄了瞄,確認沒人後,用指頭捏了捏,他欣喜若狂,果然在里面搜刮出了好幾張紅色大鈔。

    雖然和牛肉干袋子里的相比是少得可憐,但無疑是雪中送炭。

    剛才紀曜禮在視頻的時候,一個勁地摸戒指,起先林生還不明白,後來想通了,這是只有他們倆才知道的暗號。

    想到這里,林生又有些氣惱,這紀哥哥怎麼就知道他一定保不住牛肉干里的錢呢,竟然還留著後手!

    “嗒嗒嗒……”小五跑了過來,沖林生搖尾巴,嘴巴下意識就往林生手里的錢咬,林生連忙把錢塞進自己褲子口袋,“這個不能吃的。”

    小五“汪汪”不樂意地奶叫了兩聲。

    林生連忙把食指放到嘴邊,沖它“噓”了一聲,“不準告訴別人哦。”

    ……

    這個民宿的老板非常之奇特。

    一般在海邊這麼有意境的地方,應該落地窗配浴缸才算愜意,這老板竟然弄了一個集體大澡堂,站著淋花灑的那種。

    听打掃的阿姨說,因為好多學生一起旅游時租這地兒,他們又想拍照好看,為了省錢好幾個人擠在一間房子里,弄浴缸的話洗澡太不方便了,老板好心,就特意修了這麼個澡堂。

    當林生抱著盆子,站在煙霧繚繞的澡堂前時,嘆了口氣。向昧和甦子涵也抽了抽嘴角。

    這城市溫度還比較高,白天幾人都出汗了,不得不洗,只好硬著頭皮進去了,好在大家都是男人,坦誠相見也不怎麼在意。

    剛才分配好了住宿問題,周憶瀾沒和他們睡一間房,自顧自地在房內清東西,所以也沒和他們一起來澡堂。

    三人也不扭捏,脫光了就站到花灑下。這樣的澡堂也有好處,熱水足,水壓大,洗得人特舒服。

    甦子涵在手心擠了一大坨洗發水,在頭發上揉搓的時候,滿足得嗅了一大口,“這是謙兒愛用的那款,這節目真有眼光,選這個牌子的贊助商,今晚我肯定睡得倍兒香。”

    林生听不下去了,捧起一團水砸他身上,“要不我們幾人的廣告鏡頭你全包了吧?”

    這里沒有攝像頭,甦子涵說話也沒有避諱,向昧聞言瞥了眼甦子涵,面色了然地笑笑,沒有多問。

    甦子涵瞧著林生鎖骨處有好幾塊紅痕,吹了個口哨,“生生和紀總的小日子過得挺美滿啊。”

    林生抬腿揣了甦子涵一腳,不知道是被熱紅了臉,還是羞的,“子涵哥你洗完了趕緊出去吧,站在這真兜人嫌的。”

    向昧好久沒像現在這樣放松,也跟著他們笑鬧。

    他們倆洗得很快,先出去了,林生一個人在澡堂里抹著泡泡,剛瞥了眼向前輩的身材,一點都不見松弛,腹部還有傲人的馬甲線。

    他捏了捏拳,回去了以後也要勤健身,紀曜禮老是說他太瘦了,如今看來確實是有一些。

    正胡思亂想著,澡堂的簾子忽然被人從外面拉開,一股風闖進來,林生連忙背過身,轉頭望去,目光瞬間降溫。

    是周憶瀾拎著衣服進來了。

    周憶瀾似是也沒想到林生在里面一般,進也不是,退更不是,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然後他默默走了進來。

    沒有攝像頭在,二人也不用繼續裝面上的和善了,相互之間無話可說。

    林生面色無改地回過頭,加快洗澡的速度,和這姓周的在一個空間里多待一秒,都讓他喘不過氣來。

    這個澡堂不大,周憶瀾脫好衣服,也過來淋浴,站在林生的左側,雖說和林生之間隔了一個花灑,但還是很近。

    周憶瀾專注洗澡,林生卻無聲地打量著他,他的眉心總是習慣(性xing)地斂上一些,看上去帶著些憐憫的味道,他總用這樣的神情出現在大眾的視野里,讓人不由自主地將他和善良掛鉤。

    林生唇角一嘲。

    擰緊開關,花灑停止了放水,他快步走到衣簍處,拿著干淨衣服換上,抱著盆子欲離開的時候,這周憶瀾竟然轉身看了他一眼,林生也下意識回眸—

    林生渾身一震,皺起眉頭。

    周憶瀾仿佛嚇了一跳,生怕他看見似的,連忙轉過身去,把背影留給他。

    林生慢慢出了澡堂,在門口站定,他疑惑地回頭看了眼厚重的門簾,他應是沒看錯,剛才分明清楚看見這周憶瀾左心口處,有一處青色的紋身。

    單單一個字。

    禮。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