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79章

第79章

    後來麥子和甦子涵來探望過, 醫生也來了, 當著紀曜禮的面又仔細檢查了一番,確認無礙後, 心才徹底放下。

    紀曜禮讓前台送來冰塊, 他用毛巾包裹住, 持續對著林生的腳踝冰敷。

    林生中午睡著了, 沒有吃飯, 現下餓得不行, 紀曜禮又給他點了水果粥。水果粥是冰鎮的, 里面加了爽口的西瓜, 林生一口一口的西瓜,將自己嘴巴里塞得滿滿的。

    紀曜禮把他的小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小心翼翼地敷著, “生生, 向昧的體重比你重, 手里還拿著大塑料袋,這樣力氣不均衡, 騎車本來就很吃力了, 你更應該注意。今後做什麼事都得小心, 出行方面是絕對馬虎不得的。”

    林生老實听著。

    他繼續道︰“剛開始我以為是有人對你的自行車動過手腳,但我派人查過, 你騎的那輛自行車, 只是使用時間久了些, 車龍頭關節處有些生, 所以方向掌握不是很靈敏。”

    林生怔了怔,難怪他騎的時候一直覺得使不上勁。等等!車確實沒被人動過手腳,但……

    他蹙緊眉頭。

    紀曜禮發現了他神色有異,“怎麼了?”

    林生︰“當時是周憶瀾最後從房子里出來,卻是最先坐上自行車的,他選了一輛車,我自然只會選另一輛……但我不確定是不是我多想了。”

    紀曜禮聞言瞳孔猛地一縮,眼里劃過一陣戾氣,“我派人查查這自行車的供應渠道。”

    林生頷首,沉吟片刻,“對不起,是我粗心大意了。”林生心里真的性xing)諶險娣詞。 蘼鄯か聳裁詞攏 幾靡園踩  兀 綣筆痹僮 廡  Ω鎂筒換  廡┬ 恕br />
    他現在不是一個人了,他是有家庭的人了,行事需要更謹慎了。

    紀曜禮前陣子住院的時候,他的心都亂套了。將心比心,紀曜禮在今天得知自己受傷的消息時,該有多著急啊。

    紀曜禮傾身上去,咬下他勺子里還未入嘴的那顆西瓜粒,“罰你少吃一口西瓜。”

    “這鳳梨也好吃的,紀哥哥你嘗嘗。”林生忙舀了一口,送到他的嘴邊。

    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分食了一小蠱水果粥。

    林生沒法洗澡,紀曜禮打了熱水親手給他擦了yh。

    夜里,林生渾身放松地倒在紀曜禮懷里,睡得香甜,這兩天他看似如常,但其實精神一直緊繃著。不過紀曜禮身上的氣息就有一股令他靜心的魔力,腳上的疼痛也幾近于無了。

    他嘴上不說,但心里透亮。紀哥哥,你離不開我的這份心意,我應該不比你少。

    ……

    第二天一早,紀曜禮從浴室沖澡出來,發現林生yh在被子外面的腳趾頭歡快地動著,嘴里還哼著跑調的歌曲︰

    “外面紛紛擾擾,里面亂亂糟糟,我們別再鬧了。這個冬天已經很冷了,我們靠在一起好嗎……”

    紀曜禮唇角微彎,爬上床把他撈到懷里,“醒了?”

    林生眨了眨眼楮,精神很好的樣子,“嗯。”

    “紀哥哥,你什麼時候走?”他問。

    紀曜禮吻了一下他的額頭,“你在這,我走去哪?”

    得知他不走了,林生的心情越發明快了,玩著紀曜禮衣服上的扣子,“一會兒我們回民宿看看吧?雖然我受傷了,沒法跟著大部隊一起行動,但估計還是要補些鏡頭的。”

    “好。”

    說著紀曜禮把他抱到浴室的洗手台上,給他擠了藥膏,在他刷牙的時候,又把醫生昨晚留下的藥拿來了,弓著腰仔細幫林生揉著腳踝。

    此時林生的腳踝已經沒那麼腫了,還能自如地活動腳趾。紀曜禮按摩的力道剛剛好,抬頭看了眼瞅著自己傻樂的林生︰

    “這麼開心?”

    林生歪著腦袋,“嗯,誰能知道你這麼快就來了呢,還那麼辛苦地給我藏錢,好好笑哦。”

    紀曜禮洗淨了手,摸了摸他臉頰,“看到你和我皮,我心里才徹底踏實,昨天你那無精打采的樣子,我都跟著喘不過氣。如果可以,希望你以後的病痛都作用在我的身上……”

    林生忙捂住他的嘴巴,“呸呸呸,我不準你瞎說。”

    ……

    出門的時候,怕林生踫到傷口,紀曜禮給他弄了輛輪椅,還是全自動的,雖然教會了林生該如何使用,但紀曜禮還是寸步不離地扶著把手,慢慢地推著林生走。

    回到民宿的時候,大家伙正在吃早餐,攝影師在一旁靜靜地錄制著。向昧的座位對著門口,第一時間看到林生二人的到來,忙起身跑過來,“林生,你好些了沒?”

    甦子涵和周憶瀾也放下手中的食物,圍到林生身邊。

    林生笑了笑,“好多了,不過還得坐幾天輪椅。”

    小五在周憶瀾的懷里,瞧見林生來了,激動地想要跳下來,不過被周憶瀾緊緊抱住了,只好興奮地搖尾巴。

    向昧拍了拍林生的肩膀,然後和紀曜禮打了聲招呼。周憶瀾也望著紀曜禮,道了聲“紀總”。

    紀曜禮淡淡掃了他一眼,不作回應,然後詢問林生要不要跟著吃一點東西?林生早就聞到了食物的香味,忙點頭。

    二人入座,紀曜禮朝大家笑笑,“這兩天我們林生應該是麻煩了大家不少,謝謝各位的包含。”

    向昧給林生夾了塊荷包蛋,“紀總,你是不知道,你們家生生真是夠了。剛來廈門的那晚,洗完澡後,我、生生、子涵一間房嘛,趁著沒有拍攝,我就提議要不喝一杯吧,助助眠,你知道你們家生生後來怎麼樣了嗎?”

    林生想到了這一茬,也跟著看向紀曜禮,這家伙肯定要猜他發酒瘋了吧,畢竟他不會喝酒,又有點愛喝酒,結果是不言而喻。

    紀曜禮慢條斯理地喝了口咖啡,“生生應該一口也沒踫吧。”

    林生愣了下。

    甦子涵和向昧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你怎麼知道?!”

    紀曜禮毫不意外,拿了片吐司,抹好了果醬,遞到生生手里,“因為他不會在我不在身邊的情況下,讓自己喝醉。”

    林生抿唇笑了笑,雙手捧著吐司,小口咬著。

    是啊,只有你在的時候,我才會毫無顧忌。

    甦子涵抽了抽嘴角,把筷子摔在桌上,怒道︰“我不吃了!這麼一大口狗糧,我吃撐了!”

    向昧用力咬嘴里的食物,“編導!編導!我們老彭什麼時候來,你催一下吧?秀恩愛誰還不會啊?”

    林生笑得停不下來,這時,“砰”地一聲,周憶瀾手邊的果汁被他踫翻,yh瞬間以他為中心在桌上蔓延,他臉色有些差,“不好意思……”

    向昧忙給他把抽紙送來,“怎麼這麼不小心。”

    周憶瀾把小五放到椅子上,然後默默擦著桌子。

    而甦子涵仍舊拉著向昧,說得起勁︰“其實這還算不得什麼,你知道我和林生拍戲的時候,紀總就跟住在劇組了似的,多虧了有生生在,紀總怕他餓著,于是我們劇組就經常各種豪華宵夜,是最有口福的劇組了。”

    向昧不停地打听,“我恨不得拿個本子記下來,我們家那位,從來不來探班,兩個人都在拍戲,一點浪漫都不懂得,你們知道前幾天情人節,老彭送我的什麼嗎?”

    林生︰“啥啊?”

    向昧翻了個白眼,“他說他把他自己送給我了!!”

    林生頓了下,“听上去還行?”

    向昧瞅了他眼,“哪里行了?這就是沒有禮物的意思,年年把他自己當禮物!”

    甦子涵憋笑憋得臉通紅,林生給向昧加了杯牛奶,對著旁邊的鏡頭道,“彭老師,看見了麼?明年情人節可得有點表示了啊!”

    向昧是個直爽的人,嘴上也就說說,連連擺手,“算了我也不指望了,哪天他真送了,我還要懷疑我老公是不是撞到腦子了……”

    紀曜禮的嘴角一直帶笑,默默照顧著林生,沒參與幾人的討論,發現林生很喜歡吃桌上的油條,正伸手去拿時,向昧、周憶瀾也同時伸向那最後一根油條。

    林生忙拉住紀曜禮的手︰“給前輩吃吧!我已經吃飽了!”

    周憶瀾也對向昧拱拱手。

    他們越是這樣,向昧反而不好意思了,眼珠子一轉,“要不我們來玩個游戲吧,誰贏了,這最後一跟油條就屬于誰,怎麼樣?”

    麥子等編導們也插話過來,給他們出主意,比如同時喝一杯牛奶,誰先喝完就是贏了這種,但都被向昧給否了。

    向昧︰“不行不行,我剛才已經喝了不少牛奶了,撐死了!”

    小五以為他們在玩什麼有趣的東西,“汪”叫了一聲。也就是這一聲,吸引了向昧的注意,他一拍大腿︰

    “有了!由紀總把小五抱著,站遠點,然後我們同時喚小五,看他跑向誰,跑到誰懷里誰就贏了,怎麼樣?”

    甦子涵︰“听上去有點無聊。”

    向昧捶了把他的肩,“我說小老弟你怎麼回事?不就是小五和你不親嗎,覺得自己鐵定會輸,所以不敢比?”

    甦子涵雖然一點也不想吃那根有條,但他被挑起了興趣,“比就比,不過你也別期待得太滿了,小五這兩天一直都是周憶瀾在帶的,這根油條應該沒你什麼事了。”

    向昧不服氣了,“我也經常抱小五的好嗎?它可喜歡我了,你等著瞧吧!”

    于是四人在餐桌前站了一排,當然林生是坐在輪椅上的。

    紀曜禮任勞任怨地接過小五,後退到客廳的另一頭,“站這里可以嗎?”小五不認生,被紀曜禮抱著也不惱,似知道大家在和自己玩,在紀曜禮的手里扭來扭去,很是激動。

    向昧比了個ok的手勢。

    紀曜禮彎腰,把小五放到地上,道了句“開始”後,松開了手。

    小五撒腿就往餐桌這跑,忽地,一時間四個聲音都在喚他的名字,有站著拍手的,也有蹲著招手的。

    小五的步伐有些遲疑了,先是看了眼周憶瀾,然後又朝向昧吐舌頭,接著又對林生搖尾巴,小家伙自己急了,不知道該往哪個人的方向跑好。不過至始至終是沒看過甦子涵的。

    甦子涵長嘆息一聲。

    小五幾乎是本能地往周憶瀾的懷里跑,周憶瀾的唇角剛掀起,就僵住了,因為小五的腳頭一拐,又往林生的掌心沖去了,這次再不停歇,乖巧地圍著林生轉圈圈。

    林生把他抱了起來,“嗨呀,它昨天和我睡了一覺,還睡出感情了。”

    向昧氣沖沖地指著小五的腦袋︰“余小五!!你害我失去了一根油條,我宣布你從現在開始失去了我的寵愛!”

    小五哪知道什麼,還沖他咧嘴。

    甦子涵瞅了眼周憶瀾的臉色,“游戲而已嘛,周憶瀾你要實在想吃,這根還是給你吃吧。”他越是這樣說,周憶瀾越是不會要了。

    周憶瀾勉強笑笑,“不了,我願賭服輸。”

    林生摸著小五的下巴,眼里閃過了什麼,沒有說話。

    游戲本來就是為了活躍節目氣氛,大家都沒放在心上,不過,最後這根油條還是進了向昧的肚子。

    ……

    今天,《余生有你》小隊計劃著去游廈門大學,外面人多,林生坐著輪椅不方便和他們一起出行。

    紀曜禮問林生想不想去海邊走走,林生睡太久了正愁無聊了,當即點頭。于是二人揮別向昧等人,出了民宿。

    節目組還是不願意放棄這樣大好的拍攝機會,由麥子和一位攝影師跟著林生二人,其他人還是按原計劃和小隊一起拍攝。

    紀曜禮沒帶林生去太遠的地方,就去了離民宿不到一公里的海灘。清晨的海灘已經聚集了很多外地的游客,商販們正熱情地吆喝著。

    林生發現沿路有不少男孩女孩盯著自己看,應是認出了他的身份,對紀曜禮道︰

    “出來太急了,忘記把墨鏡和帽子帶出來了。”

    紀曜禮思索了片刻,“我來想辦法。”

    林生還沒說話,紀曜禮就快步走了出去,跑到商鋪那里,不知道和店家說了什麼,再回來的時候,拿了一塊藍色的布面罩。

    林生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後者把布展開,“來,生生,我為你戴上。”

    “慢、慢著!!”林生伸出手阻止他,發現手里的這塊布,上面一共四個洞……

    “這不是那些海邊大媽防曬用的那什麼……臉基尼嗎?”林生驚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你要我一個國民偶像,把這麼個玩意兒罩在臉上?你認真的嗎?”

    紀曜禮語重心長,“非常時期要用非常辦法。”

    林生抗議,“你這不如就拿你的臭襪子,戳幾個洞,罩我臉上……唔!”紀曜禮一個箭步過去,捂住了他的嘴巴。

    然後趁林生不備,把臉基尼罩在了他的臉上,“這樣多好,連脖子也防曬了,國民偶像可不能曬黑啊。”

    林生︰“……”我信你個鬼。

    麥子姐和攝影師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任憑林生再逆天的顏值,罩上這麼一個玩意兒,都變得無比滑稽,紀曜禮實在是憋不住,“現在不可能有人認出你來了哈哈哈哈。”

    林生朝鏡頭做了個苦臉,“君子報仇,幾天不晚,等我腳好了再說。”

    紀曜禮讓他坐穩了,然後推車在沙灘上走著。

    林生看著二人被陽光照射下的影子,一站一坐,形影不離,仿佛一瞬間,看到了幾十年以後,他們頭發越來越稀疏,背影佝僂,相依為命的樣子。

    林生的眼眶被身邊海浪的澆濕了。

    “你帶著我轉圈圈干什麼啊?”林生發了一會兒呆,然後才發現二人行走的路線變了,等輪椅停下來的時候—

    經過一夜晚風問候,海灘上的西沙已經趨于平整,車輪和二人的軌跡畫成了一個巨大的愛心。

    林生在臉基尼的嘴巴里笑得yh出了八顆牙齒,推了紀曜禮一把,“干嘛呀,攝像機拍著呢。”

    此時他慶幸自己臉上罩著這麼個全副武裝的東西,不然全國觀眾到時候都要看他臉紅得像個番茄了。

    紀曜禮情不自禁地想要吻他,然後垂頭的時候,視線在他的面罩上停留兩秒,神情古怪,收回了嘴。

    “你是不是在嫌棄我?”林生瞪著他。

    紀曜禮輕咳一聲,“不敢不敢。”

    “啊啊啊啊啊你就是!!”林生轉過身,拳頭輕輕砸在他的小臂上。

    捶你,捶你,捶你。

    二人正笑鬧著,麥子忽然插了進來,面帶著微笑。

    林生縮了縮,“麥子姐這個微笑通常是要搞事的節奏,害pia!”

    麥子拿了個板凳,放到林生對面,“生生你也太了解我了吧。”然後請紀曜禮坐下,“你們看現在風光正好,我們再來玩點小游戲?”

    林生和紀曜禮對視一眼,“好啊。”

    紀曜禮剛剛落座,麥子就給了他們一人一支黑色馬克筆還有白板,“我們來玩夫夫默契小問題吧,問三個,你們把答案寫在白板上,看是否一致。問題很簡單,有一個不一致,就要接受一個小懲罰哦!”

    林生眯眼看她,“要是不一致,我們下了節目怕是要去吵架了,你們這是拆婚節目嗎?”

    麥子哈哈大笑,“別的嘉賓夫夫也要玩的,只是你們先玩而已。”

    “好吧,來。”真別說,林生還有些緊張。紀曜禮看著他,眼里也透著好奇。

    麥子強調,“你們可不要偷看對方的板子。”然後她看了眼林生,又看了眼紀曜禮︰

    “第一個問題,你們第一次見面地點,是哪里?”

    林生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況,那就太勁爆了,他第一次見紀曜禮的時候,對方正在洗澡。

    紀曜禮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林生硬著頭皮寫下︰【家】

    麥子等兩人都停筆了以後,道︰

    “第二個問題,你們第一次確立關系,是在哪里?”

    林生頓了下,他和紀曜禮情況特殊,是先確立的婚姻關系,再走的戀愛關系,這她嘴里的關系,是指什麼關系呢?

    紀曜禮想的關系,又是什麼呢?

    林生按照腦海里的第一反應,寫了下來︰【會所ktv包廂】

    “最後一個問題,兩人第一次鬧別扭,是在哪里?為了什麼?”

    林生心想,這個簡單,飛速寫︰【情侶酒店,因為醉酒】

    問題全部問完,麥子收走了二人的白板,一一對照,然後yh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不好意思,二位有一道題目的答案不一樣哦。”

    林生和紀曜禮看上去並不意外,林生想,應該是第二個問題吧,問得太寬泛了。

    麥子︰“那我們倒著來看吧,請林生先說出自己為什麼會寫這個答案,鬧別扭地點是在情侶酒店?這麼特別的地方還有心思吵架嗎?”

    林生想到那次,有些哭笑不得,紀曜禮也陷入了回憶。林生撓了撓腦袋,“那次是我第一次喝醉了,耍酒瘋,把紀曜禮趕下床了。”

    說到這,他朝紀曜禮努努嘴巴,“哄了一天才哄好的呢。”

    紀曜禮失笑。

    麥子又看了眼白板,“哈哈哈這樣啊,紀總的答案是,【酒店,耍酒瘋】,恭喜你們,這一道題是對的。那我們來看看第二道題,下面有請紀總來回答一下,確立關系的地點,為什麼填的是【我的生日宴會】?”

    紀曜禮︰“當時我的幾位朋友給我舉辦生日宴會,生生他給了我一個驚喜。本來在拍戲的他,突然出現在會所,那時候我已經喜歡他多時,想著這是一個好機會,就很主動地說了。也就是這宴會上喝醉的,讓我知道了他耍酒瘋的功力。”

    林生唇角的弧度就一直沒有放下去過,與其說那是確立關系,不如說是二人的關系進了一步,原本他們兩個之間朦朦朧朧,林生以為他對自己好,純是上級對下級的關心,要不是紀曜禮主動了那麼一步,他這麼遲鈍的人,可能要過很久很久才能知道紀曜禮對自己的心意了。

    麥子瞧著白板,“生生看來很喜歡給二人的生活制造驚喜呢,我看了眼他的答案……”

    林生小聲提醒,“我和紀總說的是一件事,只是表達方式不一樣,所以我們應該是三個問題都答一樣了吧?”

    麥子有些懵,“你們第二個問題本來就是一樣的啊,這我還是能分辨的。”

    這下該林生懵了,“啊?那是……第一個問題不一樣?怎麼可能?”

    麥子把白板攤開,“你自己看看。”

    第一次見面的地點,林生寫的是【家】,而紀曜禮寫的是【小區健身器材處】。

    林生朝紀曜禮擠眉弄眼,“你是不是弄錯了啊,我們第一次見面,那麼……印象深刻!你忘了嗎?”

    紀曜禮凝神望著他,“傻瓜,是你忘記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