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10. 第十章

10. 第十章

    第10章姚春暖沒想到,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姚大哥兄弟倆急急忙忙回到家,見到姚春暖第一句就是,“阿暖,你(懷huai)孕了?”听到這話,姚春暖瞳孔微縮,他們怎麼知道這事的?想到他們今天去旁觀王韓兩家的最終判決,這般急里忙慌的,定是從衙門趕回來的。再一想,唯一知道她(懷huai)孕的人便是看過原著的魏秋瑜了。也就是說,魏秋瑜把她曝了?心思電轉間,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但是她不能說,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事,包括她自己,最好也要裝作不知道才好。“我(懷huai)孕了嗎?我不知道啊。”姚春暖一臉的懵,明顯不在狀況。姚大哥疑惑,“你不知道你(懷huai)孕嗎,那韓家小妹怎麼知道的?”三人面面相覷。大堂哥想了想,問她,“那你覺得你有沒有(懷huai)孕?”“我真不知道。”大堂哥很想問她這個月有沒有換洗,但實在問不出口,偏偏這會他二嬸又不在。鄧輝帶著人已經站在籬笆牆外听了有一會了,對于姚春暖本人都沒弄清楚自己有沒有(懷huai)孕這點很是無語。由此可以推斷出來一點就是,如果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懷huai)孕,那應該不是存心隱瞞的。這倒叫自己好受了些,至少她不是在明知自己懷有前夫身孕的情況下,還接下了自己示好的禮物。其實懷不(懷huai)孕這一點他並不在意,因為他自己是個鰥夫,有兩個孩子。但這事有個先後秩序。自己願意接受她帶來的麻煩是一回事,她故意坑自己又是另一回事。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如果姚春暖本人都不知道不確定的事,韓小妹又從何得知?看她方才在公堂上信誓旦旦的模樣,可不像是猜測出來的。她語氣態度都很肯定,沒有猜測的那種不確定和遲疑。雖然因為職業的(關guan)系,鄧輝仍有所保留,卻也沒想過姚春暖此時此刻的表現是演的,自己都沒(露)面,她在自家兄弟跟前還會不說實話嗎?等他帶人推門進去,院子里的三人俱是一臉驚訝地朝他們看了過來,他就越發偏向于自己剛才的判斷。大堂哥連忙迎上前,“鄧副統領,怎是你親自來?”“本官來帶姚春暖回衙門,她需要檢查一下是否真的(懷huai)孕了。”鄧輝板著臉,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公事公辦挺好,沒有惡意就好,這代表他不曾因堂妹(懷huai)孕一事遷怒他們,大堂哥悄悄地松了口氣。看到一幫官差,姚春暖顫抖了一下,然後咬著唇,後退了兩步,很害怕的樣子。當听到她大堂哥的稱呼時,她頓了頓,飛快地掃了他一眼,這便是原著里後來原主嫁的那位?姚春暖的表現全落在鄧輝眼里,他是喜歡她這長相的,若不然也不會在大牢外見了她一面之後,便主動示好。如果她真的懷有身孕,他們怕是有緣無分了。“姚氏,請吧——”鄧副統領伸出手示意她可以走了,畢竟是曾經有意過的女人,他不想粗暴辦案。姚春暖對這個稱呼有點不適應,心中腹誹不已,嫁過人了,連一聲姚姑娘的稱呼都混不上了。她非常懷念後世五花八門的稱呼啊,靚女,美女,小姐姐,親愛的,大暖暖……哪個不比冷冰冰的姚氏好听啊。但面上,她卻一副躊躇不前的樣子。“去吧,我們陪你一起去,或許沒(懷huai)孕呢。”大堂哥樂觀地勸道。“萬一呢?”姚春暖看著自家哥哥,可憐兮兮地道。大堂哥︰……別問他,他此刻心里也亂得很,你說怎麼就出了這樣的紕漏呢?鄧輝眼楮的余光掃到姚春暖,那泫然欲泣的小模樣讓他嘆了口氣,剛才在公堂上因听到她(懷huai)孕的消息而心里堵著的那口氣突然就散了,罷了,也不是她故意這樣的,怪只怪造化弄人。鄧輝那一瞬間的怔忡和軟化被姚春暖看在眼里,她覺得自己挺虛偽的,但是她也沒辦法,人生如戲,全靠演技。該示弱的時候還是得示弱該扮無辜的時候還是得演起來,一切都是為了消除了他的芥蒂,否則他們姚家可扛不住他的怒火。而男人確實也就那麼回事,對于有好感的女人通常都會相對寬容一些的,她賭對了。他們一行人坐上馬車急忙往城里去。出村的半道上,姚父和姚母得知了消息,追了上來。鄧副統領沒有在這事上為難他們,將他們都帶上了。“老頭子,如果咱們阿暖真(懷huai)孕了會怎麼樣?”姚母感到自己渾身發軟,使不上力。姚父愁眉不已,“怕是要不好啊。”到了衙門,姚母哆嗦著要上前,被姚父拉住並制止了,這里不是金牛村,姚母那一套是行不通的。姚春暖也沖兩老搖了搖頭。府衙大人看到鄧副統領將人帶回了,立即吩咐,“去將兩位大夫請上來。”姚春暖進了衙門,整了整衣袖道,“等等,在看大夫之前,我能知道是誰說我(懷huai)孕的嗎?”這一路上,她已經想好了該怎麼做了,指定不能被別人牽著鼻子走。所以,該爭取的時候她要出聲爭取。府衙大人一指韓小妹,“她說的。”還差一點,就能結案了,所以府衙大人心情頗好,對于姚春暖提問題這一舉措,並不為難于她。姚春暖問韓小妹,“你為什麼會說我(懷huai)孕了?”“我嫂子說的。”韓小妹雙手環(胸xiong),一句話就將她嫂子抖了出來。姚春暖隨即看向魏秋瑜,眼神犀利,小**,我就知道是你!听到使壞的人是魏秋瑜,姚家人都恨得不行,特別是姚母,那目光恨不得擇人而食。姚春暖緩緩地走近魏秋瑜,“你呢,又是怎麼知道我有沒有(懷huai)孕的?”面對姚春暖的質問,魏秋瑜挺直了背脊。這和她想的有所出入,她以為姚春暖一來,大夫就能診斷出她(懷huai)孕一事,有了結果出來,自然就不會有人關心她是怎麼知道對方(懷huai)孕一事這細節的了,不過她也不懼就是了。“你就是(懷huai)孕了啊。”她听到自己這麼說。“我自個兒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懷huai)孕,你就知道了?”魏秋瑜心道,她當然知道了,她是看過原著的呢,“是你告訴我的呀。”謊言張嘴就來,魏秋瑜就吃定了姚春暖百口莫辯。“你以為你是誰,我(懷huai)孕了,夫君婆家不告訴,親爹親媽也不告訴,就告訴了你?你覺得可能嗎?”眾人也覺得這不合邏輯。“我就是知道了,如果不是你告訴我,我還能掐會算嗎?而且你也確實(懷huai)孕了嘛。”啪!啪!姚春暖一下子出手抽了她兩巴掌。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都沒料到她冷不丁地說動手就動手了,也沒個預告。魏秋瑜也懵了,等痛楚傳來,她才反應過來,整個人完全不敢置信,“你敢打我?!”姚春暖微微一抬下巴,“打的就是你,我沒(懷huai)孕!你污蔑我,我打你兩巴掌怎麼了?”然後她搶在魏秋瑜說話前,小嘴 里啪啦地說開了,“剛剛在金牛村听到有人指證我(懷huai)孕時,我懵了,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懷huai)孕。但在來的路上,我就想明白了,我是不可能(懷huai)孕的,因為自打上個月換洗之後,我和王朗就沒再同房過!所以,你說我(懷huai)孕,就是在污蔑我。”姚春暖當然知道自己確實(懷huai)孕了,但現在不是還沒診出來嗎?她就是找理由抽她怎麼了!所有的人都沒想到她會將閨房秘事抖了出來,一個個都驚呆了。可對于來自後世信息大**大時代的姚春暖而言,這才哪到哪啊。得知女兒婚後如守活寡,姚母只覺得難過,恨恨地瞪了王朗一眼。此時眾人的內心全是大戲,瞧姚春暖那理直氣壯的樣子,她剛才的話應該不假。這樣說來,她說自己不可能(懷huai)孕,是真的?那魏秋瑜挨的這兩巴掌不冤。同時他們看向王朗的眼神頓時就不對味了,一個月都不和美貌的妻子同房,加上他沒有通房妾室,如此一來,莫不是(身shen)體有什麼毛病吧?王朗的臉黑黑的,甚至暗暗磨了磨牙,這女人!王朗的黑臉她看到了,但她姚春暖不care,原主和王朗不常同房是事實,而且她不怕王朗不兜底。不兜底更好,那呆會診出她(懷huai)孕的話,就證明她懷的不是王家的孩子,就更不用跟他們一起流放了。當然,她也知道她這是想得美。事情沒那麼簡單,孩子並非她說不是王家的骨血就不是的,但不妨她有恃無恐。王朗咬著牙道,“你忘了,那次你醉酒去我書房那晚了?”眾人︰哦 ,王朗自己都承認了,確實有這麼一回事,也就是說戴綠帽一事不成立咯?聞言,魏秋瑜哪里還不知道姚春暖這女人故意找機會抽她?她要瘋了,只見她沖姚春暖厲聲喊道,“你說你沒(懷huai)孕,你敢不敢讓大夫給你診脈?”“我敢!”她當然敢了,有什麼不敢的?就算診出了她(懷huai)孕又怎麼樣,兩巴掌打出去了,她也爽了一下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