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尚食女官的小飯館[古穿今美食] 124、124、餃子和湯圓二

124、124、餃子和湯圓二

    124、餃子和湯圓二

    紀子淮性格木訥, 甦沫沫性格跳脫,雖然白一諾年紀最小,但是因為閱歷的不同, 性格比二人沉穩得多, 比他們更像大人。【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白一諾听到他們想吃什麼之後, 笑著點了點頭︰“今天都給你們做。”

    甦沫沫點菜之余, 沒有忘了老板,說︰“老板, 你老家立冬的時候吃什麼?”

    “我們那邊也吃餃子,對了,在立冬的時候,我們會用香草, 菊花和金銀花煎湯沐浴, 這種習俗叫掃疥。”

    “哇, 這麼高雅的嗎?”甦沫沫的眼神亮晶晶的,心想,不愧是老板的家鄉,連習俗都這麼酷。

    “倒也不是因為高雅, 這是為了殺死寄生蟲,讓整個冬天不得疥瘡。”

    “那也很酷了。”

    “你們想洗這種澡嗎?”白一諾說︰“你們想要洗的話,就和我一起來準備材料。”

    白一諾倒是挺想洗一次藥草香湯浴的。在以往,她每年冬天都會洗一次這種澡, 更多的是為了儀式感,好像不洗這樣一次澡, 就沒有到冬天似的。

    甦沫沫舉手說,期待地說︰“我想洗這種澡,需要買什麼材料嗎?”

    “待會我帶你去買。”白一諾說︰“還有誰要洗嗎, 等我將這種湯熬好之後,你們可以把這種湯放在房間的浴缸里。泡一會之後沖掉就行。”

    但另外兩個男生猶豫了會,都拒絕了。

    于是白一諾便和甦沫沫去準備這種藥草沐浴。

    他們買好所有的東西,回到白記飯館。在和面的時候,白一諾像是想到什麼,突然問道︰“我準備做兩種餡的餃子,一種薺菜豬肉,一種韭菜豬肉蝦仁。你們有忌口嗎?”

    “好。”甦沫沫點頭︰“我沒有忌口,我什麼都能吃。”

    紀子淮點頭︰“我對西紅柿過敏,除此之外都行。”

    白一諾點頭,然後看向另外一人︰“季予遲,你呢?”

    季予遲思索一番,聲音低沉︰“我也沒有忌口。”

    “行。”

    甦沫沫看到白一諾在和面,想要給老板分擔工作︰“老板你把面和好之後,我和你一起包餃子吧,我以前在家可會包了。”

    “好。”

    過了一會,甦沫沫再進來,看到白一諾和好的面的時候,有些驚訝︰“老板,你這面是怎麼是彩色的?”

    “因為加了蔬菜汁,我準備給你們做五彩餃子。”

    盆里的面飽和度很高,有紅有黃有紫有藍。

    甦沫沫好奇地問︰“加了什麼蔬菜汁?”

    “紫甘藍,胡蘿卜,南瓜,菠菜……”

    等到吃午飯的時候,白一諾和甦沫沫將所有的東西端上桌子,喊另外兩個在收拾東西的人吃飯。

    因為季予遲主動挑的菜只有蝦,所以白一諾做了一道椒鹽基圍蝦。桌子上有五菜一湯,椒鹽基圍蝦,烤乳豬,菠蘿咕K肉,清蒸帶魚,拔絲隻果和山藥紅棗湯。

    季予遲放下手里的抹布,看著桌子上五彩繽紛的餃子,有些驚訝︰“這是餃子嗎?”

    紀子淮淡淡說︰“五彩餃子嗎?挺常見的,超市里就有。”

    “是我孤陋寡聞了。”季予遲聞言,輕聲說。

    等到所有人入座之後,白一諾拿出青梅酒,給大家都倒了一杯︰“大家歡迎季予遲來到白記飯館,踫個杯吧。”

    季予遲笑著說︰“謝謝大家。”

    紀子淮對新來的人沒什麼好感,也沒惡感,覺得對方只要不給師父和飯館惹事就行。

    紀子淮不冷不熱地點了點頭,但是季予遲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對方的不熱情,十分淡定自若的模樣。

    季予遲和大家踫完杯之後,慢慢喝了一口青梅酒,甘甜爽口的酒液入嘴,讓他忍不住精神一振。

    這個青梅酒很好喝。青梅酒的度數不高,苦味並不嚴重,經過長時間的釀制,梅子的甘甜果汁融入酒液之中,讓酒液充滿可口的芬香。

    青梅吸收盛夏的陽光,雨露和風,將之化為自己的養分。喝上一口青梅酒,好像能告別深秋的寒冷,回到盛夏。

    季予遲感嘆︰“古人發明的釀酒法真是好,可以將夏天的味道留到冬天。”

    “三國里的青梅煮酒說的是這個青梅酒嗎?”

    紀子淮說︰“是的。”

    青梅酒是個小眾酒,最出名的典故是曹操以青梅煮酒相邀劉備共論天下英雄。演義以一己之力帶火一種酒。今後只要誰說青梅酒,就繞不開青梅煮酒的典故。

    大部分人說起秦朝只能記起始皇帝和二代而亡,說明朝只能想起千奇百怪的皇帝,他們有當木匠的,有修仙的,還有娶自己奶娘的,說清朝只能想起辮子。但是說起三國,大部分人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三國是朝代頂流無疑了。

    季予遲吃了一口椒鹽基圍蝦,眼楮微微睜大,蝦殼松松脆脆,蝦肉鮮嫩彈牙。

    “這蝦很新鮮,肉質厚又鮮美,經過高溫炸制的蝦殼有著濃烈的酥香。我吃過很多的椒鹽蝦,在吃蝦上也算有一些心得,但是沒有吃過火候這麼好,味道這麼香的。”

    白一諾听到他的稱贊,莞爾一笑︰“你很會抓重點,關乎椒鹽基圍蝦能不能做得好的關鍵之處就是炸的時候的火候。火候掌握的好可以鎖住肉汁,讓蝦肉又香又嫩。”

    季予遲雖然是個外行人,不是專業廚師,也不是美食愛好者,但是觀察力好,觸類旁通,加上吃到了很滿意的菜,很快就掌握了夸人的訣竅。他每吃一道菜,都會發自肺腑地感嘆,說出來的話都十分有水平,像是美食評論一樣。

    大部分人听到夸贊都會很高興,白一諾也不例外,經常微笑,笑靨如花。

    甦沫沫听到兩人交談的時候不禁一頓,心里酸溜溜的,這個人怎麼這麼會說,好肉麻呀,不像她,只會雙擊666。

    不行,得找個人擊敗他!

    甦沫沫忍不住看旁邊的紀子淮,發現紀子淮只顧著慢條斯理地吃,完全沒有意識到老板和新來的服務員交談甚歡。

    紀子淮完全不在狀況中,感受到甦沫沫的眼光之後,瞥了她一眼︰“看什麼?”

    “沒,沒看什麼。”

    甦沫沫咬牙,只能靠她自己了。

    甦沫沫盯著碗中的椒鹽基圍蝦,回味著剛剛驚艷的感受,滿腦子想的都是詠嘆調,憋了好久終于憋出來了一句︰“好吃”!

    甦沫沫說完之後,嘆了口氣,奈何她沒文化,一句好吃行天下。

    但是她的目的達到了,白一諾向她看過來了,然後用公筷給她夾了一只椒鹽基圍蝦︰“好吃就多吃點。”

    “……嗯嗯。”

    等到飯局過半,白一諾突然發現季予遲什麼菜都吃了,就是不動那道餃子,于是好奇地問︰“你是不喜歡吃我做的餃子嗎?”

    大家都有吃那道五彩餃子,只有季予遲一個都沒動。好在五彩餃子沒有帶湯,是干的,不然早就泡爛了。

    “沒有。”季予遲拿著筷子的手一頓,然後轉向那道五彩餃子。

    他在听到這些餃子皮里面加了蔬菜汁之後,就覺得這些餃子應該不好吃。比如南瓜汁是甜口的,和咸口的餃子配起來能好吃到哪里去?

    但是他不好拂了白一諾的面子,于是夾起一個南瓜色的餃子,慢慢地塞進嘴里。他拿著筷子的手不禁一頓,這個南瓜餃子……挺好吃的。

    這個餃子是薺菜豬肉餡的,剛咬下去便有熱騰騰的肉汁迸濺,肉汁又咸又鮮,讓人忍不住直呼過癮。

    這個薺菜豬肉餃子本來就夠好吃了,而且和面時候加入的一點南瓜汁給餃子帶來了顏色,也帶來了甜味。在食物中加入相沖的味道會讓原本的味道變得更加強烈。比如在吃草莓的時候加入少許的一點鹽,吃的時候不但吃不出咸味,反而讓甜味更加鮮明。

    這種甜味一點也不強烈,並不突兀,反而突出了咸味,讓整個餃子的味道更加多層次。

    季予遲這次沒有冷待這些五彩餃子了,反而吃得比誰都要快些。

    ———————

    因為季予遲將明爐烤乳豬帶上熱搜之後,烤乳豬已經訂到四百多份了。因為季予遲來買烤乳豬的人完全不在乎烤乳豬高昂的售價,要不是白一諾說只能點一份,可能就要包圓了。

    這個服務員還沒來的時候就給白記創收,白一諾在心里給他記一筆功。

    以一天做三份的速度,白一諾做完這些烤乳豬要一百多天。

    她只能偶爾將一兩份烤乳豬,片成幾十個小份放在店里售賣。能搶到烤乳豬的人都是幸運客人,還有很多人對此只聞其名,不知其味,饞得發慌。

    白記飯館的小程序上最近出現了很多抱怨聲,點贊最多的一條反饋就是太久沒有上新菜。

    白一諾掐指一算,在下面回復,[距離上次推出烤乳豬只有十天,這個“太久”也太短了吧。]

    白記飯館的小程序只有在中午的時候有外賣,照理來說這個小程序的日活量應該不高,頂多在飯點的時候會高一些。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這個評論反饋區吸引了太多的客人,他們經常在評論里撒潑打混,提出許許多多要求,有事干沒事干的時候都來看看評論區,希望自己被老板翻牌子。

    所以白一諾在回復這條信息之後,立刻得到了許多評論。

    [我覺得你是高看了我單身三十年的手速,烤乳豬是我能搶到的東西嗎?]

    [那天老板發了燈謎之後,我覺得我雖然沒有搶到烤乳豬,但是肯定能沾點光,在店里買到。沒想到烤乳豬上了熱搜,它已經變成了一只高

    124、餃子和湯圓二

    貴的豬豬,再也不是我能吃到的豬豬了。]

    [老板我想豬想得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如果你不出新菜的話,豬豬,拿來吧你。]

    [我上次去得早,吃到了一小份。真的是如同書上所說——色同琥珀,又類真金,入口則消,壯若凌雪,含漿膏潤,特異凡常也。我回過神來之後發現二師兄已經沒了,早知道就不買了qaq。老板,你要對我負責。]

    大量賣烤乳豬……是不行的。

    白一諾沉默一會,然後回復︰“馬上就要立冬了,白記飯館會上新菜,你們屆時可以來店里品嘗。”

    這一消息一出,很多不忙碌的人便順勢來到白記飯館想看看新菜是什麼,然後就看到了五彩餃子,元寶餃子,白面餃子和湯圓。

    這其中以五彩餃子的售價最高,是普通餃子的兩倍。這些餃子有三種餡料,玉米豬肉,薺菜豬肉和韭菜雞蛋。其中兩個肉餡餃子較貴,韭菜雞蛋最便宜。

    像季予遲一樣不知道五彩餃子是什麼的人還是很少的,很多人都有耳聞這種彩色餃子。

    第一個買五彩餃子的人是個熟人,至味紀錄片的導演鄭自勛。

    鄭自勛早早住進了父親所在的酒店,每當父親出門,他就跟隨父親的腳步,監督對方的飲食。

    父親被他煩得要命,但是又甩不掉他,只能讓他跟著了。

    他們這段時間吃了一些小店,有不錯的,但覺得最驚艷的還是白記飯館,無論是家常菜,還是宴會菜,水平都很高。

    鄭自勛白天和攝制組在其他區拍攝,晚上回到白記飯館附近的酒店,大部分時間能趕上晚飯。

    今天,他父親有客人,所以不能去白記,于是催促他出門到白記給他買飯。

    鄭自勛看到菜單上的五彩餃子的名字之後,面色沉下來,有些失望︰“老板,我家里也做這種餃子,是給小孩子吃的……”

    白一諾︰“……”

    “食物沒有特定的年齡標簽。”

    鄭自勛看著菜單上的各種餃子,陷入沉思,不知道該選什麼。

    後面排隊的人等得有些著急,他們才不管鄭自勛是誰呢,無論是誰,都不能耽誤飯點。

    一個客人催促︰“你快點,我們都等著呢,我幫你點,你不喜歡五彩餃子,那就要白面的或者元寶的。不知道你糾結什麼,我們那邊吃五彩餃子不分年齡。”

    鄭自勛心想,可是五彩餃子貴啊。經過長時間被父親教育,鄭自勛雖然內心對小店沒什麼偏見,但是還是覺得貴有貴的好處。

    “我要兩份五彩餃子,薺菜豬肉餡,打包。”

    剛剛說話的客人︰“……”

    客人︰“你不是說五彩餃子是小孩子吃的麼?”

    “五彩餃子貴呀,味道肯定要好些。而且我父親就是個老頑童,他見到這個餃子,說不定比小孩還高興呢。”

    白一諾︰“……”鄭先生知道你在外面這麼說他麼?

    白一諾面色如常,點頭︰“要餃子湯麼?餃子和湯是分開打包的。”

    鄭自勛認真地說︰“沒湯的餃子是異類,我要湯。”

    他的父親鄭雲飛住的酒店是個五星級酒店,設施十分完善,有休息室,有會客室。鄭雲飛在一個會客室接待自己的客人。他今天的客人是海市美食協會的會長。

    兩人也算老友了,今天相聚主要目的就是來敘舊的。

    江海迅當然不是空手來的,還帶來了禮物。因為兩人都是喜歡吃的人,江海迅于是帶了一份海市老字號餃子店做的三鮮水餃。

    他忙不迭將這一份水餃打開,說︰“吃嘛,吃嘛,吃飽了我跟你說正事。”

    江海迅有些餓了,夾起一個三鮮水餃塞進嘴里,不住點頭︰“甦師傅的手藝還是照樣的好,這三鮮才叫真的鮮,一點腥味都沒有。”

    他吃了兩個之後,疑惑地看著自己的朋友動都不動這份水餃,有些好奇地問︰“你之前不是很喜歡甦師傅做的水餃嗎?我特意給你帶來,你卻不吃,這是做什麼?”

    鄭雲飛說︰“我讓我那兒子去買晚飯,飯菜馬上就要到,我年紀大了,吃不下很多東西,為了留肚子,我還是不吃這份三鮮水餃了。”

    江海迅︰“……”

    江海迅震驚地說︰“你這混不吝的,你自己跟我說海市是美食荒漠,唯一值得稱贊的就是幾位老師傅的絕活。現在卻和我擺起譜來了。行吧,你看著我吃,我不慣著你了。”

    江海迅一個接著一個地吃著三鮮水餃,三鮮水餃很快沒了大半,江海迅感覺肚子被填滿,這才放下筷子,發出滿足地喟嘆︰“你現在想吃也來不及了。甦師傅做的水餃每天只限量五十份。以前就不好搶,現在立冬了,更是一份難求,錯過就沒有了。想吃啊,等下次吧。”

    鄭雲飛不以為意地說︰“不用,我兒子也要給我帶水餃吃。”

    江海迅听到他的話之後,十分疑惑︰“你要是說其他的菜做的比甦師傅做的好也就算了,但是在海市找一個做水餃比甦師傅做的還要好的人,屈指可數。我至今都沒踫見一個,畢竟人家那可是傳了五代的手藝。”

    “我沒吃過白記的餃子,但是我覺得以老板的手藝,做餃子也不會差到哪里去。”鄭雲飛︰“至于能不能比上甦師傅,我是不知道的,試試就知道了。”

    因為有這麼多年的交情,江海迅內心並沒有完全否定鄭雲飛,有些半信半疑。

    但是江海迅已經吃了大半盤三鮮餃子,吃了個半飽,要是吃別的還行,但是對餃子是真的沒有欲望了。

    江海迅︰“那我還是下次試試有沒有口福吧,今天是實在吃不下去餃子。”

    這個時候,鄭自勛回來了。

    “爸爸,餃子買回來了。因為江先生也在,于是我總共買了三份。””

    鄭雲飛點頭︰“嗯,干得不錯,但是只要買兩份就行了,他已經吃飽了。”

    江海迅看到鄭自勛進來,笑了笑說︰“小鄭啊,近來工作怎麼樣?”

    “還好,謝謝江叔叔關心。”

    江海迅和鄭自勛寒暄了一會之後,便揶揄︰“咦,雖然我吃不下了,但是你爸爸也摳門,不讓我吃這份餃子,我不飽也得飽了。”

    要是在以往,江海迅這麼倒打一耙,鄭雲飛一定會刺他幾句的。但是他看到熱騰騰的餃子之後,沒有諷刺對方的欲望。

    鄭雲飛夾起一個加了紫甘藍汁的餃子,塞進嘴里,剛嚼一口,便有熱騰騰的湯汁迸濺,讓人倍感滿足。

    鄭雲飛三兩口將一個餃子吃完之後,又夾起另外一個顏色的餃子,將五種顏色全部集齊,全部吃過一遍,這才堪堪停下來。

    江海迅和鄭雲飛是老友了,他知道鄭雲飛吃到滿意的東西是什麼表情,心里疑惑極了。

    江海迅問︰“這個餃子好吃嗎,比起甦師傅做的如何?”

    鄭雲飛說︰“雖然眾口難調,但是我覺得你吃了之後,也會說是這個好吃。”

    江海迅听到這些話之後,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說得也太夸張了吧,他不會是哄騙自己吧?

    但是江海迅覺得鄭雲飛的表情不像作假,心里好奇的很,難道這個餃子真的很好吃?

    江海迅看著五顏六色的餃子說︰“這種五顏六色的餃子是創新做法,味道有些特殊,但是還是不如白面的好,小鄭啊,你怎麼不買白面的?”

    鄭自勛按照實際情況回答︰“江叔叔,那里的五色餃子最貴。”

    江海迅被鄭雲飛影響,已經生出嘗試的想法,但還是不想落在下風,于是說︰“這種餃子花里胡哨的,能好吃到哪里去,想必味道應該打架才對。”

    他直接拿起一次性筷子,夾了個餃子塞進嘴里。

    在他咬下這個餃子的時候,他感覺到面皮的筋道,飽滿的肉汁,各種材料的香味直達味蕾,讓他的大腦懵懵的。

    過了好一會,他才反應過來,這個餃子好吃啊!

    白一諾和面的時候,不僅用的是高筋面粉,還加入了少許鹽,然後用冷水和面。和好面之後開始醒面,面中的麥膠蛋白吸水膨脹,充分形成面筋。白一諾用的比例好,醒面的時間好,和出來的面勁道,有彈性。

    等到江海迅吃完一個餃子,這才緩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已經將嘴里的餃子吃完。他捏著自己的下巴,回味著這個餃子和甦師傅做的餃子的區別,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說。

    甦師傅做的餃子……輸了啊!

    五彩餃子面皮筋道爽滑,肉汁鮮香五筆,咬下一口滿口留香。

    甦師傅的面皮沒有這麼筋道爽滑,餡料更是沒有如此咸鮮,肉汁也沒有這麼多。

    雖然甦師傅的餃子已經算得上優秀無比,但是比起這個餃子來說,還是差了些。

    而且這個彩色餃子的味道並沒有打架。

    江海迅若有所思,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他的味覺比較靈敏,于是將五個餃子都嘗了一遍,靈光一閃,得出結論。

    但是鄭雲飛明顯知道他的想法,直接堵住了他的話︰“餡料的比例不同。”

    江海迅點了點頭︰“確實。”

    鄭自勛還沒開吃,看到兩人這麼隆重的模樣,好奇地問︰“餡料的比例還不同?”

    鄭雲飛說︰“老板在做不同顏色的餃子的時候,在面里加了不同的蔬菜汁,這你知道吧?”

    鄭自勛點頭︰“對,不就是南瓜汁菠菜汁這些東西嗎?”

    鄭雲飛說︰“這些餃子雖然都是薺菜

    124、餃子和湯圓二

    豬肉餡的,但是薺菜和豬肉的比例是不同的,面皮和餡料的比例是不同的。比如這個南瓜薺菜豬肉餃子,因為是南瓜本來就帶著點甜味,所以同樣帶著微甜的薺菜的比例就要少些,咸鮮口的豬肉就要多些。再比如說這個菠菜汁豬肉薺菜餃子,薺菜的比例要多些,豬肉餡要少些。”

    江海迅附和︰“沒錯,這就導致著它們在鍋中煮熟的時間是不一樣的,但是面皮卻是一樣的筋道爽滑。她不僅關注細節,還不怕麻煩,這個廚師真的是……精準。”

    鄭自勛恍然大悟︰“這意思是老板做五種餃子用的是五種餡料,五種火候。”

    “所以這樣費了百般功夫的餃子會比甦師傅做的要好吃啊。”江海迅長嘆一口氣︰“餃子這東西,是個中等難度的菜,難也不難,簡單也不簡單,要想做得好吃,肯定是要費大功夫的。”

    江海迅一邊和鄭雲飛聊天,一邊沒忘記自己熱騰騰的餃子,很快將所有的餃子吃完。

    他吃完這些餃子,滿足地靠在椅背,回味著剛才的感受。

    鄭雲飛早就將鄭自勛帶來的餃子吃完,現在正在喝著餃子湯,因為原湯化原食嘛。

    鄭雲飛瞥了對方一眼,說︰“你不是說自己吃飽了嗎?現在怎麼吃這麼一大盤餃子?”

    江海迅摸著自己的肚子,樂呵呵地說︰“我孫子天天跟我說他考了薛定諤的分數,那我這就是薛定諤的胃。”

    鄭雲飛︰“……”臉皮真厚啊。

    但是鄭雲飛沒有跟江海迅,因為對方的臉皮一直厚如城牆,不可鑿穿。

    江海迅笑呵呵,一點也不尷尬︰“你是在哪里買的餃子?味道真的不錯。”

    “就在樓下對面的那個白記飯館。”

    “我怎麼沒听說這個白記飯館?按道理來說,如果做的餃子這麼好吃,一定會像甦師傅的店那樣有名啊。”

    “人家是新開的店,到現在為止只開了三四個月呢。”

    江海迅是海市美食協會的會長,這麼多年吃遍大江南北。他每走到一地,可能不知道這個地方叫什麼名字,但是一定知道這個地方最好吃的店在哪兒,最厲害的廚師叫什麼。

    江海迅語氣肯定︰“這個廚師是個退休大廚吧。”

    “沒有,那小姑娘約莫二十出頭。”鄭雲飛搖頭。

    這下,江海迅是真的驚訝了,瞠目結舌︰“這……可真是後生可畏呀。她做一份餃子都願意費這麼大的功夫,做得這麼讓人驚艷,遲早在海市有立足之地的。”

    鄭雲飛哼了一聲︰“她會做的可不止餃子呢。”

    江海迅還是第一次听這個脾氣壞的老友語氣這麼贊揚。他心想,那這個老板廚藝可真的厲害了。

    至于對方才二十歲,廚藝就這麼高,江海迅也自動找到了說法,肯定是有高人教授唄。

    因為聊到白一諾這麼年輕,江海迅有感而發,說︰“我這次來是找你做正事的,說來也巧,也就是為了青年廚師這件事。”

    鄭雲飛說︰“什麼?”

    江海迅說︰“廚師行業職業認同感低,很多老師傅手藝很好,但邁入知天命之年,青年廚師相對較少,願意學手藝的就更少了。手藝的傳承即將斷代,徒弟不肯學,師傅不願教。孩子不願意吃苦,師傅教不了,形成惡性循環,傳統的師徒關系幾乎絕跡。但沒個十年基本功,哪能造就一個好廚師。1

    鄭雲飛喝湯的時候手微頓,江海迅這番話算是說到他心坎上了。

    廚師不是一個速成的職業,需要細細打磨,很難適應快節奏,這就導致不僅是廚師,還是店面,都在商業化的浪潮中倒退。

    他曾經吃過很多小店,味道很好,用水磨的功夫,節奏慢,結果一個接連一個地被擠兌倒閉。

    天吶,難道好吃也有罪嗎?!

    “你準備怎麼做?”鄭雲飛說。

    江海迅認真地說︰“我能力有限,做不了什麼。現在這社會,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要想能干出點事情來,就得做宣傳。

    “我打算聯系一些人,辦一場青年廚師比賽。”

    ————————

    五彩餃子上架之後,銷量十分好。最開始被五彩餃子吸引來的是老客人。這群老客人是白記飯館的忠實客人,不管上什麼新菜,都抱著嘗試的想法,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購買,完全不怕白一諾做得難吃。

    這讓白一諾高興,這種信任算是除了光盤之外,對一個廚師最好的贊嘆了。

    白一諾考慮到有些人家住得遠,現在天氣涼,餃子無論怎麼保溫,還是會有損風味的,于是便將生餃子密封包裝,放在店里售賣。

    很多人知道白記飯館出了這種餃子,都不願意去超市買速凍餃子了,直接在白記飯館買上一袋,按照老板教的方法回家煮。

    煮出來的餃子又大又圓,肉餡新鮮,香味純正,肉汁鮮香。即使是他們煮的火候比不上白一諾純熟,但是味道也要比速凍餃子要好多了。

    在白記飯館的小程序上,評論反饋區往往是提意見的地方,充斥著各種欲求不滿的聲音。

    但是在上架五彩餃子之後,這個小程序居然出現了難得一見的盛景,那就是鋪天蓋地的贊揚。

    很多上班族和學生黨都在評論區發了反饋圖。

    [以往,我下班之後一定會回家躺平,但是一想到冰箱里的五彩餃子,我就垂死病中驚坐起。]

    也有些人對白記飯館的餃子發表“不滿”的聲音。

    [我買了一包五彩餃子回家煮。我爸媽說那是小孩子吃的,所以讓我給他們少分一點。結果我才是吃的最少的那一個,其他的全被我爸媽分了,我暴風哭泣。]

    [小孩又哭又鬧要玩游戲怎麼辦,照理來說是慣的,打一頓就好了。但是我今天大發善心,從白記飯館買了一份五彩餃子,想著有好吃的總不會哭鬧了吧。結果他哭得更厲害了,游戲都不玩了,抱著我的大腿說晚上還想吃五彩餃子。我說白記飯館的五彩餃子是限量的,真的買不到了,他哭得更厲害了。我後悔買餃子了……]

    晚上關店之後,白一諾在後院石桌旁邊休息,看到這些評論,忍不住笑了笑。

    就在這時,她感覺到腳邊有什麼東西在扒她的腳,嚇得她一激靈。縱使她性格淡定,也忍不住想到靈異神怪的事情,悄悄將余光瞥向自己的腳,結果發現自己的腳上長出一個毛茸茸的團子。

    這個團子胖乎乎,只露出兩只耳朵和短短的尾巴。隨著它均勻地呼吸,絨毛隨之先膨脹再縮小。

    白一諾松了一口氣,原來是季予遲養的狗啊。

    白一諾雖然不養貓狗,但是知道貓狗的一些習性,以為這只狗是要來咬她的鞋,正準備起身避開。結果這只薩摩耶什麼都沒做,就趴在她的鞋上,一動不動,發出輕微的呼嚕聲。

    好家伙,這是把她的鞋當做床了。

    白一諾穿的是一雙皮鞋,能夠感受到透過皮革傳來的微熱,這讓她感覺有些奇怪,忍不住慢慢將腳抽了出來。

    薩摩耶啪的一下落在地上,好像完全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呆愣愣地抬起頭看著她,好像被驚醒了,用濕漉漉的大眼楮看著白一諾,一臉無辜的模樣。

    白一諾看著它的模樣,忍俊不禁。

    就在這時,季予遲洗漱回來了。他在店休息之後,帶小狗出去逛了逛,然後放下狗去洗漱,但是這只狗趁他不備跑到院子里來了。

    季予遲抱起薩摩耶,說︰“是我沒注意讓它跑到這里了,沒嚇到你吧。”

    “沒有。”白一諾搖頭。

    季予遲將薩摩耶一把抱起之後,和白一諾聊了一會天,然後便說要回房休息了。

    季予遲轉身之後,他懷著的小狗還在盯著白一諾,眼楮像黑珍珠一樣晶瑩剔透,好像對白一諾十分好奇。

    第二天,白一諾起床的時候,發現季予遲在院子里喂狗。

    她听到他說︰“吃一點嘛。”

    他的聲音低沉,透著顯而易見的無奈。

    白一諾靠近了才發現,季予遲在小狗面前放了個狗盆,里面放了狗糧,小狗盯著里面的狗糧,就是遲遲不肯下嘴。

    他看到白一諾來了之後,皺著眉說︰“養狗真不容易。”

    “怎麼了?”白一諾好奇地問。

    “我在買它的那天,買了一種據說最好的狗糧,但是它吃了兩口就不吃了。我以為是狗糧的問題,過兩天就換一次,結果每次都是這樣,吃上一天便再也不踫,好像覺得這很難吃一樣。”季予遲揉了揉太陽穴︰“它不吃飯我也沒有辦法,我還是把它送走吧。”

    作者有話要說︰  今晚更新得晚是因為晉江崩了,發不出去更新(瑪卡巴卡不知所措.jpg)。

    可惡,你們有沒有發現最近晉江崩了好幾次了,前天一次,今天一次,人被崩傻了。

    1來自網絡。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1889983、zhi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小 汐、 100瓶;cherry 66瓶;min 40瓶;24627070、Ж薄歡涼色、sheenagh 20瓶;fruit藍莓 15瓶;`姑娘 12瓶;zhi、大白兔咩咩咩、腐竹、悅??、viviviviiiii、唐七唐七唐七七、九州煙火 10瓶;晨陽28 8瓶;35135503、無關風月 5瓶;庭有鐵樹 3瓶;可能是王大眼老婆、小兔子乖乖、38703996 2瓶;鳳凰花又開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