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o裝a掉馬後被孩子爹找上門了 192、囤錢養崽第一百九十二天

192、囤錢養崽第一百九十二天

    囤錢養崽第一百九十二天•【二合一】

    一行人沿著楠木林的邊際走。【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楠木林的邊際其實並不分明, 只是楠木高大,大多能生長到二三十米高,又只能生長在完全堅實的土地上, 因此會和泥濘的沼澤窪地形成一條界限。

    沼澤窪地上多是一些白砥木、洛水木之類的矮喬木, 卻也有十多米高, 對于渺小單薄的人類而言, 走在其中的界線感並不明顯,也給一行人帶來一些小小的困擾。

    南教授充分發揮了他的植物學專家頭餃,通過對周圍植物的辨認, 倒是讓他們的路線沒有出現太大的偏差。

    沒有人說話,灰色像是成為了這支隊伍的基調, 就連直播間里的觀眾, 透著屏幕都感覺到了壓抑。

    羅棋習慣性地走在隊伍的最前面,這是他作為搜救隊長的責任, 而作為一名搜救隊長, 他的確也有匹配的知識和能力。

    陸勵然見狀, 便安靜跟在隊伍的尾巴,什麼也沒多說。

    他走在最後面,有著最好的視野, 輕而易舉地就能把所有人的一舉一動收進眼里。

    【陸哥感覺安靜很多誒】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我總覺得陸哥好像一直在觀察那個教授?】

    【我也覺得,那個教授被陸哥鎖定的話,多半不是什麼好事】

    【他看起來就不像是什麼好人, 沒被打斷鼻梁前還能冒充一下,現在看起來簡直像個報復社會的小丑,滿臉都是血,太怪異了】

    【一個教授而已, 應該也掀不起什麼?】

    【那可難說,知識就是力量】

    【笑死,神他媽知識就是力量】

    【每次看陸哥直播間,都有種努力學習記筆記的沖動(狗頭)】

    直播間里的觀眾還算熱鬧,沒有因為陸勵然刻意減少存在感而流失,一直穩定在五百萬左右的觀看人次上。

    陸勵然已經接近兩天沒有關閉直播間了,也就是說,相當于連著四十八小時沒有合眼休息過。

    在這樣的環境里,一個有效的休息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柯戟走在陸勵然身旁,看了看陸勵然,開口說道︰“我們找個地方準備過夜吧,所有人都需要休息。”

    羅棋聞言轉頭,看了眼身後幾人的狀態,他的隊員和另一名幸存者都萎靡極了,顯然強撐到了極點。

    除了那名教授,那人即使臉色蒼白難看,甚至還克制不住般地隱隱發抖,一雙眼楮卻亮得驚人,總是帶著一種讓人感到不適和詭異的旺盛精力。

    羅棋不自覺地皺了皺眉頭,點頭對柯戟幾人說道︰“好,那我們就附近找地方落腳。”

    羅棋他們帶了帳篷,卻只夠原本他們四人勉強擠下,他對陸勵然幾人說道︰“你們進帳篷休息吧。”

    “你們更需要這個帳篷。”陸勵然說道,“如果有鏡子,你們倒是可以好好看看你們現在的模樣。”

    羅棋聞言噎了噎,他知道他們此時的樣子狀態必定很糟糕。

    他只好點頭,沒有再虛偽地推脫什麼。

    阿康和跟著教授的那人合力支起帳篷,羅棋則把火堆生了起來。

    陸勵然和柯戟兩人就地砍了許多細枝,用來搭建一個離地半米高的平台。

    羅棋不知道陸勵然他們要做什麼,便走過來問需不需要搭把手。

    “我這里不需要什麼幫助。”陸勵然道,“或許你可以四處找找這周圍有沒有能吃的東西。”

    羅棋應了一聲,招呼上阿康。

    南教授見他們兩人打算離開,便開口說道︰“我跟你們一起。”

    “你就留在帳篷里好好休息,不要添亂。”羅棋語氣不好地說道。

    南教授聞言臉色不變,只是好脾氣地點頭應了一聲︰“那好吧。”

    他安分地坐在帳篷里,一副從不惹是生非的樣子。

    羅棋看了他兩眼,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帶著自己的隊員走開。

    羅棋和阿康兩人走開後沒多久,帳篷里傳來一點細細的動靜,很快,跟著南教授的另一個幸存者匆匆從帳篷里跑出來,語氣有些驚惶︰“南教授!南教授他好像不大對勁!你們快來看看!”

    “毛木?什麼情況?”蔣昆聞言立即起身,也不去折騰他的吊床了,快步走向帳篷。

    陸勵然見狀微微眯起眼,和柯戟說了一聲後,也快步跑過去。

    被喊作“毛木”的男人就是他們之前一行中,被方野集□□來作為助手的“監工”,也是現在除了蔣昆和教授之外,唯一一個活下來的幸存者。

    毛木看見蔣昆和陸勵然走過來,像是見到了救星一樣激動,他語無倫次地道︰“南教授他又……”

    他話沒說完,帳篷從里面被掀開,南教授表情一如既往地溫和帶笑,從里面走出來︰“我听見了我的名字,是在喊我嗎?”

    南教授的神色沒有絲毫異常,反而襯得毛木的驚惶像是莫名其妙。

    毛木臉色白了又白,對上南教授溫和帶笑的視線更是狠狠一抖,像是被嚇到了一樣。

    蔣昆皺眉看向那個教授,問道︰“你剛才在里面做什麼?”

    “沒做什麼。”南教授露出一點不解,反問,“毛木是怎麼了?”

    他看向毛木。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毛木身上,他臉色青白,抖著嘴唇,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南教授。

    半晌後,毛木抿緊了嘴唇,搖頭澀聲道︰“沒什麼。”

    蔣昆皺著眉頭看毛木,又看看南教授,直覺教授向他們隱瞞了什麼。

    他沉下臉,拉著毛木問︰“你到底看到了什麼?別跟我說‘沒什麼’這種屁話,真‘沒什麼’的話,你會是那副見鬼的樣子?”

    毛木咽了咽口水,他不由自主地又盯著那教授看。

    南教授輕輕笑了一聲,說道︰“你看我干什麼?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嘛,我也想知道你看到了什麼。”

    毛木下意識地連連搖頭。

    蔣昆郁悶地啐了一口,暗罵了一句也不搭理了︰“愛說不說。”

    毛木默不作聲,一個人坐到了篝火邊上,南教授則對著所有人溫和笑笑,轉身又回了帳篷里。

    帳篷被掀開一角,陸勵然瞥了一眼,目光微微一凜,就看見帳篷里似乎堆滿了一地褐色的碎屑,看不出是什麼來。

    帳篷很快被放下,隔斷了陸勵然的視線。

    蔣昆注意到陸勵然在看帳篷那頭,他走到陸勵然身邊,壓低聲音道︰“你還是別管太多那個教授的事情。”

    陸勵然看向他︰“為什麼?”

    “他曾經被荒星科學研究協會除名,理由未知,這樣的人通常不是什麼好人。”蔣昆解釋道。

    “你倒是很了解他。”陸勵然說道。

    蔣昆坦坦蕩蕩地點頭承認︰“畢竟我得和他同隊。”

    他接著說道︰“他被趕出協會後,有一段時間始終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里,沒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沒人知道他做了什麼,直到他出現在這次任務里。”

    蔣昆語速很快,聲音放輕︰

    “他叫南虢,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出發前的任務會議上,他還咳血呢,但他堅持要本人進入鬼森沼澤。”

    “後來又過了三天,我們正式出發的那天,我看到他,他看起來忽然像是一個正常人了,一點也不見三天前還會咳出血來的虛弱樣子。”

    陸勵然聞言挑起眉頭︰“三天?變化那麼大?”

    蔣昆聳聳肩膀︰“什麼特效藥都沒這樣的神奇效果吧?但偏偏他就是好了。”

    “不過不管他用了什麼,但我敢打包票那都是有後遺癥的。我就見過他在沼澤那麼悶熱的白天里不停發抖,穿著特別厚的加絨的外套。”蔣昆看著陸勵然。

    陸勵然若有所思地微微點頭,又看向毛木那頭,下巴微抬,示意毛木,問蔣昆︰“你覺得他看見了什麼?”

    “一副見鬼的樣子,鬼知道。”蔣昆無所謂地說道。

    雖然剛才他也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他更知道毛木這種人,膽子小,利己主義,要是他不肯說,就打死也不會說。

    他才懶得在毛木身上花功夫。

    他對陸勵然說道︰“反正啊,你既然沒有卷到這個任務事件里來,那就離南虢越遠越好,別插手。我是沒辦法,和他們早就糾纏不清一團亂賬了。”

    陸勵然搖頭,扯起嘴角看著蔣昆︰“在撿到那只相機包的時候,我就已經被卷進來了。”

    蔣昆有些茫然,不明白陸勵然為什麼這麼說。

    陸勵然沒再解釋,只是讓蔣昆趕緊把自己的吊床搭好。

    “今晚要下雨,做好準備。”他言簡意賅地提醒了一句。

    蔣昆一愣,抬頭看了看天空︰“下雨?”

    他看天空明明不見陰沉,正是太陽下山的時候,緋紅的落日余暉少見地把這片鬼森沼澤照得格外明亮熱烈,仿佛重新染上了除灰色以外的顏色。

    陸勵然提醒後便沒多說什麼了,他抓緊時間與柯戟在搭起的平台上又搭了一個斜棚,覆蓋上成片的苔蘚,最後掛上寬闊的葉片。

    “苔蘚有較強的吸水能力,如果有漏網之魚從最外面的那層葉片縫隙里漏進來,就能被這層苔蘚皮鎖住水,防止水漫我們的床。”他對直播間說道。

    “另外這些葉片的中睫內凹,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坑槽,雨水就能自然而然地順著這些坑槽滑落,集中在我的水壺里。”

    陸勵然一邊說,一邊展示,他將自己的水壺放在搭好的平台上,葉睫的尾端懸在水壺口的正上方。

    他將一片片寬闊的喬木葉架在搭起的a字棚上,用葉片做編織,互相纏繞編成一網細密的遮雨棚。

    【陸哥的動手能力真是讓人服氣——虎皮風爪送給主播1x壽喜鍋】

    【每次看主播荒野求生,最期待的就是晚上搭房子和吃東西了,像是在玩模擬人生】

    【我看主播的道具制作技能已經點到滿級了吧!】

    【那反正在我看來已經是了】

    陸勵然掃了眼彈幕,心想他的確有一個中級道具制作技能書。

    這幾次搭的落腳點似乎也確實牢固不少,有許多新穎且恰到好處的捆綁繩結手法都是在靈光閃現的時候冒出來的,像是根深蒂固在他的知識庫深處,只等有需要的時候被“激活”。

    陸勵然若有所思地想著,手里搭建的動作不停,很快與柯戟收拾到了尾聲。

    一個有著遮擋棚、空間能夠容納兩個成年男人並排躺下的三角遮蔽所,終于現出了雛形。

    等陸勵然和柯戟這邊搭建完,羅棋和阿康也回來了。

    兩人臉上的表情有些復雜,肉眼可見的激動和沉重交錯在他們臉上。

    陸勵然很快明白了,他開口問羅棋︰“你們找到了墜毀的救援機?”

    羅棋詫異地看向陸勵然,像是有些意外陸勵然為什麼會知曉。

    他點點頭,回答陸勵然,語氣有些悲傷頹然︰“是的,我們還找到了落難的飛行員尸體。”

    南虢從帳篷里出來,听見羅棋說的話後,他開口說道︰“他們是為了我們犧牲的。願他們的靈魂能得到安息。”

    他說完,沒有絲毫猶豫停頓,轉而又問︰“那你們應該從救援機里找到了一些能用的物資?”

    羅棋看了南虢一眼,他完全感覺不到對方口中說的那套憐憫和惋惜,只察覺到明晃晃的物欲和貪婪。

    他緊繃起嘴角,生硬地道︰“我們找到了水和食物,還有照明燈和醫療箱。”

    “那真是大豐收啊。”南虢說道。

    羅棋捏緊了拳頭,冷冷看他一眼︰“這些我會保存好,每人按均分配。”

    南虢好脾氣地笑笑︰“交給你我放心。”

    羅棋噎住,胸口悶疼。

    陸勵然扯了扯嘴角,沒有參與到這個話題中去,只是對羅棋說道︰“今晚會有降雨,你們最好做點額外的準備。”

    在準備營地的時候,陸勵然發現許多蚯蚓都拱出了地面,沼澤中最常見的紅頭蛛在靠近低矮灌木的地方結了許多新網,結結實實地將自己固定在了上頭。

    這些只是最普通的跡象,並不能僅憑此就肯定今晚會降水,但陸勵然有著強烈的預感,就像是空氣中的水分在告訴他即將會發生什麼。

    他與自然有著熟門熟路的默契,也許是因為他在野外度過的時間是文明世界的一倍,有的時候預感比判斷來得更準確且及時。

    羅棋早就沒有了氣象預判的設備,听陸勵然這麼說,即便現在看起來似乎還很平和寧靜,緋紅晚霞仿佛要把這片沼澤地點著了一眼,但他還是選擇听從陸勵然的話,將帳篷的四角加固,還額外做了一個導雨槽,以免積水將帳篷壓垮。

    阿康不明所以地跟在羅棋身後忙活,他已經累到多動一根手指頭都覺得有千斤重了,完全不明白為什麼還要做這些看起來不一定有用的準備,眼下的天一點也不像是會下雨的。

    羅棋看了阿康一眼,說道︰“多做準備總比沒做準備強。多做一份準備,多一份生存的希望。”

    阿康見羅棋態度嚴肅,不敢再抱怨。

    兩人剛把一切準備好,晚霞忽然就被一陣陰沉的烏雲趕走,天瞬間暗了下來。

    阿康心下驚異,忍不住驚呼︰“真的要下雨了?!”

    羅棋也驚得去看陸勵然,但這會兒陸勵然和柯戟兩人已經鑽進他們的遮蔽所里,被擋得嚴嚴實實,外人完全看不見他們了。

    蔣昆听見阿康的驚呼,咧嘴一笑,扯大了嗓門道︰“讓你們做加固、做導雨槽,不虧吧?”

    阿康︰“……”

    他本要回答,下一秒雨點子卻是劈里啪啦像是彈珠一樣砸下來,密集的雨聲頓時蓋過了說話聲,阿康和羅棋兩人飛快躲進了帳篷里。

    【我靠主播真神了!連天氣都能預測到?】

    【這算什麼,陸哥以前還猜到了雪崩呢!(只是即便猜到了,也沒躲過)】

    【噗,括弧別加,有損咱陸哥光環】

    【這才像個人,不然我都不敢信真有這麼完美厲害的人】

    這場雨來得又快又急,無人機鏡頭只在外面晃了一圈就鑽回了陸勵然的小“帳篷”里。

    天色因為強降雨的緣故而早早黑沉下來,直播間內調整為了夜視模式,映得陸勵然和柯戟像是兩個小綠人。

    陸勵然看著無人機的鏡頭說道︰“你們應該能听見外面的雨聲有多夸張,但是我們里面卻丁點雨水都沒感覺到,我們做的擋雨裝置起到作用了。”

    “強降雨讓這里的氣溫下降得很快,且潮濕,體感溫度要比實際溫度更低,所以我在我們的小窩里又生了一堆火,用來保持干燥和溫暖。”陸勵然說道,展示著他們五髒俱全的小屋。

    “現在我們會享用一下晚餐,將剩余的鬼鱷蛋吃完,然後好好休息一晚,等到雨停後再出發。”

    【哇好溫馨的感覺!不愧是陸哥!能在這麼短時間搞出一個低配木屋——陸哥yyds送給主播1x頂級和牛】

    【有火有食物還有美人在身旁,神仙日子了!】

    【如果忽略食物是蟲子或者生蛋的話,再忽略一下地點……】

    【笑死,在野外這個地步已經很理想了!】

    【倒也是,想想蔣昆,我看他今晚夠嗆】

    【哈哈哈哈哈哈同意】

    直播間里笑作一堆,完全沒有受暴雨的影響。

    陸勵然與直播間簡單道別,收回來無人機。

    他听著外面越發急躁起來的雨聲和風聲,心情完全不如展現給觀眾看的那樣輕松。

    “你說我們離地面半米的高度夠嗎?”陸勵然低聲問柯戟。

    柯戟道︰“如果不夠的話,羅棋他們會第一個發出警報,安心休息吧。”

    陸勵然︰“……”

    的確。

    陸勵然躺下,很快,屬于柯戟的體溫就立即環住了他,男人干燥溫暖的身體帶著極淡的oga甜香味的信息素,下巴抵在陸勵然的發心上。

    這一瞬,仿佛外面的風雨聲都變成了另一個平行世界里發生的災難,與他們無關了。

    陸勵然聞著鼻間的oga信息素氣味,他翹起嘴角,心里好笑。

    他微微仰起頭,看向柯戟的面龐︰“你噴灑的ogea信息素是什麼味道?那麼持久?還很甜。”

    “唔,好像是甜甜圈?”柯戟聞言回道,“就在你推薦的地方買的。”

    陸勵然了然︰“甜甜圈啊,那麼可口,難怪讓蔣昆有些把持不住,死心塌地地把你當成oga。”

    柯戟︰“……”

    陸勵然笑起來︰“不知道你的oga信息素氣味能不能堅持到沼澤結束。”

    “要是提前揮發干淨了,蔣昆應該會大受刺激。”陸勵然補充,“嬌弱美麗的oga大變鐵血alpha什麼的。”

    柯戟頓了頓,說道︰“又或者鐵血alpha大變嬌弱美麗的oga。”

    他微微低頭,看著懷抱里嘴角帶著揶揄笑容的男人,低聲道︰“陸副隊,我覺得這在我們身上是通用的。”

    陸勵然嘴角的笑容一僵。

    柯戟心滿意足地摟著自己的oga閉上眼︰“乖,好好睡覺。”

    陸勵然輕哼一聲,卻是沒有反駁地合上眼,不自覺地親昵蹭了蹭頭頂男人的下巴,很快陷入了睡眠中去。

    一覺睡得還算香甜,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雨停了,地上積水也消散下去不少,不過即便如此,積水也有十多公分深淺。

    陸勵然將無人機放飛出來。

    “大家好,我是荒野求生專家陸勵然。”陸勵然將鏡頭轉向了他們的營地,“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夜的強降雨,這是強降雨後的樣子,水位已經回落許多,但仍舊積水到了腳脖。”

    “我用來盛放雨水的一升水壺也被灌滿了,煮開後就能放心飲用,這算是這場暴雨帶給我的唯一好處吧。”

    無人機在三個落腳的庇護點周圍飛了一圈。

    陸勵然和柯戟的小屋子搭建在距離地面半米高的手建平台上,有著雙重防護的小屋看起來甚至沒怎麼受到昨夜的摧殘,還好好地立在原地,就是表面的葉子被刮得稍稍有些凌亂。

    然後是蔣昆的吊床,吊床距離地面也有半米左右,但蔣昆從吊床上起來的時候仍舊罵罵咧咧——

    他給自己搭的遮雨棚到了半夜就倒了,甚至雨篷擋住的那些雨水都嘩啦一下全澆在自己身上,他頂著這樣半身濕透的衣服在雨夜的沼澤里,瑟瑟抖了一整個後半宿。

    【昨天是哪個姐妹預言昆仔會倒霉的?】

    【笑死,竟是完美預言】

    【為昆仔默哀三秒】

    無人機在蔣昆眼前晃了一圈,被蔣昆沒好氣地拍走,圓滾滾的無人機攝像球好脾氣地轉到了帳篷那。

    帳篷的情況也很糟糕,首先,他們被淹了。

    其次,他們的帳篷險些就要被雨水壓垮,還是提前準備的導雨槽起了作用,否則這一晚夠嗆——他們的帳篷是四角帳篷,這種帳篷的好處就是被三角帳篷更大、抓地也更穩固,吃得住風力,但是一旦遇到大雪大雨天,就得按上導雨槽。

    羅棋四人這一晚也算是夠嗆,但好歹得到了陸勵然的事先提醒,沒更加狼狽。

    他們從帳篷里一個接一個地出來,每個人臉色都疲憊不堪。

    最後一個出來的是南教授。

    南虢掀開帳篷的簾子,他烏黑的頭發濕透貼著頭皮,一張臉慘白得猶如牆紙,整個人看起來竟是一點人氣都沒有,灰白得像個死人。

    蔣昆乍一眼看到南虢,倒吸了口氣,引來對方的微笑注視︰“怎麼了?”

    蔣昆︰“……”

    【救命,這一笑,我人沒了】

    【qaq我宣布,這個教授成為陸哥直播間的最大噩夢boss!】

    【那不行,那我還是推當初深海里的那只……】

    【操,各位大早上的能不能提名點陽間的東西qaq】

    作者有話要說︰  來了!

    晉江又卡了orz 看不見後台,感謝投雷名單明天再來!筆芯!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