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8章

第78章

    第二天,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進屋內的時候, 攝影師已經從外面取好空鏡回來, 相機全部就位。

    林生洗漱好了,走到客廳,發現甦子涵已經為大家點好了早餐,中西式的都有, 任憑喜好自行選擇。

    向昧給林生遞了杯堅果酸奶, 關心道︰“昨晚是不是沒睡好?一直看你在床上翻來覆去的。”

    剛剛落座的周憶瀾聞言,望了眼林生。

    林生舀了一口酸奶到嘴里, “是啊,第一天有些認床,過兩天應該就能適應了。”

    甦子涵見他眼巴巴地望著湯包,立馬將周憶瀾正準備夾的那份蟹黃湯包端到林生面前,“放心吃,你接下來三天的伙食哥哥都包了。”

    周憶瀾的手在空中僵了片刻,然後夾了旁邊的燒麥送到嘴里,咀嚼兩口,浮出驚喜的神色,“向前輩, 快嘗嘗這個, 味道調得真好,子涵哥好會點餐啊, 和子涵哥一起旅行也太幸福了吧。”

    小五聞到早餐的香味, 激動得跑來跑去, 後被向昧索在懷里,饞得流下了口水。

    甦子涵沖他淡淡地揚唇。

    甦子涵想起林生嗜酸,給他倒了碗醋加兩片姜絲做蘸料。

    林生先面皮咬了一個小口,吮完了里面的湯汁,將面皮上蘸滿了醋,一口包子全都塞到了嘴里,吃得超級滿足,含含糊糊地道︰

    “子涵鍋……泥不怕偶把泥吃窮了啊?”

    甦子涵听明白了,笑道︰“組長沒有消費限制,想吃什麼想玩什麼,和哥說,管夠。”

    “哇哦—”向昧向甦子涵豎起大拇指。

    林生感動得多吃了兩個包子。

    半小時後,甦子涵趁劇組在給向昧和周憶瀾做單獨采訪的時候,湊到林生耳邊小聲道︰“天下沒有白吃的早餐,幫我問問紀總,謙兒都喜歡什麼,謝了。”

    林生瞪了他一眼,白感動了,好撐。

    ……

    拍旅行類真人秀無非就是吃和玩,他們小小旅行團的組長甦子涵為大家制定了舒適的出行計劃。

    早晨騎自行車在環島路上散散步,中下午逛逛曾厝小漁村,搜羅一下廈門美食,最後以在海灘邊閑聊結束今天的拍攝。

    林生想到下午要去海邊,于是就穿了條寬松的運動短褲,剛到膝蓋,上面穿著黑色沖鋒外套,拉鏈拉到最上面,踩著一雙大紅色的喬丹鞋,像下了課要去打籃球的大學生,看得劇組一幫女編導心花怒放,連麥子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林生往嘴里扔了顆口香糖,想起了什麼,忙拿出手機,果然二十分鐘前收到了紀曜禮的早餐匯報︰711的醬肉包、鹵蛋、黑豆豆漿。

    “嘻嘻,紀哥哥我早晨也吃的包子誒!默契了……”林生邊打字回消息,邊到客廳集合,路過次臥的時候,不小心听到周憶瀾壓抑著音量在打電話。

    他的聲音充滿憤怒,“昨天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害我昨天被他們笑話了。”

    “拍節目忙?拍戲忙還談什麼戀愛,你和節目過日子去吧!”

    林生駐足,把手里編輯好了的消息發給紀曜禮。

    萬柏浩應是在電話里低聲下氣地道歉了,周憶瀾沉默了一會兒,命令道︰“晚上還會再給你打電話,不管在干什麼,你必須給我接了,听到沒?”

    林生扯了扯嘴角,然後走到客廳,發現甦子涵正在和向昧商量一會兒騎車成員分配問題。

    甦子涵道︰“因為是雙人自行車,所以兩兩騎一輛,周憶瀾說他不會騎自行車,向師哥的腰不好,也不能坐在前面……”說著他望向林生。

    林生當即反應過來,“我會騎,我來帶向前輩吧。”他可不想和周憶瀾共騎一輛車,想到那個場景就渾身不適。

    甦子涵頷首,“行,那我和周憶瀾一輛車,我在前面。”

    向昧不好意思地對林生道︰“麻煩你了。”

    待周憶瀾打完電話從屋里出來,四人騎上了自行車。小五被裝在寵物雙肩包里,由周憶瀾背著。

    伊莎貝貝是個成立已久的品牌,集團旗下商品不僅僅涉及生活用品,而且涉及食品領域,家里的餐桌上一直擺著伊莎貝貝的零食,就連他們現下要出游,節目組也提了兩大袋零食給他們,方便等會在海邊野餐的時候做做廣告。

    零食有些重,放在車前的簍子會給自行車前進制造難度,所以由坐在後面的向周二人抱在懷里。

    甦子涵開了導航,將手機用支架固定在車把手上,一腳就瞪了出去,林生連忙跟上,向昧的體重本來就比他要重一些,還加上一大袋零食,剛開始的幾米搖搖晃晃,漸漸適應了,騎行逐漸平緩。

    環島路臨海,出了綠蔭道,視野逐漸開闊,陽光給了林生一個大大的擁抱,路邊圍欄下面就是沙灘,海風拂來,帶著淡淡的咸濕味道。

    林生袖子上涂了紀曜禮給他買的防曬霜,帶著淺淺的牛奶香,林生郁結了一晚上的心情逐漸舒暢。

    昨晚在澡堂里看見周憶瀾胸前的紋身,令他久久不能釋懷,也是他整夜輾轉反側的原因所在。

    林生容易犯迷糊,但有的事情上直覺又很準,結合周憶瀾在慈善晚會還有醫院探病時對紀曜禮的關注,他幾乎是可以肯定,那個“禮”字,和紀曜禮有關。

    該是懷性xing)躚那樾鰨 嘔嵐蚜硪桓鋈說拿摯淘諫砩希課薹鞘譴蟀 蠛蕖V芤淅矯揮欣磧稍骱藜完桌瘢 薔橢皇O亂恢紙 br />
    和紀曜禮相處的這些時日,周憶瀾,不是林生遇到的第一個對紀曜禮愛慕的人,卻是最令他在意的一個。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自己和周憶瀾有過舊怨,讓他不安,讓他心里橫著一顆石頭。

    可現下他忽然想通了,紀曜禮待自己的好,是做不得假的。

    他對別人的感情無可奈何,卻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他願意相信紀曜禮,一如紀曜禮相信著他。

    想到這,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以前那車妮兒出來攪局的時候,自己似乎沒有這麼在意,那時候對紀曜禮的心思很淺,而現在……林生無奈笑笑,原來自己也是一個佔有欲極強的人啊。

    騎了半個小時候,幾人將腳搭在地上,靠在椅背上休息。

    他們頭上都綁著運動攝像頭,攝影師只遠遠地跟在身後。

    向昧在塑料袋里翻找了一會兒,掏出了瓶礦泉水,擰開遞給林生,後者道了聲謝,咕嚕咕嚕地灌了一大口。

    周憶瀾看了眼包里的小五,正乖巧地沖自己吐舌頭。然後問其他人,“你們要不要吃點東西,補充點體力?我袋子里有伊莎仙貝。”

    大家早晨吃的都比較多,沒什麼胃口吃零食,紛紛搖頭。

    周憶瀾又在袋子里翻找了一下,“那要吃伊莎口香糖嗎?”

    林生和甦子涵依舊沒要,倒是向昧要了兩顆,剛準備塞到嘴里的時候,發現周憶瀾沒有給自己拿,原封不動地蓋上盒子,塞回塑料袋。

    甦子涵問林生︰“休息好了嗎?”

    林生點頭。

    向昧和周憶瀾幾乎是並排,分了一顆口香糖給他,“你要嗎?”

    周憶瀾搖頭,“我不怎麼愛吃糖,謝謝。”

    甦子涵和林生把腳搭在了踏板上。

    周憶瀾沖向昧笑笑,“不過我很愛吃一種糖。”

    林生卷了一下衣服袖子。

    向昧好奇道︰“什麼糖啊?”

    周憶瀾抿著唇,“小時候愛吃的一種,現在不怎麼容易遇到了。”

    林生的動作猛地一頓,身邊的甦子涵已經將車騎了出去,周憶瀾和林生擦肩的時候,似有似乎地瞥了他一眼。

    “林生?”

    “林生!”向昧拍著林生的後背,喚道。

    待林生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離甦子涵他們的車隔了一段的距離了,他連忙用力蹬了腳踏板,加快速度追上去。

    離得近的時候,周憶瀾側臉望著身邊的海水,面上yh出純粹的微笑,全部映在了林生的眼里。

    林生有些恍惚,腦子里冒出的是,剛和紀曜禮結婚那會兒,二人一起去逛超市,紀曜禮對著糖櫃道︰

    “我只吃一種糖,這里沒有。”

    “是小時候愛吃的。”

    他額頭上沁出了滴熱汗,滑落到他的眼楮里,眼楮被染得有些疼,他下意識地眯眼……

    “林生!!!”身後的向昧忽然發出驚呼聲!

    林生猛地驚醒,澀澀地睜眼,竟發現在他沒注意間,車龍頭的方向偏了,朝馬路上軋去,這時候,馬路上有一輛旅游大巴高速飛馳而來,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

    剎車已經來不及了! 他只能將龍頭往內側的圍欄上拐,“砰”地一聲響,車龍頭撞在鐵欄桿上,將林生手都給震麻了,yh不受控制地往地下倒。

    “呃……”他悶哼一聲,腦子瞬間給摔懵了。

    向昧和他同樣的動作趴在地上,吸了口涼氣。

    前面的甦子涵二人和身後的節目組都發現了二人出事了,先是一愣,隨即大步跑過來,甦子涵最快沖到跟前,試圖架起林生的肩膀,這一瞬,臉都給嚇白了,“生生!生生,你沒事吧?”

    林生逐漸回過神來,第一時間關心身後被周憶瀾扶起來的向昧,“前輩你還好嗎?”

    向昧穿的長褲,位置又坐在後面,除了掌心蹭破了點皮外,沒什麼大事。他皺眉道︰“林生你的腳—”

    林生聞言,怔怔地看向自己的腿,因為穿著短褲的緣故,兩個膝蓋都被劃破了口子,還在地上滑行了一小距離,傷口拉得有些大,血順著皮膚往下面流,里面還混著沙和灰塵。

    林生這才意識到自己受傷了,疼痛感隨之襲來,他咬著唇。

    甦子涵和工作人員一起架著他的手臂,試圖把他扶起來。

    “啊……”林生痛呼了一聲,“腳踝、腳踝卡著了!”

    “小心!”麥子摁住他們的手。

    甦子涵這才發現林生的左腳卡在了車 轆里,他忙讓其他人掌著車,自己則慢慢把林生的左腳拿出來,林生疼得滿頭大汗,竟然還有心情安慰甦子涵︰

    “子涵哥,沒事的,別太擔心。”

    向昧幫林生擦汗,周憶瀾一臉擔憂的樣子。

    攝影師欲攙扶著林生,甦子涵沒讓,忙把他背了起來,“我送林生去醫院,你們繼續拍攝吧。”

    向昧︰“我也去!!”

    周憶瀾︰“我也是!”

    林生朝向昧勉強笑笑,“前輩,我自己的yh自己清楚,沒什麼大事,你們還是繼續拍攝吧,劇組有劇組的計劃,不能耽擱了。”這句話也是說給麥子听的。

    “可是……”麥子眼里是濃濃的擔憂之色。

    林生拍了拍甦子涵的肩膀,“不是很疼,子涵哥,不用去醫院,叫個醫生來民宿看看就好了。”以他們的身份來說,如非必要,最好是少出現在人多的場所,不然又要在網上引起轟動。

    甦子涵臉上寫著不贊同,在林生再三強調沒有大礙後,他才背著林生,把他送到劇組的車里。

    向昧和周憶瀾繼續拍攝。

    林生推了下甦子涵的肩膀,“子涵哥你也去拍攝吧,這不有編導陪著我嗎?”節目組分了兩個編導陪他們一起。

    甦子涵搖頭,緊緊盯著林生腳下的傷口,面yh自責,“我還答應了紀總要好好照顧你……”

    林生︰“這怎麼能怪你呢,是我自己沒注意才這樣,幸虧前輩沒受什麼傷,不然我要內疚死了。”

    “你還是先擔憂一下你自己吧。”甦子涵面色凝重。

    林生望著他,“就剛才比較疼,現在還好,真沒事。子涵哥,你別告訴紀總了,不然他該擔心了。”

    甦子涵沒有說話。

    “哥!”林生急了。

    “好吧。”

    ……

    汽車很快就到了民宿,甦子涵先跳下車,作勢再欲背他,林生忙道︰“不用了,我就自己慢慢地走也行。”

    “快上來。”甦子涵催促道。

    林生拗不過他,只好又趴了上去。

    甦子涵背著他,走得很快,“生生,你要好好吃飯,有些輕了。”

    林生靠在他的肩膀上,覺得很結實,也很有安全感。他能感受到,甦子涵因為緊張繃緊的背,在微微顫動。

    “子涵哥,累就放我下來吧。”

    “快到了,哥直接把你放到沙發上。”甦子涵深呼吸了一口氣,背著林生進了民宿的大門。

    林生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真的好啊,他前陣子剛有了爸爸媽媽,現在又有了哥哥。

    醫生來得很快,把林生的鞋帶剪斷了,左腳踝又紅又腫。幸虧林生今天穿的是高幫運動鞋,醫生診斷說只是崴了腳,並沒有骨折。

    于是忙找民宿老板要了冰塊,由甦子涵拿著幫忙冰敷。膝蓋上的傷口也只是皮外傷,沒有傷到骨頭,立馬消炎抹了藥水。

    醫生叮囑腳踝得消腫了再上藥,還需要臥床兩天後,便離開了。

    林生摸了摸胸口紀曜禮送的護身紅繩,朝甦子涵彎了彎嘴角,“我就說沒事嘛。”

    甦子涵又把他背回房間的床上,給他找了平板,還找來了一大堆水果零食,堆在林生的床頭,“你好好休息。”

    林生望了眼自己腫得像個豬蹄的腳,“哎,這拍攝才剛剛開始,就弄成這樣了。”

    “幸好沒有太嚴重,不然我真不好和紀總交代。”甦子涵問他有沒有其它不適。

    林生搖了搖頭,“子涵哥,你看我現在沒事了,你趕緊去拍攝吧,不用擔心我,這不還有兩個編導在嘛。”

    “她們都是女孩子,你要是想上廁所……”甦子涵不願意走。

    “我可以找民宿老板幫忙。”

    在林生第十六次催他去拍攝的時候,甦子涵對編導再三拜托對林生多看顧著些後,抬腳離開了。

    不過,半小時後,有一位工作人員把小五帶回來了,對林生道︰“甦子涵說,讓這小家伙陪著你。”

    林生忙把小五從寵物包里放出來,它特別親人,一股腦地往林生懷里拱,似知道林生不舒服,還會用小舌頭舔他的臉。

    林生和編導說自己想睡一下,等房門被關上後,他抱著小五,躲在被窩里看著手機,打開和紀曜禮的微信對話框,想給他打語音。

    可正常情況下,林生現在該是在拍攝,沒有機會玩手機,不想讓紀曜禮擔心,林生只看著自己和紀曜禮的聊天記錄,仿佛這是世間最有效的止疼良藥,一遍又一遍,慢慢睡熟了。

    小五也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卷成一團,挨著他睡。

    ……

    這一覺,林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覺得yh很累,所以睡得很沉。

    他察覺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腦袋,動作很輕柔,指腹的觸感更是覺得熟悉。

    應該是在做夢把。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察覺自己被人橫抱了起來,yh瞬間騰空,他從夢中驚醒,驀地睜開雙眼,呆呆地望著抱著自己的男人。

    “紀哥哥……”

    他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臉蛋,沒有穿透過去,紀曜禮真的來了,來廈門了。

    “嗯。”紀曜禮的嗓音很沉,暗示著他的心情不太好。

    林生摟住他的脖子,“是子涵哥和你說的麼……”

    “你受傷了,還想瞞著我?”紀曜禮斂緊眉心,他有一萬種辦法知道林生的情況。林生受傷不牛後,他在節目組里安排的人,就將此事通知了他。

    林生忙道︰“沒有,就是一點小傷……”

    “這哪里是小傷?”紀曜禮第一次這麼凶地打斷他的話,“你在我身邊的時候,我連讓你打個噴嚏都不舍得,可一離開我,你就傷成這樣。

    “林生,你不是答應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嗎?”

    林生嘴角向下,無聲地靠在他的胸口。

    小五察覺到氣氛的可怕,自顧自地跳下床,邁著小短腿跑開了。

    客廳里沒有人,甦子涵他們還沒有回來,仍未結束拍攝,窗外的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五六點的樣子。

    “我們去哪里?”林生小聲問著。

    紀曜禮的聲音有些硬,“你今晚和我一起住外面。”身後也沒有編導追出來,紀曜禮應該是已經溝通好了。

    紀曜禮抱著他上了路邊停著的黑車,路上紀曜禮不說話,林生也不說話,只窩在他的鎖骨處,淺淺的氣息打在紀曜禮的皮膚上,眼前是紀曜禮骨感的喉結。

    二十分鐘後,汽車在一家噴泉酒店門口停下,紀曜禮抱著他上樓,司機為他開門後便離開了。

    紀曜禮欲把他放到床上,卻沒想林生抱著他脖子不放。

    紀曜禮越拉他的手,林生抱著越緊。

    忽地,紀曜禮察覺到他的肩頭在微微顫抖,自己的脖子處也感受到了濕潤。

    紀曜禮坐到他身邊,抽了兩張紙想替他擦眼淚,卻沒想林生很倔,躲在他胸口就是不抬頭。

    像在聲紀曜禮的氣,又像在生自己的氣。

    紀曜禮把紙巾攥緊在手心,“林生,你知道嗎?在知道你受傷了以後,我第一時間乘坐最快的航班來廈門,路上滿腦子都是那僧人的話,我把自己罵了千遍萬遍,不該讓你一個人出遠門。”

    林生抱著他的力氣松了松。

    “你睡著了沒有關手機屏幕,手機沒電關機了,我又打不通你的電話,只能通過節目組了解你的情況,你知道我當時有多心急嗎?”紀曜禮說這話時,嗓音都在顫抖。

    林生嗚咽起來。

    紀曜禮意識到剛才是自己的話說重了,拍著他的背心,良久,敗下陣來,“我剛才太心急了,是我不對,對不起。”

    好一會兒林生才平復下來,抬起了點腦袋,眼楮通紅,睫毛上還沾著淚珠,仍在抽抽,“我、我剛才不想讓子涵哥他們擔心,說沒事,其實我的腳好疼,睡了一覺起來,還是好疼……”

    林生在外人面前裝得再堅強,在見到紀曜禮時瞬間就會潰不成軍,眼淚跟著收不住,一個勁地往外冒。

    林生說疼,紀曜禮哪還有半點生氣的心思,忙彎下腰看他的腳踝,“是這疼嗎?”

    林生剛點頭,忽然渾身一震,因為紀曜禮在他腫起的腳踝處,輕輕落了吻,一開始的疼痛瞬間被酥麻取代。

    紀曜禮溫柔地在他腳踝親吻,親到腳背上,慢慢往小腿上觸踫,直到看見雙膝半結痂的傷口,眼里的心疼毫不掩飾地撞進了林生的心里。

    林生用力拉了下他的手,紀曜禮疑惑地直起身,林生不管不顧地抱緊了他。

    “晚點我再叫醫生來看一眼。”紀曜禮一定要親耳听到醫生說無事才放心。

    “紀哥哥。”林生的聲音里帶著依戀。

    紀曜禮揉了揉他的頭發, “嗯?”

    “在遇到我之前,你有沒有喜歡過別人……”

    “沒有。”男人毫不猶豫地打斷了他的話︰

    “喜歡是你,愛也是你,至始至終都是你。”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