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佳人在側 第323章 無悔

第323章 無悔

    南下的大軍並不都從雍邑出發,而是從不同的幾個地方集結,再分幾路前進。[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公孫佳為了這件事準備了不少年頭,其中一部分軍隊早就屯駐在邊境了,另外還有一部分也是屯駐在了舊京附近。

    真正從雍邑出發的只有一小部分,作為一種儀式,妹妹帶著部分兵馬從雍邑出發,公孫佳親自為她送行。

    饒是如此,雍邑還是沸騰了!

    戰爭意味著軍功,對強勢的一方而言更是如此。賀州勛貴這些年雖然有些衰敗,其中仍有幾個不負祖輩威名的人,想借機重振勢力。系出公孫昂的人更不用講,他們這些年的尊榮究其根本還戰功。此外,又有一些平民子弟,讀書讀不好、經營買賣水平也不高,又沒有別的晉升途徑,唯有砍人這一項做得比較優秀,就更巴望著能夠一展身手了。

    戰爭不是件好事,尤其對普通的士卒而言。有名有姓的將領還能被記一下,普通士卒上了戰場螞蟻一樣填坑。通常情況下,一听說要服兵役,跑路的、自殘的會比較多。公孫佳這兒不太一樣,一則她不會特別的進行大規模的征發,不竭澤而漁,一家抽一兩個壯丁,還能你家留個頂梁柱。二則她講究,評議功過一向公平。第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死了傷了,給撫恤,撫恤還給得很到位。

    為了這一次征戰,公孫佳提前做的物資準備,除了軍需之外,還有撫恤。她提前制訂好了詳細的撫恤標準,傷者依據傷情有什麼樣的撫恤,死者又怎麼撫恤。比如一個壯丁,二十歲,死了,則計算其到六十歲,所能繳納的貢賦,計四十年,你家四十年里減一個人的賦稅。如果有未成年的子女,按人頭計,每月補貼一定的糧食,或者把這糧食折算從你家應該繳的稅里扣,直到成年。有父母的,如果你死了,補貼你父母的棺材錢。

    生老病死,安排得明明白白。

    吃得飽、穿得暖、有功勞拿、死了家里有人管。

    容逸、趙司翰等人驚嘆于公孫佳的大手筆,暗道︰這要還不能打贏南朝,那就真沒有天理了。口上夸得卻是冠冕堂皇的“仁愛”之詞。容符等人既不會領兵又不懂什麼後勤,聚了一群人為這次出征邀了個社,都是當時文壇名流。

    他們才華既高,自變亂之後又難遇好事,整天喝酒唱歌,寫點悲悲切切的惆悵懷念之詞。難得有一件振奮精神的事情,容符發起,謝吹熱訟 Γ 惶旃Ψ潁 粘雋艘槐炯 印U餿喝甦嫦胱鍪裁詞碌氖焙潁 懊坎煌ㄋ孜瘛鋇鈉示筒灰 耍 欽業攪酥佑恿乩醋齦黽喑 W詈蟪閃思 佑炙土酥佑恿匾槐盡br />
    這本集子就順理成章地被鐘佑霖送到了公孫佳的案頭。

    ~~~~~~~~~~~~~~

    鐘佑霖抱著集子找到公孫佳,公孫佳正對著巨大的輿圖沉思,她的身後站著余盛、單宇、凌峰等人。幾人轉過身來看他,鐘佑霖不由產生一絲羞愧——這些人個個比他年輕,都在干著國家大事,只有他,弄些文字小巧。

    公孫佳與鐘佑霖一向親近,這是一種與鐘源不同的親近感。她笑道︰“八郎來了?坐。”

    鐘佑霖忙說︰“你們忙、你們忙!”

    公孫佳已率先坐下了,其他人也換了一副輕松的面孔,都很快樂地看著他。鐘佑霖是個妙人,說他天真,他其他看得懂很多事,說他世故,他又一直有著一顆真心。說他無能,日常少了他總覺得缺了些什麼,說他能干……他又真的沒干成過什麼正經事兒。

    難得的是,單宇這樣的刻薄鬼都覺得他人還挺不錯的,不是那等會拖公孫佳後腿的傻貨。

    單宇笑著問︰“您又有什麼好東西給咱們看呢?快拿出來吧,都等著呢。”

    鐘佑霖紅著臉,將文集拿出來,又喃喃地解釋︰“那什麼,我看他們寫得還不錯……”

    余盛顯得十分精明,對公孫佳道︰“阿姨,他們終于頂了一回用了啊!找幾篇好的,易于傳播的,刊刻傳播出去嘛!”輿論戰啊!不說他都要忘了!余盛一旦想起點什麼來,嘴就閑不住了︰“單翁翁一直散布南朝的壞話,效果就不錯。現在該說說咱們的好話啦!夸一夸小姨父勇猛啦!夸一夸您愛民如子啦!對對,還有咱們的軍紀啦!宣傳一下投降不殺啦!”

    等他說累了,凌峰才又添了幾句︰“再揀幾篇其中文采好的,在仕林之中廣為傳頌!”

    公孫佳點了點頭,這兩人的話分了兩個層次。凌峰主要針對的是南方的文化人,大部分能讀得起書、讀得懂這些名士文章的,都得是家有余財支持的,才能學得比較高深。名士名篇的影響力會非常大。余盛說的是全局,影響絕大多數人的,需要寫得更簡明一點。

    鐘佑霖還在反省︰我白活這一把年紀啦,就知道玩兒,我這兒玩的東西,他們這些年輕人看了就能想到大事上去。慚愧慚愧!

    公孫佳伸手在他面前晃晃︰“八郎?”

    “啊?哦!”

    “這事兒就你來辦吧,你與他們也熟呀。”

    鐘佑霖先是興沖沖拿著自己感興趣的事兒來獻寶,接著又反省自己廢,最後竟領了個差使!文集扣下了,他抱著公孫佳現寫的一張條子走出大殿,人還是懵懵的——啥?我也有事干了?

    也……行吧!

    鐘佑霖干這個事是有經驗的,還活在雍邑的名流,他熟啊!舊京變亂之後,許多人跑到雍邑,好些名士也不能維持著昔日的派頭了。容符等背後有大家族的還好些,一些家族被屠殺的人就生活艱難,還有一些本身出身就不太高,只身游歷的,處境就更慘了。須知,盛世之時,靠嘴皮子、筆桿子討生活就容易。到了亂世,這些就不大頂用了。

    鐘佑霖不一樣,鐘家也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可誰叫他們還是新朝的新貴呢?親人死了一些,權、財、勢還在,經常接濟一些“名士”,有理由的時候也開點詩會,給他們提供點表現的舞台。

    現在他要做事,名士們也是雲集響應。

    鐘佑霖十分慎重,收了的集子先自己審,然後找到了余盛,讓他幫忙挑。眾所周知,這兩個都是學渣,他們只會八卦。兩人湊到了一起,只會挑一些不錯的題目。內容寫得怎麼樣,他們倆搞不清楚。只好把篩完了內容再拿給公孫佳看。

    公孫佳從中挑出一些她認為適合傳播的,再讓他們把剩下的拿給容逸去挑文采好的。最後定稿,散播出去。

    鐘佑霖內心不安,再三向公孫佳確認︰“我這,不會耽誤你的正事兒吧?”他又不是蠢,到現在哪能還回味不出來當年表妹給他出集子那是在捧他?他很怕現在又佔用了表妹的寶貴時間,在大軍進發的時候再為他操心。

    那可真是太讓人難過了。

    公孫佳道︰“這也是正事。”

    鐘佑霖更不安心了,問道︰“我都知道了,他們寫的文集里也有的,你為大軍出征操心太多。普賢奴說,單這撫恤一項,就十分耗費人力……”

    公孫佳道︰“我,我是有的。”

    鐘佑霖還是不信︰“真的?”

    公孫佳笑笑︰“打我鎮守雍邑開始,就推廣學校了。就算是蓋第一間學校時剛出生的孩子,長到現在也成年了。”

    打從營建雍邑,她就不但在雍邑辦學,雍邑周凡能影響到的地方,她也推廣學校。後來,她就借著權勢在整個北方推廣。不但提供推廣學校,還用了科考取士。哪人才的積累到現在,說有經天緯地之才、拿來就能扭轉乾坤,這樣的人是不存在的,畢竟政治智慧是需要積累的,但是說識文解字、能寫會算,熟諳基本政務,這樣的人是足夠的。

    “還夠分出一波南下哩!”

    鐘佑霖咂舌︰“那我就放心了!”

    他一向心大,真就放心等著捷報。南下諸人也沒有讓雍邑失望,一個月後,元錚、妹妹抵達了賀州城下。

    ~~~~~~~~~~~~~~

    元錚與妹妹將賀州圍得像個鐵桶一般,擺明了要困死他們。章發出的勤王詔書基本送不出城,只有兩、三封經由勇士深夜垂繩出城,僥幸送走。然而拿到了求援書信的人也無力再分兵救駕——鐘源從左路南下,連克幾十城。薛維也不甘示弱,轉戰兩千里,勢如破竹。

    賀州城內十分絕望,章無奈之下發出了求和的國書。

    元錚回了他的信——你可以投降,保證你的人身安全,但是梁平必須死!他是京師叛擾的罪魁禍首!元錚列了一個名單,梁平、海七星等直接參與章次壞模 匭胝妒祝 塹募揖轂匭胂掠br />
    照著這個名單來,賀州城內就無人能夠領兵了。不照著這個名單,那你們就一起被圍到死!

    章急惶無計,周廷等人卻密謀殺掉梁平、海七星,將他們的人頭當做投降的敲門磚。

    元錚與妹妹並不著急,他們倆與霍雲蔚杠上了!霍雲蔚被章罷黜之後,跑去給老章家看墳。章家祖墳的旁邊,是他爹的墓。陵墓都在遠郊,霍雲蔚本人沒有被困在賀州城內,大軍到時沒有動這陵寢,卻連人帶墳一同圍了起來。

    元錚與妹妹先祭了一下鐘家的祖墳,看看這祖墳好像已經恢復了過來,叫了人來一問,是霍雲蔚事後給修復的。兩人再去見霍雲蔚。

    霍雲蔚沒有尋死覓活,他還有一件心事——章詒鶉思易娣兀 衷詘芰耍 蛞徽錄業姆馗倭耍 趺窗歟克檬刈牛 氐階詈蟺玫揭桓黿  拍芊判娜Я饋br />
    元錚對他是很客氣的,告訴他︰“舊陵一應不變。舅母還說要回賀州,您知道的,我們一向承蒙舅母愛護,對舅母是很尊敬的,怎麼會讓舅母失望呢?還有,請您務必回一趟舊京,您的大才在此隱居是可惜了。”

    霍雲蔚想,公孫佳總歸是要看賀州老鄉的面子,且她外祖母是靖安大長公主,確乎不至于刨了章家的祖墳。至于去京師,他這幾十年來來回回地折騰,心氣也沒了,執意要隱居在賀州。再逼他,他就要上吊了。

    元錚還有耐心磨著,妹妹在霍雲蔚面前就是個熊孩子,她說︰“你要死了,我就讓章為你陪葬。”

    雖然被元錚罵了兩句,妹妹依然堅持︰“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王八羔子罵了咱們家多少回了?早就想辦了他了!”霍雲蔚活也不是,死也不是,元錚看著都覺得他可憐,寫信問公孫佳︰怎麼辦?要不我把他綁回來?

    公孫佳回了一封信,中間夾了張紙條給霍雲蔚︰你不想來看看太宗的陵寢嗎?

    太宗的陵寢怎麼了?霍雲蔚與章熙感情最好,不由揪心。因這一句話,他決定︰“好,我去!”

    就在他北上的當天,賀州城里突然亂了起來!先是喊殺聲,接著是火光漸漸燒了起來。然後是城牆上有人垂繩往下跑,有些人摔死了,有些人落地之後跑出不遠反被城上射來的亂箭所殺。好一陣兒,城門打開了,男男女女開始往外跑。

    元錚與妹妹吃了一驚,急忙回營整頓,並且下令︰“關閉營門!不許出擊!”先穩定下己方。再點兵結陣,一點一點收縮包圍圈。一面選派大嗓門的士兵敲鑼高喊︰“就地蹲下,不許動!亂跑者死!”

    好半天才把秩序勉強維持了下來。此時,賀州城外一圈是元錚結的營寨,營寨與賀州城中間,蹭了一地的人。賀州城原本不算小,章以之為都城,又遷來了不少人,連同守軍,如今至少有十萬之眾,一個弄不好,這就是一場□□!

    元錚一看場面,不由頭疼。他打仗這麼多年,也沒見著過這樣的情況!要甄別身份,還要防止人群里有人暴起傷人。妹妹已經下令︰“去那邊人堆里揪個差不多的人過來,說說發生了什麼。”

    一個穿著南朝校尉號衣的人原原本本給他講述了事情的始末︰收到了元錚的要求之後,章拿不定主意,周廷等人卻動了心思,周廷等人沒有調動死士,梁平自己就是個悍將,尋常很難殺得了他,讓他跑了麻煩更大。他們誘使梁平、海七星等人進宮,把他們騙進一間小屋,將門釘死,透過小窗的柵欄射殺了幾人。

    梁平死在宮里,他的手下如何肯依?士兵心一散,麻煩就來了!有要出逃的,有要報仇的,還有趁機搶劫的。竟將京師變亂又重演了一遍!周廷等人自知闖了禍,急忙護著章想要繼續南逃,有一部分士卒不依,還要追殺周廷。現在他們正被逼到了宮城的城樓上,半死不活著呢。

    元錚也沒想到南朝居然敗壞成這樣!元錚把妹妹放在營里,命人保護她的安全。妹妹急了︰“怎麼這個時候倒要我避開了呢?你憑什麼呀?”元錚道︰“憑我是你爹!”

    這就是不講理了!

    眾將急忙將父女倆給勸開!元錚道︰“你不能出事。”

    妹妹道︰“我就不會有事!”

    薛珍對妹妹道︰“現在也沒個仗好打,您瞧這滿地的人,甭管是您還是驃騎,想干點什麼總得把這場面給清理一下吧?要不,先看看怎麼收拾眼前這個?”

    妹妹道︰“這不容易麼?兵民分開!咦?汪印呢?汪印!你去喊!只誅首惡,不問脅從!問你,你就說你是姓汪的!我們姓公孫的一向說話算數!”汪印是汪斗的兒子,還是汪斗的兒子里能讀得下書、認得下字的。公孫佳認為,做人還是要讀點書的,就把他給薅過去讀書。這孩子讀書是個中游,南下把他放過來是想他南下順勢做地方官。很奇怪的是,這貨隨軍之後居然激發出了對從軍的熱愛,一路跟著攻城拔寨,文書的本職卻被他給扔下了!

    听了妹妹的吩咐,他就知道要讓他說什麼了。他就是個證明,證明即便從逆,只要及時改正,也能過得很好。

    汪印于是出去整頓從城里逃出來的潰兵,妹妹又重新找人組織城內平民。派完這個任務,她得意地對元錚挑了挑下巴。元錚抬手按住了她的腦袋︰“小人得志。”

    “哼!”

    隨著外面秩序的恢復,城內也漸漸安靜了下來——人都跑了,能不安靜麼?又過一陣兒,城內派出兩個穿白的信使來,信使身後跟著兩隊人,手上各托著一只匣子——敲門磚來了。

    ~~~~~~~~~~~~~~~~~~

    雍邑家家歡慶!賀州是“偽朝”的首都,拿下了它是有象征意義的,同時,拿下都城,俘獲對方皇族,還有實際的效用。

    元錚命人拿著章的璽書沿途勸降,省了許多攻城拔寨的功夫。次後,三路大軍分頭並進,所過之地多半是望風而降,只有少數城池負隅頑抗,倒也費不了多少功夫。

    鐘源終于可以放心地回來了,他一路上都在打腹稿,想勸母親在南下賀州之前見一見公孫佳。他理解母親,也理解公孫佳,公孫佳試圖擁立章明的時候與他商議過,連章明尺寸的龍袍都準備好了。這個事兒,能怎麼說呢?

    它就說不清楚!

    鐘源一路愁苦,回到雍邑一時竟不敢開口了。直到常安公主傳出話來︰“我要動身了。”鐘源也沒敢跟親娘說這個話——章家天下徹底丟完了,妹妹都把章給押回來了,這要怎麼開口?

    本來,雍邑這麼大的喜事兒,人人都高興的,盼著公孫佳擇吉再祭一回天,然後把舊京修復,大家回去正經歸位。哦,對了,還有獻俘!

    常安公主選擇這個時候走,約摸就是為了不想見這樣的場景。

    罷了罷了,我頂著就是了!鐘源想。

    他默默地跟公孫佳請了假,公孫佳道︰“賀州……你去掌管不合適,阿黎咱們另有安排,先讓阿羽去賀州吧。你帶著他們娘兒倆南下,安頓好了,順便指點指點阿羽,然後你再回來。”

    鐘源訕訕地︰“阿娘那里……”

    “我明天為她送行。”

    “害!”

    公孫佳說到做到,第二天跑到了鐘府去。鐘秀娥听說了之後也跳了起來︰“差不多得了!跟小輩兒慪上氣了!我與你同去!她不能這麼對你!欺負小孩子算什麼?我與她說理去!”

    公孫佳道︰“您要給她送行,那咱們就一同去。您要跟個可憐人吵架,那也就不必啦。”

    “沒良心的!我幫你呢!”

    “我沒吃虧,是她有委屈。”

    鐘秀娥道︰“那不管,我得盯著。好好好,我不開腔就是了。”

    常安公主正在收拾行李,老太太這回不知道是不是看著鐘秀娥來了,不好當面不理人家閨女,沒有閉門不見。見了公孫佳先扔了拐杖要下跪,公孫佳急忙屈膝去接她。公孫佳也不是什麼麻利的人,自己差點跌倒,周圍人一陣慌亂,將兩人都扶了起來,放到座位上放好。

    常安公主失笑了一下︰“罷了,都過去了。以後都安安靜靜過日子吧。”

    公孫佳道︰“您回去還能住得慣嗎?”

    “生我養我的地方,只有更合適。”

    “哦。”

    常安公主好像又想起了什麼,想了一想,說︰“打下天下,只是個開始,不要太得意。太-祖太宗的江山,不比你現在的更好?才多少年呀,就敗光了。你如今這政事堂里都是老人,加起來都夠成仙的了,這樣可不太好。”

    鐘源低聲解釋道︰“余盛、單宇、凌峰都能用,容珍珍就得跟妹妹一塊兒成長了。各部里也還有一些儲備的人才。”

    常安公主毫不留情地說︰“還不夠!”

    公孫佳道︰“舅母……唉……”

    常安公主看著這個從小疼到大的外甥女心也有點軟了,就是這樣才不想見的!一看就忍不住想她小時候的事兒,人都是有感情的,會忍不住心疼。她說︰“多上上心吶,文的武的都得要。當年你爹走了,朝廷心里慌的。那趙司徒一去,那些大臣就跟沒頭蒼蠅似的。別只準備一個!不過呀,準備得多了,又要爭食。哎喲,反正是你們要操心的事兒啦。”

    公孫佳開心極了,笑著說︰“您放心,我正在養人……”慢慢地對她講了自己的科考取士,不拘一格,人是非常夠用的。否則大軍南下,這撫恤怎麼就能做得這麼仔細周到的呢?

    又講了現在汪印展現出來了天賦,鄧凱這樣的已然算是老將了。薛珍的佷兒倒是家學淵源。還有賀州老鄉,信都侯是個廢柴,他兒子只能算是普通,但是孫子居然返祖了……

    “我都沒大听過。”常安公主說。

    公孫佳道︰“都很年輕,二、三十歲,還在打磨呢。哪有之前什麼都不會,拿過來就是經天緯地之才的人呢?現在能寫會算、識大體明大局,肯俯下身子做事,慢慢就磨出來啦。像普賢奴,他可是熬了三十年呀,直到今天才能挑大梁。”

    “普賢奴是個好孩子,”常安公主說,“就是有點缺心眼兒。他做事很好,就是別讓他被人情世故坑了。”

    鐘秀娥也笑了︰“是有點缺心眼兒,不過他媳婦兒還行。”

    常安公主又對公孫佳說︰“那還好,他、單宇、凌峰幾個能頂一陣兒。可是這二、三十歲的人吶……養成了也要二、三十年,你……”

    “我不必自己親眼看到,”公孫佳說,“也未必能親手打造出一個‘盛世’,可是有什麼關系呢?我只要知道我這麼做一定能成的,哪怕我不在了,它也一定會出現,那我也沒什麼遺憾的。即便不成,我做的每一件事自己都不後悔,也不覺得有誰能做出更好的選擇,那也沒什麼好難過的。”

    常安公主道︰“要好好養妹妹啊,讓妹妹早點生個孩子。”她說得很堅定。

    公孫佳低聲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妹妹,我們都很難,我不後悔。”

    常安公主忽然問︰“你告祭太廟了嗎?”

    “啊?”

    “祭天了嗎?”

    “哈?還在擇吉日……”前面說的話公孫佳都能懂,常安公主這後兩個問題即便是她也沒弄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好在她反應快,還是接上了話。

    “快點選,”常安公主說,“我是要回賀州的,再晚,天冷了路上不好走。”

    鐘秀娥站了起來︰“你!”

    常安公主道︰“坐下!”

    鐘秀娥又乖乖地坐了下來,很高興地說︰“嫂嫂,你會等著咱們藥王告祭天地,然後南下的,對不對?”

    常安公主哼了一聲︰“快點。”

    公孫佳道︰“好!”︰,,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