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娶媳婦就要繼承家產 第87章

第87章

    視頻結束,林生握緊手機, 久久沒有言語。

    他沒有想到, 紀曜禮解決契約合同泄密的辦法, 竟是這樣的簡單直接。

    倒很附和紀曜禮的(性xing)格, 尤其是在處理他和林生的事情上,他不喜歡藏著掖著, 更不喜歡受人擺布。

    粗略掃了眼微博下的評論, 文字里夾著一大片粉色桃心海洋,大家並不認為他們以合約形式的開始,有任何不妥之處, 相反覺得是可以當作教科書式的浪漫, 紛紛出自己的偶像, 或者現實處的對象, 提醒他們趕緊來學習學習。

    是啊,就像紀曜禮說過的,那又怎樣, 形式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們彼此相愛的心意。

    林生打開和紀曜禮的微信對話框,輸入︰

    “哪怕千萬人阻擋,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發送。

    紀曜禮許是在忙,很久都沒有回信,林生嘴角含著笑, 剛準備把手機收進去, 听到“叮”的一聲, 他滑開屏幕看了眼,收到四個字︰

    “等我回來。”

    林生唇角的弧度加大,“好。”

    原本他在醫院附近的酒店里,給思佳也開了間房,供她晚上學習和休息,但小姑娘不願意,非要留下來陪床,林生便叫護士在房間里加了張床。

    不過房間內的空間有限,加了一張床後就顯得有些擠了。

    林生畢竟是男人也是當哥哥的,怕遇到什麼突發情況,思佳一個人應付不來。所以他夜里沒有回家,在沙發上將就了一夜。

    舅舅這些年病情雖然一直反復,但不是特別嚴重,平日里也注意修養,夜里恢復得還行。就是林生手長腿長,睡在上面太局促,一晚上時睡時醒,沒怎麼休息好。

    這會兒天剛亮,林生剛剛睡熟一些,“砰”的一聲巨響,病房門的門被人用力推開,嚇得林生從沙發上彈了起來,第一時間看床上的舅舅,好在舅舅翻了翻身,只是像被吵醒了,並沒有出現什麼不適。

    他這才松了口氣,皺眉看向在病房門口氣喘吁吁的中年女人,“舅媽!舅舅正病著,心髒不好,你能不能注意一些?”

    思佳也被忽然闖入的媽媽給吵醒了,臉色不好地道了聲,“這是醫院!!”

    舅媽看上去一時情急,沒有注意到這些,忙往病床上看去,嘴里不饒人,“這不好好的麼,大驚小怪的。”

    林生似是和舅媽沒什麼話好說,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眼神示意思佳,現在舅媽來了,舅舅身邊有人照看,問她要不要一起走,還能送她去學校。

    思佳會意,點了點頭,清理枕邊的書包。

    林生剛把手伸向拐杖,不想卻落了個空,拐杖被舅媽奪取躲在身後,林生因而沒法站起,“舅媽你……你這是干什麼?”

    舅媽從剛才進門時就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此時把林生的拐杖扔到後面,然後拽住他的手,“生生! 我早晨夢到思明在牢里吃不好穿不暖,還被獄友欺負排擠!生生你救救你的弟弟吧,舅媽求你了!我真的不能忍受他在牢里過得不好!”

    林生的手都被她拽紅了,“蔡思明他現在是被拘留,再過陣子會被送到強制戒`毒所去,這是對他好的事,有助于他擺脫毒`癮的……”

    “這也不行!”舅媽尖聲打斷他的話,“戒`毒所都是什麼地方啊!听著都叫人害怕,讓他回家吧,我來幫助他戒`毒,不讓他出門,你看怎麼樣?”

    思佳鞋都顧不上穿,在地上直跺腳,“媽!!你這會害了蔡思明的!你根本不了解毒`癮犯是什麼樣子的,有多麼恐怖。你就讓他吸取這次教訓吧!不然他永遠都不會悔過!”

    舅媽听了這話臉都黑了,對她吼道︰“我是怎麼把你養得這麼惡毒?你就是這樣對待你親弟弟的嗎?親弟弟要去受苦,身為姐姐的你竟然無動于衷!”

    “我這都是為了他好,媽!他變成這樣,都是你這麼多年溺愛害的,你為什麼還不明白?還要害他到什麼時候?”思佳話音剛落,舅媽就沖過去,用力地扇了她一巴掌。

    “啪—”

    一聲脆響。

    蔡思佳被一巴掌摜到床上,直接被打蒙了,淚水控制不住地往外滾落。

    “思佳!”林生臉色大變,作勢欲起身看看思佳,但腳踝使不上力,又跌坐回了沙發。

    他這一叫喊,病房門再次被人推開,剛趕到醫院的安謙快速沖過來,扶住林生,“林先生,您沒事吧?”

    外面的兩個保鏢跑了進來,目光尖銳地盯著舅媽。

    林生搖頭,讓安謙趕緊去看看思佳的情況。思佳左半邊臉腫了起來,此時已泣不成聲。

    “舅媽,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為什麼要動手,況且思佳說的話是偏激了些,但並不是錯話。”林生的語氣嚴肅,內心控制不住地憤怒。

    舅媽本就氣極,林生還這樣反駁她,可她沒膽子動林生。軟的不行,她就只能來硬的,忽然坐到地上,拍著大腿痛哭︰

    “林生!你好歹也是一個有權有勢的大明星了吧,竟然飛黃騰達了就忘了生你養你的親人了!你這白眼狼翻臉也太快了!太冷酷無情了!”她對著走廊大喊︰

    “大家快來看看啊!當紅偶像林生,竟然這樣鐵石心情,置弟弟的生死于不顧,大家快來評評理啊!”

    安謙連忙叫保鏢把門關上,“女士!請您聲音小一些,注意言辭。”

    林生氣得渾身發顫,“舅媽!你簡直不可理喻!”

    舅媽鬧得越大的勁,林生的心越涼,“為了蔡思明好,我是不可能將他弄出來的,舅媽還是死了這條心吧。你與其在我這浪費時間,不如想想在戒毒所里見到他的時候,要和他說些什麼話,好讓他深刻反省。”

    她聞言一怔,目光鎖定在林生的臉上,後者不願看她,把腦袋別開。

    舅媽的眼楮眯起,“好!既然你這麼絕情,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如果我兒要去受這趟罪的話,我肯定也不想活了,與其到時候跟著受罪,還不如現在去死!”說著她立馬從地上爬起來,飛快朝大開的窗戶邊沖去。

    “快!你們快去攔住她!”林生當即喊保鏢。

    還是安謙眼疾手快,率先攔住舅媽,死死擋住,脖子都被舅媽的指甲劃破了一道皮。

    思佳被嚇壞了,“媽!你瘋了嗎?!!”

    保鏢們一左一右將舅媽擒住,她的腿在空中踢來踢去,但還是被強制帶離了窗戶。

    林生在安謙攙扶下,走到床邊給思佳擦眼淚,在踫到她腫脹的左臉頰時,她疼得嘶了口氣。

    林生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大聲對仍在胡鬧的女人道︰“舅媽,你的心瞎了,難道眼楮也瞎了嗎?”

    女人愣愣地看著他。

    林生拉著思佳的手, “你眼里只有你那囂張跋扈的兒子,這麼優秀的女兒,你為什麼都看不到?你知道昨天思佳對我說什麼嗎?說她要好好賺錢,孝敬你和舅舅。弟弟不爭氣,家里能依靠的只有她一個人,結果呢,今天就遭到你的拳腳相加。我一個外人看著都寒心,你到底有沒有考慮過你女兒的感受?你女兒難道就不是親生的了嗎?”

    女人抿著唇,沒有說話,逐漸冷靜下來。

    思佳趴在林生的肩頭哭,沒一會兒那一塊的衣服都打濕了。

    “而蔡思明。”提起這個人,林生的腦袋就開始發疼,“滿嘴謊言,他當初離家出走來我家時,還騙我說是為了追女孩子才需要錢,他沒幾年就要成年了,行徑卻如此幼稚,仿佛巨嬰。

    “還品行不端,偷錢包、吸`毒、不尊敬長輩,渾身挑不出一處好的品質,這還不足以引起你的重視嗎?難道要等到他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你再去懺悔約束嗎?這次犯錯,是個好好管束他的機會,是個讓他學會承擔自己責任的機會,我希望舅媽你能好好想想,到底怎麼樣做才是真的為蔡思明考慮!”

    舅媽掙扎得頭發都亂了,兩只眼袋紅腫地望著他,“可紀總幫忙,只是舉手之勞。”

    林生的話音一哽,听到這話時,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他意識到,或許自己和舅媽之間,根本就沒法溝通。

    每每從舅媽嘴里听到紀曜禮的名字,就令他煩躁,此時他更是激動起來,“他還有什麼臉,指望紀曜禮救他?舅媽你是不知道吧,他還將我和紀曜禮的事,私自泄yh給娛樂記者,他這是陷我和紀曜禮于不義,我和紀曜禮的婚姻差一點就出現危機了,我們不指責他的過錯已經是留著情面了。還幫忙?紀曜禮憑什麼幫他?”

    舅媽的臉色慘白,“他、他還是個孩子,不懂事。”

    林生不再多言,拉著思佳,“我們走。”

    舅媽見林生要走,趁身邊的保鏢們松懈之際,掙脫開,再次往窗戶跑去,“你一定要幫幫思明!!林生!不然我就死給你看!”她只要兒子,暫時想不得其他那些。

    但保鏢們動作比她快,連忙去拉,思佳也去拽,場面一片混亂。

    林生無奈地和安謙對視。

    誰都沒注意到病房的門被人給打開了,直到有一道聲音響起︰

    “大清早的,這麼熱鬧啊。”

    房內的所有人都愣住,尤其是林生和安謙。

    林生驀地回頭,看著站在門邊的人,喃喃道︰“媽媽?”

    安謙微微傾身,“夫人。”

    保鏢們捉著舅媽之余,齊齊鞠躬。

    穿著米色套裙的崔女士,手上還戴著絲絨的手套,妝容精致,手心捏著手拿包。

    她的注意力全在林生身上,大步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位女助理,手里提著新鮮的水果牛奶。

    “一陣子沒見,我們生生怎麼瘦了。”崔女士心疼地握住他的手。

    “媽媽……怎麼來了。”林生仍舊有些反應不過來,崔女士在他耳邊小聲道︰“我家那小子放心不下你,怕你吃虧。”

    林生睫毛顫了顫。

    她站穩了身子,“听說你舅舅病了,我來探望一下,這位,就是你的……舅母吧?”她望著衣服凌亂,頭發都不成型的女人,說話的時候有些遲疑。

    舅媽也很是意外的樣子,此時哪還有什麼跳樓的心思,臉由黑轉紅,生怕對方看了笑話,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你、您好,是曜禮的母親吧?”

    崔女士舉止大方,“孩子們結婚太倉促了,我們雙方一直不得機會見一面,現在總算是見著了,就是這場合……”她欲言又止。

    林生和舅舅家的關系,她都听曜禮說過了,心里對林生疼惜不已。

    “我剛才都是和生生鬧著玩的,讓您見笑了。”舅媽快速地重新扎了頭發,尷尬地補救。

    崔女士挑了挑眉,“沒想到,到了您這個歲數了,玩心還挺重,就是這玩也要分場合時機吧,您的丈夫還躺在床上,還有心思取樂?”

    她剛在門外站了有一會兒,把舅媽鬧事的過程听了大半,真真為林生難過,普通人一個的時候,不受重視與待見,現在有了些名氣和積蓄,卻要被榨干。

    他們紀家當寶貝的人,竟然要被蔡家這樣踐踏,她能不生氣嗎?

    聞言,舅媽剛挽起的笑容僵在臉上。

    “再則,您身為舅母,難道沒注意到我們生生腳受傷了嗎?不僅沒有關心,甚至還給他找麻煩,實在沒什麼長輩風範。”崔女士說話時很溫柔,又綿里藏針,刺得舅母一時半會兒竟沒能回嘴。

    林生望著自己被崔女士緊緊握住的手,心頭滑過一陣暖流。崔女士說這話時,還會微微站在林生前面,她真的就像自己的媽媽,拼盡全力護著自己。

    崔女士望了眼床上躺著的舅舅,“既然蔡先生yh還比較虛弱,我今天就不多打擾了。近幾日想生生想得緊了,決定接他到家里住住。那麼,祝蔡先生早日康復。”她朝舅媽點點頭,想要帶林生走。

    卻不想舅媽一個箭步沖到崔女士面前,搓著手,“要不您坐一小會兒,關于林生小兩口子的一些事,我還有些話想說。”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崔女士只好扶著林生,坐到沙發上,況且她今天來的目的,也並不僅僅是帶走林生這麼簡單。

    安謙給崔女士倒了杯熱水,被她握在手里,“您說吧。”

    舅媽猶豫了一陣,然後道︰“林生和紀曜禮結婚有一陣了,但我們家人從來沒有收到什麼聘禮。”

    “舅媽!!”林生大吼一聲,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她並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怎麼能理所當然地說出這種話,還仿佛真為他著想一般。當著自己婆婆的面這樣說,是一點也不為他考慮了。

    聘禮什麼的,他從來沒有放在心上過,紀曜禮給他了太多太多,甚至還給他準備了嫁妝,生怕他有一點委屈。

    林生不允許別人說紀曜禮任何不好,誰都不可以。

    崔女士頓了頓,並沒有生氣,壓住即將要爆發的林生,看向舅媽,“那您的想法是?”

    舅媽心道這個紀母似乎很好說話的樣子,心頭一喜,“生生已經結婚了,再追求這些俗禮倒顯得我們太過斤斤計較,但該表示的還是得有,不然顯得紀家對我們生生不是很重視。”

    林生氣得胸口起伏,崔女士抬手,“您繼續。”

    “要不就照顧照顧生生的娘家人,親家母你才來,可能還不知道,思明他……就是我兒子,最近犯了些事,想麻煩親家母能照應一二。”舅母話音剛落,病床上的人猛地捶了一把床,聲音沙啞到極致︰

    “夠了!”

    這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林生詫異回頭,原以為舅舅還在昏睡,沒想到已經醒了。也是,房間內鬧成這樣,怎麼可能不被吵醒,只是一直沒有吭聲而已。

    “爸爸,你有什麼需要的麼?”思佳連忙跑過去。

    “扶我起床。”舅舅的氣息很虛弱。

    崔女士起了身,朝背靠著床的舅舅點頭,打了聲招呼。

    舅舅休息了一會兒,方才道︰“不好意思啊,曜禮媽媽,我內人剛才說的都是糊涂話,你不要往心里過。”

    “孩子他爸!”舅媽瞪大了雙眼,“我看你才是病糊涂了吧!”

    “我沒有,我清醒得很。”舅舅的嘴唇很干,他望向林生,“思明的事,全按法律來吧。”他繼續道︰“這兩天辛苦你了。”

    舅媽︰“你!你!”

    舅舅說話時沒什麼力氣,“我們沒有意識到一直以來對他的教育都是錯的,孩子確實需要學會承擔,現在還不晚,讓他吃點苦,能掰正一點是一點。”

    “我不要!一點苦都不能讓他吃!”舅媽又開始撒潑。

    安謙閉了會兒眼楮,一大早晨被鬧得頭都是懵的。

    舅舅聲嘶力竭地喊道︰“你放過思明吧!至少不能讓他變成第二個我!”

    林生听了這話,驀地怔住,若有所思地看向舅舅,昨天他和思佳說的話,舅舅應該是沒有睡著,全部都听到了。

    舅媽呆滯地看著舅舅,沒明白忽然之間,他為什麼這麼大的轉變,但很快,多年來的強勢佔據了她的心理︰

    “孩子他爸我看你是腦子出毛病了吧?我告訴你,你趕緊和你外甥說說,想想辦法,思明還在局里待著呢。”

    “那就讓他待著。”舅舅的說完這話,劇烈地咳嗽起來,思佳忙給他倒水。

    “你說不說?不說我就和你離婚!”舅媽的聲音幾乎撕裂,再也顧不得崔女士在場了,怨恨地看著舅舅。

    同時她心里也清楚,只要拿出“離婚”這事相要挾,舅舅任何事都不會再有異議,因為他慫,還慫了好多年。

    舅舅的眸里似閃爍不了任何情感,語氣平淡,“離吧,離了也好,我也yh不好,省得一直拖累你。”

    舅媽聞言,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

    “咳……”

    崔女士掩嘴輕咳,“二位,不好意思打擾你們說話了,但其實這件事呢,也不是那麼沒有回旋的余地。”

    舅舅和舅媽瞬間望向她,後者︰“真的?!”

    崔女士頷首,“我今天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舅媽開始語無倫次,“我做牛做馬,報答親家母!只要您幫我將思明弄出來,您說什麼都可以。”

    崔女士︰“蔡小公子畢竟是犯法了,就算是我,也沒法抹干淨他所做過的事。戒毒這件事畢竟是為了他好,我建議還是繼續戒毒。”

    舅媽的臉色一變。

    “但。”崔女士話音一轉,“我能想辦法將他送去自願戒毒中心,不同于強制(性xing)的戒毒所,這樣的地方是在醫院內,環境和醫療都相對要好一點。”

    舅媽揪著自己的衣服,連這樣的苦,她其實都是不願意思明去受的,可現下她算是明白了一點,不是她不願意,這件事就能順她意的。

    蔡思明這次,確實是闖了大禍。

    她只好硬著頭皮道,“如果是這樣,那也是可以的,麻煩您……”

    崔女士抬手一擋,“並不是無償幫助的,我也是有要求的。”

    舅媽心頭緊張起來,“什、什麼要求。”

    崔女士拍了拍林生的手背,“我希望您二位能將生生父母留下的別墅還給他。”

    舅媽心里急了,看了舅舅一眼,“可這房子是生生自願給我們的,生生,你說是不是?”

    不待林生說話,崔女士說道︰“我也是在讓你們自願還回來。”

    房間內陷入了一段難言的沉默。

    房子並不是一筆小的數目,說要還給林生,就想似在剜舅媽心頭肉似的,儼然把它當成了自己的所有物。

    崔女士撫了撫鬢邊的頭發︰“您剛才還說,為了兒子,什麼事都可以做……”

    “好,我答應你。”舅舅似下了決心。

    舅媽張了張嘴,卻是什麼也說不出口。她身子一晃,再次跌坐到地上。

    ……

    等大家情緒都平復了些後,思佳背好書包,跟著林生和崔女士一行人,準備離開病房。

    林生每走一步,都能察覺到床上的男人在看著自己,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下了腳步,對崔女士道︰

    “可以等等我麼?”

    崔女士看了他一眼,知他心里所想,幫他把拐杖遞過來,“生生,媽媽在門口等你,等你一起回家。”

    林生的眼眶有些熱,點了點頭,然後走到病床邊,小小地道了聲︰“舅舅。”

    一夜之間,舅舅兩鬢的白發似乎更多了,蒼老了許多,到底是上了年紀,每病一次,都是對yh的一次損耗。

    林生恍惚想到自己剛被舅舅帶到蔡家時,晚上會偷偷過來看他有沒有踢被子時的樣子。

    他和舅舅之間,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林生咬了一會兒唇,只道出一句︰“舅舅,你要保重yh。”

    舅舅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拍了拍他的肩膀,眼里似欣慰、似回憶、似傷懷、似看到了誰的影子。

    他也只說了一句話︰

    “生生,走吧,別回頭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