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37、第三十七章(捉蟲)

37、第三十七章(捉蟲)

    第37章

    姚春暖吩咐道,  “這些整理好了,你拿下去吧。【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她是分類整理的,目前整理好的這些,  她想了想,好像沒什麼需要補充的了,  可以撤下去了。畢竟桌子就那麼大,  放在那礙手礙腳的。

    桂七抱著整理好的資料憋著氣輕手輕腳地出去,  出去之後拔腿狂奔,  直奔吳總管的理事處。

    “吳總管——”喚完之後,桂七才發現他們大將軍也在,  心情似乎很不好,  環繞在他們之間的氣氛很壓抑。

    看他跑得那麼急,  吳總管以為出什麼事了,連忙走了出來問道,“怎麼了?可是姚主薄那邊出什麼事了?”

    “是——不是——”桂七有點害怕,  他怕自己突然出現打擾到他們,  會惹大將軍不快。

    豈料刑長風只是看了他一眼,  又將視線落在眼前的輿圖上。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先喘口氣,慢點說。”

    吳總管的安撫還是有用的,  桂七很快就平復下來,“吳總管,  是這樣的,  屬下覺得姚主薄可能有過目不忘的本領。”

    吳總管一愣,  那姚氏竟有如此天賦?

    聞言,刑長風也朝他看了過來。

    “你確定嗎?”吳總管問。

    “屬下不敢百分百確定,但只要你見過她處理資料時的狀態,  你也會這樣覺得的。”他可是親眼所見,姚主薄放下那些舊材料,拿起筆來刷刷刷就開始奮筆疾書,後面那是一眼都沒再看過先前的資料了。只是沒有得到姚主薄的親口承認,始終都是猜測。

    吳總管知道桂七是個謹慎的人,他敢這麼說,肯定是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的。他是真沒想到,姚氏一介女子,能過目不忘,如果再配合她對數據信息的處理能力,不得了啊。

    可以說,吳總管本身就是幕府大總管,他處理文字信息的能力也是頂尖的,十分明白姚春暖這樣的人才的難得。

    “你瞧著姚主薄活干得怎麼樣?”吳總管隨口一問。

    “就——又快又好?”桂七伸手撓了撓頭,他估摸著,如果不出意外,這軍屯一年份的資料,姚主薄可能兩天就給整理出來了。

    “你懷里抱著的是軍屯往年的資料嗎?”吳總管的目光落在他懷里抱著的那疊資料上。

    桂七低頭一看,猛地拍了拍自己腦袋,“啊?瞧我這記性,怎麼把這給忘了!這是姚主薄處理好的一部分資料。”

    “這麼快?”吳總管訝異,“你確定她不需要再復核一下?”

    “姚主薄吩咐我搬走,說這些是已經處理好的。”

    刑長風也挑眉,他開口道,“拿來我看看。”

    資料一下子就到了刑長風手里,他順手就翻開了。只是他越看,神色越嚴肅。他自己都沒察覺,他已經由原來的隨意不自覺地挺直了背脊。

    吳總管和桂七就靜靜站在一旁。

    刑長風將姚春暖整理好的這份資料仔細地看完,然後閉上眼和自己這些日子收集到的信息做對比,發現重合度挺高。

    他既來了伊春軍屯,自是想完全掌控它的,想做到這點,自然要對它有個全盤的了解。讓姚氏整理軍屯這兩三年的資料,也是看中了她在這方面的能力。這也只是他了解伊春軍屯的途徑之一,他自己獲取信息的渠道多樣,不可能單一地就听某個人告訴他伊春軍屯是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吳叔,這些資料確實能看出不少東西來。這姚氏你招攬得好。”刑長風對吳總管說。

    吳總管聞言也挺高興,這姚氏果然能幫上忙,“大將軍說好那就是好。她那身份是個麻煩,不比白身容易,將她招進幕府,也是費了點功夫的。”

    “這些都是值得的。”刑長風不在意地道,人才難得。

    “對了,之後姚主薄整理出來的資料,你讓人放在我的案牘上。”刑長風吩咐下去。

    姚氏整理的資料,他看了,有些視角很新穎,或給他帶來啟發,或與他不謀而合。甚至一些因為資料的缺失,導致她視角的不全,她也比較慎重地給標出一兩個最有可能的線頭來,沿著這線頭思考下去,也能有所得。

    甚至,他竟然從這份不厚的資料里,從一介女子身上,看出了她有做長史的潛質。

    所以,她整理出來的資料被他列為重點參考資料之一。希望她能一直保持這樣的水準。

    “听到了嗎?”吳總管對桂七說道,“你回去好協助姚主薄,她有什麼需求,不過分的話盡量地給她解決了。好好跟著她干,她前程不止于此。”說到最後,他還拍了拍桂七的肩膀做鼓勵。

    得了這麼個準信,桂七滿心的激動,回頭他一準把姚主薄伺候好咯!

    ******

    姚春暖做事很專注,期間,連桂七出去了一趟又回來了她都沒察覺。

    整理文件不僅需要她極度的專注,還需要她的頭腦一直在高度運轉,這樣一來,實在是太費腦了,消耗的能量也大,加上現在是冬天了,這不,整理出來一批資料之後,她就餓得心慌。

    姚春暖看了一眼沙漏,還沒到午飯時間。可是饑餓讓注意力開始分散,處理資料的速度自然就慢下來了。她甚至忍不住捂了捂肚子。

    她的異樣,桂七一下子就察覺了。

    “你怎麼了?”桂七以為她不舒服,緊張地問道,“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從剛才大將軍和吳總管對她的態度,姚主薄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直線上升。看她捂著肚子,眉頭也皺著,還有她孕婦的身份,他以為出什麼問題了,緊張得不行。

    姚春暖搖頭,“不是。我不是肚子不舒服,而是我肚子餓了。”

    桂七一呆,他沒想到是這個問題。可是現在離午飯時間還有半個時辰哪。

    姚春暖苦笑,她這肚子五個月,正是嘴壯的時候。在軍屯里,她能吃飽,離吃好還有一段距離。要不是有老宅不時地補充一些必需的營養,她真擔憂肚子里孩子的健康。如今,每頓攝入的這點能量供她以及肚子里的孩子之外,還得提供高強度腦力勞動的消耗。這不,還沒到飯點就消耗完了嘛。

    “那姚主薄你等會,我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吃的,給你端點來。”

    姚春暖點了點頭,沒有拒絕。她是真的餓得發慌,撓心撓肺的,她現在滿心都是吃的,文件暫時是整理不下去了。正好,她也連續高強度工作三個小時了,這會正好讓大腦休息一下。

    桂七把問題和吳總管一反應,吳總管才意識到自己考慮不周。姚主薄是孕婦,隨著她肚子月份越來越大,多吃點都會脹得慌,肯定需要少食多餐的,這吃飯問題必須得解決!

    于是吳總管一聲令下,吩咐大將軍府大廚房那邊再開闢個小廚房,專供幕府使用,平日里隨時供應熱水熱茶湯水點心小吃食。

    吳總管跟著桂七過來的,一來是告訴她小廚房的設立,二來是向她確認她是否擁有過目不忘的天賦。

    得知小廚房的設立,姚春暖很高興,這福利真是貼心極了。對于他的詢問,姚春暖直言不諱。

    雖然早有預料,但吳總管還是禁不住一嘆,真是老天爺賞飯吃。

    桂七就只有興奮了,上級能力越強,他們底下的人各種福利就會越好,不管是明面上的還是暗地里的。

    便是吳總管吩咐下去,大將軍府這邊也沒辦法一下子就弄好,何解決姚春暖肚子餓的問題,唯今之計,只能提前開飯。

    幕府這邊主事六七個人,早飯可以去廚房拿,午飯是在他們辦公的地方吃的,由大廚房將飯菜送來,晚飯自行解決。

    幕府的主事不多,一起吃午飯,有利于他們討論問題和加同僚情誼。

    按計劃他們中午吃的是炒菜,如今提前開飯,總得告知一聲。

    對于提前開飯一事,幕府成員們先是訝異,得知了原因,都能體諒姚春暖,再說也沒提前多長時間。

    八菜一湯,都是大廚房那邊裝在封閉的竹籠里送過來的,竹籠底下還煨著碳火,所以這飯菜拿出來的時候還是熱乎的。

    吃飯的時候,郭懷關心地問了姚春暖一句,“怎麼樣,能適應這邊的工作強度嗎?”

    他在幕府成員中年紀最大,屬于老大哥,做個代表,關心一下新成員,正常。

    能適應,她能適應!聞言,桂七在心中大喊。

    姚春暖想了想,道,“還行。”

    “那就好,其實一開始不能適應也沒關系,慢慢地,上手了就會好了。”

    “是啊是啊,我們都是這麼過來的,不用太緊張。”

    “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來問我們。”

    “謝謝大家。”

    姚春暖發現幕府的成員還挺友好的,不管是不是真心的,至少明面上都挺和睦。

    “我說你們真是小瞧人家了,知道我剛才遇到吳總管,得知了個什麼驚天大消息嗎?”姚春暖左手邊一個白面書生樣的男子笑眯眯地說道。

    “朱永年,別兜圈子了,有屁快放!”

    “就是,釣什麼胃口呢!”

    其余人一個個都在用眼神催促他。

    朱永年清了清嗓子,“那你們準備好了啊,算了,你們還是先把手中的碗筷先放下吧,不然一會你們打破了就只能手抓了。”

    “屁事真多!”

    嘟囔著,抱怨著,但一個個都把手中的碗給放下了。

    朱永年沉聲道,“吳總管告訴我,咱們的姚主薄,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

    聞言,所有人刷的轉頭看向姚春暖,然後一個個目瞪口呆。

    看到他們這樣,桂七偷笑,一個個都被嚇著了吧?

    “姚主薄,他說的是真的嗎?”

    被那麼多人看著,姚春暖也吃不下去了,于是放下筷子,道,“是真的。”

    “原來是真的。”

    “你好厲害。”

    “就是可惜了你是女兒身。”

    姚春暖挑眉。

    在座的都是大將軍府的幕僚主事,腦子比普通人好使,姚春暖一挑眉,他們就意識到剛才那句話不妥。

    于是剛剛說那話的人連忙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男兒身的話,功名利祿唾手可得,隨隨便便都能獲得一個官身。”

    就他們所知,擁有過目不忘的天賦的大多都是神童般的存在。如果他們有這樣的天賦,早就什麼功名都拿到手了,秀才舉人進士乃至狀元,什麼小三元□□,更不在話下。

    姚春暖點了點頭,古代科舉確實是男人的權力。

    郭懷招呼大家,“來來來,大家別光顧著說話呀,吃菜,今天咱們幕府多了姚主薄這一員大將,願咱們大將軍府越來越好。”

    他這話中听,大家听了都挺高興的。

    他們將軍明升暗貶從北境大營調來伊春軍屯,他們作為他的班底,自然會憂心前程不明。但是吧,他們剛到,吳總管就招攬到姚主薄這名得力干將,算是開了一個好頭,說明他們大將軍府運勢還挺旺的。

    這頓飯熱熱鬧鬧地吃到了最後,有人忍不住問姚春暖,“對了,姚主薄,你過目不忘的能力是天生的嗎?”

    姚春暖喝湯的手一頓,其實她過目不忘的能力不算天生的,不是天賦,只能說,打小她的記憶力就比普通人強一點。

    但記憶力是可以訓練的,國際上就有記憶大師這個組織和群體。她身在後世,有很多資源可以利用。

    她本身基礎不錯,加上參加了特意的培訓,短時間內做到過目不忘是可以的。上班之後,她又去學了點速記,兩相結合,她的記憶力在他們看來就很出眾了。

    但這些就不用告訴他們了,于他們無益,就讓他們以為她過目不忘的能力是天生的吧。

    提起這個話題,姚春暖就忍不住想起了從前,實在是這一段經歷于她而言太深刻了。

    她參加記憶訓練班是在上大學的時候,其實那時已經有一點晚了。

    但沒辦法,誰讓她是在那時候覺醒的呢?

    她是農村出身的,打小過得苦,雖然七歲之後,因為她爸的撫恤金讓她不用發愁上學的錢,但是她的吃穿用度還有零花錢都是很緊張的。所以小時候為了掙點錢,她跟著她奶采過草藥、給搞養殖的叔伯釣過青蛙、剖過干桂圓、還搬過磚……

    她人生的轉折點其實是在高考後暑假的那兩個月。

    高考後她被鄰居家的一個嬸嬸帶到深市做過兩個月的小保姆。她的野心就是在那時激發的,雇主的家庭是金領級別的家庭,在她眼里,那是一種完全不同于農村的生活,甚至和市里的生活也有很大的差別。

    兩個月的保姆生活開闊了她的眼界,讓她知道,原來人還可以活成這樣。

    她心里很明確地知道,她也想過上那樣的生活。

    她很感激隔壁嬸嬸,是那兩個月的經歷讓她在十七八歲年紀輕輕的時候就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並願意為此而付出努力和汗水。

    年輕真的是一個人的資本,不對,應該說,年輕是每個人的資本。

    但很多人在二十左右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日子也過得迷糊,不知道如何去規劃,去達到自己的目的,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她十八歲就萌芽的野心,相當于讓她領跑了很多年,佔便宜了。

    作者有話要說︰  來了來了,挺粗長的哈。感謝在2021-06-27  23:41:40~2021-06-29  00:08:3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戌時雨、secreteva、yu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有一點心動  60瓶;zhu_duck  50瓶;gzcora  30瓶;霏寶寶  20瓶;糯米紅豆、3200163、與子同袍、明初、黃啵啵  10瓶;26537877  5瓶;柏  3瓶;圓規正轉)、紫伊甘藍  2瓶;土財主、青蓮、海水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