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洪荒之聖道煌煌 第七百三十五章 四大天坑,九年治水

第七百三十五章 四大天坑,九年治水

    究竟是神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女媧的寢宮,慘遭伏羲禍害,一道能轟破九天的神雷,在里面炸開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其中的慘狀暫且不說,僅是那份威能,便讓媧皇宮的禁法悉數開啟,將一片時空天地化作了混茫,時光滔滔,湮沒了萬道,橫斷了千秋。

    天機斷絕,萬象成空……這卻又恰到好處的遮掩了殿中的真實,令人無從推算里面發生事情的內幕真相。

    這完美的配合了鯀,幫他填補上種種可能存在的漏洞——像是他根本就沒有進入過媧皇宮!

    無瑕的配合。

    讓重華也好,太一也罷,都不能知曉這份真實。

    當然這不是說,女媧能料知後事,算中了有鯀這般折騰,特意遮掩……即使算中了,她也是要把鯀吊起來打,哪里可能會配合?

    這些隔絕天機的布置,只是女媧單純的防範伏羲罷了!

    就好比面對神出鬼沒、耳聰目明的家長,調皮的孩子絞盡腦汁,給自己安置上了隔音的設施,以便于大門一關,禁法一開,便能愉快的玩耍,徹底的嗨起來……甚至于,心氣不順的時候,還敢堂皇正大的口吐蓮花,不至于迫于羲皇的淫威,縱有不滿,即使是在背後,也只敢在心底腹誹。

    否則,羲皇心頭有感,掐指一算,便給記上一筆,秋後算賬。

    女媧狂點了防御天機易數的本領,雖然不知道這面對一位真正的盤古,究竟有多少用處……

    但是!

    欺負一下跟她差不多的,或者是比她菜的,卻足夠了。

    一顆都天神雷,轟的媧皇宮巨震,防御姿態瞬時拉滿,仿佛正有翻天覆地之變化,陣法神震怒,是對于不速之客的驅逐,是對竊賊的流放。

    當這樣的情況上演,諸神再無法洞察絲毫蛛絲馬跡,只能無奈的等待一個結果。

    他們其實也很好奇。

    ——如果只是拿一份息壤的話……至于有這麼大的動靜嗎?

    “媧皇……她也不小氣啊?”

    一些古神大聖竊竊私語,“息壤這東西,本身是可以無限增殖的,具有一定的大羅特質,除非特意,便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再者……息壤雖珍貴,但要看在誰的手中。”

    “女媧道友,可是造化至聖……在當年有巢地產被太昊天帝重拳出擊搗毀之後,這位長公主殿下痛定思痛,轉行去折騰了新材料,是洪荒天地最大、最高端的天材地寶供應商!”

    “息壤這東西,還是她琢磨出來的……配方什麼的,都在她手上!”

    “唉……說起來,以女媧她刻苦奮斗的精神,登峰造極的修行造詣,一路走來,可是硬生生卷出了四大天坑專業,後來者看了無不淚目,狗見了都搖頭……”

    “嗨!據說當年媧皇殿下其實不想賣新材料來著——她想一步到位,直接賣成品,賣新材料、新技術打造出來的軍火!”

    “技術壟斷,還能讓別人不能不買。”

    “听說……只是听說,宣傳策劃的口號,這位太昊天庭的長公主都糾集參謀想好了……什麼你出錢,我們把好武器賣給你;你不出錢,我們就把好武器賣給你的

    本章未完,點下一頁繼續閱讀。

    對手……”

    “可惜,她還在自己的洞府里的時候,就有神兵天降,鴻鈞道祖拿著太昊天帝的法旨,抓捕了許多與會成員,連媧皇殿下都被請去在規定的地方、規定的時間內,進行洗心革面的自我反省……”

    “反省完畢之後,才被太昊打發走人,去開了一家材料公司,專門倒騰天材地寶……”

    “還別說……女媧殿下的聰明才智用在了正道上之後,那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出……我到現在都覺得,太昊陛下對她的教育培養還挺管用的哈!”

    諸神在聯通的虛空網絡中嘀咕著當年的老黃歷,扒了扒媧皇的黑歷史,心態很輕松……畢竟,眾所周知,版本更新,大女媧、小後土,都被踢出去了嘛!

    只是,用游客賬戶登錄,且剛經歷了被爆破拆家這等非凡體驗的女娃,眼神徹底不對了。

    她攥緊了拳頭,磨了磨牙,忽的蹲了下來,摸出一支筆,一個小本本,開始了奮筆疾書。

    管理員潛水了,你們這幫群員就敢胡說八道?

    記下來!

    通通記下來!

    日後有你們好果子吃!

    拉完了清單,暢想了一番盤古後的未來,將一群膽大包天的混賬家伙揍的面目全非,小女娃難看的表情才算好了些。

    不過,她想著想著,臉色又陰沉了下來。

    “鯀!”

    “伏羲!”

    “這幫人……”

    “他們在策劃著什麼?!”

    她嗅到了風雨欲來的氣息,更加確定了——這是一把在釣她魚的局!

    “我得當心點……”

    女娃更謹慎了,小心的收斂自己的痕跡,仿佛自身從來不曾詐尸復活過。

    ……

    “轟!”

    刺目的血光,恍如夢幻泡影,在天地蒼茫四野中閃爍。

    天機一片朦朧,媧皇神宮截斷了一段天機,又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徹底將水攪渾了。

    羲皇的行蹤詭秘,但是他並非不存在了!

    只是,許多事情的真相,都掩藏在無比深沉的黑水之下,讓人看不清,道不明。

    諸神也好,各自陣營也罷,只能去等待結果,看一看後事如何。

    而後事……

    便是鯀的歸來!

    “咳!”

    “咳咳!”

    鯀降臨在東夷的大地上,半邊身子都破碎了,赤紅的鮮血,沾滿了殘軀。

    他血肉模糊的出現在東夷的至高殿堂,那是一個個氏族共商大勢的會議場所,鯀慘烈的狀況,震動了所有人的心弦。

    一個個氏族的領袖看著他,都是動容,豁然起身,不敢有任何一人自恃身份。

    哪怕是重華,亦如是!

    這是對勇于犧牲者的尊重!

    即使是偽裝者、臥底者,都要虛與委蛇,不敢有絲毫的不合群之處……那怕不是立刻結束了政治生涯,被驅趕出核心。

    他們能做的,只有讓世人去遺忘英雄的功績,亦或者是巧取豪奪,將那份光彩轉移到自己的身上,欺負死人不會開口說話。

    本章未完,點下一頁繼續閱讀。

    但是,鯀……現在還沒死!

    面對著一道又一道眼神目光,鯀艱難的笑著,殘存僅剩的一只手臂,顫顫巍巍的舉起來,露出掌心上的一捧泥土。

    “我沒有辜負這片土地上人們的希望……”

    “息壤……我偷來了……”

    “咳咳!”

    刺目的血花,染在大地上,鯀的呼吸微弱,“我從媧皇宮里,將它帶了出來,連帶著一些小物件……”

    “這下,弱水有治了!”

    一個個氏族的領袖屏住了呼吸,他們眼中是喜悅和哀傷並存。

    喜悅,是有了希望和曙光。

    哀傷,卻是看著鯀的狀態,明白這份希望獲得的不易。

    “鯀!”重華的眸光變幻了一瞬,而後大踏步的前行,直接逼到了鯀的三步之內。

    他略帶著點咄咄逼人的氣勢……而這,一下子便引起了一些氏族領袖的緊張,氣氛凝滯了。

    像是那涂山氏,更是一手按在了腰間的兵刃上,氣息若有若無的庇護著傷殘的鯀,在與重華隱隱針鋒相對。

    這僅是其一,還有更多的氏族領袖,與之相差無幾。

    東夷的這片大地上,不是所有人都擁護鳥師的!

    也不是所有人,都淡忘了曾經的犧牲,泯滅了先輩的功績。

    曾經是沒有得選,所以大家只能低頭去走重華安排的路。

    但如今,鯀給出了全新的選擇!

    那麼,他們便不會允許這條路,被扼殺在萌芽中。

    他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表明,在告訴著重華——

    你,可不要因為政見不和,便做下什麼傻事,傷害到鯀!

    你們鳥師想做妥協派,我們可不想!

    似乎是被這份包圍在身邊的警惕和敵意懾住了,重華頓住了腳步,果然沒有再繼續前進。

    他臉上掛著洋溢的笑容,看著鯀的目光很是欣慰,仿佛是在滿意東夷有這樣的英杰橫空出世,做成了那樣不可思議的工作。

    “鯀,你辛苦了!”

    重華說道,“你竊土之舉,無異于當年燧人氏點火,都是改變人族進程的重大轉折!”

    “人族有你,是一件最大的幸事!”

    “你為族群做出的犧牲,人族上下,永世不忘!”

    “重華陛下過譽了。”鯀垂下目光,無喜無悲,“我只是盡力所能及的一份力罷了。”

    “我只是不想見到,無數子民的艱苦奮斗成果,因為一場天災,便是一夕之間一無所有,並且還要受到他人的逼迫,選擇違心的道路。”

    “人生于世,不止有物質的追求,還有精神的追求……這是人性潛在匯集的大勢。”

    “重華陛下,你說是嗎?”

    “……”重華眸光微爍,而後含笑點頭,“不錯,有道理。”

    “你的擔憂,我亦知曉。”

    “其實,你大可以攤開了說……我又不是什麼霸道冷酷的領袖,大家都可以暢所欲言的!”

    “唉!”他深深的嘆了口氣,“世人多誤我,覺得我背離了先祖的道路,脫離了少昊古帝的軌跡

    本章未完,點下一頁繼續閱讀。

    ,與敵人妥協了。”

    “但,其實不然。”

    “我從來不曾對天庭低頭……現在暫時的加入,也不過是為了渡過難關而已。”

    “等到時機成熟了,我會引領著東夷再度脫離,打造出完美的內循環……這一回,針對著敵人鉗制我們的手段,東夷將會做出完美的防御,成為永不沉墜的堡壘。”

    “至于所謂的變心,更是荒謬……我所代言的人族理想,並未妥協對妖族現實的戰斗!”

    “只是受限于情勢,我們要做出一定程度上因時制宜的改變罷了。”

    “如今……”

    重華看著鯀,眸光深邃,“你這里,能夠提供一種全新的破局方法,能夠兩全其美……我自然是很樂意見到的。”

    “這樣吧。”

    “治水的工作,我交給你……而我這邊,在你治水期間,盡量跟天庭周旋,以便爭取時間。”

    “只要你治水成功了,我們跟天庭開戰,血拼到底,也是有足夠的底氣了!”

    “鯀,你覺得如何?”

    “鯀……定不負使命!”鯀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便好!”重華微笑,“不過,還請盡快……只有生產建設盡快恢復了,我們東夷才打得起全面戰爭。”

    “否則一旦後勤戰備跟不上,我們就只有拿將士的性命,去抵擋敵人的火力,從而換取戰線防守的穩固了。”

    “我們作為族群的領袖、智者,存在的意義,不正是為了讓無謂的犧牲減少嗎?”

    “若是決策帶來的結果反而更嚴重……那卻是我們的失職了。”

    重華,以大義鎖死了鯀後退的余地。

    治水,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失敗了,導致戰爭爆發,後勤跟不上……你鯀,就是整個東夷的罪人,乃至于是整個人族的罪人!

    “我明白的。”

    鯀平靜的點頭。

    他早已超然了生死的束縛……甚至于,連生死都是一份籌碼!

    這種極致的平靜與豁達,反而是讓重華有些心里毛毛的,仿佛嗅到一種不詳的氣息。

    所以,他決定了……

    ‘送他早些上路好了……’

    重華定下了心。

    治水,不是易事。

    因為,那需要治的……可不僅是水,還有妖!

    在鯀前行的路上,注定了是困難重重……有息壤又能如何呢?

    他堵的住天災,卻放不住!

    ……

    鯀上路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踏著龍師走過的路,綜合了前人的心得,在蒼茫山河間撒下了息壤,變遷了環境,重整四野。

    這自然是克制了泛濫的弱水,連帶著其中繁衍擴散的精怪。

    主場變了!

    人族的主場,便是大地,是土……因為人族便是自女媧摶土造人而來。

    息壤的存在,落在每一處山河,都是對人族基本盤的鞏固……而土克水,卻是克制了弱水,克制了水中的精怪。

    這是一種生存空間的擴張與壓縮,填海造陸的玄微,重塑了東夷的氣數格局。

    時間在這里,在所有人的期盼和注目中,過的很快,也過的很慢。

    九年!

    在天地紀元中是一個很短暫的剎那。

    可在東夷,卻是天翻地覆!(未完待續)

    星之煌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你身邊有不少朋友還沒看到本章呢,快去給他們劇透吧

    ,與敵人妥協了。”

    “但,其實不然。”

    “我從來不曾對天庭低頭……現在暫時的加入,也不過是為了渡過難關而已。”

    “等到時機成熟了,我會引領著東夷再度脫離,打造出完美的內循環……這一回,針對著敵人鉗制我們的手段,東夷將會做出完美的防御,成為永不沉墜的堡壘。”

    “至于所謂的變心,更是荒謬……我所代言的人族理想,並未妥協對妖族現實的戰斗!”

    “只是受限于情勢,我們要做出一定程度上因時制宜的改變罷了。”

    “如今……”

    重華看著鯀,眸光深邃,“你這里,能夠提供一種全新的破局方法,能夠兩全其美……我自然是很樂意見到的。”

    “這樣吧。”

    “治水的工作,我交給你……而我這邊,在你治水期間,盡量跟天庭周旋,以便爭取時間。”

    “只要你治水成功了,我們跟天庭開戰,血拼到底,也是有足夠的底氣了!”

    “鯀,你覺得如何?”

    “鯀……定不負使命!”鯀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便好!”重華微笑,“不過,還請盡快……只有生產建設盡快恢復了,我們東夷才打得起全面戰爭。”

    “否則一旦後勤戰備跟不上,我們就只有拿將士的性命,去抵擋敵人的火力,從而換取戰線防守的穩固了。”

    “我們作為族群的領袖、智者,存在的意義,不正是為了讓無謂的犧牲減少嗎?”

    “若是決策帶來的結果反而更嚴重……那卻是我們的失職了。”

    重華,以大義鎖死了鯀後退的余地。

    治水,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失敗了,導致戰爭爆發,後勤跟不上……你鯀,就是整個東夷的罪人,乃至于是整個人族的罪人!

    “我明白的。”

    鯀平靜的點頭。

    他早已超然了生死的束縛……甚至于,連生死都是一份籌碼!

    這種極致的平靜與豁達,反而是讓重華有些心里毛毛的,仿佛嗅到一種不詳的氣息。

    所以,他決定了……

    ‘送他早些上路好了……’

    重華定下了心。

    治水,不是易事。

    因為,那需要治的……可不僅是水,還有妖!

    在鯀前行的路上,注定了是困難重重……有息壤又能如何呢?

    他堵的住天災,卻放不住!

    ……

    鯀上路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踏著龍師走過的路,綜合了前人的心得,在蒼茫山河間撒下了息壤,變遷了環境,重整四野。

    這自然是克制了泛濫的弱水,連帶著其中繁衍擴散的精怪。

    主場變了!

    人族的主場,便是大地,是土……因為人族便是自女媧摶土造人而來。

    息壤的存在,落在每一處山河,都是對人族基本盤的鞏固……而土克水,卻是克制了弱水,克制了水中的精怪。

    這是一種生存空間的擴張與壓縮,填海造陸的玄微,重塑了東夷的氣數格局。

    時間在這里,在所有人的期盼和注目中,過的很快,也過的很慢。

    九年!

    在天地紀元中是一個很短暫的剎那。

    可在東夷,卻是天翻地覆!(未完待續)

    星之煌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如果喜歡本書請記得和好友討論本書精彩情節,才有更多收獲哦

    ,與敵人妥協了。”

    “但,其實不然。”

    “我從來不曾對天庭低頭……現在暫時的加入,也不過是為了渡過難關而已。”

    “等到時機成熟了,我會引領著東夷再度脫離,打造出完美的內循環……這一回,針對著敵人鉗制我們的手段,東夷將會做出完美的防御,成為永不沉墜的堡壘。”

    “至于所謂的變心,更是荒謬……我所代言的人族理想,並未妥協對妖族現實的戰斗!”

    “只是受限于情勢,我們要做出一定程度上因時制宜的改變罷了。”

    “如今……”

    重華看著鯀,眸光深邃,“你這里,能夠提供一種全新的破局方法,能夠兩全其美……我自然是很樂意見到的。”

    “這樣吧。”

    “治水的工作,我交給你……而我這邊,在你治水期間,盡量跟天庭周旋,以便爭取時間。”

    “只要你治水成功了,我們跟天庭開戰,血拼到底,也是有足夠的底氣了!”

    “鯀,你覺得如何?”

    “鯀……定不負使命!”鯀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便好!”重華微笑,“不過,還請盡快……只有生產建設盡快恢復了,我們東夷才打得起全面戰爭。”

    “否則一旦後勤戰備跟不上,我們就只有拿將士的性命,去抵擋敵人的火力,從而換取戰線防守的穩固了。”

    “我們作為族群的領袖、智者,存在的意義,不正是為了讓無謂的犧牲減少嗎?”

    “若是決策帶來的結果反而更嚴重……那卻是我們的失職了。”

    重華,以大義鎖死了鯀後退的余地。

    治水,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失敗了,導致戰爭爆發,後勤跟不上……你鯀,就是整個東夷的罪人,乃至于是整個人族的罪人!

    “我明白的。”

    鯀平靜的點頭。

    他早已超然了生死的束縛……甚至于,連生死都是一份籌碼!

    這種極致的平靜與豁達,反而是讓重華有些心里毛毛的,仿佛嗅到一種不詳的氣息。

    所以,他決定了……

    ‘送他早些上路好了……’

    重華定下了心。

    治水,不是易事。

    因為,那需要治的……可不僅是水,還有妖!

    在鯀前行的路上,注定了是困難重重……有息壤又能如何呢?

    他堵的住天災,卻放不住!

    ……

    鯀上路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踏著龍師走過的路,綜合了前人的心得,在蒼茫山河間撒下了息壤,變遷了環境,重整四野。

    這自然是克制了泛濫的弱水,連帶著其中繁衍擴散的精怪。

    主場變了!

    人族的主場,便是大地,是土……因為人族便是自女媧摶土造人而來。

    息壤的存在,落在每一處山河,都是對人族基本盤的鞏固……而土克水,卻是克制了弱水,克制了水中的精怪。

    這是一種生存空間的擴張與壓縮,填海造陸的玄微,重塑了東夷的氣數格局。

    時間在這里,在所有人的期盼和注目中,過的很快,也過的很慢。

    九年!

    在天地紀元中是一個很短暫的剎那。

    可在東夷,卻是天翻地覆!(未完待續)

    星之煌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听說和異性朋友討論本書情節的,很容易發展成戀人哦

    ,與敵人妥協了。”

    “但,其實不然。”

    “我從來不曾對天庭低頭……現在暫時的加入,也不過是為了渡過難關而已。”

    “等到時機成熟了,我會引領著東夷再度脫離,打造出完美的內循環……這一回,針對著敵人鉗制我們的手段,東夷將會做出完美的防御,成為永不沉墜的堡壘。”

    “至于所謂的變心,更是荒謬……我所代言的人族理想,並未妥協對妖族現實的戰斗!”

    “只是受限于情勢,我們要做出一定程度上因時制宜的改變罷了。”

    “如今……”

    重華看著鯀,眸光深邃,“你這里,能夠提供一種全新的破局方法,能夠兩全其美……我自然是很樂意見到的。”

    “這樣吧。”

    “治水的工作,我交給你……而我這邊,在你治水期間,盡量跟天庭周旋,以便爭取時間。”

    “只要你治水成功了,我們跟天庭開戰,血拼到底,也是有足夠的底氣了!”

    “鯀,你覺得如何?”

    “鯀……定不負使命!”鯀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便好!”重華微笑,“不過,還請盡快……只有生產建設盡快恢復了,我們東夷才打得起全面戰爭。”

    “否則一旦後勤戰備跟不上,我們就只有拿將士的性命,去抵擋敵人的火力,從而換取戰線防守的穩固了。”

    “我們作為族群的領袖、智者,存在的意義,不正是為了讓無謂的犧牲減少嗎?”

    “若是決策帶來的結果反而更嚴重……那卻是我們的失職了。”

    重華,以大義鎖死了鯀後退的余地。

    治水,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失敗了,導致戰爭爆發,後勤跟不上……你鯀,就是整個東夷的罪人,乃至于是整個人族的罪人!

    “我明白的。”

    鯀平靜的點頭。

    他早已超然了生死的束縛……甚至于,連生死都是一份籌碼!

    這種極致的平靜與豁達,反而是讓重華有些心里毛毛的,仿佛嗅到一種不詳的氣息。

    所以,他決定了……

    ‘送他早些上路好了……’

    重華定下了心。

    治水,不是易事。

    因為,那需要治的……可不僅是水,還有妖!

    在鯀前行的路上,注定了是困難重重……有息壤又能如何呢?

    他堵的住天災,卻放不住!

    ……

    鯀上路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踏著龍師走過的路,綜合了前人的心得,在蒼茫山河間撒下了息壤,變遷了環境,重整四野。

    這自然是克制了泛濫的弱水,連帶著其中繁衍擴散的精怪。

    主場變了!

    人族的主場,便是大地,是土……因為人族便是自女媧摶土造人而來。

    息壤的存在,落在每一處山河,都是對人族基本盤的鞏固……而土克水,卻是克制了弱水,克制了水中的精怪。

    這是一種生存空間的擴張與壓縮,填海造陸的玄微,重塑了東夷的氣數格局。

    時間在這里,在所有人的期盼和注目中,過的很快,也過的很慢。

    九年!

    在天地紀元中是一個很短暫的剎那。

    可在東夷,卻是天翻地覆!(未完待續)

    星之煌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你身邊有不少朋友還沒看到本章呢,快去給他們劇透吧

    ,與敵人妥協了。”

    “但,其實不然。”

    “我從來不曾對天庭低頭……現在暫時的加入,也不過是為了渡過難關而已。”

    “等到時機成熟了,我會引領著東夷再度脫離,打造出完美的內循環……這一回,針對著敵人鉗制我們的手段,東夷將會做出完美的防御,成為永不沉墜的堡壘。”

    “至于所謂的變心,更是荒謬……我所代言的人族理想,並未妥協對妖族現實的戰斗!”

    “只是受限于情勢,我們要做出一定程度上因時制宜的改變罷了。”

    “如今……”

    重華看著鯀,眸光深邃,“你這里,能夠提供一種全新的破局方法,能夠兩全其美……我自然是很樂意見到的。”

    “這樣吧。”

    “治水的工作,我交給你……而我這邊,在你治水期間,盡量跟天庭周旋,以便爭取時間。”

    “只要你治水成功了,我們跟天庭開戰,血拼到底,也是有足夠的底氣了!”

    “鯀,你覺得如何?”

    “鯀……定不負使命!”鯀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便好!”重華微笑,“不過,還請盡快……只有生產建設盡快恢復了,我們東夷才打得起全面戰爭。”

    “否則一旦後勤戰備跟不上,我們就只有拿將士的性命,去抵擋敵人的火力,從而換取戰線防守的穩固了。”

    “我們作為族群的領袖、智者,存在的意義,不正是為了讓無謂的犧牲減少嗎?”

    “若是決策帶來的結果反而更嚴重……那卻是我們的失職了。”

    重華,以大義鎖死了鯀後退的余地。

    治水,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失敗了,導致戰爭爆發,後勤跟不上……你鯀,就是整個東夷的罪人,乃至于是整個人族的罪人!

    “我明白的。”

    鯀平靜的點頭。

    他早已超然了生死的束縛……甚至于,連生死都是一份籌碼!

    這種極致的平靜與豁達,反而是讓重華有些心里毛毛的,仿佛嗅到一種不詳的氣息。

    所以,他決定了……

    ‘送他早些上路好了……’

    重華定下了心。

    治水,不是易事。

    因為,那需要治的……可不僅是水,還有妖!

    在鯀前行的路上,注定了是困難重重……有息壤又能如何呢?

    他堵的住天災,卻放不住!

    ……

    鯀上路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踏著龍師走過的路,綜合了前人的心得,在蒼茫山河間撒下了息壤,變遷了環境,重整四野。

    這自然是克制了泛濫的弱水,連帶著其中繁衍擴散的精怪。

    主場變了!

    人族的主場,便是大地,是土……因為人族便是自女媧摶土造人而來。

    息壤的存在,落在每一處山河,都是對人族基本盤的鞏固……而土克水,卻是克制了弱水,克制了水中的精怪。

    這是一種生存空間的擴張與壓縮,填海造陸的玄微,重塑了東夷的氣數格局。

    時間在這里,在所有人的期盼和注目中,過的很快,也過的很慢。

    九年!

    在天地紀元中是一個很短暫的剎那。

    可在東夷,卻是天翻地覆!(未完待續)

    星之煌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如果喜歡本書請記得和好友討論本書精彩情節,才有更多收獲哦

    ,與敵人妥協了。”

    “但,其實不然。”

    “我從來不曾對天庭低頭……現在暫時的加入,也不過是為了渡過難關而已。”

    “等到時機成熟了,我會引領著東夷再度脫離,打造出完美的內循環……這一回,針對著敵人鉗制我們的手段,東夷將會做出完美的防御,成為永不沉墜的堡壘。”

    “至于所謂的變心,更是荒謬……我所代言的人族理想,並未妥協對妖族現實的戰斗!”

    “只是受限于情勢,我們要做出一定程度上因時制宜的改變罷了。”

    “如今……”

    重華看著鯀,眸光深邃,“你這里,能夠提供一種全新的破局方法,能夠兩全其美……我自然是很樂意見到的。”

    “這樣吧。”

    “治水的工作,我交給你……而我這邊,在你治水期間,盡量跟天庭周旋,以便爭取時間。”

    “只要你治水成功了,我們跟天庭開戰,血拼到底,也是有足夠的底氣了!”

    “鯀,你覺得如何?”

    “鯀……定不負使命!”鯀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便好!”重華微笑,“不過,還請盡快……只有生產建設盡快恢復了,我們東夷才打得起全面戰爭。”

    “否則一旦後勤戰備跟不上,我們就只有拿將士的性命,去抵擋敵人的火力,從而換取戰線防守的穩固了。”

    “我們作為族群的領袖、智者,存在的意義,不正是為了讓無謂的犧牲減少嗎?”

    “若是決策帶來的結果反而更嚴重……那卻是我們的失職了。”

    重華,以大義鎖死了鯀後退的余地。

    治水,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失敗了,導致戰爭爆發,後勤跟不上……你鯀,就是整個東夷的罪人,乃至于是整個人族的罪人!

    “我明白的。”

    鯀平靜的點頭。

    他早已超然了生死的束縛……甚至于,連生死都是一份籌碼!

    這種極致的平靜與豁達,反而是讓重華有些心里毛毛的,仿佛嗅到一種不詳的氣息。

    所以,他決定了……

    ‘送他早些上路好了……’

    重華定下了心。

    治水,不是易事。

    因為,那需要治的……可不僅是水,還有妖!

    在鯀前行的路上,注定了是困難重重……有息壤又能如何呢?

    他堵的住天災,卻放不住!

    ……

    鯀上路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踏著龍師走過的路,綜合了前人的心得,在蒼茫山河間撒下了息壤,變遷了環境,重整四野。

    這自然是克制了泛濫的弱水,連帶著其中繁衍擴散的精怪。

    主場變了!

    人族的主場,便是大地,是土……因為人族便是自女媧摶土造人而來。

    息壤的存在,落在每一處山河,都是對人族基本盤的鞏固……而土克水,卻是克制了弱水,克制了水中的精怪。

    這是一種生存空間的擴張與壓縮,填海造陸的玄微,重塑了東夷的氣數格局。

    時間在這里,在所有人的期盼和注目中,過的很快,也過的很慢。

    九年!

    在天地紀元中是一個很短暫的剎那。

    可在東夷,卻是天翻地覆!(未完待續)

    星之煌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听說看這本書的人都是很幸運的,分享後你的運氣會更棒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