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26、第二十六章

26、第二十六章

    第26章

    眾人一邊吃飯一邊說說笑笑,  姚春暖混跡期間,如魚得水。【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看到周圍人對姚春暖的恭維讓李桃花難受死了,連碗里難得吃到的飯菜都不香了。

    氣氛正歡快的時候,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打破了和諧的氣氛。

    “投機取巧!偷奸耍滑!有什麼可得意的?!”

    這話像是一滴冷水滴入滾燙熱辣的油鍋里,  甑囊簧  場上先是一默,然後反彈似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話了。

    “李氏,  你什麼意思,  是覺得我們不配吃這一等飯食?”她罵的話要是被別的隊或者上頭的人听到,  真要計較起來,又是一場風波。現在他們分到了好飯菜,明明是既得利益,  實在不願意承受失去的風險。

    “現在我們干活干得比你多干得比你輕松,你眼氣就直說!”

    “就是,這怎麼能叫偷奸耍滑呢?我們是沒完成一人十筐沙子的任務還是怎地?”

    李桃花臉色一白,看著大家伙每一句都在指責自己,  又是害怕又是憤怒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幾個意思?罵別人偷奸耍滑時怎不想想自己?”雲嬸板著臉道,  “你自己都還要男人幫襯,你是見不得我們輕省,  恨不得看我們每天累得跟條狗似的,  你才有優越感,對吧?”

    雲嬸這話很刻毒,但李桃花犯了眾怒是事實。

    “快別說了。”曾老大拉了拉她。

    李桃花氣急了,甩開他的手道,“不就是一頓飯嗎?瞧把你們給收買的!”

    她這話讓眾人更怒了。

    “李氏,  怎麼說話的?”

    “對啊,你會不會好好說話的?要是不會,噴糞之前麻煩別端著沾人家的光分到的飯食!”

    “李氏,你說得對,不就是一頓飯,挺輕巧的,你也拿出來收買收買我們啊。”

    “各位對不住,她不會說話,我們和她到那邊說說。”曾老大和曾老二硬是將李桃花拉走了。

    眾人罷罷手,“去去,趕緊說說她吧,在這邊境,整得跟嬌小姐似的不識人間煙火。”

    姚春暖津津有味地瞧著這一場以多欺少的鬧劇,享受著眾人為她出頭,手撕李桃花的快感,更高興的是撕羸了。雖然這羸是肯定能羸的,毫無懸念,但是羸誰不喜歡呢。

    這三人離開後,看著他們的背影,還有不少老人不住地搖頭。

    雲嬸此刻就站在姚春暖旁邊,見她不作聲,以為她還在介意剛才的事,當下拍了拍她的手,安撫道,“她的話你別放心上,把它放個屁放了。”

    姚春暖噗嗤一笑,然後慢吞吞地說道,“其實她有句話說得也沒錯,這就只是一頓飯而已。”

    雲嬸搖頭,“不,這不是一頓飯那麼簡單的,她說這話是因為她不懂。這頓飯,往嚴重了說,這是一條命啊。”

    啊?姚春暖小嘴微張,一臉吃驚的小表情取悅了雲嬸,她是好久沒見到這麼鮮活的人了,來這里的人,即使一開始很鮮活,到了後面都會變得麻木沒有活力。

    “你剛來,還不懂,久了你就知道了。”雲嬸道。

    見姚春暖好奇,離開工還有點時間,雲嬸干脆和她一邊去河邊洗碗一邊和她細說。

    邊境罪犯辛苦,在這里,沒有男女之分,每個人幾乎每天都要干一天的活,修整城牆,修整周邊河運河道。陀螺一樣連軸轉的邊境生活,似乎不將犯人身上的價值壓榨怠淨便不罷休。

    邊境罪犯,很少有長壽的,活重,吃的還不好,年輕的時候還好,一旦年紀上來,就病魔纏身,加上缺醫少藥,慢慢地就沒有了活路。很多犯人死了就死了,一張草席一裹,往亂葬崗一扔完事。反正這樣的犯人朝廷很多,每年都會送來。

    他們伊春還好一點,上頭的人對他們這些被牽連那部分罪犯還算愛惜,沒有一個勁地作賤他們。當然,那種草菅人命的重型犯例外。

    身體是一個人的本錢,只有身體好了,他們才能活得更久。身體要好,吃的就得跟上,但他們這些人,老弱病殘集中營的稱呼,一點也不過,如何能掙來吃的?

    至于別的渠道的貼補?他們自己都是被牽連的,親朋要麼就是不在了,要麼就是過得比他們還苦,要麼就是早和他們斷絕了關系。

    總之一句話,他們這些人過得苦,其中有大部分人都多久沒沾過油水葷腥了。

    今天托福吃上這麼一頓,便是以後都沒了,也足以支撐他們度過一些時日。李氏她自己委身曾氏兄弟,日子過得不錯,哪里知道別人的艱難呢。沒看到她嗶嗶的時候,其實大家伙一個個摸著鼓鼓的肚皮,連眼神都懶得給她一個嗎?

    還有一點,李氏她不懂,那就是今天既然已經吃上了第一頓,第二頓還會遠嗎?他們隊死氣沉沉太久,有些改變,哪怕不知道能不能維持,又能維持多久,都是好的。他們也會拼命地去維護,不會讓任何人去破壞。

    想到這里,雲嬸下意識地看了姚春暖一眼。

    *******

    新到伊春,不止姚春暖在爭取機會表現,魏秋瑜也一樣,她甚至祭出了九九乘法表和表格整理法給管理他們的小頭目寧真,以期在接下來的日子能過得好一點,最好是能得到提拔重用,有點權力。

    她這麼做,並非是有什麼深遠的想法和打算,純粹是因為這里實在是太苦了。

    沒到伊春時,在路上過得苦,她還有所期待,等真到了伊春,真的讓她大失所望。先是住的房子,住的是茅草屋,上面不說蓋瓦片吧,連後世最差勁的羊毛氈都比不上。她已經可以想象等到了雨季,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情況了。她簡直要崩潰了!內心開始瘋狂地想念後世的高床軟枕,各式美食……

    其實這段日子,她比姚春暖難熬多了。

    姚春暖好歹有一手好廚藝,盡管食材短缺,但只要有食材,她就能發揮。

    她呢,城市出身,又是家中獨女,可以說四體不勤,五谷不分。這不奇怪,她平日在家連碗都不用洗的。廚藝方面,她就會泡個泡面,榨個果汁,不對,她還會烤一些西式小點心。但這些目前于她而言沒用啊。

    其實不光是吃的差,穿的住的用的,簡直和乞丐差不多!

    她最近一直在後悔,後悔當初不該放任小英去鬧姚春暖,這樣的話,就不會出車禍。不對,說來說去,還是該怪姚春暖,要不是她用手段搶走了屬于她的技術總監,要不是她報復心重,拉著自己墊背,自己都不至于會穿!都怪她,害得自己那麼苦!

    她還後悔跟韓家流放了,一想到這樣的日子她還得過上十年八年的,她就受不了。

    她覺得自己一開始還不如不折騰,走劇情好好地當她的秀才娘子,將來狀元郎的娘,一品大臣家中的老封君!不也挺好的嗎?至少不用受這份苦這份罪了。

    魏秋瑜進上的九九乘法表和表格數據整理法後,就在等消息了,她現在就希望這兩樣東西能打動上面的人,讓自己過得好一點。

    *******

    伊春三座城牆需要修葺和加固,首先要做一些前期的工作,比如收集足夠的材料原料,像石頭沙子必不可少,還有木頭……

    邵自西邵將軍負責這一攤,今天是第一日開工,需要他親自巡視一番。

    趙宏和另外幾個千夫長陪在一側。

    在前往屯田所的路上,千夫長厲新晨狀似玩笑地道,“昨天底下的人和我匯報,說這回的活,他領了最辛苦的挖石運石的任務,也不知道干成什麼樣子了?”

    听到這樣的話,邵將軍挺高興也挺感興趣的,“這是你底下的哪個兵?听著挺盡心的啊。”

    “就是上回和你提過一嘴的那個叫寧真的小子。”

    一提起這話題,另外兩個千夫長就沖趙宏擠眼,來了,他又來了!

    趙宏見了,嘴角抽了抽。

    “是他啊,那小伙精神頭不錯的。”邵將軍點了點頭,顯然對他口中的屬下還有點印象。

    “是吧,卑職也這麼覺得的。”厲新晨說得更起勁了,“您不知道,昨兒個他話說出來了,說要好好干,爭個第一,他還說要給立軍令狀,這麼爭強好勝,叫我給罵了一頓。”

    “你別罵他,小伙子有沖勁挺好。”邵將軍不住地點頭,然後頓了頓又道,“這也是你調,教得好,你做事我是放心的。”

    得了邵將軍的話,厲新晨得意地朝趙宏一看。

    趙宏真想給他一個白眼,這人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提起屬下能干,也間接夸一夸自己慧眼識人,有識人之能,以及容人之能。

    厲新晨見好就收,沒有繼續忤在上峰跟前,而是和同僚搭起話來,“趙老弟啊,你這回負責的是供給河沙的任務?”

    听到這話,剛才給趙宏擠眉弄眼的兩名千夫長精神一震,來了來了,繼拉自己之後,踩別人的橋段終于還是出現了!

    趙宏不想搭理他。

    厲新晨像是感覺不到他的冷淡,繼續道,“其實我覺得吧,這任務還好,不像挖石運石那麼辛苦,適合你底下的人。”

    是適合他手下的人還是適合他?趙宏連話都不想說了,這人可太討厭了!總是這樣,拿話抬升自己還不夠,還要貶低別人!

    “趙老弟,不是我說,你底下那個姓陳的親兵,能力著實不如何,不管分給他什麼任務,總是完成得拉拉垮垮的,叫人不知道怎麼說才好。這回該不會又是墊底的那個吧?”

    不知道怎麼說那就閉嘴啊。趙宏扯扯嘴角,給他表演了一個何謂勉強的微笑。

    “俗話說,有能者上,無能者下。這樣的屬下,總讓你丟臉,實在不行就把他撤下來吧,換個合適的上去。听老哥的,要是你這邊沒合適的人,老哥可以給你介紹幾個,保證比那陳進有用!”

    “這倒不至于,陳進這人不錯,只是術業有專攻,可能是他只是在這方面不在行而已。再者,有比較就會有長短,第一和倒數第一,都得有人的嘛。”後面那句,是趙宏自嘲。

    他這種半認輸的話,厲新晨總算滿意了消停了。

    走在最前面的邵將軍心里忍不住地搖頭,這小厲啊……

    說話間,他們一行人就到了屯田所的大門。他們一到,就有穿著制式衣服的小頭目迎了上來。

    厲新晨眼楮一亮,“喲,是寧真你來迎接我們的呀。”

    寧真抓著手中的利器,深吸了口氣,步伐堅定地小跑上去。

    在他小跑到他們跟前之前,厲新晨還和左右道,“這孩子挺懂事的,對吧?”

    寧真來到邵將軍跟前,正經地行了個軍禮,“報——卑職有情況向邵將軍匯報!”

    厲新晨的笑臉僵住了。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什麼情況?

    喲,這一下就搞那麼刺激?趙宏眼楮亮了。

    尋常時候,越級上報,乃大怠,但現在,寧真他做了。

    邵將軍也是一愣,他先看了厲新晨一眼,才道,“行,那就邊走邊匯報吧。”

    趙宏看了一眼他旁邊已經黑了臉的同僚,內心不厚道的哈哈大笑。他這還是百夫長而已呢,厲新晨一直將自己視為勁敵。寧真是其手上得力干將,經常被他掛在嘴邊表揚,同時還不時拉踩他底下的親兵比如陳進等人,以此來打他的臉。

    寧真做為屬下,能力是不錯,但這人心眼太活泛,性子也不夠沉穩,不是甘于屈居人下之輩,現在他果然踹了他往上爬了。

    趙宏拍拍厲新晨的肩膀,示意他跟上,“走吧,這小伙子挺懂事的,(都沒勞駕你動口),對吧?”。不知他有沒有想起他剛才那句‘有能者上,無能者下’的話,他自己真真就是眼前的寫照。

    被打臉了,厲新晨一噎,心里那個氣啊,恨趙宏哪壺不開提哪壺,更恨寧真這個害他被打臉的人。

    瞬間,他惡狠狠地盯著寧真的後背,像是要吃人一樣。

    可惜寧真不曾理會,只專心與邵將軍應對,“細說不必,將軍請看——”

    嗯?不用匯報,而是需要他親眼看?邵將軍也知道,寧真敢越級匯報,手上必有點東西,于是順著他的話看了過去。

    “咦?”這一看,他就停住了腳步。

    “將軍,這是屬下新得的一種新的記賬方法,可以設計好表格,可以將各種數據填入進去,而且看起來直觀簡潔明了。將軍,屬下覺得這樣的記賬法非常適合後勤軍需啊。”

    “好!這樣的記賬方法前所未有!而且你說得對,這叫表格是吧?有用,有大用!”

    听到這話,寧真一直提著那口氣驀然一松。

    邵將軍大贊之後,看了看厲新晨又看了寧真,擰著眉,似乎在思考,又有些為難的樣子。

    寧真的心又提了起來。

    邵將軍沉吟了片刻道,“這樣,你之後調到我帳下听用,職位暫定為百夫長吧。”

    果然,他賭對了。寧真這回長長地吁了口氣,當下叩首,感激地道,“謝將軍提拔!”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來了。感謝在2021-06-17  12:11:08~2021-06-18  18:27:2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ecreteva、在山上被打的老虎、海帶絲兒、蝦小白、楚楚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阿盧  40瓶;白露  30瓶;楚楚、晴楓雅韻、delia  20瓶;flank  15瓶;15280631、我需要急救、沙丘上的小狐狸  10瓶;好困、赴人間驚鴻  5瓶;皎皎、敏敏  2瓶;19610731、依衣依衣、秋天的童話、月石有點多、橘子貓、孟朝朝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