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17章“你去招惹她(干gan)嘛?吃飽了撐著?”韓老夫人嫌棄地道。[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去找人家麻煩,又沒本事,反倒將自己弄得灰頭土臉的,也沒誰了。魏秋瑜辯解道,“娘,我們韓家和她嫌隙大了,難道你就願意看到她越過越好?”韓老夫人氣悶,這魏氏戰斗力不行,挑撥離間的能力倒是不弱。姚春暖之前往死里整他們韓家,她當然不願意她越過越好。但是,前提是他們得有余力才能去計較這些吧,現在他們連生存都得用盡全力,還去費力和人家對抗,這不是腦子有毛病嗎?“晉安,把你媳婦領到一旁去,我(胸xiong)口悶,暫時不想看到她。”韓老夫人罷罷手,讓兒子趕緊將人領走。韓晉安閉目靠坐在一旁,昨兒個小佷女崴到腳了走不動路,一路都是他背著走的,他此刻沒有精力也不想摻和到他老娘和媳婦之間去。但現在被他娘點名了,他不得不站起身。韓晉安將人拉到一旁,低聲道,“咱一路上夠艱難了,能不能先別找那姚氏的麻煩了?”那個姚氏實在不是好惹的,魏秋瑜心里委屈死了,她發現姚秋暖現在特別凶殘,比後世時還要凶殘一百倍。每次對線,她都極快地敗下陣來,她實在搞不明白。現在丈夫婆婆都勸她避其鋒芒,真的讓她很憋屈。她不明白就對了,後世時,她未婚也算小美女一枚,公司里又是狼多(肉rou)少,所以圍繞在她身邊的腦殘有點多。之前姚春暖忙得很,不屑理他們,反正他們除了在她背後瞎逼逼幾句,也沒人敢沖到她跟前來。現在姚春暖閑了,人槍頭一對準她,她沒有一合之力。她該慶幸後世法律足夠嚴謹,保護了她這種自以為聰明又跳得歡的傻逼,不然以她那(勾gou)(勾gou)纏纏又當又立的行徑,早不知道被人弄死多少次了。隊伍出發後,姚春暖被卸了手銬腳銬,落在最後面擒著一個布袋子采摘草藥。當然,她身邊還是有官差看守著的。一路上,在保證自己不掉隊的情況下,她將看到的草藥有用的都采了,眼看差不多了,她就放慢了動作,遇到長勢十分齊整的才會彎下腰來。總體而言,姚春暖雖然選擇采草藥,卻不會讓自己累著,反正她保證采的分量足夠熬一大鍋了。這一大鍋涼茶,足夠供應田啟剛及其屬下的份量,當然,也保證有自己的一份。除此之外,還能剩下一半,怎麼分,犯人們能分到多少,她就不管了。她做這些事,是為了交好押送官,其他犯人,她管他們是夠還是不夠呢。中午的時候,在犯人們都找到樹蔭處坐下休息順便啃食(干gan)糧午飯的時候,姚春暖拎著她采的草藥來到一旁的小溪邊清洗。大中午的天太熱,田啟剛會給他們半個時辰休息時間,一邊吃飯一邊歇歇腳,速度快的還能在樹底下眯一會。這是入夜前休息時間最長的一次了,他們都很珍惜。看她忙忙碌碌地張羅著煮消暑涼茶,且並未戴著手銬腳銬,犯人們這才知道她討了這麼個差事,免了戴這手銬腳銬的苦。一時間,犯人們羨慕壞了。姚春暖清洗草藥的時候,羅素衣也沒有休息,而是主動上前幫忙,挖土壘灶,因帶著鐐銬,她(干gan)起來並不輕松,但她還是認真地去做。看到她忙著忙後的,王朗猶豫著要不要上前幫一把。可是他這一幫,(性xing)質就不一樣了。這正是他猶豫的地方。可他這麼一猶豫,就有別的男人上前幫忙了!“我也來幫忙吧。”蕭解命走了過來。羅素衣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讓開了一個身位。對于這兩人,二隊的黑臉押送官並不如何管他們休息時的活動,只要不是想著逃跑就行,但要像田啟剛那隊一樣,在晚上休息時給他們手銬腳銬互換,那是沒有的。概因他們二隊和三隊,押解的犯人中,有不少亡命之徒,他們可不冒那個險。在兩人的努力下,一個簡易版的灶台就搭好了。姚春暖回來時,看到他們,愣了一下,然後朝他們微微頷首,並未多說什麼。田啟剛只給了她一口大鍋,更多的優待,沒有!當然,要是她有其他人願意幫她,他也是不管的。他估計是想著能做就做,不能做就恢復原樣,收回優待,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她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機會,她又怎會輕易放棄呢。在他們兩人的幫助下,姚春暖很快便將一大鍋的消暑涼茶煮上了。升好火,架上大柴,她才扶著有點酸的腰肢坐下吃口(干gan)糧,再偷偷喝上一口水囊里的牛(奶Nai),才感覺自己活過來。她(懷huai)孕了,一個人吃兩個人補,每日一次從老宅取物資的機會,幾乎都被她拿來兌換吃的了。或者是一顆紅方糖,或者是一把白糖,都是一些高能量且方便隱藏的食物。姚春暖啃(干gan)糧的時候,很多犯人都已經吃完了在閉目休息了,她還得在一旁看著火。她感嘆,想額外獲得一點自由真不容易啊。不過她早就知道了,想要得到什麼,總得付出點什麼的,有時候付出要比得到要多得多也是常有的。“馬屁精!嘩眾取寵!”韓瑤看著姚春暖自由的雙手雙腳,恨聲道。“她一向如此。”魏秋瑜咬著唇看著忙碌不已的姚春暖,不甘地道。韓家的歇息地離姚春暖那不遠,韓瑤的聲音不小,周圍的人都听見了,心中也頗為認同這個說法。王朗整個人有些怔然。蕭解命也看著姚春暖,目光興味。姚春暖自然也听見了,不過她不打算理會,這樣的非議,在後世她剛進入公司時,著實經歷過不少。當年她是好不容易才應聘進了他們那公司的,一進去,她就(干gan)勁十足,做事非常地積極。這樣的表現讓一貫混水(摸Mo)魚的同事們很看不慣,有人讓她別出頭,這樣同事們才會喜歡你。一開始她也迷茫過一陣子,試著和同事們的步調一致,但沒多久她就放棄了,她大概是過不了咸魚那樣的人生的吧。她也沒那個資本咸魚,她需要買房,需要贍養老人,需要生存,她沒有父母給她打算,家里也沒有六個口袋,不努力不拼搏,她連生存都困難更別提生活了。後來她就開始發力了,努力地抓住一切機會往上爬,沒有機會創造機會,積極地幫上級解決他們的問題和困擾。慢慢地,她開始獲得上級的賞識,開始晉升,開始加薪,和同事們的距離也越拉越遠。她剛開始(脫tuo)離他們的(群qun體時,他們說話可難听了。但到了後來,她漸漸和他們拉開了足夠遠的距離後,他們就閉嘴了,至少在她跟前閉嘴了。後來她想啊,他們的認可和喜歡,能給她帶來什麼呢?能給她帶來晉升的機會嗎,能給她更大的平台嗎,還是能讓她賺到更多的錢?並不會。所以,我又怎麼能因為你不開心,我就放棄展(露)自己,我因為你不開心,就放棄那些向上的機會呢?眾人的視線若有似無地掃向她這邊,都想看看她听到那話後會是個什麼反應。被人這樣評價,又是個婦道人家,一般人估計都羞紅了臉,甚至紅了眼眶了吧。但姚春暖很抱歉,讓他們失望了。她需要她們喜歡需要她們認可嗎?一條龍,會需要眾蚯蚓的認可?她不會因為別人的目光,讓自己抿然眾人,不會因為別人的閑話,而選擇和光同塵。她需要改善自己的處境!她想過更好的生活,努力往上爬的時候,自然能吸引來同樣不甘于現狀的志同道合的同伴!這些蚯蚓,都不是她的同伴!所以,他們的話和他們的想法都不重要!涼茶煮好了之後,姚春暖招呼蕭解命一起,抬起放到一旁的溪水里晾著。蕭解命也壞,“她們這麼說你,你就不打算說兩句嗎?”說著還故意朝魏秋瑜韓瑤那邊看了一眼。姚春暖一言難盡地看著他,怎麼會有人在這種情況上上趕著對號入座的?“說什麼,有什麼好說的?你看看她,再看看我,嘴里說著酸話,心里怕是恨不得取而代之呢。”“你——”韓瑤被她這麼一懟,臉(色)脹紅。魏秋瑜咬著唇,看著姚春暖自顧自地做著自己的事,對旁人的話全然不入耳。這一幕和她在後世剛進公司那會何其相似?同事的嘲諷,同事的閑言閑語,她全都不在意,只一心做著自己要做的事。想到她的晉升速度,魏秋瑜沒由來地感到內心深處生出來一絲恐懼。等消暑飲涼了之後,姚春暖當場給自己灌了一水囊,又招呼蕭解命和羅素衣過來,分別給他們各自帶著的兩管竹筒都灌滿了。對此,田啟剛等人沒有反對。三人都是聰明人,知道田啟剛他們的擔心。于是,三人就站在那,若無其事地喝著涼茶。姚春暖自己配的涼茶,是將自己孕婦的體質考慮進去的,所以喝著無礙。見三人喝著都沒事了,田啟剛才領人上來,接過了那一鍋消暑涼茶。姚春暖的消暑涼茶效果很好,非常解暑,喝過的感覺身上暑氣一消。除了田啟剛這隊的官差,另外兩隊的官差喝著都覺得不錯,也都往各自的水囊里灌了不少。這樣一來,他們這隊犯人們分到的就有點少了。但是誰在意呢。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