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29、第二十九章

29、第二十九章

    第29章

    魏秋瑜這事搞得韓家人仰馬翻。[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但韓家人又不能打殺了她,  只能罰她跪一頓罵一頓,再餓她幾頓,省得她還有力氣折騰。

    魏秋瑜被罰去跪祖宗牌位的時候,韓家人都沒有散。

    韓老三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二哥,  你有問過二嫂,那兩樣東西,  她一個村姑怎麼會的?”

    “現在的村姑可厲害得很。”韓瑤陰陽怪氣地道。

    她這話讓韓家人想起了另一個他們熟悉的村姑——姚春暖,  她現在不也有本事混得好好的?

    姚春暖這村姑確實本事,  即使他們沒呆在同一隊,也有所耳聞,主要是獨輪斗車和雙層半自動篩沙網對犯人們太友好了,  議論聲很高。

    眾人沒有理會韓瑤,  徑直看向韓晉安。

    說起這個,韓晉安的臉色很不好,“問過,但她沒說。”

    當時韓晉安問的時候,魏秋瑜不吭聲,  因為她知道,  一個謊言需要用無數謊言來圓。她篤定了她不說話,他們也猜不到九九乘法表和表格的來源。

    眾人借此品出點什麼來了,魏秋瑜這是沒把他們當家人看啊。

    子不語亂力鬼神,韓家人也沒往這方面想,  只是紛紛猜測她從何處何人手里偷來的。

    “說實話,  我現在有點佩服姚春暖了。”韓老三嘆了口氣道。之前在流放路上,她雖然過得比所有犯人都好,但他也只是認為她恰逢其會會點廚藝而已。現在他為她走一步看三步的才智所折服。

    “你說這話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啊。”韓小四不滿地道。本來家里氣氛就低迷了,  三哥還夸起敵人來了,都不考慮影響的嗎?

    韓老三搖頭,“姚春暖的厲害是事實,難道我不說它就不存了嗎?想當初她被我們所舉報,完全處于被動,我相信她肯定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她卻在短短的應對時間里打出這麼一個大招,將咱們韓家拿捏得死死的,至今深受其害。真不敢讓人相信她真的是一名村姑。”

    韓老三的這段話,把韓家人都說沉默了,雖然很不想承認姚春暖的厲害,但事實就是如此傷人。

    韓家其他人問,“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如果他們韓家真被三皇子盯上的話,真的很讓人絕望啊。

    韓晉安捏了捏眉心,“做好心理準備吧,估計我們韓家得過一段時間的苦日子了。”原本他們到了伊春,就該蟄伏一陣子的,韓家的復起,需要穩扎穩打,謹慎謀劃。但現在被他妻子這麼一搞,什麼蟄伏都成了笑話。

    他的話,讓韓家所有人嘴巴里都充滿了苦意,這日子還不夠苦嗎?

    韓小四道,“既然和三皇子作對不行,那投靠他呢?”他們換條路行不行,總不能一條道路走到黑吧。

    “沒用的。”韓晉安解釋,“三皇子可不是個心胸寬廣的主子,因為先前姚氏那番近乎預言的存在,三皇子會始終對我們保持著戒心。”和投靠他的其他人及勢力比,他們就屬于先天發育不良的一方。不被主子全然信任的屬下,他們即使再努力,爬得再高,也如同空中樓閣,隨時都會因為主子的一個懷疑而跌落雲端。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二哥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吧!”

    韓家人這才深切地感受到姚春暖當初在公堂上那番話所產生的深遠影響。

    韓晉安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們韓家的路,似乎看不到光明。

    現在的情況,皇上年邁,太子昏迷,三皇子正值壯年,事業如日中天,其他皇子一個能打的都沒有。除非三皇子失勢或者死亡,但談何容易?

    “二哥,說實話,我都有點後悔我們韓家當初算計她了,你說,得到的那點子好處,能抵得上她反擊帶來的深遠影響嗎?”目前的處境太讓人絕望了。

    這話韓晉安沒法回答他。如果不舉報她,換不了流放地,此時他們家還剩下幾個人就不好說了。畢竟有命在才有一切可能。那樣假設的情況和目前糟糕的現狀對比,也說不上哪一個更好一點。

    韓晉安甚至有一個很不好的預感,無論他們韓家投靠什麼樣的勢力,無論怎麼努力,估計也只能活得輕省一點而已,想摸權力,想都不要想。對韓家,那些勢力只會用而不信。

    在韓家氣氛一片低迷的時候,王家也是一陣雞飛狗跳。

    王朗很累,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都累。

    他利用前世的記憶,暗中投了一個將來有大發展的小將。如今分到那人的帳下听用,明面上是個打雜的,暗地里的身份類似于幕僚。

    對方目前只是一個小將,兩人的關系是暗地里的。所以明面上也不可能給他及他的家人很多的照顧,他們王家那麼多人,他只能緊著他娘來,讓上面給她分配輕省點的活計。

    還有就是家里的小輩,也得略微照顧一下,省得夭折了,這又要動用到王家一些門生故舊的關系。這些關系真的是用一點少一點的,但為了小一輩也沒辦法。

    俗話說,不患寡而患不均。特別是幾個勞作繁累的女眷,羨慕家中老小干活輕省之余,又忍不住心生怨氣,覺得他明明有能力讓她們不那麼辛苦,卻不願意去做。

    人一生怨,便看什麼都不順眼,幾個女人的怨氣疊加起來,王家天天雞飛狗跳的。

    這樣一搞,全家老小辛辛苦苦上工一天,下工回來也沒口熱呼飯吃,當然也心情不佳。

    如此惡性循環,王家的日子過得噩夢似的。

    這讓王朗繁忙之余不得騰出手來處理這一攤子事。

    “娘,大嫂,你們必須把家里管起來,家里不能再這樣亂下去了。這里是伊春,不是京城了,我們也不再是御史王家。在這里,活著都要用盡力氣,我們一家子得將力氣往同一處使才行。”王朗一臉嚴肅地道。

    所有人都不吭聲。

    王朗繼續道,“你們有什麼怨氣和不滿都可以說出來,我們會重視的。但是今天你們要是不說,以後再無緣無故地挑刺找茬,我是不容忍的。”今天,他要讓所有人將不滿和怨氣都說出來,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要將內部家庭成員之間的隔閡消彌掉。

    張氏急性子,第一個站出來,“那我先說!我就是不滿意……”

    “那我也說說吧……”

    王家的人陸續將自己的不滿說了出來,王朗一一針對性地解決,說說目前的難處,順便告訴對方需要做什麼樣的努力,之後會在什麼時候給予幫助,怎樣讓他們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開誠布公談了一次之後,王家總算和諧多了,甚至在開完這個會後,一個個自發地去給家里干點活。

    此時客廳里只剩下王老夫人、王朗和大哥王陽了。王陽是王朗特意留下的,他覺得他們家問題最大的就是他大哥。

    王朗看著狀態很差的大哥,忍不住先說道,“大哥,你最近是怎麼了?是太累了嗎?”

    被點名,王陽精神恍惚地抬起頭來,勉強地笑笑,“二弟,我現在才發現,自己就是個廢物。你比我要出色得多,家里以後就靠你了。”

    王老夫人嘆息,這一路來她已經感覺到了,老大這些年太順風順水了,遇到大事扛不起來。這段時間,大兒子一直表現得抑郁不得志,她也很心疼很無奈,同時又恨鐵不成鋼。

    听到他如此喪氣的話,王朗眼神幽深,他捏了捏拳頭,抑住內心逸出的一絲怒氣,因為他出色,他就想逃避屬于他嫡長子的責任嗎?他大哥哪里知道他的出色是上一世各種磨難練就的呢?

    “大哥,我不知道你怎麼會這樣的想法,但是你覺得,咱們這一大家子的人,光靠我一個人就能撐起來了嗎?你是想我累死嗎?”

    王陽輕聲道,“能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

    王朗忍著怒氣問,“你知不知道你是在逃避責任,屬于你王家嫡長子的責任?”他出色他努力,他大哥就心安理得的頹廢?什麼狗屁!

    王陽不語,嫡長子,他算哪門子的嫡長子呢?

    他爹自縊那晚,他們是被二弟叫醒的,當時他爹已經是進氣多出氣少了,他們匆匆被叫醒的幾個兄弟只來得及和他做最後的道別。

    他叮囑他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還讓他們遇事商量著來。

    當時他沒多想,直到經歷了流放以及來到伊春後他二弟給自己找了活又給家中老小換了更輕省的活計。他又不傻,隨即意識到他爹已經將家中僅剩的人脈財物等資源都交到二弟手上了。現在想來,他爹那話分明就是說給他听的話,讓他遇事多听听二弟的。

    王陽乃嫡長子,一直都是天之驕子般的存在,突然間遭遇家中巨變,全家下獄,然後父親含冤自縊,全家被判流放,來到伊春後的辛苦,看不到的未來……

    這些一件件一莊莊,接連的發生,早就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了,內心很多的仿徨和迷茫,但他一直記得他是家中嫡長子,所以拼命地撐著。

    但在意識到他爹將王家交給他二弟而非他這一點之後,他的精神氣一下就散了。

    王朗也沒再說話了,他皺著眉思考,到底是哪里出問題了?

    王老夫人心里著急,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是真心希望她的兒子們都好好的,希望他們相互扶持一起努力。

    王朗想了好一會,隱約摸到點他大哥的心思了,就有些無語。看來他大哥還是不夠苦,否則哪有心情想東想西的!等他找個機會給他來一劑猛藥,他就知道自己目前的想法有多天真了。

    作者有話要說︰  來了來了,今天只有一更了,明天女主出來。感謝在2021-06-19  23:58:13~2021-06-20  23:37:5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ecreteva、七月半的流氓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我超凶的  5瓶;顧隨安、扯蛋  3瓶;晴蒼  2瓶;趙家的姑娘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