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5. 第五章

5. 第五章

    第5章“你也是這麼想的嗎?不食嗟來之食?”姚春暖定定地看著王朗,他能活到最後,絕境逆襲,心中不會沒點衡量吧?他們的敵人尚且知道抓大放小,他竟打算將所有有負于他有負王家的人全都恨上麼?還是該死的天真傲氣啊。【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恨我棄你們而去?”王朝嘴角一抿,作為一家人,她貪生怕死,拋夫棄子,他們難道不該生氣不該恨嗎?看他這表情,姚春暖在心里搖了搖頭,果然還是孩子啊,心(性xing)就是單純。都這個時候了,尚在耿耿于懷這些小事。而王朗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她也很難出他臉上看出什麼來。但是沒(關guan)系,她和王朝對話也是一樣的。這一路挺累的,姚春暖(干gan)脆就倚在大牢牆上,閑閑地道,“你們也不用對我有那麼大的怨氣,活像我佔了王家多大的便宜一樣。”“要知道當初,我對你二哥那可是救命之恩,王家想報答,姚家要求他娶我,不算過分吧?雖然吧,我倆身份不對等,他是世家子沒錯,但如果沒有我救他,或許他人都不在了。難道你二哥一條命還比不上你們王家嫡次子一個妻子之位?”從不甘不願地應下婚約,到將人迎進門,王家拖了將近一年。王家人沉默,這也是他們當初願意妥協的主要原因。“在你看來,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姚春暖問。王朝不明白她為什麼問起這個來了,但不妨礙他鄙視她,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你自己不知道嗎?迎著他的鄙視,姚春暖繼續,“在你看來,我愛慕虛榮,貪戀榮華富貴,對吧?”“難道你不是這樣的人嗎?”王朝忍不住道。“我是啊,我沒說我不是。”姚春暖很(干gan)脆地承認了。王朝驚呆了,不敢相信這女人竟然這麼說她自己!難道她棄他們而去之後,自我進行了深刻的反省?王朗的眉頭微擰,不明白這女人葫蘆里賣什麼藥!姚春暖繼續說道,“我嫁進王家半年,一來,你二哥對我並無多少感情,二來,我也並無孩子傍身。如今王家就如同一個泥沼,我自行求去,與王家(脫tuo)離(關guan)系,或許無情無義了點,卻也是人之常情,對嗎?”原主嫁進去半年,與王家人的感情還沒處出來,他們對她的態度淡淡的,不失禮卻也不咋親近。在有另一條路的情況下,原主怎麼會心甘情願地跟著王家吃苦受罪?“你們對我有怨氣,無非是想讓我留下來一起同甘共苦。但是,你們提這樣高品質的要求,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前面說了,她就是個愛慕虛榮貪戀富貴的女人,現在加個貪生怕死也不出奇。再說了,誰不貪生怕死呢?王朝瞪大了眼,如此無恥的話是怎麼從她嘴里說出來的?!大牢里,被迫听了全程的王御史和王陽,父子倆的表情也是一言難盡,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理直氣壯地承認自己卑劣的一面!但莫名覺得有幾分歪理是怎麼回事?是啊,她就是這麼一個女人,要求她有高尚的品質,真是太(強qiang)人所難了。“你對自己的品(性xing)倒是了解得明明白白。”王朗眼角微抬,微諷了一句。姚春暖供認不諱,“那是的,我不僅明白自己的品(性xing)並不高尚,同時也對自己的廢材程度很了解,不管是牢獄之災還是流放千里還是上斷頭台,哪一個我都承受不了。”然後她跟著回了一個假假的笑,“我知你看不起我,但就是我這麼一個人,還會顧念著往日夫妻一場的份上來給你們送點吃的。若你當初娶了個門當戶對的妻子,搞不好連人都不會再出現在你們跟前哩。”上頭的人不介意她這種小人物來探監,因為在對方看來,她以及姚家能發揮的能量太小了。但是與王家門當戶對的人家就不一樣了。而且,她敢說,對方為撇清(關guan)系,一定會避不見面的,省得被誤會被牽連。王朝不服氣地鼓了鼓臉頰,不想相信她的鬼話。“難道不是嗎?這些日子,難道除了我,還有別人來看過你們?”姚春暖一臉訝異。她剛才都和看守的官差打听過了,當然知道這段時間有沒有人來看望王家人了。她的話,讓王家眾人心中俱是一黯,這話雖不中听,卻也是事實。氣氛沉悶,姚春暖罷罷手道,“行啦,不說這些了,都過去了,咱們人哪,還是得往前看。我一直覺得,活著走下去,前面才會有千萬種可能。”生命是一,後面是零。只有保住了一,後面的零才有意義。王御史在審判之後,便觸柱而亡。他是御史,蒙受不白之冤,可不就想以死證清白?王御史就是太過剛正不阿了,身為御史,監察百官記錄要事沒錯,但皇家的事,哪有不齷齪的,特別涉及的皇位之爭,你非記錄個明明白白,這不是逼著某些人動刀子嗎?所以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她敬佩她惻然但她做不到,但不妨她提一句。想到這個,一時間,她有些蕭索,也沒什麼興致呆下去了。她說這些時,沒注意到王朗也在看著她,眼中若有所思。“行啦,我時間不多了。食物你們接著吧,估計是最後一次了。據我所知,衙門不日便要提審你們,日後便是想送都沒機會了。如果不想吃,你們就拿來喂老鼠吧!剩下的,我一會帶到女牢那邊。”聞言,王朗心中一動,她透(露)的這個消息,還有先前那句活著走下去才會有千萬種可能,會是她故意的嗎?這女人還有良心?姚春暖沒再多說什麼,提著半籃子的芝麻餅走了。王朗嘴角一抿,眸(色)一深,向她道了聲謝,“多謝。”他回來得太晚了,醒來已經全家進了大牢,來不及做任何安排。牢里的吃食,他們男人都食不下咽,估計女眷那邊可能會更慘。只是,有些計劃需要改變一下了,他的眼楮無意掃了她的腰身一眼。姚春暖走遠了,听到他那聲謝,瀟灑地罷罷手,只是心中偷偷比了個剪刀。姚春暖走後,王朝遲疑地道,“二哥,你有沒有覺得她像是變了個人?”她嫁進王家半年來,面對他們王家人時,說話細聲細氣的,總讓人覺得她腰桿子沒挺起來。可不像現在這般穿著藕(色)雙襟上衣,深藍(色)的襦裙,千層底繡花布鞋,一副村姑的打扮,整個人腰桿直挺挺的,理直氣壯的,和他說話也沒半點客氣。“或許這才是她本來的樣子吧。” 上一世,她家便是在此地宣布與他(脫tuo)離(關guan)系掙出大牢後,他便沒有再見過她了,即使後來他重回權力之巔後恨她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落了他們的孩子而出手,她因此而求見他,他都不見。這回,姚春暖來看他們,說實話,他很意外,這在前世並沒有(發fa)生。王朗取了個餅子,撕了一塊,扔到角落,沒一會便听到吱吱聲。半個時辰之後,啥事都沒(發fa)生,他才將餅分給了父兄。姚春暖很快就到了女牢這邊。她剛才為了攻略王朗,在王家男人們跟前傾情表演了一回。如今面對王家女著們的防備和懷疑,她可簡單粗暴多了。只見她翻了個白眼,“怎麼,怕我下毒啊?我沒那麼無聊。如果你們實在擔心,可以喂點給小老鼠,就知道我有沒有做手腳了。”餅子姜湯給了,愛吃不吃,不吃拉倒。王家女眷面面相覷,這話很有道理,要不要試試?姚春暖說完也不管她們,徑直看向旁邊的監牢。只能說不是冤家不聚頭,好巧不巧的,王家女著旁邊就是韓家人,也就是魏秋瑜的夫家。姚春暖的到來,將魏秋瑜給驚著了,那書里可是說過,面對落難流放的王家,姚春暖可是一去不復返的。還有這風風火火肆意張揚的態度,太像她那死對頭了。“姚春暖,是你嗎?”她試探地問。她這話,別人听到只覺怪異,但姚春暖和魏秋瑜兩人嘛,懂得都懂。現在,魏秋瑜暴(露)了,她還沒有。姚春暖眉毛一揚,“是我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難道你要在這大牢請我喝茶嗎?”先前魏秋瑜的茶味太濃了,私底下被不少(女nu)同事戲稱茶藝大師。魏秋瑜暗暗磨牙,是死對頭沒錯了。她穿來快一年了,進大牢之前,姚春暖還不是這個樣子的,沒想到,她被家人接出去後,再見時,這囂張至極的樣子,像極了那女人,所以她剛才才試探地問了那句話。此時,王家女眷們已經在試驗小老鼠了。餅子的香味讓牢里的人更覺饑腸轆轆。魏秋瑜看了一眼,道,“你來探監,我娘他們沒托你帶些吃食來嗎?”姚春暖嗤笑,這話說的,像是他們兩家感情很好一樣。但內里如何,她不知道嗎?裝什麼傻!“沒有!”魏秋瑜的視線落在她帶來的那半籃子芝麻餅上,“那能不能分——”“不能!”魏秋瑜氣,“我們這邊還有孩子,你不能那麼狠心。”“我能!”要多狠心有多狠心。“好歹咱們來自同一個地方,何必這麼絕情——”姚春暖杏眼一瞪,“你還有臉提這個?”別人听到只以為魏秋瑜說的是她們同樣來自金牛村,但姚春暖知道她說的是她們同樣來自後世。一想到害她來到此地的罪魁禍首,姚春暖就憋不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小英她不是故意的,而且因為你最後拉的那一下,我也這樣了,可是我也沒怨你啊。”魏秋瑜覺得她不可理喻。小英便是她那狗腿子。她這話讓姚春暖氣笑了,“你不怨我,你覺得你很大肚?我告訴你魏秋瑜,人和人的能力是不一樣的。你信不信,要不是你造成的意外,接下來,你拍馬都追不上我!”被這樣看扁,魏秋瑜磨了磨牙。姚春暖注意到王韓兩家的女眷都在看她們,加上她在里面的時間也不短了,她懶得和魏秋瑜嗶嗶了,“算了,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你就好好坐牢吧。”另外,祝旅途愉快。看她要走,魏秋瑜追問了一句,“姚春暖,你真的和王朗(脫tuo)離(關guan)系了?”“關你什麼事?”“看在我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份上,我告誡你一句,你如今選擇一時安逸,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這話魏秋瑜說得意味深長。姚春暖翻了個白眼,後悔沒坐牢還是後悔沒流放?姚春暖走後,魏秋瑜回到稻草堆里坐下,嘴角泛起一抹莫名的笑意,看來,姚春暖並不知道她穿到一本書里了,否則她怎麼可能會那麼(干gan)脆地與王家撇清(關guan)系?趨炎附勢趨利避害是那個女人的本質啊,知道自己丈夫是條金大腿,她能不緊緊抱住嗎?不過等她回想了一下兩人的對話時,小臉又陰沉了下來。雖然她不想承認,但不可否認姚春暖的能力是真的很(強qiang),她若留在京中,未必不能發展出一方勢力來。魏秋瑜不知想到什麼,眼眸一閃,倒不如……反正王家也惡了她!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