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83章

第83章

    《余生有你》第五季, 在廈門之行後, 到香港繼續拍攝的計劃最終沒能成功進行下去。

    因為無論是節目組還是廣大網友, 都沒預料到,繼“周憶瀾虐狗”事件後, 等待他們的,竟是一塊巨大的瓜田。

    眾所周知,周憶瀾在拍攝《蛇妖傳》期間曾幫助了一位摔倒老人,其壯舉被路人無意間拍攝, 傳至網絡, 甚至受到過國家官媒的轉載大力宣傳。他“善良友愛”的形象也正是從那次時間開始奠基。

    殊不知最先的一則爆料, 就是從這則舊事開始的。

    當年的摔倒老人已經過世, 但其親屬竟然在網絡上公開發表聲明,稱當年曾受到周憶瀾及其經濟公司的恐嚇與賄賂, 救助老人的青年實則另有他人。

    此聲明一出,網友一片嘩然!

    大部分的粉絲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上粉周憶瀾的, 卻沒想到從一開始自己的欣賞就所托非人了。他們心心念念維護的偶像, 實則是個小偷, 他所做的行為甚至比偷盜錢財還要可惡,他偷竊的是另一個人的良好美德。

    網友表示︰

    “簡直是年度大瓜啊!!編劇都不敢這麼寫吧?但周憶瀾做到了!”

    “說真的, 一開始我就覺得周憶瀾這人面向不好,每次都歪著嘴巴笑,看上去就心術不正, 都說相由心生, 嘖嘖。”

    “誰能證明這親屬的話屬實?我看這爆料親屬的品(性xing)也存疑, 當時怎麼不曝,現在跑出來博眼球?我相信我的憶瀾哥哥,這事肯定另有隱情!!”

    “憶瀾女孩沖啊!!哥哥我們挺你!!”

    “樓里有些腦殘粉真的沒有下線,驚了!”

    ……

    這件事引起了國家官媒的極大重視,成立小組徹查此事,意在嚴懲這樣冒名頂替的不正之風。

    路人網友紛紛轉發支持,可當他們看到事情真相的時候,大快人心之余更多的是瞠目結舌,誰都沒有想到,當年真正幫助老人的,竟是曾經在《蛇妖傳》中飾演過周憶瀾替身的林生!

    周憶瀾和林生那看似好友的熒屏關系,不得不令眾網友多了些思量。

    官媒當即發長篇文章批評周憶瀾有違傳統美德的行為。

    很快,林生所在的薰霖傳媒也發出聲明︰

    聲稱林生當年曾經過多方渠道,試圖揭yh事件的真相,可惜當時他還在讀書,沒什麼社會地位和反抗力量,並且受到了周憶瀾方連同校方的退學威脅,只能息事寧人。

    加之周憶瀾方假意道歉,迷惑了單純的林生,後者見他有改過之心,本欲原諒他,萬般沒有想到他竟然在《余生有你》的拍攝期間,故意將年久失修的自行車安排給林生,令其腳部受傷。可見周憶瀾並無任何悔過之心,其心可誅,甚至想借此永遠掩蓋掉自己行過的惡事。

    對此,薰霖傳媒就“周憶瀾冒名頂替”、“周憶瀾蓄意傷人”、威脅賄賂等一系列行為,已提出律師函,以此來維護林生的正當權益。

    現下不止是林生的粉絲炸了,連網友們都看不過去了︰

    “??蓄意傷人?說謀殺都不為過了吧?這周憶瀾好歹毒的心腸!!”

    “見林生現在出名了,當年做的丑事兜不住了,所以想殺人滅口?”

    “天啊我看這新聞我都要哭了!我們生生哥哥到底受了多麼大的委屈啊!還受傷了,我都要心疼死了!”

    “為什麼要讓我在教資考試之前吃這瓜!!根本就沒心情復習了,不停地在刷手機……”

    “求上面徹查林生學校,若真存在收受賄賂之事,對林生還有其他學生太不公平了!”

    (強排!)

    ( 1)

    ( 2)

    ……

    “我現在特別關心生生哥哥的yh,我剛看有網友說,在廈門看到生生哥哥坐輪椅,我心里真的特別難受,太憋屈了!!”

    “憶瀾女孩們怎麼都成啞巴了?啪啪啪打臉聲真的好听!!”

    ……

    當安謙和林生轉述網上這些事的時候,林生正和紀曜禮坐著節目組的保姆車,前往機場的路上。

    安謙冷笑一聲,“林先生,又出新消息了,說是周憶瀾的粉絲會已經解散了,他的粉絲們集體脫粉。”

    紀曜禮一直握著林生的手。

    林生靜靜地听著,面上的神色不悲不喜,想到自己曾經面對著萬千網友,說任何話都沒人願意相信的過去,現在情況倒過來了,倒覺得心情復雜。

    但痛快還是佔多數的,事情的真相,終于得以還原,他長時間壓在心底的那塊石頭,也終于能夠挪開了。

    那老人親屬之前不願意出面,現在卻是第一個站出來。因為他發現周憶瀾即將垮台,他們不再會有依仗。而此時再來求紀曜禮,紀曜禮連他們的電話都沒讓接。他們全家日夜都睡不著覺,遂想通,與其被動受到牽連,還不如主動出面承認錯誤。

    但無論如何,他們因為貪戀,該受到的懲罰,一樣也不會少。

    “林先生、紀先生!這……這萬柏浩也發了微博……”安謙突然發聲,眼里劃過驚訝,將平板遞給了林生。

    整個車內的人聞言,都拿出手機。

    屏幕上顯示,十分鐘前,萬柏浩以個人的名義就自己和周憶瀾的關系發表了看法︰

    “今早起床,我的微博消息突然多了很多,嚇了我一大跳。仔細看過才知道是有關憶瀾的事,震驚之余,對此我真的很痛心,但周憶瀾和林生之間的事我一概都不知情,因為個人檔期的原因,《余生有你》的拍攝我還沒有加入。

    但,我和憶瀾畢竟有過一段時間的感情之實,對他做出這樣道德敗壞的事,我很痛心,我先代他向林生致歉,也向網友們致歉。

    “現在我正在和憶瀾商量結束感情關系的事,毋庸置疑我是真地對他動心過,不過是在不知道他這些劣跡斑斑的事之前。我喜歡一個人便會全身心地付出,不會在乎他的過去和身份,所以從來沒有把周憶瀾曾在夜總會工作過的事情放在心上,職業不能判斷一個人的好壞。可我現在恐怕沒法繼續了,因為我發現了另外一件令我難以接受的事。

    “周憶瀾捐贈給福利機構的金額與實際不符,就例如他前陣子對外宣稱對聾啞學校捐贈兩百萬,其中一百萬為資金,另一百萬為同等價值的生活學習用品。可我得知,他給孩子們買的用品都是偽劣貨,其總價值不超過五十萬。獻愛心本是好事,但做成他這個樣子,實在有違道德,那些可都是孩子們用的東西啊。

    “加之他虐狗的事情也出現了,我這才看清他是一個品行有問題的人。我曾和他爭吵過,但他有自己的想法,我覺得很疲憊,所以我決定結束這段關系,希望大家諒解我自私,也希望周憶瀾能加以悔過,重新做人。”

    林生看完,和紀曜禮對視一眼,這萬柏浩在這個時候發聲,明顯就是在撇清和周憶瀾之間的關系。

    網友們也很會抓重點,扒著“周憶瀾曾在夜總會工作過”這句話深挖,竟然挖出了他曾一夜馭幾男的事,甚至還做到一個會所的“鴨王”,前粉絲們大感被欺騙,甚至不少人當場粉轉黑。

    偽捐贈的事情造成的社會影響極其惡劣,聾啞校方已將周憶瀾捐贈的物品送檢,如若萬柏浩所言屬實,周憶瀾的形勢將越發嚴峻。

    甦子涵不作聲色地,擰開了瓶礦泉水給安謙,冷哼了一聲,“這周憶瀾是自作自受,壞事做盡,現在是報應來了。”

    現下周憶瀾的事鬧得越來越大,節目組的計劃全被打亂,不僅要重新聯系新的嘉賓,就連第一期的拍攝,周憶瀾所有的鏡頭都得剪掉,不夠的時長還需要想別的鏡頭湊齊,拍攝時間被迫延後。

    林生看到坐在身邊的麥子愁眉苦臉,默了一會兒,然後拍了拍她的肩膀,“姐,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麥子忙道︰“這不怪你,是這周憶瀾自己不干淨,我們節目組也不會接納這種有問題的嘉賓。我該慶幸,他的劣跡暴yh得早,還有挽救的余地,要是節目錄到一半,他的狐狸尾巴才yh出來,那才是焦頭爛額。哎……我就是覺得這次的拍攝不太順利,有些心煩而已。”

    紀曜禮抽出林生手中的平板,攬過他的肩,“別看這些了。”另一只手輕觸他的腳踝︰

    “還疼嗎?”

    林生搖搖頭,“不大幅度走路的話,就還好。”

    紀曜禮強調,“還是要用拐杖。”

    林生很听話地“嗯”了一聲。

    甦子涵見他們倆在說悄悄話,又裝作伸懶腰無意間回頭,看著節目組其他人都在看手機,于是他眨了眨眼楮,悄悄地把手握住旁邊垂著的安謙的手。

    安謙的手比他細膩,握住的那一剎那,他心頭一軟,恨不得不管不顧地把謙兒摁在懷里才好。

    安謙渾身一顫,朝甦子涵做眼色,後者只當沒看見,眼楮盯著前座,死牽著不放。

    安謙瞥了眼紀曜禮,心里緊張得不行,只要有紀先生在的時候,他都保持著工作狀態,這小動作他仿佛覺得自己在曠工似的,忙掙脫甦子涵的手。而且最重要的,要是讓其他工作人員看見了,對甦子涵不太好,他不得不為甦子涵考慮。

    甦子涵的手心空了,委委屈屈地瞅了眼安謙,心里癢得不行,遲早要把安謙變成自己名正言順的人。

    ……

    廈門的一所酒店,陽台處。

    周憶瀾一手拿著煙,一手給舉著電話,破口大罵,“萬柏浩!我膇A媽,拍節目需要你的時候一天到晚找不到人,現在這麼快出來踩我一腳?你他媽真夠意思的啊!”

    萬柏浩在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憶瀾,我說的都是實情,我確實才知道你做了那些骯髒的事。”

    “那夜總會的事,不是你他媽故意說的?”周憶瀾氣得臉通紅。

    萬柏浩不說話了。

    周憶瀾吸了口氣,被嗆到,咳了好一會兒,“這麼快就急于和紀曜禮投誠,你這個孬種,老子瞧不起你!”

    听了這話,萬柏浩情緒也有些激動,“你都到這一步了,別硬撐了,好好承認錯誤吧,無論是牢獄還是賠償,都接受吧,別執迷不悟了!”

    “接受你妹!”周憶瀾把未滅的煙頭扔到下面的綠化帶里,他現在滿腔的怒火,恨不得把整個酒店都燒干淨才好,只可惜天不遂他願,那煙頭慢慢熄滅了。

    萬柏浩︰“別把你說得多麼高尚,周憶瀾,我是真想和你好好過,可是你呢?心里裝著其他人。和我在一起,你不就是想有進這個節目的機會嗎?你把我放在眼里了嗎?你做這些事的時候,想過我的立場嗎?我告訴你!這都是你逼我的!我們本來就是逢場作戲,現在戲演不成了,我還要在這圈子里混的,所以就去靠別的大樹,而你!沒資格指責我!”

    說到這他幾乎是吼出來的,“你還是做個人吧!”

    “耤I!”周憶瀾還欲罵他,對方卻已經掛了電話,再打過去已經是關機。他在陽台氣得跳腳,忽地發現樓下行人有人拿手機,對著他拍照。

    周憶瀾連忙進了房間,此時經紀人已經清好了行李,臉色發黑地看著周憶瀾,“走吧。”

    他們必須得迅速回公司,給周憶瀾揩屁股。

    周憶瀾有些遲疑地喚了聲,“哥……”

    經紀人怨毒地看了他一眼,此時他十分後悔和他扯上關系,這麼多年受他蠱惑,還真以為他和紀曜禮有什麼關系,誰能想到原來都是他拿出來唬人的手段。

    偏偏自己還和周憶瀾做了不少見不得人的事,他根本沒法像萬柏浩那樣完全摘干淨,現在已經不是簡單丟到工作的問題,搞不好他們整個團隊都要和周憶瀾一起遭殃。

    他沒法再給周憶瀾好臉色,和周憶瀾一同出酒店的時候,他一巴掌拍在周憶瀾的腦袋上,“還不把帽子戴上,你當你現在這張臉還很值錢嗎?!”

    周憶瀾被拍得腦袋一陣發懵,低罵了聲,把帽子蓋上,將自己的腦袋遮得嚴嚴實實。

    二人上了路邊公司派來的面包車。

    他們剛剛坐穩,後座就上來幾個粗狂的黑衣男人,將他們擒住,摁在座位上。

    糟了!他們意識到,車被掉包了!

    周憶瀾劇烈掙扎,“你們想干什麼?救命啊!唔!”他的嘴巴被塞了一塊布。

    經紀人先鎮定下來,心里雖然很慌亂,但還是鼓著勇氣道︰“不知道你們想要我們做什麼?”

    男人們不理他,面包車飛速地在路上行駛。

    經紀人忙道︰“你們是要周憶瀾吧?啊?給你們便是,能不能放我走?我保證什麼也不說!我保證!”他們的目標肯定是周憶瀾,因為後者最近得罪了太多人了。

    “唔唔唔唔!!”周憶瀾沖經紀人亂叫。

    男人們面無表情,二話不說對著他們一頓狂揍,專挑不在臉上顯現的位置,二人被揍得苦不堪言,疼得大汗淋灕,連話都說不出來。

    最後面包車停在一家私立醫院門口,經紀人和周憶瀾皆是一愣,難不成揍了他們還要幫他們治療?

    二人在醫院後門,被幾個男人提到了皮膚科,然後經紀人被扔到了一邊,老腰磕在牆上,他疼得眼冒金星,但不敢動,因為他瞧見周憶瀾被捆綁住,被摔到手術台上,然後上衣被幾人撕爛了。

    一個戴著口罩穿著無菌服的醫生進來,拿起旁邊的儀器,對著周憶瀾胸口那一個“禮”字扎了上去。

    黑衣男人把周憶瀾嘴里的布拔了出來,頓時—

    “啊—”周憶瀾的慘叫聲響徹整個手術室,儀器在他胸前游走,那個字漸漸消失,但留下了肉被烤焦的糊味。因被刻意忽略了打麻藥這一步驟,他疼得咬到了舌頭,血液從嘴角溢出。

    他知道綁他的人是誰了,可他沒有辦法細想,因為他被疼暈過去了。

    ……

    紀曜禮攙扶著林生下了車,這次不同于來時,粉絲們知道他今天要隨節目組離開廈門,不少人都等候在門口。

    節目組的車刻意在比較偏的入口處停車,結果還是不少粉絲飛奔了過來,林生的小花生們一直都很懂事,沒有圍著林生過多打擾,可不少情緒錯弱的還是在偷偷抹眼淚。

    林生笑著安撫她們,“沒事的,就是結痂看著嚇人,已經不怎麼疼了。”

    他不說還好,一說本來沒哭的人也跟著哭起來了,林生忙要紀曜禮給她們遞紙巾。

    小花生們帶著鼻音,“生生哥哥你要趕緊好起來!”

    “紀總幫我們好好照顧生生哥哥吧!求你了!”

    “那周憶瀾太過分了,嗚嗚嗚嗚生生哥哥!!”

    ……

    林生再待下去,她們會哭得沒完沒了,又囑咐了她們要注意自己的yh,然後被紀曜禮半摟半抱地快步朝里面走去。

    節目組始終跟著他們,但沒有靠得太近,給二人足夠的空間。

    紀曜禮捏著林生的臉蛋,“你可別哭啊,你的小花生看到你哭,心更疼了。”

    林生本來心口有些酸,被他這樣逗弄了一下,又笑了起來,“是不是一顆姓紀的小花生啊。”

    喇叭里,有航班在播報檢票信息,林生听了忙道︰

    “紀哥哥你是不是要走了?”

    紀曜禮昨晚突然接到電話,英國有一個合作項目出了點問題,有些棘手,得他親自去一趟。

    現下周憶瀾的事情也解決了,他總算能空出些心力。

    他拉著他的手囑咐道︰“三天我就回來了,安謙給你留下,有任何事情可以找他。注意休息,盡量臥床休息,醫生每天都會到家里檢查你的腳傷。不听話的話……”

    林生俏皮笑笑,“不听話你要拿我怎樣?”

    紀曜禮湊近了他的耳邊,“到時候真要你下不了床。”

    林生紅著臉,稍稍用力掐了一把他的腰。紀曜禮靠在他肩頭,低聲地笑。

    林生有些猶豫,“其實安助理跟著你的話,能幫上不少忙……”

    紀曜禮︰“你該知道,你才是讓我最掛心的。”

    林生心里都明白,不再多說。

    趁大家沒注意,墊腳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喊了聲安助理,讓安助理扶著自己。

    紀曜禮望了他一眼,“在家等我”,看到林生點頭後,才同趕來的副助一起離開了。

    而林生和節目組的人又坐著候了一會兒,也登機了。

    飛機駛上高空,城市逐漸消失在身下,入眼可見蔚藍的海。

    來時的心境,和去時太不一樣了。沒有什麼,比被一個人毫無保留地愛著,還要令人心生柔軟了。

    飛行時間正值中午,所以還沒坐多久,餐車就被乘務人員推來了。

    林生微笑著,和安謙一樣,要了份意面。

    空姐禮貌而又帶著笑意的聲音響起,“請問是……豬先生嗎?”

    林生詫異地看著她,又看了眼身邊,好像是在他說話,忙擺手,“不,我不是。”

    空姐忍不住差點笑出了聲,然後把一沓餐巾紙放到林生的桌上,“祝您用餐愉快。”然後把餐車推到後面了。

    林生莫名其妙地伸向這沓紙,吃意面而已,至于給他這麼多麼?結果手真的挨上去時,才發現里面是夾著東西的。

    他下意識地掀開第一頁,發現第二頁餐巾紙上寫著“獻給我的掌上明”然後後面跟個粗粗的右箭頭,示意他往下翻。

    林生一眼就看出來著字跡是來自紀曜禮的,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干嘛呀這是,都老夫老妻了,玩什麼情調呢。”

    還用餐巾紙告白呢!

    身邊的安謙听到他的話,忙湊過腦袋,也看得起勁。

    林生炫耀般地往他面前挪挪,大方分享,“我們家紀總啊,真可愛……”

    安謙邀功般地道︰“林先生,我實話實說吧,紀先生玩浪漫的手段,大半都是從我這學的……”他看到林生掀到第二頁,說話聲調一變︰

    “才怪。”

    林生看著第二頁的玩意兒,抽了抽嘴角︰“……”

    竟然是一33生睡著時,睡得頭發凌亂,雙下巴都擠出來的拍立得照片,真的丑到極致!看他穿的睡衣,好像是在龍景山度假酒店里偷照的。

    這紀曜禮竟然還拿黑筆在他鼻子上畫了個豬鼻子。

    可……可愛個屁!

    林生忙擋住,不讓安謙看到,後者默不作聲地嗦著意面,心道紀先生的求生欲真是負數啊。

    林生在下面又看到了箭頭。

    他忙翻開,第三頁︰哈

    第四頁︰哈

    第五頁︰哈

    ……

    第十五頁︰哈!!

    一沓紙連起來竟然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壞死了壞死了!林生氣鼓鼓地想,等著,他以後也要存一相冊的紀總丑照!!

    翻到最後一頁,林生竟然發現里面夾著一把鑰匙,只有半個拇指大小,原來這把鑰匙才是重點。

    誒?他捏在手里,這是什麼?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