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歷史世界唯一魔法師 第六百三十四章 學院

第六百三十四章 學院

    “這……真的密卷既然已經泄露出去,在用假的掩人耳目還有用嗎?畢竟江湖中聰明的人還是有不少的,想要魚目混珠根本就不可能。【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大長老眼神中露出一抹遲疑。

    “先用假的蒙蔽一部分,然後再用鐵血手段鎮殺真的,殺雞儆猴震懾各大勢力。即便不能叫各大勢力肆意使用,卻也能震懾那些二三流的勢力。”公輸家巨子眼神中露出一抹殺機︰

    “我不知道是你們當中那個將消息泄露了出去,泄露了我公輸家的絕密,但你現在成功激怒我了。不管你是誰,只要被我抓到,定要你遺滅九族。”巨子冷冷一哼︰

    “大長老。”

    “請巨子吩咐。”大長老起手一禮。

    “那密卷最先出現在那個地方?”巨子問了句。

    “似乎是天下各州同時出現的,一出世便瘋狂印刷,我等毫無辦法。”大長老嘆了一口氣,眼神中充滿了凝重︰“現在不但那背後黑手印刷,各大書坊為了賺錢,也是瘋狂印刷。至今日何止百萬冊流傳于江湖?”

    巨子深吸一口氣︰“對方定然是有有預謀忽然出手。而且能在天下間各大部洲同時出手,定然有我等不知道的隱秘。”

    “普天下能做得這般滴水不漏的勢力屈指可數。”公輸家巨子眼神中露出一抹駭然的殺機︰“爾等發動我公輸家的一切勢力,務必找尋出蛛絲馬跡,將此大敵給我挖出來。”

    “巨子,如今墨家已經得了那圖譜,咱們該如何應付?如何應付墨家的打壓才是關鍵。”二長老道了句。

    “最核心的三大符文依舊在咱們的掌握之中,咱們暫時還佔據著優勢。嚴加防備墨家,所有勢力收攏。還有,傳信魯妙子,叫其速速返回。”墨家巨子道。

    長安城

    長安城外的一座數十畝地的山谷內,一道道機關建築林立,天地間一道道氣機流淌,虛空中一道道氣機不斷閃爍,無數的人影猶若是螞蟻一般,在地上來回穿梭。

    此地乃是墨家駐地

    細看那一道道穿梭的人影,哪里是真人?

    分明是一只只由無數零件組成的機關獸。

    墨家的機關城,乃是天下間最危險的地方,沒有之一。

    就算是天人境界的真君降臨此地,面對著那層出不窮、不可思議的機關術,也要隕落其中。

    而此時墨家的機關城內

    一座地下城內

    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內,站立著數道人影。

    眾人身披黑袍,將一只方桌圍住,放桌上擺放著一本本典籍。

    “泰山師兄,這符文是真的嗎?”一個身披黑袍,聲音沙啞的男子抬起頭,眼神看向了不遠處的書籍,目光中露出一抹凝重。其眼楮就像是一只爬蟲一般,被死死的黏在了哪里。

    “是不是真的,爾等心中不是早就有所判斷?”最中域的黑袍人嘆了一口氣︰

    “實在是想不到,公輸家有朝一日會被人坑的這麼慘,最核心的機密資料竟然就這般被人給泄露了出去,只怕公輸家的根基已經被人撼動。咱們閉關借助這符文,推算出公輸家的核心三大符文並不難。”泰山師兄目光掃過場中眾人︰

    “只是我墨家的傳承,卻要在加以嚴格保密,決不可發生公輸家這般事情。祖墳、根基都被人給刨了,實在是難堪的很。”泰山深吸一口氣︰

    “前車之鑒啊!公輸家完了!至少未來百年,不得安生。”

    最核心的技能被人家給竊取去,日後天下各地必然會出現無數打鐵世家,一把把神兵利器猶若是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公輸家的麻煩大了!

    傳承被人知道,誰還來拜師?

    自己在家琢磨,開宗立派不香嗎?

    等同于天下間的所有人都在和墨家搶生意。

    “傳令,我墨家這段時間蟄伏起來,全力破解公輸家的核心奧義,早日將公輸家給壓制下去。”泰山吩咐了一聲,整個墨家猶若是最為精妙的零件,開始不斷運動起來。

    兵器閣

    袁老伯端著茶盞,來到了朱拂曉身前,將一杯茶水送到了手中︰“公輸家的事情,是你干的?”

    朱拂曉破解出公輸家的核心奧義,對于兵器閣來說並不算是什麼隱秘。

    因為整個兵器閣已經有無數嫡傳族人,早就暗中開始研究公輸家的手段。

    “公輸家與我不死不休,那魯妙子咄咄逼人,我若不還以顏色,豈非天下人都覺得我是好惹的?”朱拂曉嗤笑了一聲。

    “你做的真狠,這是將公輸家祖墳都刨了,公輸盤是不過放過你的。”袁老伯一雙眼楮看著朱拂曉︰“你何不加入我秦家,以我秦家的底蘊,就算公輸家祖師公輸盤降臨,也要給我公輸家三分顏面。”

    朱拂曉聞言輕笑一聲︰“袁老好意,在下心領了。只是我心有野馬,受不得約束。踢開公輸家的絆腳石,再加上秦家掌握的先機,侵吞公輸家的產業,復甦不過是指日可待。”

    听聞朱拂曉的話,袁老嘆了一口氣︰“果然,淺水養不的真龍。”

    “從第一次見面,我就知道你絕非池中之物。”袁老伯看著朱拂曉︰“首尾都清理干淨了沒有?”

    “自然。”朱拂曉道︰“否則以公輸家的霸道,我哪里還有機會坐在這里?只怕是這兵器譜,也早就被公輸家給掀翻了。”

    武家

    樓閣內

    老僕面色恭敬的站在武咨硨螅 緩笮辛艘煥瘢骸靶】悖 及焱琢恕!br />
    “可曾清理干淨手腳?”武孜柿司洹br />
    “咱們請杜伏威做的。憑借總管的手段,此事料想牽扯不到咱們身上。就算公輸家找到大總管身上,又豈敢去尋大總管晦氣?”老者笑著道。

    “大總管杜伏威啊!可是當年禁忌之戰後,唯一橫行在世間的強者。此人修成先天玉身,沒有人能殺得死他。”武滋玖艘豢諂br />
    “可是誰有能想到,大總管竟然是陰曹地府的力量?”

    “你覺得姜重寰如何?”武綴鋈晃柿司洹br />
    “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不見什麼異常。”老僕道了句。

    武孜叛勻嗔巳嘍鍆罰骸澳 鞘俏業拇砭 俊br />
    “日後密切關注此人,但凡有絲毫風吹草動,立即稟告于我。”武椎拖巒啡Ё 詞種忻幔 杖皇俏浼易迤住br />
    “是!”管事的恭敬行了一禮。

    朱拂曉閑著無事,空閑的時候去拜訪一番城外的崔員外,亦或者去拜訪教學。

    如今公輸家一團亂麻,整日里想著撲滅江湖中的火焰,哪里還有時間來顧及朱拂曉?

    時間悠悠而過,稷下學院開學的日子到了。

    憑借秦家的手段,想要一張進入稷下學院讀書的名額,並不是什麼難事。

    朱拂曉領著姜黎,兄妹二人向著那書院走去。

    至于說文德書院,朱拂曉已經暗中推拒。

    讀書當然是兄妹二人一起,這個世界經過朱拂曉變法,終究是留下了痕跡,男女之間的關系,無限趨于平等。

    稷下學院處于徐州成外,在一座風景秀麗的山下,佔據了一個山頭。

    據說徐州的幾下書院乃是當年應揚天子修建的行宮,然後自從孔聖復活,儒家地位節節暴漲,這行宮也被書院取了教書育人。

    稷下學院乃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書院,其內廊腰縵回依山傍水,文人之氣彌漫流淌,一道道氣機在空氣中流淌。

    “哥,這就是稷下書院嗎?據說是一州學子最為精銳的匯聚之地。”姜黎跟在朱拂曉身後,做男裝打扮,抬起頭看向那書院的大門,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

    朱拂曉眯起眼楮,抬起頭看向遠方,目光中露出一抹笑意︰“走吧,站在外面作甚,以後有的是機會進入學宮內觀賞。”

    朱拂曉領著姜黎,兄妹二人去學院報到,領了字號宿舍後,各自分開。

    朱拂曉向著男子學院走去,姜黎向著女子學院走去。

    朱拂曉背負雙手,行走在這古色古香的書院中,眼神里不由得露出一抹追憶。

    他似乎是想起了前世自己改革科舉的壯舉。

    鷹擊長空,魚翔淺底,為天下寒門士子劈開了一條通天之路。

    “姜重寰!”

    就在朱拂曉心中思念往昔之日,忽然只听耳邊傳來一道咬牙切齒的聲音,就見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在咬牙切齒的盯著自己。

    看著水榭下幾個身穿儒家弟子服飾的青年,其中的那個面紅耳赤的領頭人,朱拂曉詫異道︰“你不就是當初街頭被我斬殺了同伴的那個墨家士子嗎?你因為晚出手一步,所以僥幸討得性命。”

    “你竟然敢離開秦家的兵器閣,真當我公輸家是好惹的?”那公輸家在弟子死死的盯著朱拂曉︰

    “你殺我哥哥!殺我弟弟!日後在這書院中,咱們走著瞧。”

    放完狠話,那弟子轉身離去,不敢在這絕世凶人面前久留。

    其余幾位士子此時也紛紛的跟了上去,一雙雙眼楮好奇的看著朱拂曉,然後緊緊追隨而至。

    “哥,這是你仇家?”小妹看著那人背影,露出擔憂之色。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